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腹黑小说 > 君看蝶儿飞 > 第八章 探花

君看蝶儿飞 第八章 探花


    这件事一直令蓝飞飞很纳闷,自己出去时,分明没遇见任何人,唯有一次回清芬园时被一个丫鬟撞见她是从园外回来,才告诉了谭柏。

    “但是,在外面的确没看见人啊。再说,他如果看见我,为什么没有叫住我责骂呢?”蓝飞飞想不通,她还在回想昨天看见的人,但印象实在是太模糊了。

    “好像有一个人的眼睛……”她努力回忆,在她匆忙一瞥中,唯一记得一个人的眼光像鹰隼般锐利,似乎狠狠地剜了她一眼,想起那个人的眼神,蓝飞飞没来由地打了个冷战。直觉告诉她:一定就是那个人吧。

    联想到来宋府之前听父亲对宋慕杰的评价,她更确定自己猜得没错。“老天保佑,没有让我真的伺候他。”蓝飞飞情不自禁双手合十,感谢上苍,心中暗暗庆幸。

    谭柏虽然其貌不扬,而且是个下人,但他实在是个不可多得的好男人,尽管不擅言辞,却心地宽厚,待人诚恳,来清芬园这许久,自己多蒙他的照顾,才能过得这么舒心。

    蓝飞飞着手中的衣服,脸上洋溢起幸福的笑容。虽然至今谭柏还是没有接纳她,可在她心中,这个朴实的男人就是自己后半生的依靠。

    她又一次双手合十,暗暗祈祷:“老天保佑我能一直陪在谭大哥身边,一生一世。”

    可惜,蓝飞飞没办法一直陪在谭柏身边,因为谭柏是不可能天天待在清芬园的。客人走了,还有别的事情等着他,宋慕杰名下的生意那么多,谭柏这个总管能有几天清闲日子可享?这天一大清早,谭柏又出门去了。

    蓝飞飞前一天晚上赶着给谭柏做出门穿的衣服,熬到三更天才睡下,早上醒来时谭柏已经走了,也没留下话何时回来。蓝飞飞一个人在屋里缝缝补补,等着谭柏,谁知直到下午也没见人。

    手里的活都做完了,蓝飞飞无聊地走到窗边,隔着窗纱看园子里的花,好多天没去打理,有几株新种的已经有些蔫了,杂草也长出不少,看得蓝飞飞直心疼。这会儿谭柏又不在,蓝飞飞照例是不出屋子的,怎么办呢?

    蓝飞飞犹豫着,不知该不该出去。谭柏并没有不近人情地不准她出屋门,但她自己却不敢。“万一,万一来了外人怎么办?”

    她惆怅地看着蔫了的花草,难以下决定。最终,爱花的天促使她冒险出了屋,一看见心爱的花花草草,蓝飞飞沉闷了多日的心又畅快了起来。

    她打来一桶水,一株一株地浇灌,忙得满头大汗也不知疲惫。浇完水之后,她又细心地拔去新长的野草,剪掉枯枝败叶。

    蓝飞飞正在认真清理玫瑰花枝上的害虫时,突然看到一张陌生人的脸凑了过来。她吓了一跳,手指一下子扎在了玫瑰花刺上,可是她完全顾不上疼,只是吃惊地看着来人。

    虽然,她不认识他,但是那双鹰隼一样的眼睛她是见过的,几乎是下意识的,蓝飞飞转身就往屋里跑。可她刚跑出两步,一个很有震慑力的声音在后面命令:“站住!”她情不自禁地服从了命令,呆立在那里不敢再轻举妄动。

    宋慕杰走到蓝飞飞面前,一把抓起她的右手。蓝飞飞像个提线的木偶似的,傻呆呆的,不敢反抗。宋慕杰把蓝飞飞的右手举到眼前,只见葱白样的食指上扎着一玫瑰花刺。他伸手把刺拔出,立刻一滴鲜红的血珠渗了出来,宋慕杰一蹙眉,连忙把那玉指含进嘴里吸吮。蓝飞飞早吓得变了脸色,却又不敢把自己的手抽回来,只是呆若木**地定在原地。

