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腹黑小说 > 君看蝶儿飞 > 第四章 初识

君看蝶儿飞 第四章 初识


    “荷风送香气,竹露滴清响。”

    蓝飞飞一边浇花,一边随口吟道。现在,她正在享受着独处的时光。此时,随风送来淡淡的荷香,是从清芬园外不远处的荷塘飘过来的,正好和了这诗中的意境。

    谭柏经常不在清芬园,蓝飞飞独处的时光很多,但她一点也不觉得烦闷,因为,她总有办法自得其乐。

    从她熟悉了这里的一切后,她最大的乐趣就是在清芬园里植花种草,而且乐此不疲。清芬园又大又荒凉,正好给了她发挥的空间,且看如今满园里,紫藤萝、绿芭蕉、红芍药、黄杜鹃,都是她一手培植的。

    蓝飞飞给刚栽好的山茶又培了把土,才满意地站起身,拍了拍手上的土屑离开。谭柏一早就出了门,清芬园里本就没几个下人,现在也都不知到哪里躲清闲了,大白天里,除了鸟叫蝉鸣,竟没有别的声响。蓝飞飞回到房中,无事可做,就收拾了一盆脏衣服,悄悄出了清芬园。

    本来,谭柏是嘱咐过她不要出园子的,在最初的两月,她也很听话地待在园中。可是,全因为种花,她才违背了谭柏的话。

    清芬园里什么都不缺,唯有一点,清芬园里没有水井。因为没有水井,所以每日用的水,都要从别处运来。园里有两口大水缸,每日清晨,会有几个家仆用水车运来水将缸装满,这样,清芬园里一天的用水都从缸里取用。倘若不浇花弄草,这两缸水是足够用了,但要是浇花,那就略显不足。

    为了那些花花草草,蓝飞飞只好另想办法弄水。所幸她听园中婢女说,离清芬园很近的地方有一口水井,常年没什么人去取水,只有清芬园里急用水时,才会用上几次。

    犹豫再三,蓝飞飞才趁一个早晨溜出园子察看。没想到,这口水井位置很偏僻,非但没什么人来取水,就连附近也罕有人迹。更令蓝飞飞欣喜的是,这口水井虽常年闲置,却未曾干涸,井水还很清冽。

    于是,从此后,每当蓝飞飞急需用水时,她都悄悄溜到这里打水。开始自然是小心翼翼,生怕被人看到,但次数多了,又从没碰见过一个人,她的胆子也就大了起来。

    蓝飞飞轻车熟路地穿过花丛,绕过灌木,来到水井旁。四周依然是悄无人声,她便放下木盆,绞了一桶水上来,开始揉洗衣服。如今是夏季,即使清早也会有些闷热之感,手放进冰凉的井水里一浸,立刻一种清凉的感觉就游遍全身,别提多通泰。

    蓝飞飞一边享受着这种清凉,一边借机眺望不远处的荷塘。她爱花是天,而荷花她更是偏爱。清芬园里没水,所以没办法栽荷花,但是,园外有这么大的一片荷塘在,已经令她很开心了。

    每天,在园中闻着荷塘的香气,登楼眺望荷塘的景色,也是她的独处之乐。在观荷中,她悟出了清芬园名字的由来,更为这取名者的慧心独具而叫绝,试问,天下众花中,哪一品的花香能比荷香更配上“清芬”二字?

    蓝飞飞看着活泼的水鸟在塘里嬉戏,微风一起,满塘翠盖竞相翻卷,数不清的菡萏在碧波间若隐若现,不由吟道:“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

    吟罢,又暗自品味,对情对景,越发觉得诗写得妙,景色更妙。只是,沉浸其中的她丝毫没察觉,旁边一直有人在窥伺着她。

    宋慕杰不喜欢夏天,因为热。为了避暑,他会想很多办法来布置自己的家,比如园中那片荷塘。当初,他命工匠们想方设法引来活水,然后用自己的小半个庄园造了一个湖,这样,水边的房舍一到夏季就是避暑的好去处。

    因为嫌水面单调,才栽了几株荷花,没想到年复一年,它竟自己繁殖成了一大片,倒也成了一道风景。闲来无事,宋慕杰也喜欢到荷塘边赏荷避暑。

    这天,他正要抄近路去荷塘边的水上书斋坐坐,没想到,这偏僻的角落里竟有“同道中人”。宋慕杰饶有兴趣地隔着树丛打量这个小女子,心里纳闷:她是从哪里来的?

