[火影]团扇拯救计划 异样


    作者有话要说:</br>各位孩子们,周末快乐……很抱歉修了个错别字,非伪更啊!我掩面退场=  -|

    <hr  size=1  />  脖子上的两扎进要里的针被取掉后,佐助的呼吸明显顺畅了不少,他迷迷糊糊地想要睁开眼睛,想要看清楚周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眼睛里传来的灼热感还残余点点余温,佐助长出一口气——还好关键时刻“看清楚了”白投掷千本的方向才能在关键时刻保护好樱和那个吊车尾……不过,那个时候眼睛里传来的这种温热的感觉,莫非是……写轮眼?

    然而,现在还有些虚弱的佐助只觉得自己满脑子都是浆糊,他努力了好半天才好歹晕晕乎乎地睁眼看见了太阳光线,猝不及防的,呆坐在他身边的少女就映入了眼帘,看见她身上似乎并没有特别严重的伤痕后,佐助放下心来……不过,她干嘛要呆呆的望着他?而且,她原本碧绿色的眼睛里居然又一次发出那种诡异的红光。

    此时的佐助,手臂上和身上都扎满了长而细的千本,使他想要移动自己手臂的动作显得十分废力,只要稍微动一动那些针就会触及他的道,弄得又疼又麻苦不堪言,但眼前让他更加担心的是这个看上去神智不是很清楚的樱发少女,于是,佐助深呼吸了好几口气,才能够找回一点点力气来用微弱的声音开始呼唤女孩的名字,“樱……”

    半分钟后,少女的视线终于缓缓从他的身上移到他的脸上,佐助生怕她看见自己现在的狼狈模样担心自己,便勉强地笑了笑,“抱歉,让你担……”然而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少女接下来的动作骇住了——只见红着眼睛、跪坐在自己身边的女孩子开始缓缓朝他俯下身来,柔软丰腴的粉色嘴唇也距离他的脸也越来越近……这是什么状况!?佐助囧了!脑海里开始疯狂的回放上次和樱(其他人自动忽略)一起去看的那场《亲热天堂》的电影情节……

    “佐助……”莉磨神情有些恍惚,目光也极度飘渺,她现在处于完全没有理智的状态,闻着佐助伤口里溢出来那些鲜血的芳香味道时,她只能听到自己脑袋里回响着心脏急速跳动的声音还有腔里传出喘气时才会发出来的喘息声……佐助的模样渐渐变得模糊,她的视线里只剩下他唇角流出的那些殷红色的体以及少年颈部那两枚带血的针孔处缓缓上下起伏的细小喉结。

    “樱!”就在莉磨的唇已经轻轻碰到少年下颌略微冰凉的肌肤时,突然她的双肩被谁紧紧的固住,并且用很大的力气把她的身子从离佐助很近的地方推开呈架空的姿势!

    事实上佐助的心脏跳得比女孩子还要快,但他很清楚此时的情况——对方失去理智而佐助很清醒,他可以清楚地听到不远处时不时传来大概由于战斗发出的爆炸轰鸣声……而且眼前这个女孩子似乎相当不正常!于是佐助同学拼着全身的力气,居然硬生生地用他那两条聚集了酸麻痛为一体的手臂重重将女孩子推开,喊她的音量也加大了好多,“樱!你到底怎么了啊!”

    佐助这一推终于产生了效果,莉磨的身子被佐助一推时的强力震荡到,大脑“嘣”地响了一声,彷佛有一弦断了似的,之后少女彻底回过神来,清醒过来的她看清楚佐助那双满含焦急诧异还有困惑的黑色眼睛,继而察觉到自己的身体被对方的双手紧紧架住,她茫然了……许久,莉磨才歪着脑袋眨巴了一下恢复成碧绿色的眸子,看着佐助,“嗯……我刚才做了什么?”

    “你……不记得了吗?”闻言佐助的脸唰的红了,他的下颌还残存着少女柔软的嘴唇触碰到时的感觉,可是眼前这个满脸茫然表情的女孩子似乎真的对刚才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她甚至没有意识到自己该去擦一擦嘴唇上那些原本属于佐助下颌上的血。

    “嗯,我记得我刚才在帮你疗伤……然后……突然觉得很渴,然后就……总之等我清醒后……”莉磨废力的回忆了很久,终于无奈地叹了口气,看着佐助淡淡道:“就变成现在这样了……算了,佐助,你先不要动,我帮你把身上的千本先□吧。”

    果然是怪事啊——佐助先点点头,松开女孩子的肩头,然后就躺在地上皱着眉开始寻思着她刚才失去神智的时候眼睛里发出的红光到底是因为什么……他首先想到的是血继限界——难道是“写轮眼”!?不对啊!写轮眼是宇智波一族的人才拥有的特有瞳术,和宇智波一族完全没有瓜葛的春野家怎么可能会存有写轮眼的血继?况且她眼睛发光的时候佐助本没有看见瞳孔上有象征瞳术级别的黑色勾玉!若说那是“白眼”就更夸张了,之所以被称为白眼就是因为瞳色很淡接近白色,就像日向雏田那样!猜测是轮回眼?囧!佐助又没有疯掉!

