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团扇拯救计划 雨忍


    当鸣人解决完问题从矮树丛里走出来时,莉磨和佐助正在围观某个躺在地上的“杯具”。

    “佐助,这个人真的是来参加中忍考试的吗?”莉磨满脸黑线。

    “嗯……”佐助缓缓点点头,想了想,续道:“大概吧……”

    “刚才,我觉得他是故意把脸凑到你脚上的。”莉磨叹息着摇了摇头。

    “嗯,我也觉得他是故意让你电的。”佐助再度点点头。

    “可是,这个人为什么要这样做呢?”莉磨满脑子都是问号,“按理说他不应该谦让的吧?”

    “谁知道呢?”佐助皱眉,顺便蹲下身了那个人的衣衫,试着搜索卷轴。

    地上被打得鼻青脸肿头发爆炸式身上还有余电所以不住微微抽搐的某男子完全说不出话来——莉磨和佐助不知道,这个家伙其实只是偶然路过打个酱油,他甚至完全没有意识到地上有人,只是在专心地思考该如何与失散的队友碰面……这位心不在焉的悲剧突然就被一道电光鞭子卷了下去……紧接着这位仁兄就被一对儿眉清目秀的漂亮孩子殴打了,想当然的,面对莉磨和佐助这样的对手,在完全没有准备和反抗能力的情况下,他只有乖乖接受虐待的份。

    “你们在做什么啊?”鸣人茫然地着后脑勺。

    “搜卷轴啊。”莉磨见佐助专心地索着任务用品,回过头来看了看鸣人,“刚才你不在的时候,这个家伙企图偷袭我们,结果被我们俩制服了。”

    鸣人闻言愕然,再朝地上看了看,瞬间囧了……

    事实上这个鸣人并不是真正的鸣人,他只是趁鸣人方便小解的时候把他打晕了,随便绑好后丢在一旁,而这个真正的偷袭者则变成了鸣人的模样走出来意图借机攻击抢夺卷轴。

    这个计划原本很有可行,而且他行动得也很顺利,无奈……那个躺在地上的人着实让他被狠狠雷了一番……那个躺在地上的家伙,居然是他们小组被冲散的那个同伴,而且,他的实力在自己之上。

    现在那个家伙躺在地上,衣衫褴褛(被电的),头发凌乱(还是被电的),脸上青肿(被揍的),而且还浑身抽搐……满脸都是痛苦的模样,再看看站在他身边的帅哥美女,衣着鲜亮,几乎连点褶子都没有,女孩子的黑色连身裙与黑色打底裤也就算了,但那个板着脸的小酷哥的裤子可是白色的啊啊!居然连一点灰尘都没有……毛啊,这到底是怎样恐怖的两个家伙……

    “啊,天之卷轴。”就在伪鸣人哆哆嗦嗦思考着怎么撤退的时候,佐助已经到了地上那个倒霉家伙身上的卷轴,长叹一口气,“不是我们需要的东西啊,还真是倒霉……”

    伪鸣人更加囧了——嗷,付出那么大的代价来计划行动,还意外使他们反被攻击的目标,居然不是他们要找的地之卷轴小队……

    “接下来我们要怎么做呢?佐助。”莉磨专注地看着佐助的动作。

    佐助望了望手里的天之卷轴,看了看莉磨淡定的眼神,再想了想方才某人“试图攻击他们的卑鄙行径”,最后将目光移到地上那个悲催并且流着宽面条泪的雨隐村忍者身上,口中淡淡道:“带在身上很麻烦,还给他又不甘心,烧了算了。”言罢佐助将那本卷轴轻轻朝天上一抛,随即双手迅速结印口喷豪火球烈焰……

    伪鸣人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小队的卷轴付之一炬,连想把佐助撕掉的心都有了,但……他咬咬牙,好汉不吃眼前亏,他忍,拼命忍!

    “鸣人?你干嘛老是站在那里啊?”看见事情被佐助“顺利解决”了,莉磨突然想起身后还有鸣人。

    “我……”伪鸣人突然觉得眼前这个女孩子很可怕。

    “他不是真正的鸣人,多半是地上这个家伙的同伴。”佐助冷飕飕的目光混着他一句冰冷的话语瞬间把这位正在思索怎样圆谎的伪鸣人冻了个彻骨寒。

    “嗯?为什么要这样说?”莉磨困惑地看着佐助。

    “原本绑在右腿上的忍包现在居然绑在了左腿,我不记得鸣人是个左撇子。”佐助淡淡朝着伪鸣人一指,然后单脚踩在地上那个悲催口,抽出一枚苦无,傲然对着伪鸣人道:“解释也没有用,你们的卷轴已经被我毁了,所以现在告诉我真正的鸣人在哪里,我就放了他让你们滚,这样或许你们还有其他机会……如果你不配合的话,我就只好如你所愿杀了他。”

    言罢,为了配合一下自己的高调言论,某佐脚下稍微用了点力,地上那位立刻应景地哀嚎起来,“喂你轻一点,好痛啊啊!~”

    “喂!你可别乱来!”伪鸣人见状立刻解除了变身术,幻成原来的模样,忙道:“你把我的同伴放了吧,你们的伙伴被我藏在小树丛里!”

