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团扇拯救计划 砂忍


    很多年后,当莉磨向佐助问及那天他在知晓她有明显胜算的情况下还要出手救她的原因时,佐助一边认真擦拭着他手里的长剑,一边淡定无比地对身边这个充满好奇心的女孩子说:“我的石子攻击最多让他痛一痛,而你的雷遁或许会让他直接挂掉……”

    &*&*&*&*&

    “可恶!这个村子里的人都那么卑鄙!都喜欢搞偷袭吗!”对自己方才在鬼门关前转了一圈却毫无自知的少年此时还在暴怒地叫嚣着。

    “仗着身强力壮来欺负女孩子的人才是最卑鄙的。”嘴里说着和莉磨出场时极其相似的台词,悠然坐在树上的少年懒洋洋地单手抛耍着一枚小石子,朝下边瞥了瞥,“还有,忍者原本就是靠偷袭来战斗的吧?我一直以为只有吊车尾那种笨蛋才会说出‘我们来光明正大的决斗吧’这种蠢话,原来……”语气顿了顿,面容俊美的黑发少年啧啧嘴续道:“原来,你还是有同类的嘛,大笨蛋。”最后半截话是他对站在树下脸上多处挂彩的鸣人说的。

    “佐助!你这个混蛋!”鸣人习惯炸毛——耍帅就算了!还要挖苦我!你无聊不无聊啊!

    佐助习惯无视某狐狸炙热的眼神,将自己的视线重新移回那个陌生的彪悍少年身上,“啪”地将手头那枚小石子紧紧握在手心里,冷冷道:“怎么……看你的样子是不打算向她道歉吗?”

    “呸!谁会向女人道歉啊!”彪悍少年怒气冲冲地喊话时不忘捂着自己被石头打到发红的手背。

    “哦?”握着石子的手紧了紧,再度展开时,那枚石头已经碎成了粉末,佐助的语气淡得就像那股裹走石子碎屑的风一般,“那你就滚出这个村子吧,像你这样的人,木叶村不欢迎。”

    “你说什么!?”彪悍少年周身开始散发杀气,并且将手朝身后那个被绑得像木乃伊的玩意去。

    为了避免被他突如其来的怪招误伤,鸣人立即抱着木叶丸纵上了围墙,而莉磨则轻轻跃到佐助端坐着的枝头,同他一起俯视着树下满身杀气使那个围观的扇子姑娘都微微皱眉的狂躁家伙。

    ——“慢着,勘九郎……你的行为真让我们村子丢脸。”

    双方剑拔弩张的时刻,冷漠胜过佐助的声音自莉磨身边不远处响起,就是这个强势□紧张局势里的声音,令树下刚刚伸手把身后的木乃伊拽到前的彪悍少年豁然顿住了动作,连同他身后那个一直置身事外的扇子姑娘此时也脸色大变。

    莉磨和佐助正在困惑,旁边的枝桠间已然刮起一阵卷着沙砾的诡异旋风,旋风和沙砾隐去后,那处赫然出现一个倒立着的红发少年,少年一双碧绿的瞳孔宛若一只灵猫,漆黑的眼线极其重,看着人的时候感觉不到丝毫的情绪,脸上身上的皮肤都干燥而苍白,没有眉毛,只是在左边眉骨处有一个鲜艳而突兀的“爱”字,少年背着一个和他身子差不多大小的怪异葫芦,抱着胳膊,正用那种毫无感情的眼神睨视着同样回望着他的少年和少女,淡漠无比地说道:“是他做的不对,抱歉。”

    不得不说,这样一个看上去集高傲冷漠孤僻自负为一体的小家伙如此淡定地对人说出“抱歉”两个字是件很让人觉得囧囧有神的事情……所以,当时在场的卡卡西班三只彻底愕然了。

    “我、我爱罗……”在木叶几只囧然的时候,那个少年的视线重新回到叫勘九郎的少年身上,那家伙此时已经满是冷汗,他试图挤出一丝笑意朝那个倒挂在树上态度很平静的家伙吞吞吐吐解释道:“你听我说……是他们先找茬的……”

    勘九郎话刚说到这里就感受到四股凉飕飕的视线汇集在自己身上,而那些眼神无疑是在对他说着:你这个大骗子!……不过,比起此时挂在树上的红发少年,这些算得上满是怨念的视线对于勘九郎来说,本就没有震撼力。

    “闭嘴。”红发少年立即打断自己同胞的言辞,眯起眼睛,用充斥着威胁意味的语气冷冷道:“如此狡辩,你就不怕……我杀了你吗?”

    “抱歉!我错了!是我不好,对不起,实在是对不起!”闻言,勘九郎的汗水愈加密集了,他慌忙地说着抱歉之词,然后如那个少年所愿紧紧闭上了自己这张“说多错多”的嘴巴。

    听到那些道歉词的莉磨顿时满脸黑线——喂,你要道歉也是朝我和木叶丸道歉吧?没事朝自己的同伴道什么歉啊……不过,这个红头发的小鬼似乎蛮有正义感的,虽然看上去冷冰冰的,但情着实比他那两个同伴厚道得多。

    与此同时,那位能够将杀戮说得如此自然随的少年也让佐助的眉心紧紧皱了起来——他到底是什么人?居然可以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他身后,就像卡卡西老师那样……这个家伙,不简单。

