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腹黑小说 > 君看蝶儿飞 > 第七章 疑心重重

君看蝶儿飞 第七章 疑心重重


    宋慕杰回到自己房中,关了房门,才现出怒容。他当然不相信谭柏的谎话,而且他也很清楚这所谓的“远房表妹”是谁。

    虽然只是惊鸿一瞥,可他已经清清楚楚看到,蓝飞飞头上唯一的一件饰品,就是谭柏上次经心用意买回来的那支金步摇。虽然他不愿意相信,可是事实令他不得不相信,那个令他魂牵梦萦多日的“人间仙子”,偏偏就是他深恶痛绝的蓝鹏的女儿——蓝飞飞。

    宋慕杰已经愤怒到了极点,却又不知该向谁发火。其实,在他苦寻佳人无策时,曾有那么灵光一闪念,令他想到了蓝飞飞,但也就是一闪念间,他又立刻否认了。因为他不相信蓝鹏的女儿会是那样一个纯洁的仙子模样。可结果是,他想错了,他心心念念的人,正是他最不想见的人,这真是老天爷给他开的大玩笑。

    宋慕杰怒冲冲地在屋子里兜着圈,不知该怎么排解心中的愤恨。突然,传来一阵轻微的敲门声,接着谭柏有些犹豫的声音传进来:“爷,您睡了吗?”

    “他果然来了。”宋慕杰心里道,然后默默去开了房门。谭柏低着头,小心翼翼地蹭进来,像是做了很大亏心事似的。宋慕杰并不看他,回身很随意地斜躺在睡榻上。

    谭柏还是小心翼翼地开口道:“爷,刚才您看到的那位姑娘……”

    宋慕杰不吭声,像是等他的下文。

    谭柏有点冒汗,但还是鼓起勇气说:“她其实是蓝飞飞。”

    宋慕杰还是不吭声,好像什么也没听见。

    谭柏只好接着说:“今天,我没想到爷会去清芬园,所以没有事先嘱咐她回避。”

    宋慕杰冷哼一声:“你嘱咐她,她也未必听你的。”

    谭柏急道:“不会的。”

    “不会?”宋慕杰冷冷道,“那你有没有嘱咐她别出清芬园?”

    谭柏吞了口口水,惴惴道:“有。”

    宋慕杰冷笑道:“那就是了。既然嘱咐过,我怎么还能在园外看见她?”

    谭柏的心立刻提到了嗓子眼,心说:“坏了,原来飞飞出园子时遇见过爷。”他心慌意乱,急道:“飞飞她不是有意的,只是为了取水出去过一两次。”

    看到他的窘急,宋慕杰蹙额道:“你呀,总是这么轻信人!”

    宋慕杰沉吟一下,冷笑道:“只是出去一两次,就这么巧遇见我?今天又那么巧闯进来?世上真有这么巧合的事吗?依我看这个蓝飞飞不是个省油的灯,谁知道她这些举动是不是处心积虑安排好的?我现在有点后悔把她给了你,你恐怕不是这个女人的对手啊!”

    谭柏头上冒汗,但还是鼓起勇气争辩道:“不!爷,飞飞她不是那种人!”

    宋慕杰对谭柏的反应暗暗心惊,以前的谭柏对他说的话可是言听计从,即使有时候有些疑虑,也是试探地向宋慕杰请示,像这样当面跟他唱反调的事可一次都没有过!

    宋慕杰真的有些后悔了!当初只是想顺水推舟,既体贴了谭柏,又报复了蓝鹏,顺便解决了这个的送上门的女人,谁知道却是捉只老鼠咬布袋,埋下了祸。一个大活人,而且是一个倾国倾城的大美女,可不能跟一件物品相提并论。谭柏把她放在自己眼前,天天朝夕相处,岂能不动心?

    这个女人显然又十分聪明,要迷惑谭柏这种实心肠的人肯定是易如反掌!红颜祸水,因为一个女人,国破家亡的例子比比皆是。若是让谭柏再跟这个女人厮混下去,主仆反目、兄弟阋墙之事定是迟早!

    宋慕杰当下真想立刻下令,把蓝飞飞锁出清芬园,不要让她再在谭柏面前搬弄是非。可是,他不能这么莽撞!宋慕杰很清楚眼下米已成炊,说后悔也于事无补,况且现在种种都还只是自己揣测之词,并没有确切的证据证明蓝飞飞居心叵测。

    现在这个女人尚未做出太出格之事,若仅仅为了一个看似“无心之失”就大加追究,定然会伤了谭柏的感情,甚至可能弄得主仆离心,那就更不妙了!投鼠忌器,唯有先忍下这口气吧。

    想到这里,宋慕杰暗暗叹口气,疲惫地闭上眼,像是命令,又像是无奈地说:“回去告诉那个女人,以后,不要让我在清芬园以外的地方见到她。”

    清芬园里,花香草馨,蜂舞蝶飞,一派祥和景象。可惜,园里的人却愁肠百结,愁眉紧锁。蓝飞飞此时正蜷着双腿,两手抱膝坐在床上,隔着窗纱看着空无一人的园子,心中充满了惆怅。

    “哎,我又给谭大哥添麻烦了。”她懊恼地在自己膝盖上捶了一把。

    那天从谭柏口中得知自己偷出清芬园时被宋慕杰撞见过之后,她一直都在自责,偷偷哭了好几回。虽然谭柏一再宽慰说庄主并未追究,要她不必介意,可是蓝飞飞自己还是无法释怀。为了惩罚自己,蓝飞飞给自己下了“禁足令”:不仅不出园门,只要谭柏不在时,连房门也不轻易迈出去。

    一连几天,蓝飞飞几乎足不出户,天天就在屋子里兜来转去,尽量让别人忘记清芬园里还有她这个人存在,倒也风平浪静。现在,谭柏出门办事了,又剩她孤零零一个人,好不烦闷。

    以前,她还可以去园中浇浇花,除除草,或到竹林边、柳荫下看看书、调调琴,排解一下寂寞。现在,她连屋子也不出了,当然无聊了很多。

    蓝飞飞自言自语道:“不可以出去,万一庄主来清芬园撞见我怎么办?谭大哥已经为**了不少心,我不可以再让他为难。”

    蓝飞飞起身取过针线笸箩,里面放着一件没做完的衣服,是她才给谭柏裁的。她穿上针,继续做了起来。一边做,一边想:“天气越来越热,做完这件单衣,再做一条薄一点的裤子,谭大哥穿起来会舒服很多的。”

    她手上飞针走线,心里暗自寻思:“谭大哥说明天客人就要走了,这样一来,他也可以清闲几天了。应该给他做顿好吃的,补补力。”

    提起客人,她不由自主回想昨天见到的那一帮人,当时因为太惊慌,她基本没看清那些人都什么模样,只是恍惚记得有男有女,有些似乎是家丁、婢女。“到底哪个是庄主呢?”蓝飞飞皱着眉头回忆,“他到底什么时候看见我出清芬园的?”

第七章 疑心重重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70/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