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团扇拯救计划 效应


    不得不说,将手掌拍在桌面上,当着各国考生的面站起身来,激情昂扬地说出“我才不会被这种无聊的选择题打倒”的鸣人,帅得一塌糊涂,切不提早就面红耳赤的雏田本人了,即使是平日里习惯淡然自若的莉磨,此时也被他这句话震撼得心头“咚咚”加速跳了两下……

    自从鸣人同学吼出那不经过大脑的一句话后,现场再也没有其他人提出要放弃考试答题,除了佐助和莉磨等几位有限的知情者外,其他人看着鸣人的眼神都开始变得柔和,包括我爱罗在内,他开始觉得那个金毛混小子开始有一点点光辉形象了……

    而木蹋糁唤α似鹄矗么接锒运党鋈鲎郑靶量嗔恕!

    虽然还不清楚伊比喜的话是什么意思,莉磨现在确实如释重负,她看见佐助对她笑,就知道那小子也开心得不得了,碍于自己现在还是雏田的模样,莉磨只是仓促地朝佐助点点头,然后就极其敬业地转头去对志乃和牙暗送秋波了……怎么说都应该优先关心自己的“队友”才好吧?

    “考官,我想知道这个‘过关’到底是什么意思?”还是那个扇子姑娘举手提问,“最后一题的题目你还没有告诉我们吧?”

    “在那种尖刻的条件下,选择离开还是留下,这就是题目。”伊比喜微笑,“你们的选择都是正确的,所以你们都过关了。”

    “那前边的题目不是没有意义了吗?”莉磨也忍不住开口提问了——害她刚才在考试的时候那么担心鸣人答不出题……要是因此长皱纹长白头发到底谁来负责?

    “前边的试题已经达到了它们存在的目的。”疾风笑眯眯地看着莉磨,缓缓道:“作为忍者呢,时常会去做一些类似刺探情报的任务~为了考验你们各位搜集情报的,我们故意把试卷上的题目出得很难,在座的能够顺利答出那些题目的考生已经会很少吧?正因为如此,你们必须要学习怎样利用自身的优势来获取情报,比如……”疾风的视线移到牙的身上,“比如那位能够和犬类交流的特殊忍者!~嗯,忍犬也算是一种忍具,所以我们才没有将他利用和犬只交流情报的方式来答题当做是作弊哦!”

    “原来如此……”莉磨想了想,赞同地点点头,“那最后一题的含义呢?”

    “一个优秀的忍者,除了拥有卓越的情报搜集能力,还必须具备强大的毅力。”伊比喜肃然道:“在执行各种任务的时候,往往有可能会遇到需要艰难抉择的时候,要是没有失去一切都要完成任务的觉悟,不可能成为好的忍者!”说到这里,伊比喜一把扯掉了他裹着脑袋的那块与护额黏在一起的布……

    几乎所有孩子看见他这个动作后都倒抽一口冷气……

    伊比喜的头顶满是各种被人严酷拷打时才会留下伤痕,钻伤,灼伤,刀伤,棍伤,新伤旧伤堆砌在一起真是让人觉得触目惊心、通体生寒,而伊比喜的声音远比那些伤痕更加沉残酷,“只是舍弃忍者生涯跟本算不得什么,优秀的忍者们为了完成自己的任务,哪怕是丢掉自己的尊严或者生命都在所不惜,这就是忍者世界的残酷本质,希望你们今后也能记住今天的抉择!将这种纵使抛弃一切也要达到最终目的的情感铭记于心。”

    ……

    莉磨皱着眉,长时间地看着那颗称得上比月球表面还要坑洼不平的脑袋,突然觉得有点恶心,然后她战战巍巍地举起手,第二次提出要去卫生间……这一次,是去呕吐,莉磨离开后,雏田也举手要求离开,接下来是井野、天天、还有那位叫做手鞠的扇子姑娘……

    不要以为她们会在女生厕所里边开什么集体会议,即使她们真的开了什么会议莉磨也不知道,因为脸色苍白刚刚走出礼堂的莉磨压就没有能够走到洗手间……

    变故来得极其突然……

    在考场和最近的洗手间之间,有一截露天的走廊,莉磨迷迷糊糊地走在路上,脑海里翻来覆去都是伊比喜的脑袋,感觉眩晕感和恶心感更加强烈了……然后,在这两种痛苦感觉之后又添加了一种——冷!

    一股强风刮过后,莉磨惊讶地觉得自己腾空而起了……

    这当然不是神话故事,所以莉磨在呆呆看着离下方距离自己已经很远的学校一段时间后,茫然地看了看抓住自己腰杆的巨大鸟爪,然后再抬头看了看巨大的白色鸟肚子……最终,莉磨本能地抬起双手抵住那只庞然大物,开始放电。

    强大的电流顷刻间就包裹了整只大鸟,当然,莉磨很有技巧地保全了鸟的爪子,毕竟她自己一个放电的可不希望反被自己的电麻到……可是让莉磨极其讶异的是,这只鸟居然不导电……少女极其郁闷地再度低下头看着掠过的幢幢楼房,恼怒居然没有一个人抬头看看她这个被大鸟绑架的无辜女子……等等,抬头看看?……囧。

    &*&*&*&*&

    大鸟带着莉磨一路飞到了木叶村的后山上才缓缓降落,大鸟消失,揉着被鸟抓得微微酸痛的腰,莉磨眼前出现了那张她深深铭记的脸蛋,未等他开口说话,少女已经攥紧拳头不管三七二十一地朝他脸上砸了过去,嘴巴里还冷冷呵斥着:“你这个变态混蛋!”

    迪达拉压没有想到这个看上去很柔弱的白眼小姑娘居然出手就是一拳,虽然在关键时刻他凭借自己多年积累的应变经验还有卓越的身手及时朝后退出一大截,避开了少女的拳风,但他整个人还是重心后移咚地一屁股坐倒在地上,着自己差点被对方攻击到的脸,迪达拉神魂未定地看着对面那个还在喘着气,脸颊微红的少女,半晌后,他郁闷地说道:“你有病吧?”

    “你居然把一个淑女拽到天上去!”莉磨恶狠狠地看着那个一脸茫然的金毛变态。

    “那又怎样?”迪达拉一挑眉梢,“小姑娘,我可是绑架你哎!绑架还需要讲求什么方法吗?”

    “你可恶!”莉磨少有冲动地打断了迪达拉的话,条件反地捂着自己的衣摆,“万一那些人抬头看怎么办!?”

    这句话说完后,“砰”地一阵白雾,莉磨在满脑子疑问的迪达拉面前变回了自己原来的小樱模样。

    事实上,由于今天没有战斗任务,而且第一场考试又是笔试,莉磨就仅穿着春野望爸爸从异国给她带回来的黑色连身裙,本没有来得及去厕所穿上她包里携带的安全裤……刚才飞在天上时,她几乎费完了自己所有查克拉,才得以自己撑着那个变身术直到现在落地,幸亏雏田没有穿裙子……

    试想,若是迪达拉把原本模样的莉磨抓到天上去,而地上的行人恰好抬头来看,那……她不是要被看光光了!?

    “啊?是你!”看清楚莉磨的模样后,迪达拉猛然伸出一只手指着她,“波之国遇到的那个小女孩!”

    “没错,就是我!”损失大量查克拉的莉磨边用手抚着膛不住喘气,边冷冷看着迪达拉,“叛忍迪达拉,那么快就出现在我面前,你已经有了被佐助烧成秃子的觉悟了吗?”


效应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7/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