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腹黑小说 > 君看蝶儿飞 > 第一篇(带楔子)送女赎罪

君看蝶儿飞 第一篇(带楔子)送女赎罪


    风雪交织,鸟兽绝迹,大地一片酷寒。

    荒野小道上,一个十一二岁的男孩背着一个八九岁的女孩,冒着大雪,蹒跚前行。

    忽然,女孩紧咳了几声,颤颤地道:“慕杰哥哥,我好冷啊。”

    男孩扭头安慰她:“蝶儿,忍一忍,前面就有村子了。到了那里,我去找个大夫给你看病。”

    “嗯。”女孩乖巧地点点头。男孩笑了笑,将女孩的身子向上托了托,继续冒雪赶路。

    经过一番跋涉,两个孩子终于来到了一个村落,而且幸运的是,在村口就有一间药庐。看着药庐檐下挂着的葫芦,宋慕杰象是看到了希望。

    “蝶儿,慕杰哥哥这就带你去看大夫。”他紧赶几步,来到药庐檐下,先放下虚弱的虞蝶儿,才上前敲门。

    连连拍打许久,才听到抽动门闩的声音,接着“吱呀”一声,门终于开了。一个三四十岁的男人有些不耐地问:“什么事?”

    宋慕杰吞了一口口水,问:“请问哪位是大夫,我要看病。”

    男人用鼻子哼一声道:“我就是大夫,谁有病?”

    “啊。”宋慕杰赶忙道,“是她,我……呃,我妹妹。”

    男人冷冷地扫一眼奄奄一息的虞蝶儿,问:“诊金一两银子,你们付得起吗?”

    “诊金?”宋慕杰的心一沉,他身上只有几文钱,本不够。他犹豫了一下,道:“大夫,求您先给蝶儿看病,诊金我一定想办法还您。”

    “笑话!”男人冷笑道,“连诊金都付不起,还要看病。看了病还要吃药,难到还要我施药不成?”

    宋慕杰有些尴尬地道:“大夫,求您先救人,诊金药钱我一定还您。求您了,就当做善事了。”

    “我可不是善人!”男人冷酷地回道,“我是开门做生意的,每个人都要我做善事,我全家该饿死了。”

    “可您是大夫呀,就忍心见死不救吗?”宋慕杰急急地道。

    那人轻蔑地看一眼虞蝶儿:“死?每天都有人死,我救得过来吗?没钱,就不要生病!要么就早死,去求阎王让来世投个好人家。”

    “你!”宋慕杰的唇快咬出血来了,他真想破口大骂这个毫无人心的混蛋,但一想到可怜的虞蝶儿,他无边的怒火和傲气都化为了乌有。他吞下屈辱,跪倒在男人面前:“求求您,先救救蝶儿,我一定做牛做马,报答您的大恩!”可惜,他的哀求只换来一阵轻蔑的笑声。

    “慕杰哥哥。”一直半昏迷状的虞蝶儿突然开口道,“你别求了,我们走吧。”

    “可是……”宋慕杰有些犹豫,虽然知道希望渺茫,但他实在不想放弃这最后的希望。

    “走吧。”虞蝶儿虚弱地闭上眼,“我不要你那么委屈。”

    宋慕杰终于又背起虞蝶儿,刚刚转身,背后的门就“碰”的一声无情地关闭了。

    宋慕杰强咽下涌上喉头的酸涩,哽咽道:“蝶儿,你再坚持一下,慕杰哥哥一定会找到大夫给你看病的。”此时虞蝶儿已经连回话的气力都没有了。

    两人又步入满天风雪中,宋慕杰一心想找肯为虞蝶儿看病的人,可惜他也是个孩子,刚才来时已经将气力用尽了。他挣扎着离开药庐,疲惫地倒在一家农舍的墙边。

    虞蝶儿偎在宋慕杰怀里,睁开无神的大眼睛道:“慕杰哥哥,我是不是要死了?”

    “别胡说!”宋慕杰打断她,“不会的,蝶儿不会死的!”

    “慕杰哥哥,蝶儿好想跟你在一起,永远不分开……”虞蝶儿低低的道。

    “好,我们永远在一起,永远不分开。”宋慕杰终于忍不住哭了出来。

    几片雪花飞了过来,落在虞蝶儿的脸上,仿似两朵小白花,虞蝶儿像是睡着了,一点知觉都没有。宋慕杰的心头浮起一种不祥的预感,伸手探到她鼻下,已经感觉不到一丝暖气。宋慕杰木然地缩回手,眼中却没有半点泪痕。太多的苦楚,已经让他无泪可流。

    宋慕杰盯着纷飞的雪花,一字一顿地发誓:“蝶儿,你去吧,我一定会让害你的人付出代价!”

