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腹黑小说 > 君看蝶儿飞 > 第二十七章 上房听差

君看蝶儿飞 第二十七章 上房听差


    这场无妄之灾让蓝飞飞在床上足足躺了七八天才勉强能起身。多亏侍书侍画衣不解带地日夜看护,蓝飞飞才能好得这么迅速,这让蓝飞飞心中十分感激。

    这天外面风和景明,蓝飞飞的气色也好了许多,侍书她们建议她到外面晒晒太阳,这也正合了蓝飞飞的心意,于是三人一起出屋,选一块阳光充足的地方坐下。侍书侍画拿着针线,商量着绣帕子,蓝飞飞坐在一旁,闭目养神。

    正在三人怡然自得时,一个穿红衣的丫头妖妖俏俏地走了进来,看见三人,招呼道:“几位姊姊忙着呢?”

    三人看了她一眼,都不认识,正要问话,那丫头先开口道:“我是听风轩的。庄主现在在听风轩会客,要我来拿落在这里的泥金折扇,哪位姊姊能帮忙取一下?”

    侍画站起身,道:“你等一下。”返身去屋里取扇子。

    那丫头依言站着,眼睛却骨碌碌四处打量。先从侍书脸上跳过,然后落在蓝飞飞脸上。蓝飞飞感觉被人观瞧,也不由自主回望过去。

    看这丫头中等个头,削肩蛇腰,白净净一张瓜子脸上生着一双斜飞的媚眼,娇唇不启自笑,粉颊天生胭脂,眉梢三分风流,面带七分桃花。蓝飞飞看她形容举止都透着轻佻,心里就不喜欢她,又见她一直用半是玩味,半是挑衅的目光看她,更是不悦,毫不客气地回敬她一个白眼,把头转到一边不再理她。

    侍画很快取来了折扇,交给红衣丫头。她点头称谢,然后扭着水蛇腰很快去了。侍书冲她远远的背影啐了一口道:“瞧她那个妖样,装狐媚子给谁看啊。”

    侍画则纳罕道:“听风轩里什么时候多了这么个丫头?”

    侍书道:“以前没见过,不过前一阵子苏少爷和苏小姐来时,听风轩里不是添了几个丫头吗?估计这丫头就是那时候添的。”

    侍书侍画叽叽喳喳讨论,蓝飞飞不上言,一来她对宋府的丫头基本不熟悉,二来她也不喜欢打听这些。只是刚才那个丫头好像对自己颇有几分敌意,叫她有点纳闷。不过,她现在已经是麻烦缠身,哪里还有自寻烦恼的心情。

    三人正在扯一些无关痛痒的话题,忽见管院的婆子秦妈走过来。这秦妈是水上书斋的总管事,平时物品用度、人员安、值夜落锁、月钱发放大小事务都要经她手,所以在水上书斋听差的家奴婢女都对她客客气气。三人虽是水上书斋的大丫鬟,也不敢得罪秦妈,连忙都起身打招呼。

    秦妈四十多岁,一张白面馒头般的脸往日在她们这些丫头面前都没露个笑模样,今天却像绽开的菊花,堆出许多褶子,几乎把脸上搽的粉抖落下来。秦妈上前搀着蓝飞飞,谄笑道:“哎哟,我的姑娘,身子才好些就到院子里吹风,要是再有个好歹可不是我的罪过?”说罢,又转头呵斥侍书侍画两人:“我把飞飞姑娘交给你们照顾,还当你们是个细心人,怎么这么没有分寸来着?”

    蓝飞飞看侍书两人因她挨骂,心中甚是不安,连忙道:“秦妈妈,不关她们的事,是我自己在屋里躺得难受,才要求出来的。”

    秦妈一听笑道:“可也是,这在屋里躺得久了也不好,出来走走也使得,只是要加件厚衣服,别让冷风吹了。”

    蓝飞飞对秦妈突如其来的谄媚颇有些不适应,却也不好说什么,只得点头道:“谢谢秦妈妈关心,我略坐一下就回屋去。”

    秦妈说了几句客套话,又对侍书侍画两人交代了一番,才赔着笑去了。三人都对她这一反常态的表现感到讶异,却也不明就里,互看几眼就当什么也没发生过,继续聊她们感兴趣的话题。

    又过了四五日,蓝飞飞的身体才彻底恢复。大夫给蓝飞飞把过脉,不再开药,嘱咐了些调理身体的话就去了。过了半晌,秦妈到屋里来找蓝飞飞。蓝飞飞慌忙让座,起身要去沏茶,秦妈一把拉住,笑道:“姑娘别忙了,快收拾东西跟我走吧。”

    蓝飞飞一愣:“秦妈妈,要我收拾东西去哪里?”

