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腹黑小说 > 君看蝶儿飞 > 第十一章 有备而来

君看蝶儿飞 第十一章 有备而来


    “良辰难度,最可恼是无边愁。”这正是蓝飞飞此时的心声。

    外面风和日丽,鸟语花香,可她却只能闷在狭窄的小屋里,独自苦恼。其实,害她这样的罪魁祸首就是宋慕杰。如果不是那一天他突然闯入,搅乱了一池春水,蓝飞飞也不至于天天过得胆战心惊。

    虽说谭柏并不知晓那天发生的事,但在蓝飞飞心里,始终认为那是自己对谭柏不忠的劣迹。因此,她就要惩罚自己,方法就是管住自己的脚,把自己牢牢圈在屋子里。

    蓝飞飞这些日子一直在反省自己:为什么会屡屡给谭柏惹麻烦?为什么会惹祸上身?归究底就是自己太得意忘形,忘记了自己是戴罪之身,居然天真地以为宋慕杰会这么轻易就饶恕了她。

    从一开始自己就应该躲在角落里,哪里也不要去,什么出格的事也不要做,让宋慕杰彻底忘了她这个人的存在,这样兴许还可以相安无事。但是正因为自己的不安分,才让宋慕杰想起清芬园还有她这个仇人之女,理所当然也就想起了以前的仇怨。

    旧伤一旦复发,绝没三两日就可以好的道理。旧怨一旦挑起,也绝不会风平浪静地收局。现在看来,宋慕杰已经打算对付她了,只怕她再想躲起来也已经太迟了。今后该怎么办?蓝飞飞真是一筹莫展。

    外面热辣辣的,午后的太阳是最毒的。谭柏又出门去了,听说是处理商铺的事。这本是很平常的,以前也经常如此。可是因为上次的事,让蓝飞飞现在很黏谭柏,一旦他离开,蓝飞飞就心惊跳,不得安生。

    谭柏当然不可能天天守着她,蓝飞飞也不敢这么要求。实际上,蓝飞飞一直都在谭柏面前掩饰自己的恐惧,因为她不想让谭柏知道那天发生的事。但是,蓝飞飞可以骗过所有的人,唯独骗不过自己。谭柏只要一离开,她就食不下咽,寝不安枕。就像现在,清芬园里除了蝉鸣,就再无杂声,这种安静是最可怕的。

    仆人婢女们一定都去午休了,反正谭柏经常不在,清芬园里又没什么事好做,他们乐得清闲。蓝飞飞也有些倦意,可是偏偏睡不着,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没办法,她只好起身,无聊地隔着窗纱数园子里的树。

    清芬园里郁郁葱葱,树木林立。蓝飞飞一棵棵数着,一边凭着模糊的轮廓辨认树的品种。当她的目光移到路边的合欢树时,突然瞥见一个颀长的身影闪进园中。蓝飞飞一惊,连忙缩回床帐中,蜷作一团。

    “谭柏!谭柏!你在不在?”宋慕杰在外面喊。

    果然是他!蓝飞飞瑟缩了一下,大气也不敢出。宋慕杰还在外面叫谭柏的名字,蓝飞飞只装作没听到,盼着有别的下人来应答或者干脆他自己走掉。

    可惜,没有人出来回话,可能都睡得太死了吧,宋慕杰好像也没有走的意思,反而说道:“在里面吗?我进去了。”抬脚就要闯进屋来。蓝飞飞无可奈何,只好硬着头皮迎了出去。

    宋慕杰正要进屋,看见蓝飞飞出来,现出一丝笑意,嘟哝道:“原来你在呀!谭柏呢?”