    就在树桠上的两只各有所思的时候,红发少年已然再度化作一阵沙砾旋风消失在前方,下一秒他就出现在树下自己的同伴们中间,并朝他们淡淡道:“走吧,我们可不是来玩的。”

    “是,我明白了……”勘九郎现在的态度简直温顺得像卡卡西家的帕克一样。

    “站住!”这时,一旁始终保持沉默的鸣人突然爆喝一句。

    “什么事?”三个陌生忍者顿住脚步,却只有扇子姑娘头也没回的应着。

    “你们几个脑袋上的护额图案似乎不是木叶村的忍者图案吧!”鸣人左手叉腰,右手毫不客气地指着那三个陌生忍者。

    “咳,是风之国砂隐村的砂忍……”轻烟般来到鸣人身边的莉磨轻咳一声提示着。

    “说的没错!为什么砂隐村的忍者会光明正大的出现在木叶村里!”鸣人立刻点头接茬,义正言辞,“我记得木叶村和砂隐村之间的交流还没有到达忍者可以随便到对方忍者村走动的程度吧!别说你们是来做什么友好访问的!因为我从你们身上本看不出一点友……”

    鸣人的话还未说完,就被突如其来“pia”在他脸上的某个证件状物品打断了,揉着自己微微发酸的鼻梁,狐狸满眼不爽地朝那个突然走过来将自己手里的卡片拍在他脸上的扇子姑娘望去。

    扇子姑娘见小家伙乖乖闭嘴了,这才满脸无奈的耸肩摊手说着,“看来你们真是什么都不知道呢!看清楚哦,这是我的通行证件,如你们所言,我们三个是风之国砂隐村的下忍,这次是来木叶村参加中忍考试的!”

    “中忍考试?”树上的佐助&树下的鸣人彼此互视一眼,随即一齐默然了——这是啥米东东?

    “鸣人哥哥,通过了中忍考试的话就可以从下忍变为中忍了哦~”出来解惑的居然是木叶丸。

    “原来是考试啊,我刚开始还以为是要举行什么各国交流庆典呢。”莉磨恍然大悟道。

    “庆典?”鸣人困惑。

    “鸣人,你看那边,还有那边……”莉磨说着随手指了指附近路过的一些人,“刚才我站在树上的时候就发现了,他们都不是木叶村的忍者,而且似乎也不是砂隐村的人……”

    “真的啊……”鸣人按照莉磨的指示看过去时,才从那些偶然路过这附近、脑袋上顶着各种护额的人身上发现了这个奇怪的现象——刚才和木叶丸争论忍术的事情时完全没有注意到村子里的变化啊!要不是遇到那个故意找茬惹事的勘九郎,鸣人大概永远都不会注意到吧?

    “明白就好,没有其他事的话我们就先走了。”扇子姑娘说完话后重新回到自己的队伍中。

    “等一下!你叫什么名字?”几个忍者刚要离开,佐助突然也从树上跳下来。

    “咦?你在问我吗!”回过头的答话的还是扇子姑娘,对着佐助说话时,她的语气完全变了一个样,脸上的笑容要多热情有多热情,完全找不到方才对其他人那幅爱理不理的牛叉架势,莉磨和鸣人见状一齐黑线——这该死的帅哥效应!

    “不,我是说你后边那个背葫芦的。”然而扇子姑娘的“落花有意”最终落了个“流水无情”的下场,这个心有所属的帅哥本就是无视她的存在,淡然地伸出一食指朝她身后点了点。

    “砂瀑之我爱罗……我倒是对你也很有兴趣,能够轻易的伤到勘九郎绝对不是泛泛之辈……还有那个会使用奇怪电击的女孩子……你们的名字是?”红发少年闻言回首,回答得居然十分干脆。

    “宇智波佐助。”

    “春野樱。”

    “我知道了,如果你们也参加中忍考试的话,我倒是很希望能够有和你们交手的机会。”

    “呐,呐,还有我呐?”鸣人在旁边不住的手舞足蹈试图引起那个名叫我爱罗的少年的注意。

    “完全没有兴趣。”我爱罗瞥了金毛狐狸一眼,毫不犹豫地吐出以上几个字,随即转身化作沙砾消失了,追随在他身后的勘九郎和扇子姑娘也随即以同样的方式遁去。

    “哼,真是彼此彼此呢……能够遇到这样的对手,中忍考试也蛮有意思的嘛……”——斗志昂然的某团扇脸上泛起自信满满的笑容。

    “呜呜呜……为什么出风头的又是佐助……”——极度沮丧的某狐狸习惯蹲地画圈圈。

    “鸣人哥哥,虽然我不想这样说……但是……佐助哥哥和小樱姐姐真的比你帅很多啊……”——苦口婆心试图安慰狐狸的木叶丸,无疑说出了一句令鸣人那颗几乎快要碎掉的玻璃心彻底崩溃的“无心之言”。

    “佐助,你不是说要送我礼物吗?东西呢?”这句话出自伸出一只手掌心朝上,淡定看着某团扇的少女。

    “抱歉,小樱,因为还没有回到家就看见这里出事……所以……我还没有拿到……”佐助囧了。

    “既然如此就不用麻烦了,我跟你一起去拿吧。”莉磨满脸严肃——是我的东西,一定要得到。

    “哦。”佐助汗颜地想:为什么经历了刚才那场风波后,你还能淡定的想起“礼物”这种事啊?

砂忍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7/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