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腹黑小说 > 君看蝶儿飞 > 第五章 苏家兄妹

君看蝶儿飞 第五章 苏家兄妹


    主人是奴才的天,这在宋府绝对是至理,全府上上下下都要把宋慕杰的话当圣旨一样遵从。

    自从知道宋慕杰的义兄义妹要来,全府上下都在忙碌。谭柏每天匆匆来匆匆去,有时连饭也顾不得吃。这也难怪,外面的生意,府内的事情很多都要问他这个总管。府内的琐事虽有管家帮忙打理,但是遇见管家无法决定又不便去请示宋慕杰的事时,管家也会来找谭柏商量。

    好在谭柏干事利索,思虑周全,管家也是经验老到,很多事情可以自己斟酌,尽管如此,两人仍都忙得焦头烂额。

    蓝飞飞看见谭柏辛苦,很想帮帮他的忙,可惜,她却有心无力。蓝飞飞偷出清芬园的事还是被谭柏发现了,虽然他也知道蓝飞飞并非故意违令,加上也认为没有人会看到,所以没有很责怪她,但同时也嘱咐她再也不要出去,因为怕她不小心撞上宋慕杰。

    谭柏跟随宋慕杰多年,深知宋慕杰脾气有些乖戾,尤其是对蓝飞飞成见已深,如果不是适当时机,贸然让两个人见面,恐怕会惹怒了宋慕杰,对蓝飞飞不利。蓝飞飞知道谭柏对自己是真心实意,当然也就言听计从,再也不偷跑出清芬园,以免给谭柏忙中添乱。唯一遗憾的是,不能再去观赏那一池荷花,每日只能闻着荷香回味荷塘的美丽。

    终于,宋慕杰的义兄妹来了。一大早,宋府里就弥漫着紧张的气氛。谭柏早早就起来,陪宋慕杰一起出城迎接了。管家还在招呼家仆把原本就很干净的庭院再打扫一遍。无事可做的下人就在偷偷议论将要来的客人。

    有人说宋慕杰早年受过义兄家恩惠,所以对这对义兄妹才礼数有加;有人说宋慕杰看中了这个义妹,打算娶她过门,这才对她特别好;还有人说宋慕杰义兄家很有权势,宋慕杰有许多地方需要仰仗他家,所以必须对他们尊重……

    总之,主人的事一向是下人最感兴趣的谈资,尤其是可能攸关自己前途的,更要多多留心。虽然众说不一,但可以得出一个共同结论,这对兄妹不可得罪,要尽最大的努力去侍奉,否则就是跟自己过不去。

    过了巳时,才见宋慕杰陪着一对兄妹进府来。哥哥剑眉星目、神采飞扬,嘴角常挂一丝微笑,与宋慕杰略显郁的神情相比更加可亲。妹妹面白唇红,身材高挑,果然是个美人。宋慕杰谈笑风生,看上去和两兄妹十分亲近,而这对兄妹也丝毫不拘束,仿佛来到自己家似的。谭柏和管家垂着手,一左一右,亦步亦趋地跟在后面。

    哥哥苏瀚海以前曾来过宋府,开口就赞道:“好啊,这园子比上次来时又漂亮了几分,你小子可真会享福啊。”

    宋慕杰笑了笑道:“这都是管家打理得好。”

    管家在旁一听,忙道:“这是小人分内之事。”表情却是万分荣幸,好像受了无上嘉奖。

    妹妹苏凝霜饶有兴趣地四处观望着,赞道:“哥,这里比咱家庭院收拾得好,真雅致。”

    苏瀚海笑着问:“怎么,一来这里就嫌自己家不好了?”

    苏凝霜听哥哥话里有话,脸上一红啐道:“呸,哥哥怎么这么说?”苏瀚海哈哈一笑,不以为忤。

    宋慕杰在旁嘴道:“客房早就安排好了,大哥你们舟车劳顿,是不是先休息休息?”

    苏瀚海伸了个懒腰说:“确实有点乏,不如先睡一觉再作打算。”妹妹也同意哥哥的意见,于是,管家立刻殷勤地引客人们去休息。

    谭柏得了闲,也先回清芬园稍作休息。蓝飞飞心疼他劳,见他回来,赶忙端了自己炖的人参**汤送上。谭柏喝了两口,才简单说了接人的经过。

    蓝飞飞对来了什么客人不感兴趣,只是关切地问:“待会你还要去伺候吗?”

    谭柏说:“苏少爷兄妹俩还要去姑姑家拜寿,不会停太久,顶多就在这里盘桓四五日。爷说了,这几天一定要照顾好他们。爷他自己都天天陪着,我怎么能不在旁侍奉。”

    蓝飞飞候谭柏喝完,取过空碗道:“我也知道你不能不去,只是这府里大大小小的事都少不了你,未免太辛苦。”

    谭柏憨厚地笑笑:“爷把事情都交给我办,那是信任我,怎么能说辛苦呢?”

    蓝飞飞知道谭柏的格为人,只有苦笑一下道:“你看,是现在就吃饭,还是你先躺一会儿再吃?”

