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团扇拯救计划 碎片


    变成小樱模样的蝎正站在春野家的门牌前边默默仰望宅院,踌躇着要不要进门去。

    刚才那个宇智波家的小鬼硬是要送“她”回家,蝎只是随便敷衍了一下,佐助居然也没有怀疑就和她说再见然后自顾自走了。(其实莉磨平时也基本上是面瘫脸……)

    想了想,蝎决定去敲门,既然要演戏就要演得逼真一点,万一鼬那边要耽搁很久,他岂不是要站在门外站一辈子?

    咚咚咚。

    蝎面无表情地敲门,可惜,没有人应门,他的目光四下一瞟,看见下方门缝处有一封信笺,介于蝎,他才没有“别人的信笺不能轻易拆开”的概念,弯腰就把那张纸拾了起来,展开看——

    “小樱~妈妈和爸爸接到一个临时任务,可能要两三天才回来!你一个人在家要好好照顾自己哦!~”

    蝎长出一口气,看来这下不需要他继续伪装了吧?正准备撤掉变身术的时候,突然上方二楼的窗口传来一个懒洋洋的声音,“春野樱,你总算回家了,我好饿~”

    蝎抬起头,看见窗台上不知何时出现一个黑色长发、穿着黑色皮质无袖长衫的少年,懒洋洋地靠着窗框,金色的眸子睨视着他,彼此打量了一会儿后,那少年噗嗤笑了起来,朝他随挥了挥手,“哦啦、哦啊,什么啊,我以为是小樱回来了,原来你只是个赝品嘛……”

    夜泽这句话刚刚说完,一个巨大的铁钩就出现在他面前,他本能般微微一闪自窗台处轻巧地滑落,恰好躲过了那个锐利的铁钩,移动间夜泽侧目瞥见那枚铁钩的顶端深紫色的体,不禁轻骂了一句,“靠,居然还淬了毒!”

    见对方闪过攻击,蝎二话不说预备再度纵着绯流琥实行第二次的攻击,虽然由于刚才使用变身术的原因还没有来得及进到绯流琥里边,在外边控制时防御会下降,但他也无可奈何,因为那个黑发少年显然是个一眼就能识破自己的高手。

    “慢着,旦那!!”就在绯流琥将要朝夜泽那头扑过去时,上空传来高亢的呼叫声。

    听到这个极其激昂的声音后,蝎的第一个反应就是快速爬进绯流琥里,但无奈的是……绯流琥方才“扑夜泽”的动作刚刚进行到一半,以蝎和傀儡目前的这个距离看,想要爬进去还是有点困难的,于是蝎只能扶着额头颇为忧愁地在心里吐槽……拜托,迪达拉,虽然说现在已经是晚饭时间大家都躲在家里,但你有没有必要那么张扬?

    蝎皱着眉头瘫着脸,静静看着迪达拉和真正的春野樱一前一后自鸟背处轻轻跳落到地上,然后缓缓对走到自己身边的金发少年问道:“迪达拉,事情都解决了吗?”

    原本正转身朝夜泽那边走过去的莉磨听到这个声音时,脚步顿了顿。

    “嗯!鼬已经没事了,休息几天就会痊愈!嗯!”

    “那个家伙……”蝎想要跟迪达拉说夜泽的事情,伸出指头朝夜泽一指的时候,发现那个樱花色长发的少女正回头怔怔看着他,碧玉般的双眸透着一层轻雾。

    “你看着我做什么?”蝎本能反感莉磨那种坦诚而澄澈的眼神,说话时寒意也增加了些许。

    “旦那,你可不要乱来哦!鼬不希望她受伤的!嗯……”迪达拉沉声提示。

    “鼬?”蝎愕然,再随地看了看那个依旧呆怔在原地的少女,便缓缓取出一个卷轴将傀儡绯流琥收进去,转身对迪达拉说道:“算了,事情解决的话我们也差不多该回基地去了,剩下来的事就交给鬼鲛吧。”

    “嗯。”迪达拉点点头,便回身轻盈地跳上大鸟的背,蝎跟随在他身后。

    “那个……”看见蝎要走,莉磨情不自禁地开口吐出两个音节。

    “……”虽然女孩子没有直接表示是在对谁说话,蝎还是本能地回头去看了她一眼。

    女孩子伫立原地没有说话,黄昏的光晕为她镀了一层温润的光晕,清透的碧玉色眸子里满是淡然的神色,以及柔和的樱色卷发披散在纤细的腰际……与她长时间的视线交融,使蝎稍微不自在地眯起眼睛……此时这般光感,若是亮度再弱一点就更加完美了吧?