    宋慕杰嘴里含着蓝飞飞的手指,眼睛却一直盯着她看。蓝飞飞低着头,一动不动,就像个木头雕的娃娃,这令宋慕杰很不高兴。这些天来,他天天梦里醒着想的都是她的笑颜,他并不想看她这副战战兢兢的样子。

    自从上次匆匆一会,宋慕杰的脑海里总也挥不去蓝飞飞的身影,虽然他心中认为蓝飞飞恰到好处的“出现”动机不纯,但又苦无证据。若就此作罢,总不免悬心。思索再三,宋慕杰决定趁谭柏不在的时候来一探究竟:看看这个蓝飞飞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宋慕杰拔出蓝飞飞的手指,见伤口已经止住了血。他并不舍得马上放开她的柔荑,反把它放在手心里细细把玩。手就好比女人的第二张脸,美女的手若是不美,肯定是个缺憾。但如果有人说蓝飞飞的这只手不美,那他肯定是瞎了眼

    宋慕杰细细捻过她每一手指,仍然不忍松开。再看看手的主人,娇羞可人,我见犹怜,心神更加荡漾,于是把那只纤手向自己前一带,蓝飞飞就跟着把持不住,一头撞进了宋慕杰的怀里。蓝飞飞慌了神,急忙想挣脱,可是宋慕杰的速度更快,已经伸出手臂圈住了她的纤腰。

    蓝飞飞面红耳赤,不知所措。宋慕杰轻笑问:“刚才为什么见我就跑?”

    蓝飞飞红着脸,一边尽可能用不过激的动作试图抽回自己的手,一边低声作答:“庄主不是不愿意看见奴婢吗?”

    宋慕杰眼睛一眯,抓到了她话里的漏洞,得意地反问:“你怎么知道我是庄主?”

    蓝飞飞立刻语塞,的确没有人告诉她眼前的人就是庄主。可是,如果他不是庄主,他怎么敢这么大喇喇地闯进清芬园,还胆大包天地对她这个“谭总管的女人”动手动脚?

    蓝飞飞支支吾吾试探道:“奴婢是猜的。”

    宋慕杰冷冷地笑,心中暗骂:“自作聪明的女人!”她既没见过自己怎么会这么确定自己就是庄主?而且对自己的“非礼”居然暗从默许?可见先前的“巧合”“无心”只怕真的是有意为之。

    看蓝飞飞在自己的钳制下苦苦挣扎,似乎煞有介事,可惜在宋慕杰眼中,这种把戏未免太拙劣了。

    宋慕杰的双目又危险地眯了起来,心说:“好吧!倒叫我看看你还有什么伎俩!”嘴上故意顺着她的话道:“猜的?你倒是挺会猜嘛。”话音未落,他就发现蓝飞飞居然连耳朵也红了:这个丫头的戏还挺逼真呢。

    宋慕杰见蓝飞飞娇羞地低着头,像是故意吊他胃口,心中暗笑她做作,一边命令:“把头抬起来!”

    这次蓝飞飞却不再听他的,反把头埋得更低。宋慕杰有些不耐,松开抓住蓝飞飞皓腕的手,捏着她的下巴往上一扳,逼她面对自己。

    蓝飞飞刚为挣脱了手而松口气,立刻下颌一紧,脸已经被人强行抬了起来。蓝飞飞睁着无辜的大眼睛,惴惴地看着宋慕杰,不知该怎样逃脱,又是紧张,又是羞涩,小脸涨得通红,好像快要烧起来了。

    四目相对,宋慕杰不由晃了一下神,尽管早有准备,但面对蓝飞飞这张致的面孔,他还是有点不能把持。

    “真的好美!”宋慕杰在心里叹道。吹弹可破的肌肤,黑白分明的双眸,挺秀的鼻梁,柔软红润的小嘴,真是老天造出的尤物。几乎是不假思索的,宋慕杰低下头吻住了蓝飞飞的樱唇。

第八章 探花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70/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