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团扇拯救计划 伤患


    迪达拉抱着莉磨骑着大鸟一路朝着火影雕塑岩的上方飞驰着,怀里的女孩子每隔五分钟就会问他一次,“喂,你确定我的朋友不会出事吗?”

    “是!是~我可以发誓你朋友暂时还不会出事!当然啦,前提是你救助及时保证我朋友的安全~嗯!”迪达拉不耐烦地一遍又一遍回答着——靠!明明看上去很安静的女孩子,为毛现在变得那么吵!嘀嘀咕咕地真是不华丽……

    “那就好,要是你敢伤到佐助,我就把你的发型弄成朋克造型!”碎碎念的莉磨此时被某人紧紧抱在怀里,所能做的只是死死掩着自己的裙子生怕走光,然后闷闷不乐地低下头。

    “佐、佐助!?”听到这句话的迪达拉立马不淡定了,还未搞清楚什么是“朋克造型”,他就手一哆嗦差点把怀里的小女孩丢出去,“喂,小丫头,你说的‘佐助’,该不会是宇智波家的佐助吧?嗯?”

    “你以为木叶村还有几个佐助?”莉磨狠狠瞪了他一眼。

    “你……不会是佐助的女朋友吧?”迪达拉试探着询问。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莉磨本能反驳,于是她这种傲娇到了极点的表情被迪达拉看在眼里变成了默认……

    “我还真是无与伦比的倒霉……”于是,十七年来,迪达拉的脸上第一次出现像现在这样烦恼的表情,青蓝的眼睛里尽是郁闷,“小姑娘,我丑话说在前边,我可不管你和佐助的关系是什么……你可是答应过我要好好帮忙的,若你敢搞什么怪的话,我有无数种手法可以把你的佐助弄死。”

    “哼。”莉磨别过脸懒得再看他。

    阿门——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管他三七二十一的!迪达拉内心默默祈祷了几句便趋势大鸟降落在石崖上那片林子里。

    被迪达拉放在地上后,莉磨瞥见不远处有个洞,而迪达拉收起大鸟后便悻悻然地走进洞里,她亦跟在他身后,空气里依稀传出淡淡的、熟悉的某种味道……

    当莉磨看见洞深处懒懒倚着石壁静静坐着、身上也随披着一件黑底红云斗篷的家伙时,豁然愣住了——这就是传说中的命运吧?

    那股莫名而芳香的味道随着他的出现而变得更加浓郁。

    “宇智波鼬!”这一次,莉磨一眼就认出了他。

    自迪达拉和女孩子走进洞时开始,鼬的目光就一直锁定在他们身上,依旧和过去一样,闪着柔和的红光,听到女孩子喊出他的名字时,鼬还是满脸淡然的冷漠神情……莫非,需要治疗的人就是他吗?

    “鼬,对不起,我之前本不知道这个小姑娘认识你,我和旦那都被她骗了……”迪达拉叹了口气走到鼬身边蹲下,“怎么就你一个人?现在感觉好点了没有?鬼鲛大哥呢?”

    “嗯,迪达拉……我没事的。”鼬将目光自莉磨脸上移开,淡淡对着迪达拉摇摇头,“鬼鲛出去找水了。”

    “好多了?那就好、那就好!”迪达拉朝着鼬笑了起来,但笑容一闪即没,他将冰冷的目光挪到莉磨的脸上,“还等什么?你快过来啊!现在也只能死马当成活马医了!”

    “……”莉磨站在原地审视着鼬苍白的面容,半天没有动弹,淡然的神情下却是极其激动的心情——天,宇智波鼬居然在木叶村!这个消息要不要想办法告诉佐助!

    “喂!小姑娘!”见少女无动于衷的样子,迪达拉有些恼怒,“你没有听到我在跟你说话吗?嗯!”

    莉磨这才慢慢移动着步子走到迪达拉身边,继续怔怔看着鼬,迪达拉气极伸手一把拽住少女的手,迫使她和他一样蹲下来,“你快点来帮他看看啊!”

    “他生病了?还是受伤了?”莉磨望着鼬平静得宛若深潭的绯色瞳孔,淡淡询问。

    “当然是受伤了。”迪达拉把鼬虚掩着的斗篷掀开一半,露出他的右边肩头,入目可见一道很深、类似刀伤的伤口,鲜血居然已经染红了他的右臂,只是方才盖着斗篷所以看不出来而已。

    洞里的血腥味瞬间添加了不少……

    这种熟悉的气息,来自于宇智波家的血,这个味道让莉磨的心脏习惯地加快了跳动的速度,她很清楚这是吸血鬼在嗅到美味的血时才会产生的反应,虽然现在的她还不至于如同过去那般拥有对血充满需求的本,但这样的味道已经足够让莉磨口干舌燥了……

    “小姑娘,你到底会不会医疗忍术啊?”看见莉磨久久望着鼬的伤口没有举措,迪达拉炸毛了。

    “是谁伤了他?”莉磨深呼吸一口气想要调整自己的情绪,但这个动作只能造成鲜血的味道愈加强烈地刺激着她的鼻腔和身体中所有的细胞……

    “几十只杂碎而已。”迪达拉冷冷道:“似乎是埋伏在路上袭击鼬的‘正义使者’吧……幸好我和旦那刚好路过!那些混蛋……哼。”

    莉磨没有在意迪达拉的话,依然静静望着鼬沉静的脸,然后缓缓伸手过去帮他解下了额上的护额,轻轻了他的额头后,她淡淡对鼬道:“你发烧了……应该不是伤口引起的,你是因为生病不舒服所以才被伤到的吗?”