    ……

    “旦那?你在想什么?嗯?”巨鸟飞到看不见地上之人的高度时,迪达拉发现坐在身边的蝎还是有些心不在焉的样子。

    “那个女孩子。”隔了好久,蝎的唇边突然泛起一丝浅浅笑意。

    “哈?”看见蝎脸上的表情迪达拉觉得浑身都泛起**皮疙瘩——口胡都那么大年纪了你就不能稍微装得深沉一点啊?虽然平时总是故作镇定板着面瘫脸,一笑起来还真是很轻佻。

    “……是个适合用夜色来当背景的优秀艺术品。”蝎说话习惯的大喘气。

    “旦那,你不会想要把她做成艺术品吧?嗯?”迪达拉汗颜,“拜托,她只是下忍哎……”蝎的傀儡至少也是上忍水准吧?不然勉强拿来战斗的话不是很困扰吗?

    “不可以吗?”蝎挑眉反问,“艺术品也可以偶然做来欣赏的吧?”

    “不……随便您吧……旦那您是前辈,我当然不能说什么……请您尽情的……”迪达拉战战巍巍说完这句话,背过身去伸手把原本就竖起来挡住半张脸的斗篷领子再朝上凑了凑——囧,和蝎旦那讨论他的变态艺术简直是疯子才会做的事情!光是回忆起他偶然看到蝎制作傀儡的过程,迪达拉就已经开始反胃了……OMG,接下来的一个礼拜又吃不进东西了。

    &*&*&*&*&

    就在迪达拉黑着脸YY蝎大意解剖改造春野樱那娇滴滴的尸体时,鲜血狂飙的场面不住掩嘴发抖时,夜泽也无法忍受某女长时间45°纯洁望天的表情了。

    “喂,春野樱,与其看着那个已经走掉的家伙,还不如去帮本大人做饭啊!我要吃!”某豹子极其不淡定。

    “哦。”莉磨如梦初醒,迷迷糊糊地被夜泽推着朝家里走。

    “怎么啦?你喜欢刚才那一型啊?”豹子无聊地整理着自己的头发,随口问。

    “嗯,他的发色和表情,都很像我过去喜欢的家伙……”

    莉磨也是随口回答着,她脑海里还清晰地印着方才那个和迪达拉和鼬一样,身穿着黑底红云斗篷的少年,还有那双望着她时,半梦半醒般的浅灰色瞳孔,依稀透出冷漠和沉静还有一点点好奇……纯净的酒红色的短发与致的五官容颜,衬着漆黑而宽大的立领,半遮半掩间竟透出一股子无比妖异的慵懒妩媚……

    看着少女略显沉醉的表情,夜泽不禁奸笑,“要是宇智波家的佐助少爷知道会生气哦。”

    “佐助吗……”想起这个名字,莉磨的思绪又急速转到了刚才在岩洞里时的情形……

    当她认真地向鼬提出是不是在“为佐助着想”的问题后,鼬没有立刻回答,他低下头仔细沉吟片刻,随即淡淡笑了笑,“忍者,在很多时候,都必须要做好付出一切的觉悟……我和佐助的所作所为都是为了自己所决定的那个意志……为此,纵然是失去生命,也在所不惜吧。”

    这句话是什么意思?莉磨满脸黑线地听完了鼬意味深长的话,突然觉得……你不会是被伊比喜附身了吧?

    佐助和鼬的说过的话就像是无数的碎片,逐渐在莉磨脑海中凌乱地拼凑在一起……

    “你可以成为佐助的力量吗?假如不能做到的话,就不要和他在一起……”

    “我的愿望,就是变强,然后杀掉那个害了宇智波一族的男人,为冤死的族人们报仇。”

    “那个未来,对于我和佐助来说,都很重要……”

    “我之所以活下来的原因,就是为了那一天。”

    “我由衷期待着你们实力变得足够强大的那一天,然后出现在我面前……”

    囧……到底是哪里不对劲啊!?

    佐助和鼬说的话到底是不是存在着什么交集、或是误区?

    莉磨麻木地拨弄着平底锅里正在“嘶嘶”作响的牛排,觉得心里升起无数疑问,但一切又显得毫无头绪……她觉得事情变得越来越乱。

    “啊啊啊!我的牛排!够啦,够啦!三分熟就好!再煎就太老了!”眼巴巴望着锅里的牛排渐渐变色,而少女的眼神还是飘忽不定,夜泽干脆一把就抢过她手中的铲子,飞快地把平底锅里的三分熟牛排倒在准备好的盘子里……流着宽面条泪默默道:我的晚餐……不完美了。

碎片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7/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