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腹黑小说 > 君看蝶儿飞 > 第十六章 荷塘春色

君看蝶儿飞 第十六章 荷塘春色


    聊赖空庭中,独对满枝红。但求花解语,慰我心愁城。

    荷塘边的青石上,坐着一个青衣散发女子,正出神地望着满塘荷花若有所思。其实,她什么也没有想,只是在看荷花。

    自从出了清芬园,来到水上书斋,蓝飞飞每天可以做的只有看荷花而已。水上书斋虽是宋慕杰的书房,但并不是唯一的书房,何况,宋慕杰也未必是一个爱读书的人,所以,他来水上书斋的次数原本就很少。

    这里只有两个上等婢女常住,专等宋慕杰来时伺候,其他的下等仆人、园丁、厨子等都是定时来这里应差罢了。蓝飞飞来了之后,所做的事和原来的两个婢女一样,每天只用负责整理书斋内陈设,然后等待宋慕杰前来,其余都不用管。

    可是,水上书斋总共就那么几间房子,几样陈设,又天天洒扫,哪有什么好整理的?那两个婢女或是因为生疏,或是因为听闻了什么,都不理会蓝飞飞,三个人除了干活和吃饭时能遇见,平时很少照面,更不说话。

    蓝飞飞本就是耐得住寂寞的人,也不愿主动与她们搭讪,于是,每天无事,只一个人独坐荷塘边,静静观赏那一池翠玉娇红。换了别人,该觉得这种生活十分无聊吧,可这恰好合了蓝飞飞的心。

    离开清芬园来侍奉宋慕杰,她本是万分不情愿的。奈何谭柏苦口婆心、千叮万嘱要她跟宋慕杰好好相处,让她不得不应允,但心底的抵触不是一时半会儿能消弭的。谁知道,宋慕杰把她丢在这里后,竟再不露面,这倒是蓝飞飞始料不及的。

    蓝飞飞的恼恨、痛苦、伤感在宋慕杰避而不见的日子里慢慢消磨,慢慢平复,然后她慢慢接受了新的身份。“反正该来的总也逃不掉,这就是命。”蓝飞飞暗暗对自己说,既然当初来宋府时早有了舍身救父的决心,那现在也没有什么可抱怨的了。何况,在这里,她终于可以尽情观赏她喜爱的荷塘,算是一个小小的补偿吧。

    “这塘荷花真好啊!”在蓝飞飞心中,整个宋府能让她感到亲切的,除了谭柏,就只有这一塘荷花。人会看人高低,区别对待,得势时,人人都笑脸相迎;失势时,人人都逼之唯恐不及。可是花却不会如此势利,不管看它的人是皇帝还是乞丐,一样自开自谢,诠释它自己的灿烂。

    看那出水芙蓉开得多艳,云霞一般,好像永不知疲惫,一茬花谢了,又有一茬顶上来,密密层层的,各具形态。还有那擎雨翠盖,大大小小,高高低低,塞满了水面,绿得那样雍容,生得那样肥厚,映衬得荷花更加娟秀。白色的鹭鸶偶尔也会光临,像荷花仙子一般徜徉在满塘红绿之间。机巧的翠鸟倒是常客,只是很难寻觅,常会在不经意间突然从荷叶下蹿出,一阵风似的飞走了。

    蓝飞飞陶醉地看,日日不疲。兴致来时,她也可能取过纸笔画上几下,或者撑起布绷绣上几针,反正没有人会理会她在做什么,好像她本就不存在。

    有时,她也会想:当初离开清芬园,千般不舍,万般无奈,以为从此将永无宁日,谁能料想今日竟可如此逍遥。或许宋慕杰把她要来,本没打算清算旧账,只是要她在这地方自生自灭吧。

    蓝飞飞理了理披散的秀发,因为刚刚洗涤过,发梢还有点湿,她以十指代梳,理着自己及腰的长发,引徐徐的清风在发丝和指缝间穿梭。此时正是盛夏,又是午后,不消片刻,头发已经晾干,柔顺地披垂下来,如同黑亮的瀑布,从蓝飞飞头上飞挂至青石板。

    蓝飞飞伸了个懒腰,此时正是午休时间,虽然她并不想睡,但也有些倦意,于是,她面对着荷塘斜躺下来。尽管在树荫里,暑热还是让人不快,蓝飞飞只觉得身上、鞋子里都黏黏的,好像出了一层细汗,索解开衣扣,脱了鞋袜,把身子和脚丫贴在冰凉的青石板上,清凉之气立刻穿透了全身,好像刚喝了一碗冰镇酸梅汤那样舒坦。蓝飞飞打个哈欠,曲臂作枕,惬意地闭上双眼,想趁着这阵凉快小憩片刻。

    “你用的是什么头油?”一个声音飘过来,把蓝飞飞吓了一跳,慌忙睁开眼,才发觉不知何时宋慕杰已经坐到她身旁,正执着她一绺发丝把玩。

    蓝飞飞差点叫出声来:这个人怎么像鬼魅一样,总在人最想不到的地方突然出现。她立刻睡意全无,急着想起身,却被宋慕杰一把拦住。

    “躺着别动。”他命令道,接着也挤到青石板上,紧贴着蓝飞飞追问:“说啊,用什么洗的?”

