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腹黑小说 > 君看蝶儿飞 > 第十章 隐瞒

君看蝶儿飞 第十章 隐瞒


    蜷缩回自己的床上,蓝飞飞还在不停地颤抖。她不知道宋慕杰走了没有,不知道他会不会闯进屋来再次轻薄她,想起刚才他对自己的无礼,蓝飞飞的泪又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滚落下来。

    “他好可怕!”蓝飞飞心有余悸,这是她见过的最蛮、最霸道的男人,一副唯我独尊的样子实在不招人喜欢。虽然他有俊美的外表,但是却让人心生寒意,相比谭柏的敦厚老实,他实在是可怕上百倍。蓝飞飞一想起当初来宋府的目的是为了伺候宋慕杰,她就感到心悸,她怎么敢面对这样一个恶魔般的男人?

    “幸亏被赏赐给了谭大哥。否则……”蓝飞飞惴惴地想,“可是今天的事如果谭大哥知道了,他会怎么想呢?他会以为我是个自轻自贱、不安分守己的女人吗?还是会相信我是清白无辜的?如果他相信我是被庄主轻薄,那他会生气吗?就算生气,但他一个总管又能指责庄主什么呢?……”

    蓝飞飞的脑子被自己乱七八糟的想法塞得满满的。自从来到宋府,住进清芬园,虽然一切安好,可在她内心深处,一直有很深的担忧:毕竟自己是替父赎罪来的,真的可以这样平平安安地生活下去吗?这种担忧是持续的、无法向人启齿的。所以,尽管在谭柏面前,蓝飞飞从没流露出担惊受怕的样子,相反表现得很满足,可一旦有任何风吹草动,蓝飞飞心底的恐惧就会涌现上来,把她所有的快乐吞噬殆尽!

    这段日子,因为宋慕杰怪罪她偷出清芬园,已经让她心事重重,如今宋慕杰竟然找上门轻薄于她,更让她惊恐万状!她仿佛已经嗅到暴风雨将至的危机,偏偏她就像一只江心的孤舟,四面无援,又无处靠岸,只能眼看着船覆舟倾!

    在宋府,谭柏是蓝飞飞唯一可以依靠的人,但是她不确定自己在谭柏心中的分量到底有多重。一旦风雨来临,谭柏到底能为她遮挡多少,蓝飞飞没有丝毫把握!

    “谭大哥会为我跟庄主冲突吗?应该不会!甚至他本不会为这件事生气。虽然我已经把自己当成了谭大哥的人,但谭大哥并没有亲近过我。何况……”

    突然,蓝飞飞想起谭柏一直都有让她回宋慕杰身边的打算,如果谭柏知道宋慕杰对她感兴趣,那么谭柏会不会顺水推舟把她送回去呢?

    蓝飞飞一想到这里,立刻止住了哭泣,以她对谭柏的了解,这种可能很大!宋慕杰在谭柏心中的地位是无人可比的,只要是宋慕杰想做的事,谭柏都会倾尽全力去帮他;只要是宋慕杰喜欢的东西,谭柏也会不遗余力地帮宋慕杰得到。

    谭柏想宋慕杰所想,急宋慕杰所急,时时处处为宋慕杰考虑,唯宋慕杰命令是从,甚至不需要命令,只要是宋慕杰一个眼神、一个暗示,谭柏也会心领神会,帮宋慕杰把事情料理得妥妥当当。毫无疑问,在谭柏心中,她蓝飞飞的位置本不能与宋慕杰相题并论。

    这种认定虽然让蓝飞飞内心十分苦涩,却又无可奈何。在谭柏这种忠仆身上,尽忠职守总是第一位的,既让人敬佩,却又让人心疼。

    蓝飞飞已经一颗心都扑在谭柏身上,到如今才发现,自己可依靠的这棵大树并不像自己想象的那样牢不可摧,一旦风雨来临,她和谭柏这段时间建立起的感情,能否经得起考验,实在不敢设想。

    如果宋慕杰真的想要她,谭柏只怕会毫不留恋,将她双手奉上吧。况且,自己本来就是宋慕杰赏赐给谭柏的呢!果真如自己所想的话,那今日之事是决不能让谭柏知晓的,否则自己恐怕再难在清芬园里容身了!