    蓝飞飞毕恭毕敬回道:“庄主,谭总管出门办事了,可能到晚上才能回来。您要不先回去,等谭总管回来,奴婢会告诉谭总管庄主来找过他。”

    宋慕杰心中暗笑:“这丫头倒是机灵得很。”他当然知道谭柏不在,因为本就是他派谭柏出门的。

    自从上次挑逗蓝飞飞,得以一亲芳泽后,宋慕杰的相思病似乎越来越严重。尽管他对蓝飞飞还心存芥蒂,对她的防备也有增无减,但不可否认,蓝飞飞确实让他动了心。

    第一次,宋慕杰对一个女人有如此强烈的渴望,甚至令他寝食难安。那短暂的一会,虽说没有太多接触,但至少拉过她的玉手,搂过她的蛮腰,亲过她的小嘴,食髓知味,他怎么舍得就将如此佳人拱手让人?

    上次在清芬园里铩羽而归,宋慕杰越想越不甘心。蓝飞飞本来就是蓝鹏送给自己的,为什么反让谭柏拔了头筹?虽说自己是始作俑者,可这个跟头栽得实在冤枉。早知如此,当初就不该意气用事,故作大方了。

    是不顾主仆情分,横刀夺爱,还是自认倒霉,休了念想,宋慕杰真是举棋不定。这几日,他昼夜天人交战,心里反反复复,还是拿不定主意。

    期间,宋慕杰还多次用话试探谭柏对蓝飞飞的感情,以权衡轻重,毕竟为了一个女人而失去一个得力助手,是他不愿见到的结果。可惜,谭柏对感情方面天生比较愚钝,似乎他自己也弄不清蓝飞飞在他心中到底是什么位置,所以本不可能在宋慕杰闪闪烁烁的问讯里给他多少启示,这可真是让宋慕杰头疼。

    但宋慕杰随即又想起以前,谭柏曾多多少少露出过想送蓝飞飞回自己身边的念头,记得当时自己是暗示回绝,如今时过境迁,不知谭柏是否还有这个打算?虽不确定,但这总算给宋慕杰一点心安的理由:可能谭柏并不是那么在意蓝飞飞吧。

    思前想后,宋慕杰确定自己若得不到蓝飞飞,终难死心,况且蓝飞飞又算不得谭柏的妻妾,即便轻薄了她,应该也不至于羞辱了谭柏。于是,宋慕杰把心一横,决定再闯清芬园。这一次他是有备而来,志在必得。

    蓝飞飞可不知道宋慕杰的醉翁之意,还以为他真的是来找谭柏,只想用话把他搪塞走。宋慕杰偏不随她愿,反而靠了过来,嬉笑着问:“他到底什么时候回来?”

    蓝飞飞闻见一股刺鼻的酒味,才注意到宋慕杰醉眼蒙眬,显然喝醉了。蓝飞飞微微蹙了蹙眉,稍往后闪了一步低头回道:“谭总管没交代什么时候回,按理说该是晚上吧。”

    宋慕杰一直盯着蓝飞飞的脸看,几天不见,这丫头好像又俏了几分,叫人不喜欢她都不行。

    宋慕杰踉跄着脚步,要往屋里挤,蓝飞飞紧忙阻拦:“庄主,谭总管真的不在里面。”

    宋慕杰翻了翻眼皮,含糊道:“你刚才已经说过了。”

    蓝飞飞迟疑道:“那庄主还要进去吗?”

    宋慕杰抬手指了指自己的头,口齿不清地说:“我这会儿头有点晕,想到谭柏的床上躺一会儿,不行吗?”

    蓝飞飞为难地皱着眉,既不敢说不行,也实在不敢留他,只好胡乱找借口说:“可是里面乱得很,奴婢还没来得及收拾呢。”

    宋慕杰心中暗笑:“这丫头还挺会找借口呢。”嘴上却道:“真的吗?”

    蓝飞飞忙不迭地点头,心中暗自念佛。

    还好宋慕杰站在那里翻了一会儿眼皮,道:“那好吧,我回去了。”

    蓝飞飞刚松口气,说了一句:“庄主慢走。”突然,宋慕杰长臂一伸,搭上了她的玉肩。

第十一章 有备而来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70/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