    鼬没有说话,却也没有否认。

    收回手,少女碧玉般的眸子从年轻男人的脸上移到他鲜血淋漓的肩头,不经意间舔了舔自己有些发干的嘴唇,莉磨的声音平静无波,“如果只是这样的伤,我还可以治。”看流血量应该只是外伤。

    “那就快点治啊!”迪达拉在一旁催促着。

    “我治好他,你就会放我离开吗?”莉磨冷冷望着迪达拉,“而且,这个男人是佐助的仇人,我为什么要救他?”

    “你……”迪达拉怒不可遏地扬起手,莉磨双手开始默默聚集电能打算和某迪玉石俱焚了。

    与此同时,鼬伸出没有受伤的左手啪地拦住了迪达拉,然后转过头来看着莉磨,“你走吧。”

    “鼬!”

    “迪达拉,你不要说话,让她走。”鼬加重了手里的力度,“让蝎回来。”

    “……”迪达拉看着鼬坚决的表情,心不甘情不愿地把手收了回去……

    莉磨知道自己应该转身就走,然后找到佐助,接着告诉他鼬的下落,但鼬表现得越是平静越是包容,她就觉得自己脚下越沉重……回想自己和鼬相处过的几次,似乎、大概、好像……他也没有对她做过什么特别过分的事……虽然他曾经确实做下了诛灭自己亲族的事实……

    莉磨双手狠狠搅在一起,一边看着近在咫尺的洞口,一边回头看着重伤在身的鼬,半晌后,她狠狠跺了跺脚,几步走回鼬的身边,蹲下,然后将手轻轻按在他的伤口处,不发一语地开始运行查克拉帮他疗伤。

    “你……”鼬愕然了,迪达拉也是满目困惑。

    “佐助说他要亲手杀了你。”莉磨沉着脸,迫使自己不去看鼬的表情,而是直直望着他的伤处,“所以你现在还不能死……无论如何,都要活到佐助把你杀掉的那天。”她知道这个借口很牵强很俗,但此时此刻她又能想出什么样的好借口来说服自己对鼬做出这样的仁道举动呢?

    “迪达拉。”少女专注治疗的时候,鼬突然开口对迪达拉说话,“你去附近找找看,若是遇到鬼鲛就想法子把他支开。”

    “嗯?”迪达拉皱眉,“你想干嘛?”

    “这个女孩,不要让鬼鲛见到她。”鼬淡淡对着迪达拉说道:“她是佐助的同伴,我不希望佩恩知道她的存在……以任何形式,你明白的,对不对?”

    “……嗯,交给我吧……不过,旦那那边我就没有法子隐瞒了。”迪达拉叹了口气,站起身来看了莉磨一眼,转身离去。

    洞里只剩下莉磨和鼬,两个人都没有开口说话,一时间四下安静得可怕。

    “你身上带绷带了吗?”片刻后,莉磨见血止住了,便抬起头来看了看鼬,他的脸色依然很苍白。

    “嗯。”鼬从随身忍包里取出备用的绷带递给莉磨。

    “差不多,加上我的应该够了。”莉磨把自己包里的绷带也取出来,“血已经止住了,但伤口复原还需要一段时间,你现在试着稍微把胳膊抬起来一点,我帮你包扎。”

    鼬点点头,照做,莉磨也不多话,按照计划开始一圈一圈帮鼬缠着绷带。

    “你会把我的事告诉佐助吗?”又是一段长时间的沉默后,轮到鼬开口了。

    “如果我说‘会’的话,你又想要删除我的记忆吗?”手上的动作顿了顿,少女扬起脸望着鼬。

    “……”听到莉磨的话,鼬愣了片刻,随即轻轻摇头,“既然我当初就没有删除你的记忆,现在自然也不会,只是想提醒你,若你要把我的事情告诉佐助,对现在的他没有任何好处。”

    “为什么?”莉磨皱眉,“你现在受伤了,对于佐助来说不是最好的机会吗?”

    “正是因为我受伤了,才对他不利。”鼬面色依然,目光漫不经心地朝洞门口处一瞟,淡淡道:“佐助想要杀我,必须在没有人打搅的情况下才能成功……外边那些人,你觉得他们会对佐助放任不理吗?我可不希望佐助说我以多欺少、胜之不武。”

    “……”莉磨沉默——为什么鼬说的话,每一句每一字都像是在为佐助着想?难道是她的幻觉?

    看见女孩子沉默思考的模样,鼬叹了口气,“要不要告诉他你自己看着办吧……我的伤口处理得差不多就行了,你尽快离开这里……迪达拉那也拖延不了多久,鬼鲛回来事情麻烦了。”

    “宇智波鼬,你说的这些话……是在为我……或者说……是在为佐助着想吗?”想了许久才问出来的话,少女扬起的脸上,表情尤其认真。

伤患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7/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