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腹黑小说 > 君看蝶儿飞 > 新书试阅章节一

君看蝶儿飞 新书试阅章节一


    群山环绕中,隐藏着一个神秘的殿——翠芙,没有人知道它是何时建的,也没有人晓得是何人所建。任何好奇的造访者都有去无回,关于它的种种,只是数不尽的传说。

    众多传说中,最蛊惑人心的是主花月姝的容貌,据说就如她的名字一样,堪比月中仙子,任何男人看见她,都会拜倒在她石榴裙下,任她驱使。但她究竟美到何种程度,没有一个能说话的人亲眼看到,一切也只能归于传说。

    但在这方禁地里,到底有着什么?一道墙把内外相隔,墙外人好奇中的瑰奇,焉知墙内人也在向往墙外的天高地阔,大千世界。

    繁花似锦的翠芙内,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坐在一个石鼓上,手托香腮,正用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盯着高高的墙出神。墙外的世界到底什么样子?在这翠芙里,除了花花草草,就只有男男女女老老少少的奴,他们看见她都毕恭毕敬,叫她一声“少主”,岂不知这句话她耳朵都快听出茧子了。偌大一个翠芙,她连一个玩伴都没有。

    “烦死了。”谢紫烟撇撇嘴,有点羡慕地瞟了一眼陪在身边的小奴如星,她还能经常跟一群小奴耍闹嬉戏,可是却没有一个人陪自己玩。谁能告诉自己,这个少主做来有什么好处?

    谢紫烟站起身,抖了抖身上淡紫色的衣裙,双抓髻上簪着的金色蝴蝶随着她的动作翩翩欲飞。她迈开步子向母亲的寝走去,如星慌忙亦步亦趋跟上,到了寝门口,守门的两个奴连忙向她躬身施礼,她看都不看,抬脚就进屋。

    “少主……”一个奴怯怯地提醒,“主吩咐不让人打扰。”

    “我也不行吗?”谢紫烟扬起小下巴,神情不怒自威,那个奴瑟缩了一下,再不敢多嘴。谢紫烟昂首阔步走进去,如星扑闪扑闪眼睛,老老实实待在外面,不敢跟上去。

    花月姝的寝挂着层层叠叠的幔帐,玉香炉里弥散着浓郁的熏香,再加上门窗紧闭,光线幽暗,使偌大一个寝荡漾着一种靡费的华丽。寝深处,一个女子惬意的呻吟声时断时续地传来,更勾勒出一种暧昧。

    谢紫烟轻手轻脚走过去,看见母亲花月姝正闭目躺在软榻上,绝美的脸上柳眉微蹙,杏眼低垂,秀丽的鼻尖上涔着细细的汗珠,艳红的嘴唇微微上弯,勾起一个美丽的弧度,随着身边男子的动作,一声声天籁般的呻吟不断从她口中溢出。

    看见那个男子,谢紫烟的表情像看见一只爬上脚背的癞蛤蟆,除了厌恶,还是厌恶。若凭相貌,那个男子也算是万里挑一的上佳人选,可是,一看见他在母亲身边奴颜婢膝的样子,谢紫烟就恶心,尤其是他还……

    “主,舒服吗?”男子低沉的声线入耳极其舒服,而且隐隐透着一些挑逗的意味。

    花月姝微微张开眼,轻声夸赞:“言之,你的技艺是越来越进了。”

    男子魏言之走到床头,体贴地拿出丝帕帮花月姝拭去鼻尖的汗,讨好般地说:“为了主的身体,言之一直都在钻研捏脚的妙所在,只要主一句夸奖,言之就心满意足了。”

    花月姝蜷回玉足,经魏言之一番拿捏,现在双脚热乎乎的,泛着可爱的红晕,身上也是数不尽的通泰。但是,除了通泰外,还有一种莫名的悸动在身体里荡漾。她了然地瞥了眼目光炯炯的魏言之,神情慵懒得像只猫,伸出一玉指挑着魏言之的下巴,浅笑着问:“真的只要一句夸奖就够?你刚才就只是为我捏脚,没有做什么手脚不成?”

    魏言之笑得牲畜无害,挑动一下浓眉回道:“确实是捏脚啊。不过是在某些道上多加了一些力而已。”

    一声似有若无的嘤咛溢出口,花月姝梨涡浅浅,蓦地收回手,偏过身去,媚态微露。魏言之喉结上下动了动,眼中的欲望越来越明显,却迟迟不敢动作。眼前的尤物就像一只毒蛛,而自己则是贪恋她的雄蛛,即便觊觎也必须小心翼翼,否则很可能她会翻脸不认人。她身边的男宠,只有他能一直陪在她身边,就缘于他的谨慎。其他那些,早已经变作花肥,不知腐烂在哪个角落里了。

    “来吧,你早就等不及了,不是吗?”花月姝笑得像仙子一样高洁,话语却像娼妓一样直白。得到允许的魏言之如一只蓄势已久的猎豹,矫健地扑过去。屋里的声音比起刚才更加暧昧,男人女人的声音高高低低像在吟唱,描画出一室旖旎。

    谢紫烟再也看不下去了,如果不是怕惹母亲不高兴,她一定会冲进去把魏言之斩成十七八段喂狗。他怎么可以跟母亲做那种事!他不配!

    一个紫色的小身影裹着怒火冲出寝,向后花园跑去,如星慌忙噼里啪啦地迈着大步跟上。谢紫烟一口气不歇跑到后花园,眼前一片姹紫嫣红迷花了她的双眼,也平复了她心头的怒火。一丛丛、一簇簇的玫瑰开得正艳,谢紫烟像被蛊惑似的,向着玫瑰丛伸出了手。

    “好疼!”本来只想采两朵玫瑰,却被刺扎了手。谢紫烟急忙缩回白玉般的小手,嫩藕般的手指上已经鲜血淋漓。原本已经平复的怒火一下子高涨,眼前娇艳欲滴的玫瑰都化成了魏言之可恶的嘴脸,谢紫烟抽出腰里佩戴的短剑,冲着花丛一通乱砍。这短剑削铁如泥,如今对付这些花花草草还不如同砍瓜切菜,玫瑰纵有千刺,也挡不住这般辣手摧花。不一会儿,那些在枝头笑傲群芳的佼佼者,都沦落成脚下一摊烂泥。

    就在谢紫烟刚刚露出一丝得意的笑时,一个清亮的声音一声断喝:“你住手!”

    谢紫烟有点诧异地转头想看看谁这么放肆,就看见一个穿着花奴服饰,与自己年纪相仿的男孩子向她冲了过来。

新书试阅章节一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70/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