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腹黑小说 > 君看蝶儿飞 > 第二十五章 再生事端

君看蝶儿飞 第二十五章 再生事端


    宋慕杰饶有兴趣地看着蓝飞飞,瞧这个丫头若有所思的样子,多半这颗陨星让她联想到自己了吧。真是个多愁善感的女人。

    宋慕杰从蓝飞飞手里取过那颗陨星揣好,问:“在想什么?”

    蓝飞飞不敢说心里话,掩饰道:“奴婢在想庄主说的大漠和星星雨,真想亲眼看看。”

    宋慕杰笑道:“星星雨不是什么时候都能看见的,可是说到大漠,还是有机会的,只要你不怕辛苦。”

    这勾起了蓝飞飞的兴趣,好奇地问:“大漠里真的到处都是沙子吗?”

    宋慕杰点点头:“没有沙还能叫沙漠吗?不过那里不光有沙子,还有很多在中原见不到的东西。”

    宋慕杰见蓝飞飞一副想让他说下去的神情,也来了兴致,于是绘声绘影地跟她讲起万里戈壁、沙漠绿洲、海市蜃楼、荒漠废城,还有流沙、胡杨、沙棘、骆驼……

    蓝飞飞听得津津有味,这些她以前或在书上看过,或从别人口中听来的东西,在宋慕杰口中竟如数家珍。突然,她发现,自己对眼前这个男人真的太不了解了。

    从知道他那天起,蓝飞飞的心里总把宋慕杰跟那些玩世不恭的纨绔子弟看成一类人,主观地忽略了他曾经潦倒的过去,对他的霸道狂妄,除了惧怕,更有不屑,认为宋慕杰不过是仗着自己的钱势,狐假虎威罢了。

    到现在她才知道,宋慕杰的发迹并非一朝一夕,显然是经过常人不能想象的痛苦煎熬才换来的。他的霸道,他的狂妄,不是在艰难打拼的过程中保护自己的习惯,就是飞黄腾达以后的得意放纵。但不管属于哪一种,都比那些不知稼穑艰难,只知仗势欺人的富家子值得原谅吧。

    蓝飞飞心里对宋慕杰的成见有了一点松动。

    宋慕杰感觉肩膀一沉,蓝飞飞的螓首已经靠在了自己的肩头,让他心生讶异:这丫头从没这么主动过啊。他转头一看,轻声笑了,原来蓝飞飞竟靠在他的肩头睡着了。

    看着她恬静的睡容,宋慕杰不忍心叫醒她,有些怜惜地拉过披风给她盖上,然后借着星光把自己选的那朵珠花簪在了蓝飞飞的发间。

    这一夜,蓝飞飞睡得颇不平静,一直都在天马行空的梦境里穿梭。大漠、飞沙、骆驼、星星雨……这些宋慕杰给她讲的东西,都进到她的梦中来了。直到侍书敲门叫她起床,她才从梦境里挣脱。

    蓝飞飞坐在床上愣了愣神,梦里的一切还清晰地印在脑海里,虽然不知道自己梦中所见是否与事实相符,但心里感觉真的去大漠游历了一圈,有些欣欣然。直到侍书再次敲门催促,蓝飞飞才答应一声,起床梳洗。

    揽镜自照,蓝飞飞才发现发间的珠花,她吃了一惊,连忙取下,放在手心里细看。这么贵重的饰品是谁给她簪上的?虽然是用米粒碎珠穿成,但颗颗圆润,大小均匀,成色极佳,托底的翠玉也是工细雕,这样的饰品可不是普通人能买得起的。

    蓝飞飞略一沉思,就知道这个珠花只能是宋慕杰给的。想起昨晚跟宋慕杰并肩夜谈,自己不知何时就神游太虚了,早上醒来却在床上躺着,恐怕也是宋慕杰把她送回来的吧。想到这里,蓝飞飞有些不安,埋怨自己怎么就睡着了呢?

