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腹黑小说 > 君看蝶儿飞 > 第十三章 质问

君看蝶儿飞 第十三章 质问


    好痛啊!蓝飞飞感觉自己全身好像被人拆散了一样,没有一处不酸不痛。她的头裂开了似的一阵阵抽着,手脚仿佛灌了铅一般沉重。她恍惚记得自己是昏过去了,但不是很确定,好像在做梦。她试着撑起身子,但是立刻牵动了伤口,让她呻吟着再次躺倒。

    “你醒了?”一个恻恻的声音飘过来,令蓝飞飞打了个冷战,一直凉到心底。接着,蓝飞飞就看到宋慕杰沉着脸出现在她面前。

    看见宋慕杰那冰死人的表情,蓝飞飞瑟缩了一下,试着再次坐起来,宋慕杰伸手按住她,却不说话,只是眼睛一眨不眨地逼视着她,仿佛要把她看穿似的。

    蓝飞飞怕得要命,不知道自己又做了什么令他不开心的事。可惜她刚刚醒来,真的不知道自己到底又犯了什么滔天大错。

    “庄主,奴婢做错什么了吗?”蓝飞飞终于受不了这种无言的对峙了,即便要死,也让她死个明白吧,这样下去,她要窒息了。

    宋慕杰冷笑一声,脸上的神情好像又沉了几分:“你怕了吗?心虚了吗?”

    蓝飞飞对他的质问感到莫名其妙,无奈地追问:“庄主,奴婢到底怎么了?”

    “怎么了?”宋慕杰的笑像夜枭声一般骇人,“你自己不明白吗?”

    蓝飞飞真是丈二和尚——不着头脑,心说:“这个人怎么这样不讲道理呢?说话没头没脑,叫人猜不透。有什么话不能明明白白讲出来吗?”

    宋慕杰看蓝飞飞一脸无辜,心头火气,一把把她揪了起来,蓝飞飞惊叫一声,急忙抓住滑落的被子去遮挡未着寸缕的身体。

    宋慕杰无视她春光外泄,只是恶狠狠地掐住她的脖子问:“你不是说你已经是谭柏的人了吗,为什么你还是处子之身?你到底用了什么办法让谭柏替你作掩护?你处心积虑地保住处子之身到底想干什么?”

    这一连串的问题,从他发现蓝飞飞是处子以后就一直在噬咬他的内心。虽然,在发现那一刻,他曾有短暂的喜悦,因为他竟是第一个品尝她的美好的男人,但接踵而来的疑云让他坐卧不安起来。

    宋慕杰当然记得之前蓝飞飞曾经反复强调她是谭柏的人,并以此为由拒绝过他。如果她已委身谭柏,那她要为谭柏守身还说得过去,但事实并非如此,那她的拒绝就有些让人生疑了。

    如果说是因为蓝飞飞不愿意委身宋慕杰才编了谎话,这本就说不通,因为她当初来宋府就是为了侍奉宋慕杰,倘若没有送给谭柏这一变故,蓝飞飞可能早就是宋慕杰的人了。

    如果不是这个理由,那又实在没有其他理由可以站得住脚:蓝飞飞真的爱上谭柏?不可能!蓝飞飞早有意中人,还打算出去和他再续前缘?也不可能!……

    一连串假设,一连串否定让宋慕杰头昏脑胀。宋慕杰并不清楚蓝飞飞和谭柏到底是什么关系,也不清楚他们之间的感情到底有多厚,所以只能凭自己的主观臆断。

    最让他想不通的是,谭柏为什么心甘情愿替蓝飞飞隐瞒?从这一段时间冷眼旁观,宋慕杰确实以为谭柏已经和蓝飞飞有了亲密关系,但为什么谭柏竟然没有占有蓝飞飞,还不怕责难地冒险替她美言?

    难道说,这一切真的如自己一开始的揣测,都是蓝飞飞算计好的:先摆平谭柏,让他为她效力,然后故意装出忠贞不二的烈女模样,让宋慕杰放松警惕,痴迷上她,最后水到渠成让宋慕杰沦为她的裙下臣?果真如此,那他这回可真是栽了,竟然被这个蓝飞飞玩于股掌之中!那下一步她还在计划什么?……

    宋慕杰被心中种种可怕的猜测搞昏了,如果不能弄个清楚明白,他非疯掉不可。

    蓝飞飞睁大了双眼,她本想不到宋慕杰会这样质问她。她也从没想过世上竟有这样暴又多疑的人。她更想不到,自己受尽伤害屈从于他,牺牲了清白,毁掉了名节,换来的竟是这样毫无据的猜忌。难不成,宋慕杰以为她的委曲求全竟是居心叵测的算计?以为她是想靠出卖色相来换取荣华富贵?他把她当成什么人了!

    她真的好伤心,即使被迫失去清白时,也没有此刻更难过。蓝飞飞觉得自己已经被撕裂的心上又被人残忍地撒了一把盐,痛得她浑身颤抖,她不想哭,但是眼泪却不争气地滚落了下来。

    “别哭了!”宋慕杰暴躁地吼着,“不要以为这样就可以蒙混过关!快说实话!”

    蓝飞飞万念俱灰,对宋慕杰的喝问无动于衷,只是眼泪却不受控制,还是流个不停。

    宋慕杰也是心烦意乱,用力晃着蓝飞飞吼:“我说不要哭了,你听不懂吗?不许再哭,给我老老实实说实话!”

    蓝飞飞心头火起,长久以来担惊受怕,让她已经心力交瘁,如今噩梦成真,她反而坦然了,事已至此,她还有什么可怕的?

    愤怒已极,蓝飞飞不由凄然笑道:“你要我说什么?说我是处心积虑勾引你吗?我就是再不堪,也是清白人家的女儿,会下贱到那种地步吗?你毁了我的清白,为什么还要这么折磨我?你就真的这么恨我吗?我现在除了这条命外,什么也没有了。如果你还不满足,就把我的命也拿去吧!”

    宋慕杰瞪大了眼睛,好像恨不得吃了蓝飞飞。这个女人居然敢反问他?她以为爬上了他的床就可以对他颐指气使吗?真是天真得可笑!她有没有事先打听打听,他宋慕杰床上睡过的女人有多少,有哪一个敢这样跟他叫板的?

    宋慕杰恼恨地推开蓝飞飞道:“好,你不说是吗?那我就去问谭柏好了。”

    “不!”蓝飞飞像被蝎子蜇了一样,惊叫着坐起身,顾不得被子滑落、酥坦露,双手死死地抓住宋慕杰的衣角哀求,“求求你!不要把这件事告诉谭总管。”

    蓝飞飞本来已经觉得无可畏惧,但是一提到谭柏,她的心不由自主抽成一团。尽管木已成舟,自己也没有资格再服侍谭柏,但是她还想在谭柏面前保留最后一点颜面,可是宋慕杰居然残忍到要当面把她背叛谭柏的事说个明白!既如此,蓝飞飞宁愿宋慕杰直接给她一刀,让她痛痛快快往生算了!

    宋慕杰冷哼一声,甩开蓝飞飞的手,对她的哀求无动于衷,冷酷道:“这里没你说‘不’的权力!给我老老实实待着。”说罢起身离开,随手还带走了蓝飞飞的衣服。

第十三章 质问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70/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