    就在某团扇冥思苦想将可以想到的所有瞳术都想了一遍却还是“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远处传来又一次的爆炸让他彻底回过神来——现在不是想这种事的时候吧!

    恰好莉磨已经手脚干净地帮他拔掉了手臂上的最后一千本,佐助豁地坐起来,发现自己身体还是有点虚,他缓了缓气,随即揉了揉还有点疼痛的脑袋,问道:“樱,鸣人呢?”

    “鸣人去帮卡卡西老师的忙了。”莉磨淡定地看着佐助,“水无月白已经昏迷,鸣人和卡卡西两个人一起对付再不斩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倒是你……佐助,你觉得身上还有哪里不舒服吗?”

    “被针刺到的地方已经不怎么痛了……”佐助摇摇头。(作:儿啊,你其实是痛到麻木了吧?)

    “那我过去帮他看看吧。”莉磨点点头,朝不远处指了指——算了,既然佐助已经没有事了,莉磨也不希望白出什么事,毕竟他只是在为自己的主人工作。

    佐助随着莉磨的手指看过去,发现躺在那里的是依旧人事不省的面具少年,“他叫做白吗?”

    “对不起,佐助……”莉磨苦笑,“我和白之所以认识,是因为他就是那只雪兔的主人,当初瞒了你只是因为我暂时还无法确定他是好人还是坏人。”

    “那你现在确定了吗?”佐助肃然看着莉磨。

    “确定了。”莉磨毫不犹豫的朝佐助点点头。

    “结论呢?”

    “他是好人。”嘛,确切说,应该是只“好宠物”才对。

    咣当!闻言佐助觉得自己心里有什么东西碎了……接着他满脸黑线地看着那个神色淡然的少女起身缓缓朝不远处的少年走过去,佐助的心情很复杂——樱啊,你到底是从哪里看出他是好人的?但是想了很久,他还是闷闷不乐地站起来,步履有些蹒跚地走到莉磨身边,好奇地蹲在一旁看着女孩子缓缓把白脸上的面具摘下来……

    纵使佐助是个男孩子,初次看见白那张混合着女柔美与少年清俊的面庞,他的心也狠狠的窜了几下——没想到这个看上去冷酷并且盲目崇拜着再不斩的少年居然长得那么漂亮……随即他有些不满地转头看着满脸专注的莉磨正在帮白治疗他脸上由于遭受电流攻击而呈擦伤状的地方。

    莉磨俨然进入好医生的状态,本没有注意到身边佐助的异样表情,直到将白露在衣服外边看得到的伤口处理得差不多了才停下手里的动作,看着这个睁开眼睛的漂亮孩子,淡淡说了句,“你身上的伤已经没有大碍了。”

    “为什么要救我?”白还躺在地上,墨黑色的眸子放空,无神地看着天空轻轻问。

    “因为你不是坏人。”莉磨淡淡回答了一句,就拍拍裙摆上的灰尘,站了起来,转头对佐助说道:“我们去卡卡西老师那边吧。”佐助自然没有意见,乖乖点点头跟着她离开。

    &*&*&*&*&

    莉磨没有说错,卡卡西和再不斩的战斗原本进入了胶着状态,但鸣人的增援使情势逆转过来,在卡卡西的雷切以及鸣人同学出名的多重影□辅助下,再不斩居然渐渐落在下风,他不得不只顾疲于应付对面那两个愈战愈勇的师徒,到最后这个骄傲一时的雾隐上忍居然完全没有了反击的能力……当他用余光看见樱花色长发的少女和宇智波家的小鬼结伴走来时,他已经意识到白的失败——能够把白都打败的人,实力自然不算差。

    于是再不斩密集的防御动作因为两个孩子的到来出现了瑕疵,卡卡西借机将手里的苦无全部朝他丢了过去,“噗噗”几声后,被苦无扎得像刺球的再不斩终于华丽倒地……这看起来不像是一个上忍败北的架势,却在此时真正的上演了……

异样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7/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