    可宋慕杰留下这个珠花是什么意思?给她戴吗?难道他忘了,昨天他还训斥她不该戴金钗,现在却给了她这个,岂不知她一个奴婢戴这样的珠花比戴那个金步摇还要招摇一百倍吗?蓝飞飞皱皱眉,把珠花放进妆盒里,心说回头还是还给宋慕杰为上。

    早膳一过,蓝飞飞就一个人在膳房里忙着做莲蓉糕,侍书侍画要来帮忙都被她劝出去了,主要是她想一个人静一静。这两天发生了太多事,她需要好好想想。

    正在她一个人出神的时候,侍书匆匆跑进膳房道:“飞飞姊,庄主来了,要吃莲蓉糕,还要喝你上次泡的那个莲心茶。”蓝飞飞不敢怠慢,先让侍书把刚做好的莲蓉糕送过去,自己则赶快烧水泡茶,然后用茶盘端着急忙往正屋去。

    水上书斋的膳房在正屋后面,需要穿过花径过来。蓝飞飞只怕误了宋慕杰喝茶,又怕被脚下斜生的花木绊倒,一路只低着头疾走,快到正屋门口时,不妨有人匆匆忙忙从外面也奔正屋来。

    两人收不住脚,撞在一处,蓝飞飞“哎哟”一声,手里的茶杯掼在地上,跌个粉碎。对方也“哎哟”了一声。两人同时抬头,一照面都愣住了。

    来人是谭柏,手里还拿着账本,显然是来向宋慕杰交账。乍一相见,两人都有点慌神,不约而同地收回视线,强装镇定地伸手去捡地上摔碎的盅子。这样一来,谭柏的手就很不巧地握住了蓝飞飞的手指。两人同时缩手,沉默不语,蓝飞飞面红耳赤,谭柏也是尴尬异常。

    两人只顾难为情,竟忘记这里是门口,刚才的一幕都已落在宋慕杰眼里。

    真是岂有此理!宋慕杰愤怒了,他们俩居然当着他的面就在这里上演郎情妾意的戏码,也太不把他放在眼里了!宋慕杰铁青着一张脸,走到门口,重重地干咳一声。

    正走神的两人都一激灵,谭柏慌忙起身向宋慕杰见礼,蓝飞飞则手脚利索地收拾好碎茶杯,告了个罪,急忙往膳房去重新沏茶。

    莲花杯里放上制好的莲心,沏上热水,一股淡淡的苦味飘了出来,蓝飞飞轻轻盖好茶杯,放进茶盘里再次端着往正屋去。

    这次她走得很小心,虽然面上神情自若,可是心里却有些打鼓,不知道刚才发生的事会不会又惹得宋慕杰不高兴。跟宋慕杰相处这么久,蓝飞飞多少也能揣测出宋慕杰的喜怒,看他方才冷冷的表情,多半是不喜欢她跟谭柏还有牵扯吧。

    其实,这应该算宋慕杰多心了,离开清芬园后,自己这是见谭柏第二面,方才的相撞也确实是无心为之。可是以宋慕杰那种多疑的格,不知他又会怎么想。蓝飞飞苦恼地皱着眉,自己和谭柏毕竟朝夕相处那么久,要她与谭柏形同陌路确实强人所难,宋慕杰为什么偏要计较这种小事呢?

    蓝飞飞端着新沏的茶走进正屋,却发现宋慕杰并不在屋里。

    守门的小厮提醒她:“庄主在外面漱玉亭坐着呢,快把茶送过去。”

    蓝飞飞点头致谢,端着茶盘出了水上书斋。漱玉亭就在离水上书斋不远的水边,蓝飞飞一眼就看见宋慕杰在亭里坐着,谭柏、侍书、侍画都在旁边伺候。她紧走几步,把茶放到宋慕杰面前,然后也垂手侍立一旁。

    宋慕杰正在翻看谭柏送来的账本,阅一遍后不悦地问谭柏:“四方木材行这个月怎么亏这么多?”

    谭柏低头回道:“那边新开了两家木材行,生意争得紧,所以才有亏空。”

    宋慕杰冷哼一声:“以前也没见挣多少钱啊。这个佟掌柜是你荐来的,生意做成这样,你这个荐举人也难辞其咎。罚你一个月钱米,算是惩戒。你去告诉那个佟掌柜,我不做亏本的买卖,给他三个月想出办法,否则就另谋高就。”

    谭柏看宋慕杰脸色不善,哪敢争辩,连连低头称是。

    宋慕杰发落完,把账本丢在一边,端起茶杯喝了两口,顺势瞟了一眼蓝飞飞,两道剑眉就不善地扭在了一起。

    他哼了一声,把杯子一丢,冲到蓝飞飞面前喝问:“我送你的珠花呢?为什么不戴?”

第二十五章 再生事端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70/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