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腹黑小说 > 君看蝶儿飞 > 第十七章 恨天不公

君看蝶儿飞 第十七章 恨天不公


    “哐啷!”一个青花茶杯被宋慕杰摔了个粉碎。奉茶的婢女不知缘故,惶恐地跪下,等待发落。

    宋慕杰不耐烦地挥挥手,怒道:“出去!出去!”婢女立刻连滚带爬地退出门外。

    其实,本与那个婢女无关,纯粹是宋慕杰在发无名火。宋慕杰也发现自己近来的脾气是越来越差,动不动就摔盘打碗,还拿身边人出气,弄得下人们个个噤若寒蝉,生怕一个不留神成了代罪羔羊。造成这种结果的本原因,就是蓝飞飞。每次宋慕杰情绪难以控制,追到底,一定跟蓝飞飞有关。

    “这个丫头就是老天派来折磨我的。”宋慕杰恨恨地想。

    不是他胡思乱想,实在是太奇怪,为什么只要牵扯到蓝飞飞,很多事情就变得难以控制。本来,他把蓝飞飞从清芬园弄到水上书斋,只是为了让蓝飞飞离开谭柏。因为谭柏是他的左膀右臂,如果跟蓝飞飞厮混久了,以谭柏那种格,肯定会对蓝飞飞言听计从,处处回护她。果真那样,宋慕杰就又少了一个可以依靠的人。所以,无论如何不能让谭柏和蓝飞飞再待在一处。

    至于他自己,更没想过要跟蓝飞飞再有牵连。这倒也不是针对蓝飞飞所做的打算,而是他一向就如此。

    宋慕杰自从飞黄腾达之后,身边的女人就像走马灯似的换个不停,可是,他的枕边却从没有重复的女人。任她是如何闭月羞花,或者风情万种,只要是跟他有过一宿之缘,他马上就会疏远。原因宋慕杰自己也说不清楚,也许是怕纠葛越久,越容易付出感情,到头来自己也难以收场。

    总之,他已经笃定不再向任何女人付出真心,所以,他身边的女人只能是玩物,呼之则来,挥之则去。这么多年,有多少女人想打破这个“惯例”,却都无功而返。就像当年名噪一时的春月楼花魁玉玲珑,为了俘获宋慕杰的心,用尽了全身解数,浪费了半年之久,到头只是自取其辱而已。

    宋慕杰这个“惯例”,曾被义兄苏瀚海直言不讳地骂为“有病”,并对他这种滥交的习惯很是不满,但这仍然改变不了宋慕杰。

    宋慕杰也认为,自己确实是“好色之徒”,看见美女他就想据为己有,但前提是你情我愿,强迫女人的做法一直都是他所诟病的。既然是你情我愿,那么不喜欢之后也就可以随手丢弃,不用负任何责任,也不必有任何愧疚。

    若回想起来,宋慕杰就这样已经度过近十年的荒唐岁月,可自从蓝飞飞的到来,一切就变得有些不对劲了。

    蓝飞飞是第一个他花心思才得到的女人,而且还用了强迫的办法。当然,事后宋慕杰从没有过愧疚之心,也没后悔自己的行为,毕竟,蓝飞飞本来就是送给他玩弄的女人,对她做什么都不能说过分。

    但宋慕杰绝没想过再找她第二次。如果他有这个心,他也不会把蓝飞飞安置在水上书斋。宋府上下都知道,宋慕杰一年也不一定去水上书斋一次,那里地方狭小,又没什么趣味,除了暑热天气还有些避暑的好处外,本不会有什么吸引宋慕杰常去的地方。

    宋慕杰虽然怕热,常到水边的建筑去,但这府里有小半个庄都是水,临水的房子有几十间,宋慕杰没必要一定去水上书斋。但结果偏偏是,自从把蓝飞飞安在水上书斋之后,不出十天,宋慕杰就鬼使神差地去了,而且,还荒唐地在光天化日下第二次强暴了蓝飞飞。这真是匪夷所思!

    宋慕杰像关在笼子里的狮子一样来回踱着,脑袋里乱哄哄的理不出头绪。为什么会这样?即使是现在,宋慕杰只要一想起蓝飞飞那柔美的样子,还是会心潮澎湃。

    如果说宋慕杰是没见过女人的光棍汉,那他这样没有理智还说得通,可问题是只要他愿意,随便招招手就会有一大堆的女人争先恐后地贴上来,环肥燕瘦,随他挑选,他实在没道理执着于蓝飞飞这个别别扭扭的女人。

    “所以才不对劲嘛!”宋慕杰咬牙切齿。也许,从一开始他就被下了蛊也说不定,否则,他怎么会只看了蓝飞飞一眼,就再也忘不掉了?蓝飞飞的相貌固然是国色天香,但他宋慕杰也不是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现在他的行为如此失常,不能不让人怀疑蓝飞飞会什么狐媚功夫。

    不过宋慕杰再怎么懊恼,也是无计可施,因为心是不会骗自己的。他很清楚,不管他再怎么努力,还是忍不住会想蓝飞飞,想她的一颦一笑,想她的清纯灵秀,想她的一切一切。这种感觉真是多年未曾有,自从虞蝶儿死后,他就再没有对哪个女人如此牵肠挂肚了。

    宋慕杰突然有点恨老天为什么给蓝飞飞这样的一个身份,如果蓝飞飞不是蓝鹏的女儿,他也许就不必如此天人交战,或者还可以娶蓝飞飞过门,让她陪伴自己一生。可是,老天似乎注定要和他作对,先夺走了虞蝶儿,又送给他蓝飞飞,一个是他可以爱却已人鬼殊途无法再爱的未婚妻,一个是他不能爱却偏偏出现在他身边的仇人之女。为什么老天就不能像对待别人一样,给他安排一段美满的姻缘呢?

    不过,恨天不公的并非宋慕杰一个,在水上书斋独自垂泪的蓝飞飞此刻也在无语问苍天。比起宋慕杰的自寻烦恼来,蓝飞飞似乎更可怜,原本也是大家闺秀,受尽娇宠,可是时运不济,沦落到如此伤心之处,委身为婢已是委屈,如今更被当做娼妓来对待,岂不可悲?

    蓝飞飞以为自己能够克制,不再落泪,可惜只要遇到宋慕杰,她仍免不了泪水涟涟。蓝飞飞身子痛,心更痛,她不明白宋慕杰到底是何居心,每次都是蛮横地逼迫她,而后又愤怒地离去,好像她的顺从与不顺从都能令他怒火万丈。

    受辱之痛虽然令蓝飞飞不堪回首,但宋慕杰的捉不定更是令她胆战心惊,只要一想到他,暑热天蓝飞飞依然会觉得透骨冰凉。

    “天哪!求求你不要再惩治我了!”蓝飞飞觉得孤苦无助,只能啼血杜鹃般捧心向天悲鸣。

第十七章 恨天不公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70/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