    佐助没有说话,只是侧目看了看莉磨,莉磨微微颔首,“嗖”地消失在原地,片刻后她又随着腾起的白烟重新出现,对着佐助点点头——鸣人在。

    佐助这才把贵足收了回去,板着脸对地上那个家伙努了努嘴巴,“你滚吧,下次再来偷袭我们,我可就没有那么好说话了。”——不是看在鸣人没有事的份上,我一定把你的皮都烧焦!

    那个家伙立刻连滚带爬地朝自己的同伴那边移去,边走边在心里默默流泪:我哪里偷袭你了?分明就是你们无辜找茬啊!呜呜呜……

    随后,落荒而逃的雨忍们消失在两人的视线里。

    “鸣人怎么样了?”佐助远目着离去的雨忍们,淡淡问。

    “被五花大绑,丢在树丛里。”莉磨淡淡回答。

    “那你怎么没有救他……”佐助黑线。

    “哦,忙着赶回来,所以忘记了。”

    “……”

    &*&*&*&*&

    死亡森林,某个看似安全的角落里,卡卡西班小组临时会议进行中。

    “你们听着,现在我们必须要来商量一个对策。”佐助盘腿坐在地上,摆出一幅队长的架势,抱着胳膊肃然道:“大家也看见了,现在敌人们很有可能变成我们的模样……如果真的让他们混进我们的团队里,就会给大家带来风险,我建议大家来商量一个暗号。”

    “暗号?”鸣人嘴巴里咀嚼着早上莉磨买给他的那个早就凉掉的木鱼饭团。

    “对,暗号……”佐助点点头,看着鸣人一字一顿道:“一旦确定了暗号,到时候对方答不上来时,无论他是谁的模样都必须把他视为敌人!”

    “哦。”鸣人恍然大悟,随即烦恼地揉了揉脑袋,“那不要太难哦!”

    “那你要好好记住了,我只说一遍……嗯……当问到‘忍歌忍机’的时候要回答……‘敌人骚动时正是潜入的时机,安静的场所不是藏身之地,忍者最重要的就是把握时机,知道何时敌人会麻痹大意’……就是这些。”佐助缓慢而清楚地把话说完。

    “……”莉磨和鸣人一齐看着佐助,满脸茫然。

    “咳、有什么问题吗?”佐助汗颜。

    “可以再说一次吗?”莉磨和鸣人一齐问。

    “……都说了只讲一遍啦……鸣人也就算了,樱你怎么也……”

    “玩猫,忘记听来着。”莉磨摊手,鸣人和佐助才发现她怀里的那只娇滴滴的小黑猫。

    “你怎么把它也带来了?”佐助黑线。

    “你也知道啊,爸爸和妈妈都去任务了,我不把莱璁带来的话,它会死的。”莉磨无辜眨眼,“放心啦,我藏得很仔细,别人都没有发现。”

    “重点不是这个啦……”佐助颇感无力,“其实你可以让那只豹子来照顾莱璁啊,这种考试可能会很危险的,到时候你又要照顾莱璁又要照顾自己……”

    “那个暗号……可以再说一遍吗?”莉磨当机立断,打断了佐助的婆婆妈妈——开什么玩笑,夜泽那个家伙连晚餐都不会自己做,万一它饿慌了把莱璁当点心吃掉怎么办!豹子是食动物。

    “……”佐助定定看了莉磨半天,才朝她招了招手,“靠过来一点。”

    莉磨点点头,稍微把脑袋凑过去一点,佐助也靠过来一些,开始对着她悉悉索索地耳语。

    鸣人见状,相当不爽,“喂!佐助你很偏心哎!既然告诉了小樱为什么不告诉我啊?”

    “像你这样的木鱼脑子,无论告诉你多少次你都不会记得的,索能记住多少就算多少吧……”佐助仔细对莉磨说完暗号后,朝鸣人翻了个白眼。

    “喂!你不要太过分哦!臭佐助!”鸣人再度热血沸腾ing——刚才居然不第一时间来救我的家伙,现在凭什么对我趾高气昂、指手画脚啊!(作:佐助很无辜……)

    “我现在不想和你吵架,有这闲工夫还不如留着力气去对付敌人。”佐助无视某只热血狐狸。

    “你……”

    就在两只兴致勃勃地争吵时,突然传来了与当时气氛极其不和谐的对话。

    “妈妈,妈妈……饿,饿了……”

    “嗯,你饿了吗?我有带牛来哦。”

    “嗯嗯!”

    佐助和鸣人满脸黑线地看着从包包里掏出一个装满牛的小瓶的莉磨……以及那只躺在莉磨怀里,还娇滴滴蹭着莉磨脯的黑猫……然后,又看着莉磨将瓶的嘴儿小心翼翼塞进黑猫的嘴巴里。

    “它……什么时候开始说话的?”半晌后某佐才回过神来。

    “不长,就是刚才佐助在说暗号的事时……”莉磨浅浅笑着。

    “……”佐助顿时满脸黑线,“它喊你……妈妈?”

    “对啊。”莉磨愉快地点点头,“很乖,对不对?”

    “爸爸……”就在佐助比出生吞了一个**蛋无语凝噎的表情时,莱璁的小脑袋移朝了他,并且朝他伸出两只看上去软绵绵的前爪子,“爸爸,抱抱!”

    “……”这次,轮到莉磨和鸣人一起囧了。

雨忍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7/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