    这个地方常年都没有人走,连园丁都不怎么来打理,只有宋慕杰因为图方便,才偶尔从这里过。所以,他绝想不到,今天,他会在这里遇见人。

    宋慕杰虽然对府中的下人不全认得,却也知道管家用人的规矩。但凡地位稍高的丫头,是不会干洗衣服这种活,只有地位低的婢女才干最繁重的活计。

    下人的地位,跟他们的相貌、能力、来府的早晚都有关系。比如那些样貌端正又伶俐的丫头,总被派在上房,专管给主人或客人端茶送水、伺候应答什么的,其余都不用管;而那些相貌平平、不懂察言观色的,就只能干这些洗衣、做饭、洒扫之类的重活。

    看这个女子容貌端丽,又能随口吟诗,按规矩不该干洗衣这种活才对。那恐怕说得通的理由就是她是新来的。新来的家仆、婢女一般都要先干一段时间的杂活,管家从旁观察,挑出得力的分到上房使用,其余的就按能力高低和需要进行安。

    宋慕杰有一个很好的管家,家里的大小事务都安排得井井有条,从不用他多心。宋慕杰想一想,确实有一段日子没听管家说府中增减下人的事了,估计是管家先做主选了人也不一定。

    宋慕杰一边猜测这个女子的身份,一边细细观察她的每个动作。蓝飞飞并不知道有人在旁,只是自顾自地洗着。宋慕杰见她挽起袖子,两条玉臂如刚洗净的嫩藕,再溅上一些水滴,越发显得白皙可爱。俏脸柔嫩得好像能掐出水来,加上因为劳动而泛起的红晕,叫人忍不住想去上一把。

    宋慕杰虽然不是少见多怪之人,可是像这样的可人儿,他也是生平仅见。蓝飞飞的美,不仅在于她的容貌,更在于她那种娇柔和自然,比起以往宋慕杰见过的那些或高傲、或妖媚、或娇气的美貌女子要可亲得多。她是柔弱,但不病态,而是一种与生俱来的纤细柔美,我见犹怜;她是明艳,但不妖娆,而是天生丽质,不可方物;她不矫揉造作,一颦一笑都没有斧凿的痕迹,完全是情由心生,自然流露。

    宋慕杰看得痴迷,既想立刻上前抓住她问个明白,又有些犹豫,不想惊扰了佳人。就在他迟疑间,蓝飞飞已经洗完了衣服,心满意足地起身,轻盈地离开。宋慕杰最终没去惊动她,只是陶醉般地目送她翩跹的身影很快地隐匿进葱翠的花木中。

    本来,宋慕杰只是无事可做,才想去水上书斋坐坐,没想到竟有如此艳遇,心情真是难得的好。他早无心去水上书斋,兴冲冲地回到自己的住处,躺在躺椅上回想刚才遇见的妙人儿,真是越回想,越觉得她无处不美,无一不好。

    他想得兴奋,起身抓起纸笔想把记忆中的佳人画下来,但真到落笔才发现,那个女子的美丽是难描难画,妙笔难书。画不出来,宋慕杰更觉心痒难耐,于是差人去叫管家。

    不一会儿,管家就急急忙忙地赶来,看见管家,宋慕杰才觉得有些不知如何开口。但宋慕杰毕竟是经过各种阵仗的人,他脑筋一转,就找到了借口,假装若无其事地问:“最近府里又添了新的下人吗?”

    管家立刻回道:“是的。最近小人刚招了一批人进府,好补各房的空缺。”

    宋慕杰嘴角露出一丝笑意,心说:“果然。”他继续问:“也招了婢女吗?”

    管家道:“是,男女都招了十几个。等挑选好了,就送到各房听差。”

    宋慕杰“嗯”了一声道:“我义兄前些天捎话来,说是过些日子会带妹妹来府里小住,你要提早安排一下。”

    管家连忙拱手道:“小人记下了。”

    宋慕杰接着道:“我义兄的妹妹也是我的义妹,所以我希望她在这里能住得习惯,要选两个丫头专门伺候她。”

    管家道:“从客房里拨两个伶俐的丫头过去可好?”

    宋慕杰假装沉思一下道:“不,还是从新来的婢女中选两个好了。”

    管家犹豫道:“新来的婢女还不熟悉一切,恐怕照顾不周吧。”

    宋慕杰挑挑眉说:“你先把她们都叫过来我看看,如果有合适的,你找人好好调教一下,反正还有些时间,应该没问题。”

    管家听了,点头称是,倒退出去。不一会儿,引了一队女子在宋慕杰面前站好。

    宋慕杰只是扫了一眼,就确定他要找的佳人不在其中,心里十分失望。管家并不知宋慕杰醉翁之意不在酒,还很认真地叫所有婢女抬起头来,并一一介绍她们的年龄、名字等情况。

    宋慕杰虽然感到索然无味,但唱戏也只能唱全套,唯有耐着子听听,然后又不甘心地追问:“新来的婢女只有这些吗?”

    管家不明就里,老老实实回答:“只有这些。”

    宋慕杰彻底没了兴趣,随便点了两个样貌周正的婢女,又随便吩咐两句就把众人遣散了。

    宋慕杰独自待在房中,瞪大了双眼看着房顶,蓝飞飞的笑颜好像就浮现在他眼前。“她到底是什么人?”宋慕杰自言自语道。

    他现在开始后悔方才没有及时拦住她问个究竟,只因为他太自信能轻而易举找到她。可如今,他已经完全想不出她会是什么人。既如此,他又有什么办法去寻觅佳人的芳踪?

第四章 初识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70/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