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腹黑小说 > 君看蝶儿飞 > 第二十六章 惩罚

君看蝶儿飞 第二十六章 惩罚


    蓝飞飞吓了一跳,没想到宋慕杰当着这么多人问这个,只好实话实说:“那个珠花太名贵了,奴婢受不起,请庄主收回去吧。”

    宋慕杰咬牙切齿道:“我给你的东西,你居然敢不要?好大的胆子。”

    蓝飞飞吓坏了,连忙道:“奴婢不敢。奴婢只是受不起。”

    宋慕杰伸手掐着她的下巴,把她的脸扳向自己,冷笑道:“受不起?别人送你东西你就受得起,我送的东西你就受不起,什么意思?”

    蓝飞飞看着凶神恶煞般的宋慕杰,不知他这含沙影的指责到底在暗指什么?侍立一旁的谭柏却听出了端倪,手心直冒冷汗。

    宋慕杰继续道:“你这么忤逆我,以为有人会给你撑腰吗?别打错了算盘!这里我是庄主,谁敢跟我作对?你只有讨好我,才有好日子过,明白吗?”

    宋慕杰虽然在呵斥蓝飞飞,但句句指桑骂槐,谭柏跟随宋慕杰多年,岂能不明白宋慕杰话中所指,虽然心中对蓝飞飞受到责难十分同情,却不敢发一言。

    蓝飞飞眼泪汪汪,委屈道:“奴婢知错了,请庄主息怒。”

    宋慕杰对蓝飞飞和谭柏的顺从还算满意,但是这还不够,他要让他们明白谁才是主人,让他们再也不要有非分之想。宋慕杰眼睛一眯,把蓝飞飞推按到亭柱上,一只手肆无忌惮地压上她的酥,另一只手固住她的脸,冲她的小嘴狠狠地吻了上去。

    天啊!他疯了吗?蓝飞飞瞪大了眼,难道宋慕杰要当着谭柏他们的面糟蹋她吗?就算他把她当玩物,也没有这样当众玩弄的道理!

    蓝飞飞觉得自己的血往脑子里冲,几乎是难以自控地,贝齿一合,在宋慕杰的嘴唇上重重地咬了一口。“唔!”宋慕杰负痛,向后一挣,顺手猛推,蓝飞飞就一跟头从亭子里跌到外面铺满鹅卵石的甬道上。

    接连的变故把谭柏、侍书、侍画三人都吓呆了,不知如何是好。

    蓝飞飞在地上艰难地向后挪动身子,惊恐地看着一步步逼近的宋慕杰,他的嘴角破了,正在渗血,眼睛也因为愤怒而充血,面色铁青,表情狰狞,恐怕厉鬼看到他这副样子也要退避三舍。蓝飞飞觉得自己死定了,眼见宋慕杰向她伸出手来,索一闭眼,准备引颈就戮。

    刚闭上眼,蓝飞飞就觉得自己被人整个提了起来,她心说:“完了,完了,我就要死了。”接着一股翻江倒海的恶心感从胃部冲向头顶,让她发现自己已是头下脚上的倒悬状。

    蓝飞飞惊恐万状地发现宋慕杰竟把她像口袋一样搭在肩上。他的肩膀顶着她的口,她的头挂在他的背后,且不说这姿势有多么不雅观,光这倒悬之苦已经让蓝飞飞头脑充血,恶心欲吐。