    蓝飞飞的眼泪又一串串滚落下来,为自己的苦命伤心不已。正在她暗自垂泪之时,忽听门外脚步声,她心里一激灵,缩作一团:是谁?到底是谁来了?

    脚步声在门口止住,接着听见谭柏在外面唤道:“飞飞,你在睡觉吗?”

    蓝飞飞松了口气,急忙回道:“没有。”匆匆用手帕拭干眼泪,迎了出去。

    谭柏看见蓝飞飞,把手里的纸包往她手里一递道:“这是一包燕窝,爷刚刚赏的,给你炖汤吧。”

    蓝飞飞心里打个突:他这又是干吗?是心里有愧,还是心里有鬼?但想到不可以让谭柏察觉有异,只好强颜欢笑道:“这么贵重的东西庄主也赏赐?那今晚我就炖上,咱们一起吃。”

    谭柏不知就里,憨笑道:“这个不算什么,你若喜欢,等吃完了我再找爷讨些。”

    蓝飞飞心中苦涩,却不敢流露,强笑道:“我并不爱吃这个,只是不能辜负庄主的美意。”

    谭柏点点头,忽然讶异道:“飞飞,你的眼睛怎么红红的,刚刚哭过了吗?”

    蓝飞飞心中惊慌,但强自镇定道:“好好的我哭什么?只是方才做了太久针线,眼睛有点发酸罢了。”

    谭柏“哦”了一声,关切道:“那些活计没什么要紧,你也别太辛苦,累坏了身子。”

    蓝飞飞笑着颔首,轻声道:“我知道了。”

    两人闲聊了几句,谭柏照例是说一说自己今天出门的经历,这是他每次出门回来后最常跟蓝飞飞说的话题,一来是他不知道说些什么,二来是为给不出门的蓝飞飞解解闷。蓝飞飞一向是谭柏说什么,她就听什么,反正难得有人陪自己说说话,说什么都无所谓的。

    谭柏说了一会儿商铺里的事情,像是想起什么,话题一转道:“爷今天说前些日子买了一批下人,问清芬园里要不要添几个丫头。”

    蓝飞飞的心一颤,急忙问:“那你怎么说?”

    谭柏搔搔头道:“我本来不打算要的,不过想到你自己在这里也怪寂寞,添几个丫头给你做做伴也好,所以我回爷说要两个。你看怎么样?”蓝飞飞没有回答,若有所思。

    谭柏以为蓝飞飞没听明白,解释道:“以前爷安排过两个丫头给我使唤,后来一个家里来人赎了身,一个岁数大了出去配了人,都走了。本来早该补缺的,只是有一阵子没新买婢女,所以一直没有添补,现在园子里只有些干活的婢女。我平时很少使唤人,也没去要。这回爷提起来了,才想到要两个。等她们来了,就交给你安排,看让她们帮你做些什么。”

    蓝飞飞黯然道:“恐怕我没办法安排她们了。”如果自己的猜测成真,恐怕到那个时候,自己已经不能待在清芬园了。

    谭柏不知道蓝飞飞的担心,不解道:“为什么没办法?怕她们不听你的吗?”

    蓝飞飞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担心引起谭柏怀疑,只好顺着他的话道:“是啊。我也只是个奴婢,怎么好乱使唤她们?”

    谭柏笑道:“你多虑了。既然她们到了清芬园,就要听我的吩咐。我让你安排她们做事,她们肯定会听你的。放心好了。”

    蓝飞飞心中惴惴的,却不好对谭柏言明,惆怅悲苦,无人能诉。

第十章 隐瞒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70/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