    秦妈的馒头脸越发笑得大了一圈,故作亲近地拉着蓝飞飞的手道:“去上房听差啊。前些日子柳嫂子已经来传过话了,说姑娘身子一好,就调去上房听差。这一去,日日照顾庄主起居,若是伺候好了,别忘了秦妈妈我往日对你的帮衬啊。”

    “啊!”蓝飞飞吃了一惊,终于明白秦妈这段日子的态度所为何来,只是,这一去是福是祸,蓝飞飞自己心里都没数,又哪有心情帮她美言啊。

    秦妈可不知道蓝飞飞心中担忧,只是催促人来帮蓝飞飞收拾东西。蓝飞飞心中不愿,却也知道非去不可,只好婉谢了秦妈的好意,自己随便收拾了一下。她东西本就不多,一个小包袱就装下了。

    秦妈硬抢过包袱自己挎上,拉着蓝飞飞就出水上书斋,听到信儿的侍书侍画眼泪汪汪来送行,蓝飞飞也是依依不舍,有心和这两个好姊妹话个别,奈何秦妈催促,只好随口说几句珍重的话,就匆匆奔上房而去。

    来宋府半年有余,蓝飞飞去过的地方并不多,最初只呆在清芬园,后来又是水上书斋,除去这两个地方,蓝飞飞几乎没到过别处。所以宋慕杰平日常住的上房在哪里,到底什么样子蓝飞飞是一无所知。

    秦妈自然是轻车熟路,一直在前引路,蓝飞飞跟着后面,觉得走了好久也没到,这才相信宋府的庄园真的很大。穿了好多道门,才听秦妈道:“就是这里了,姑娘先站一站,我去找柳嫂子。”

    蓝飞飞“嗯”了一声,站住抬眼打量这一大溜的厢房,比起水上书斋的房子要奢华上许多,果然是有钱人家的气派。只是,这偌大的宋府,正牌主子只有宋慕杰一人,要这么多房子何用?蓝飞飞心中颇不以为然,不由暗暗冷笑。

    “你过来了?”一个略微沙哑的声音传来,十分耳熟,蓝飞飞循声看去,见秦妈陪着一个婆子走过来,这人蓝飞飞却认得。这个婆子就是宋慕杰每次与她欢好后送避孕汤药的人,由此可见,宋慕杰应该是对她极为信任,只是蓝飞飞却不知道她就是上房的管事婆子,管家柳进的老婆柳妈。

    看见柳妈,蓝飞飞有些尴尬,干咳了一声上前施礼,柳妈还是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摆了摆手,哼一声就算见过礼了。她打发秦妈先回去,才回过头招呼蓝飞飞进去。

    柳妈带蓝飞飞先认识一下各处,交代了上房的规矩,然后介绍在上房听差的家奴婢女给她认识。上房贴身服侍的有四个大丫鬟,分别叫春桃、夏葵、秋菊、冬梅,都是姿色端丽,心灵口乖的女孩子。蓝飞飞一一跟她们客套过,才跟着柳妈到自己的住处。

    这是宋慕杰卧房的外屋,屏风后面支着一张小床,就是蓝飞飞的住处。蓝飞飞是新来的,不必去内屋伺候,只要在外屋应个门、递个物什么的,端茶奉水,更衣沐浴都不用她手。这是蓝飞飞求之不得的。

    柳妈看交代清楚了,就佝偻着身子走了,蓝飞飞自己收拾好自己的东西,才得空坐下来喘口气。打量着陌生的环境,蓝飞飞不清楚宋慕杰调她来上房听差是作何打算,但凭直觉,只怕不是好事。以前自己不常在宋慕杰眼前,还动不动就把宋慕杰得罪了,如今在上房听差,天天与宋慕杰相处,若不步步小心、处处谨慎,恐怕再难平安度日。

    自从经了这场劫难,蓝飞飞开始惜命,不为别的,只为能保住命离开宋府这个牢笼。从她有了离开的念头,就越发逆来顺受,只要有命在,就有希望离开,只要能离开,吃再多的苦也值得。所以,尽管不知道宋慕杰调自己来上房的目的,但既来之,则安之吧。

第二十七章 上房听差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70/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