    “放我下来!放我下来!”蓝飞飞不知死活地尖叫,反正这次把宋慕杰已经得罪透了,不如体面点求个好死,免得这样人不人鬼不鬼的活受罪。

    宋慕杰对蓝飞飞的尖叫无动于衷,更无视亭中目瞪口呆的谭柏三人,扛着手舞足蹈的蓝飞飞,一路来到水上书斋,然后像丢米袋般把蓝飞飞摔到柴房里的草垛上。

    “把门锁上!没我的命令,不准给她开门!不准给她饭吃!不准给她水喝!”宋慕杰在外面咆哮一通,拂袖而去。

    门外稀里哗啦一阵锁链响,接着传来落锁的声音,然后是嘁嘁喳喳的几声低语,最后一切都归为寂静。

    惊魂甫定的蓝飞飞眼泪扑簌簌地开始掉落,接着以手掩面嚎啕大哭:为什么?她又没有犯什么滔天大罪,为什么非要这么折磨她?如果宋慕杰真的这么恨她,为什么不干脆杀了她?天天被他这样折腾,蓝飞飞觉得自己快要疯了!

    蓝飞飞哭一阵,喘一阵,喘一阵,哭一阵,最后瘫倒在草垛上。外面的天色渐渐灰苍,终于沉淀为浓黑,隐隐约约的人声也不复听闻,整个水上书斋像墓一样凄冷。

    没人来送饭,没人来送水,没人来看她,只有阵阵冷风从门缝窗缝里钻进来,刺得蓝飞飞透骨冰凉。她用力蜷紧身子,还是无法抵御寒冷,肠胃也不安分地咕噜乱叫,诉说它们自己的委屈。蓝飞飞觉得自己就像涸辙之鲋,苟延残喘在等待自己的死期。

    一连三天,没人敢来管蓝飞飞,甚至没人敢靠近柴房。蓝飞飞已经三天水米未进,又日夜受着寒冷的煎熬,一个弱质女流怎禁得起这种磨折?蓝飞飞觉得自己全身发冷,难以自控地不断发抖,濒死的感觉越来越清晰,求生的本能让她萌发了逃出这个地狱的念头。

    蓝飞飞挣扎着扑到门边,用力拉扯,可是除了稀里哗啦的锁链声传来,门扉是纹丝未动。无力地放弃门,蓝飞飞又扑向唯一的窗户,颤抖着双手去摇动用几木柴制成的窗棂,看着没有儿臂的木柴竟如大树般难以撼动。

    蓝飞飞头疼欲裂,如困兽般乱闯乱撞,最后绝望地贴在门板上,嘶声惨呼:“来人啊!救救我!放我出去!”恍惚中,听见外面有了点动静,蓝飞飞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更加撕心裂肺地尖叫,直到气断声噎,昏倒在地。

    柴房的门开了,进来一大拨人,七手八脚把倒在地上的蓝飞飞架了起来。蓝飞飞两颊通红,半死不活地微睁双眼,凝视着站在面前的宋慕杰。宋慕杰沉着脸,看着好像只剩一口气的蓝飞飞,心里暗暗不忍,却不想就这么便宜她,于是冷着腔调喝问:“你知道错了吗?”

    蓝飞飞微微点头,嘶哑着声音哀告:“奴婢知错了,请庄主开恩。”

    “那以后你还敢不敢再忤逆我?”宋慕杰冷哼着追问。

    蓝飞飞已经无力说话,勉强摇了摇头,眼睛一闭又昏死过去。

    眼见她失去知觉,宋慕杰再也端不起架子,亲手扶起蓝飞飞摇摇欲坠的身子,把她轻揽入怀,看着她憔悴的面容,宋慕杰在心里嗔责:“这都是你自讨苦吃!”伸手一探,发现蓝飞飞身体火烫,宋慕杰修眉拧在一处,俯身把蓝飞飞轻如羽翼的身体横抱起来,疾步出了柴房。

    意识模糊的蓝飞飞在宋慕杰怀里挣扎了一下,从齿缝里挤出一句含糊的话:“放我走,我要离开这儿……”宋慕杰要待听仔细,蓝飞飞却又昏了过去。

    宋慕杰面上结霜,蹙紧了眉头:她要离开哪里?是柴房,还是宋府?宋慕杰的嘴唇不悦地抿在一起,脚下丝毫未停,眼中写满了笃定:无论如何,今生你都是我的!

第二十六章 惩罚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70/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