    ***********************************************************************

    宽阔的躺椅上铺着华贵的皮褥,一个锦衣青年慵懒地歪在上面,听着随从谭柏的报告。这个青年正是当年的宋慕杰。

    宋慕杰本是富家子弟,父亲官拜三品,家产富足。谁料想,天有不测风云,在宋慕杰十二岁那年,父亲得罪了朝中权贵,被罢官抄家。父亲一向心高气傲,遭此变故,竟一病归西。

    父亲故后,以前攀附父亲的亲友,生怕受到牵连,无一人肯伸援手。宋慕杰四处求助,受尽了冷落和白眼,无奈之下,只好带着自幼就在家中寄养的未婚妻虞蝶儿,回祖籍求生。不想,半路上,虞蝶儿身染重病,也离他而去。

    失去了全部亲人的宋慕杰,终于认清了世间人情冷暖,于是他对天发誓,一定要有所作为,然后向所有亏欠过他的人讨回前债。忍辱负重十几年,如今的宋慕杰已成了富甲一方的富商,不仅家财无数,而且与朝中重臣也有来往。他靠自己的财富与智慧惩治了当年陷害父亲的佞臣,洗清了父亲的不白之冤。当年那些忘恩负义之人,也都受到了应有的惩罚。

    做完这一切,他本可以很骄傲,很满足了,可事实上,他并不快乐,毕竟,再多的事情也换不回亲人的命了。他的财富越多,反而越空虚,身边围绕着形形色色的人,无不对他毕恭毕敬,但他心里明白,这都是权与钱的力量。所以,他常感到寂寞,常怀念过去。

    “哎,蝶儿,如果你还在世,我就不会这么孤独了。”宋慕杰在心里暗暗地叹口气,轻轻翻了个身。跪在床前的俏婢十分见机地跟着挪了挪位置,继续帮他捶腿。

    “爷,”谭柏有些疑惑地望着宋慕杰,不确定自己的话他是否听进去了,“您看这件事怎么办?”

    宋慕杰闭着眼,沉默许久,才懒懒地道:“好吧,让他来见我。”

    “哦。”谭柏象是松口气似的,“我这就去叫他。”

    “嗯。”宋慕杰闷闷的应了声,像是很不在意。不一会,谭柏领着一个好像五六十岁的老头进来,猥猥琐琐地跪下来向他施礼。宋慕杰乜斜着双眼,扫着这个“老头”,按年龄,他应该还没这么老呀,难道真的是“愁白了头”吗?

    这个人,是他一生也忘不掉的人。曾经,他在一个大雪天,跪在他面前求他,而他为了一两的诊金,狠心地拒绝他。虞蝶儿的惨死虽不能说错全在他,却也有十分大的关系。一想到虞蝶儿的死,宋慕杰的眼光不由自主得凌厉起来。

    “你要见我,有什么事?”宋慕杰的声音象从天边飘过来似了,不带一分感情。

    蓝鹏暗暗抹了把汗,哀求道:“宋庄主,小人知道欠您的太多,就是拿小人的命来赔都不够,可是,庄主您大人大量,就饶了小人这条狗命吧。”

    “哧。”宋慕杰冷笑一声,“我又没有杀人的权力,你来求我饶命,不是很可笑吗?何况,你若没有干什么亏心事,谁又能把你怎样?”

    “是,是小人贪财,干了太多昧良心的事,庄主如果肯饶我,小人一定改邪归正。”蓝鹏不断地叩着头,痛哭流涕地哀告。

    “改邪归正?就算你改邪归正,死了的人就能活过来吗?”宋慕杰突然坐起身,两道目光如利箭一样直蓝鹏的心窝。

    蓝鹏瑟缩了一下,硬着头皮道:“小人知道,庄主是为尊夫人的事怨恨小人。可人死不能复生,庄主就算要了小人的命,尊夫人也不能复活了。如果庄主肯放过小人,小人愿意将小女送给庄主。”

