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腹黑小说 > 君看蝶儿飞 > 第十八章 暗斗

君看蝶儿飞 第十八章 暗斗


    “贴身服侍?!”蓝飞飞讶异地喃喃低语,不敢相信这是宋慕杰刚才提出的要求。一连好几天都没见过宋慕杰的影子,府里人都说他出远门了,谁知快就寝前,宋慕杰突然出现在水上书斋,不仅说要在此留宿,还指明要蓝飞飞贴身服侍,不知道他葫芦里面卖的什么药。

    宋慕杰挑了挑浓眉,重复道:“你没听错,就是要你贴身服侍!”

    蓝飞飞困惑地绞着手指头,不知该怎么做。

    宋慕杰还算好心,认真地提醒她:“贴身服侍就是帮我铺床,宽衣,洗脚,伺候我就寝,晚上还要在床前应答,端茶送水。懂了吗?”

    “哦。”蓝飞飞似懂非懂地点点头,不敢再多问,起身想先去铺床,谁知被宋慕杰拦住:“先去抱你的被褥。”

    “我的?”蓝飞飞有点迷糊。

    宋慕杰无可奈何地翻一下白眼:“你晚上要在床前应答,难道你打算坐到天亮?”

    他见蓝飞飞还是一脸迷茫状,只好费口舌解释清楚:“你把被褥抱过来,晚上就睡在这里。”

    蓝飞飞顺着宋慕杰的手看他指点的方向,原来他说的就是床前的踏板。宋慕杰这张大床前共有三层踏板,中间的一层大约有一人宽,原来就是要贴身服侍的丫鬟睡觉用的。蓝飞飞在家时虽也有丫鬟服侍,但还不至于阔绰到用这么豪华的床,所以她也就不懂原来这大户人家也可以如此使唤丫头的。蓝飞飞低着头退出去,一会儿抱着自己的铺盖过来,放在床前,这才着手服侍宋慕杰就寝。

    她先铺好床铺,又打来热水,跪着脱去宋慕杰的鞋袜,帮他洗脚。这些事蓝飞飞都是从没做过的,动作难免生疏,但却认认真真,不敢有丝毫不恭。宋慕杰对她这温顺的态度显然很受用,并不挑剔她的不熟练,反而舒舒服服地享受了一番。

    接着就是宽衣了。这对蓝飞飞来说是最难堪的。她还没动手,脸已经红了,哆里哆嗦的小手去解宋慕杰的衣纽,居然半天也没解开一个。蓝飞飞脸更红了,一半为害羞,另一半因为着急,还好今天宋慕杰心情好,并不催促她。费了好大劲,蓝飞飞总算把宋慕杰的上衣脱了下来,她轻轻舒了口气,可更大的问题就摆在了面前,怎么脱裤子?

    蓝飞飞咬着嘴唇,强装镇定地伸出手,但那副赴死般的神情看得宋慕杰直皱眉,他只好出声阻止:“不用了,你去铺你的床吧。”要是任由她这么磨磨蹭蹭地脱下去,只怕到夜深俩人也甭想睡觉了。

    蓝飞飞像得了大赦似的,赶快逃开。借着铺床,避开宋慕杰,免得看到他在那边宽衣解带,赤身露体。

    蓝飞飞铺完床,看到宋慕杰已经自己躺下了,起身想把灯吹熄,不料宋慕杰道:“不用吹了,留着它吧。”

    蓝飞飞不敢违命,走了回来,含羞脱了外套,穿着中衣躺下,赶快闭了眼,假装睡去。

    宋慕杰旁眼观瞧,几乎没笑出声来:这个丫头脸皮也太薄了,自己还没怎么挑逗她,她就羞成这个样子,何况自己都已经和她有过两次肌肤之亲了呢。

    看她越是害羞,宋慕杰就越想逗逗她,于是清了清嗓子道:“飞飞,来帮我掖掖被角。”蓝飞飞不敢装睡不答理,应了一声,连忙起身。

    蓝飞飞上一级台阶,走到宋慕杰跟前,帮他掖被角,不曾想宋慕杰突然伸出手拉住她的皓腕。

    蓝飞飞一惊,本能地想挣脱,可是双方力量太悬殊,无奈之下,她只好装糊涂道:“庄主,你这样拉着奴婢,奴婢怎么帮你掖被子?”