    蓝飞飞窘迫地回道:“奴婢没用头油,只是用井水洗的。”

    “那为什么这么香?”宋慕杰又凑近点,半搂着蓝飞飞,把鼻子贴到她的颈窝深嗅。

    蓝飞飞想躲避,却又不敢,只能缩着脖子惴惴道:“不是奴婢的头发香,应该是荷塘的花香。”

    宋慕杰摇摇头:“不对,是你的头发香。这塘里的荷花,哪有这种香味?”

    蓝飞飞不敢争辩,只是小声咕哝:“奴婢真的没用头油。”

    “可能吧。”宋慕杰也赞同,“不像是头油的味道,可能是你自己原本就香吧。”

    蓝飞飞脸红了,这种姿势,这种气氛都太过暧昧。她小心地挪挪身子,和宋慕杰拉开些距离,顺势扯了扯衣裙,想要遮住自己裸露的肌肤和双脚,可这小动作,反而把宋慕杰的目光引到了蓝飞飞的脚上。

    “你没有缠脚?”宋慕杰有点奇怪,“为什么?”

    现在家庭富足的女孩子都缠脚的,按道理,蓝鹏家还算殷实,不应该像一些穷苦人家,为了让女孩干活,不给女儿缠脚。

    蓝飞飞无可奈何地眼看着自己的脚落入宋慕杰掌中,她坐起身,却不敢将脚抽回,也不敢乱动,更不敢回话。

    蓝飞飞当然知道家里为什么没给她缠脚,一来是因为母亲死得早,家中没有当家的女眷敦促此事;二来主要是因为蓝鹏本为苗人,一向不赞同汉人这种摧残女人肢体的审美观点,坚决不让女儿效仿。所以,蓝飞飞才一直没受过裹足之苦。

    可是蓝飞飞很清楚,若在宋慕杰面前提起蓝鹏,一定会让宋慕杰记起前仇,给自己带来不好的后果,所以她有再大的胆子,也不敢跟宋慕杰说这是自己的父亲的主意,只好沉默以对。

    宋慕杰见蓝飞飞不说话,以为是她不知道,也就不再追问,只是饶有兴趣地看着手中这双小脚。

    宋慕杰也不喜欢女人缠脚,虽说这种审美观已经很风行,也许是因为他以前闯荡江湖时,结识过很多不缠脚的江湖女子,印象使然,令他更喜欢那些自然淳朴的美女。缠过脚的女人他见得更多,但说实在话,那些裹出来的小脚,穿上鞋子还算好看,一旦脱掉鞋子,那就只能用丑陋来形容,哪会像他手中这双自然的小脚这么耐看?

    这双脚虽没有裹出来的小脚那么纤巧,但决不硕大,比一比,竟还没有他的手掌长,白皙得像羊脂玉雕成的,握一握,绵软得就像没有骨头。十脚趾细腻秀气,好像用粉团捏的般可爱。

    宋慕杰把玩着,当轻抚至脚弓时,不禁童心骤起,以指抵着蓝飞飞的脚心道,暗运内力,立刻一种又痒又麻的感觉蹿上蓝飞飞心头。

    “啊呀——哈!”蓝飞飞忍了又忍,还是笑出了声。这一笑,就再难把持,直笑得花枝乱颤,两颊绯红,秀发散乱。宋慕杰看“谋”得逞,也哈哈大笑。

    蓝飞飞再顾不得尊卑有别,急着要挣脱,对宋慕杰又推又搡,又嚷又叫。宋慕杰正玩得兴起,怎肯放过她,对她那种挠痒式的抗议举动一概不理,只是抓着她的脚不撒手。

    蓝飞飞委屈得两行急泪直淌,但心痒难耐,又止不住笑。一番折腾下来,她筋疲力尽,伏在青石板上“哎哟、哎哟”地直喘。

    宋慕杰俯下身子,促狭地在蓝飞飞耳边耳语道:“好玩吗?”

    蓝飞飞委屈地瞥他一眼,却不敢抱怨。

    宋慕杰见她脸颊上泪痕隐隐,嘴角边笑意盈盈,腮若桃李,双眼迷离,香汗点点,娇喘微微,比起以往,更显媚态,心中一动,情不自禁把她拉入怀中亲吻。

    蓝飞飞刚被耍弄,再遭轻薄,真是又气又急,想要挣扎,却早已体力透支,本无可奈何。宋慕杰感到了蓝飞飞的抗拒,霸道的秉,使他的欲火越烧越旺,大手一伸,将蓝飞飞整个揽入他的怀中,恣意妄为起来。

    “不要……唔……”蓝飞飞无助地挣扎,但是,此刻,她已是砧板上的鱼,待宰的羔羊,再怎样挣扎都已是徒劳……

第十六章 荷塘春色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70/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