    “你以为你女儿可以和蝶儿相比吗?”宋慕杰的眼睛有些危险地眯了起来。

    “不,不是的。”蓝鹏惊惶地解释,“小人的女儿不敢跟尊夫人相比,只是,小人的女儿颇有几分姿色,小人愿意让她来伺候庄主。”反正他今天是把最后的赌注押在了女儿身上,能不能逃出生天就看这一着了。

    宋慕杰看着匍匐在面前的蓝鹏,知道自己真的可以决定他的生死,可是,杀了他又如何呢?正如他所言,人死不能复生,蝶儿是回不来了。这些日子,他已经看了太多这种哀求的脸,他实在有些累了。闭上眼睛,无边的寂寞将他包围了。象是等了一千年那么久,蓝鹏终于听到了宋慕杰的回答:“好吧,就拿你的女儿来还债好了。”

    蓝鹏顿时喜出望外,这一注总算押对了。“谢谢庄主!谢谢庄主!”他感动得磕头如捣蒜。

    可没等他高兴完,宋慕杰冷冷的声音又飘了过来:“但是,你以后要真的改邪归正才是,而且——以后我也不想再见到你。你都记得了吗?”

    “是,是,小人明白。”蓝鹏感激涕零,诺诺地退了下去。

    “唉!”宋慕杰低声叹了口气。

    谭柏试探地问:“爷,您真的准备收手了?”

    “我有些累了。”宋慕杰对谭柏丝毫不隐瞒自己的感觉,他跟随了自己多年,和他之间早已没什么秘密可言。

    “爷,您这样其实并不快乐,收手也好。”谭柏一向拙于言辞,却是处处为宋慕杰着想,这一点是无庸置疑的。宋慕杰点点头,有些昏昏欲睡。

    “爷,那蓝鹏的女儿,还要吗?”谭柏问。

    宋慕杰微睁双眼:“他送的,为什么不要?”

    “那爷是要收她做妾?”

    “她不配,我放了蓝鹏,不代表我已经忘了那段仇,我不会要一个仇人的女儿做我的女人。”宋慕杰的星眸如火焰般熊熊燃烧。

    “那……”谭柏有些为难地搔搔头,虽说跟随宋慕杰这么久,但有时,他还是搞不清宋慕杰心里在想什么。

    “他说他女儿很漂亮,是吗?”宋慕杰懒懒地问。

    “嗯,听说是真的。因为很美,所以很多豪门公子都上门求亲,蓝鹏将她当奇货来居,条件开得很高。”谭柏如实回答。

    “哦,难怪他那么有自信。老天还真是不公平,像他那种人,还给他个漂亮女儿来居奇货。”宋慕杰有些嘲讽地冷笑一声。但是,现在,自己没费吹灰之力,就将这个“奇货”弄到了手,是否该说自己已经赢得很彻底了呢?

    宋慕杰瞄了谭柏一眼,道:“谭柏,那个女人归你了。”

    “什么?”谭柏有些发愣。宋慕杰又重复了一遍。

    “不,使不得。”谭柏有些冒汗,“爷,小人配不上的。”

    “谁敢说你配不上?”宋慕杰冷哼道。

    “小人真的配不上。爷,您还是自己收了吧。”谭柏心底里真盼着这位蓝姑娘真如外面传闻那样,即美丽又温柔,这样,或许可以使宋慕杰从失去虞蝶儿的痛苦中解脱出来。

    “你不要是吗?”宋慕杰冷冷道,“那我就送给别人好了,或者,卖进青楼也不错。”

    “啊,不!爷,使不得呀。”谭柏急得抓耳挠腮,但不知道该怎样说服宋慕杰,蓝鹏固然可恨,可他的女儿是无辜的,何况将一个良家女子卖入娼门,也实在不合适。

    宋慕杰却毫不动色,只是懒懒地看着窘急的谭柏,等着他的决定。终于,谭柏涨红了脸,从牙缝中挤出一句:“好吧,爷,我要了。”

    宋慕杰微微一笑,早知道他会这样做的。其实,谭柏为他着想,他又何尝不为谭柏心。这么多年,谭柏跟着自己辛辛苦苦,该有个女人来照顾一下他了,蓝鹏的女儿未必是个好对象,但至少很美,纵然不合心意,暂时做侍妾还是不错的吧。

    宋慕杰摆摆手:“你要了就好,找个日子把她接到你的清芬园中好了。我不想看见她!”

第一篇(带楔子)送女赎罪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70/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