    宋慕杰忍着笑,煞有介事道:“我现在觉得冷了,你说怎么办?”

    “冷?”蓝飞飞瞪大了眼,现在是伏天,盖薄被犹觉热,还会冷?何况听人说,宋慕杰不是很怕热吗?

    蓝飞飞满腹狐疑却不敢问,只好顺他的话说:“庄主如果觉得冷,奴婢给你再拿床被子来。”说罢想挣脱离开。

    宋慕杰可不肯松手,继续挑逗她道:“你听不明白我的话吗?我是说我的被窝里太凉了,需要暖一暖。”这回蓝飞飞听懂了,小脸立刻涨红了,双眼左顾右盼,不知该怎么应付。

    宋慕杰半撑起身子,故作暧昧地问:“怎么办,你想出来没有?”

    蓝飞飞用细如蚊蚋的声音道:“那奴婢去准备暖炉,帮庄主……”

    “不必了!”蓝飞飞话没说完,宋慕杰就恶狠狠地打断了她。这个丫头真是妖变的,每次挑逗她,她总能想出各种理由搪塞,到头来,反惹得宋慕杰自己一身火难以宣泄。

    不过,对付蓝飞飞,宋慕杰也有最后一招,只见他大手一伸,已经兜腰将蓝飞飞拖进被里。“这样不是比暖炉更好?”宋慕杰戏谑地在蓝飞飞耳边呢喃。

    蓝飞飞料定宋慕杰迟早要用强,所以认命般地闭上眼,等待他发落。佳人在抱,宋慕杰当然也不会客气,先云雨巫山一番再说。

    事毕,蓝飞飞疲惫地想赶快睡去,不料宋慕杰俊脸一沉,冷酷地命令:“下去!”

    蓝飞飞起初没有明白,但很快就悟到:他是要她到踏板上去睡。蓝飞飞的心像是被人割了一刀,鲜血开始不断滴下来,疼得她只想皱紧眉头大喊几声。

    蓝飞飞没想到宋慕杰竟是如此冷血,居然可以毫不掩饰自己把她当成泄欲的工具来看的事实,不,或者说,他本来就是想用这种方式来双重伤害她,达到复仇的目的。

    由此可见,宋慕杰果然是个报复的高手,他不用刀伤人,因为刀伤开始可能很痛,但疼痛总会消失,伤口也会结痂;可他用情伤人,那是对人心灵的不断锯割,虽看不见痕迹,但伤口却在内部扩大,疼痛是持续不断的,而且很难愈合。

    蓝飞飞真想大哭一场,但奇怪的是,尽管她心里疼得死去活来,可表面看来竟风平浪静。许是自从遇见宋慕杰后,接二连三的打击已经令她麻木了,许是蓝飞飞骨子里的坚韧不愿让宋慕杰称心如意地看她笑话,总之,蓝飞飞居然像没事人一样,收拾好一切,回到属于自己的踏板倒头睡去。

    看着蓝飞飞的睡颜,宋慕杰迷惑了,听着她均匀的呼吸,宋慕杰可以确定她没有装睡。尽管不愿承认,但是宋慕杰不得不承认,他又输给她了。她真的一点都不在乎吗?

    本来这是宋慕杰在认清自己无法对蓝飞飞忘情的事实之后想出的折中办法:尽情占有蓝飞飞的身子,然后尽情折磨她的感情,既可以防止自己对她感情日笃,又可以继续自己复仇的目的,直到自己对她厌倦的一天。可是,在他以为她会哭得呼天抢地,寻死觅活时,她居然就这么睡着了,这个女人到底是太狡猾,还是太懦弱?是太要强,抑或是太麻木?……

    就这样,宋慕杰一夜无眠。

第十八章 暗斗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70/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