    谭柏打了个哈欠道:“我还是先躺一会儿吧,半个时辰后叫我。”蓝飞飞点头答应。谭柏宽衣上床,很快就酣然入梦。

    蓝飞飞坐在床前,轻轻地为他打扇,看他睡得香甜,心中觉得十分踏实,触景生情,她不由想:自己是感激谭柏对自己的照顾,才会对他处处关心,如今看到谭柏如此信任自己,心中的感动自是难以言喻,只想为他生、为他死也值得;同样,谭柏也是感念宋慕杰对他的知遇之恩,所以为宋慕杰忙前忙后,才不计较疲惫。将心比心,谭柏如此不辞辛苦,心情应该也和自己是一样的吧。

    想到这里,她不再为谭柏鸣不平,只是暗暗告诉自己:尽力照顾好这个忠厚的男人,若能长长久久下去,那就是一生的福了。

    客房中,苏瀚海与宋慕杰对面而坐,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他看。宋慕杰有些不自在,站起身道:“大哥,你休息吧,我出去了。”

    苏瀚海拦住他道:“我不累,江湖上爬滚打时比这辛苦多了。我只是想支开凝霜,咱们兄弟俩掏心窝说说话。”

    宋慕杰笑道:“咱们还有什么话需要瞒着凝霜的?”

    苏瀚海笑得很高深道:“你心里真的这么看凝霜吗?”宋慕杰干咳了一声:“大哥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苏瀚海叹道:“咱们可是多年的兄弟,你用得着在我面前也这样藏心吗?”

    宋慕杰刚要否认,苏瀚海摆了摆手道:“我不想听你表白什么,我更没兴趣听你最近又干了些什么,我只是想知道你的心里是不是真的快活了?”宋慕杰面对义兄,终于卸下了假面,长叹一声,颓然坐下。

    苏瀚海看他的神情,就明白了一切,摇了摇头说:“我就知道是这样。佛家云:‘种善因,得善果。’为了复仇而种下的因,怎么能得来什么好果呢?”

    宋慕杰仰头道:“我虽没种什么善因,可是那些陷害我爹娘,害死蝶儿的人,他们又种下什么善因了?如果我得不了善果,那他们更得不了。”

    苏瀚海蹙眉道:“你还是这么执着吗?你这样报复来,报复去,已经报复了这么久,还是不能放下吗?你报复越多,仇家也就越多,什么时候才能报复完?”

    宋慕杰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道:“我是在努力收手,可是,一提起过去的事,我还是平静不下来。”

    苏瀚海叹道:“我之所以帮你,是希望还你公道后,你可以忘掉过去,快乐起来,可如今看来,你好像更不开心了。我现在真的在想,当初帮你是对是错。”

    “大哥当然没错!”宋慕杰急道,“如果让那些伤天害理的人都逍遥自在,那又怎么叫世人相信‘天理循环,报应不爽’?”

    苏瀚海道:“我也相信因果报应,相信做尽坏事的人不会有好下场。但我不确定,上天真的要假借你的手来惩戒他们吗?如果只是你的一相情愿,那在诸天神佛眼里你是不是也在作恶呢?”

    宋慕杰愤然道:“如果神佛真的这样认为,我也没有办法。即使明知死后会打入无间炼狱,也不可能让我饶恕他们。”

    苏瀚海有些悲戚地望着异姓兄弟,又是心疼,又是无奈,最后他只是叹了口气,把话题转开:“我说,你心里到底是怎样看待凝霜的,你还没回答我。”

    宋慕杰看了义兄两眼,神色多少有些忸怩,却不说话。苏瀚海嘴角慢慢挑起,很有些促狭地问:“说嘛,害什么羞?”

    宋慕杰蹙眉道:“谁害羞了?我就是怕你取笑我,才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苏瀚海笑道:“这有什么难的?喜欢还是不喜欢,一句话就结了。”

    宋慕杰仍蹙着眉:“我真不知道该怎么说。我喜欢凝霜,但我想这种喜欢和你对她的感情是一样的。至于其他的感情,我恐怕给不了她。”

    苏瀚海点点头:“我明白了。其实,我也早就料到你会这么说。只是凝霜那丫头自己看不透,还在执着。”

    宋慕杰羞愧地说:“大哥,对不起。”

    苏瀚海洒脱地一摆手:“没什么对不起的。老实说,我也不认为凝霜适合你。你这家伙,好色成,我就这一个妹妹,托付给你我还真不放心呢。当然,如果你们两情相悦,我也没话可说。不过现在看来,该找机会再点点那个丫头了。”

    宋慕杰苦笑一下道:“让大哥费心了。”

    “不过,”苏瀚海若有所思地说,“你就打算一直这样流连花丛?没有考虑过找个好女人陪你过正常的日子吗?”

    宋慕杰有些自嘲地讪笑一下道:“大哥,你以为一个女人就可以让我改变吗?”

    苏瀚海搔了搔头:“这个也不好说。也许你会遇见一个可以让你改变的女人。”话虽这么说,但苏瀚海显然底气不足,看来他也认为这种可能不大。

    宋慕杰则是斩钉截铁地回道:“不可能!没有哪个女人可以让我改变的,除非蝶儿复活!”话一出口,宋慕杰的心中蓦然闪出一张清丽的面庞,令他瞬间有些恍惚动摇:“如果那个女人是她呢?”

第五章 苏家兄妹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70/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