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腹黑小说 > 君看蝶儿飞 > 第三十一章 受宠若惊

君看蝶儿飞 第三十一章 受宠若惊


    尘埃落定后,方才那戏剧般的一幕还是让众人不解,为何蓝飞飞这娇怯怯的姑娘竟抬抬手就放倒了两个壮汉?只有宋慕杰知道其中端底。

    临出发前,宋慕杰曾拉住蓝飞飞,塞给她一方手帕。蓝飞飞不明所以,宋慕杰解释道:“这方帕子上浸了迷药,如果有人要伤害你,你就屏着气,把这帕子冲他脸上一挥,就能自保。只是不到紧要关头,不要乱用。”

    蓝飞飞知道宋慕杰是担心他与山贼厮杀中无暇分身保护自己,才给了自己这方保命的帕子,心里十分感激,于是称谢后小心揣进怀里。

    方才蓝飞飞就是靠着那方迷香手帕,才轻松脱身并救了翠萍。

    宋慕杰惊讶蓝飞飞在慌乱之中竟能想出如此救人之策,却也恨她不知凶险,万一有个失误或被山贼察觉,只怕翠萍她们两人的命都会不保。想到这里,宋慕杰的脸又垮了下来,上前几步要把这个不知死活的丫头好好臭骂一通,谁知竟发现蓝飞飞双眼迷离,身子已经摇摇欲坠。

    宋慕杰愣了一下,就悟出来了,蓝飞飞方才虽是屏住了呼吸,恐怕多少也吸进去一些迷香,加上她半点内力都没有,难以抵挡药力发作,现在自己也要被迷倒了。宋慕杰咬牙骂道:“笨女人!”一把扶住蓝飞飞的身子,蓝飞飞瞥了宋慕杰一眼,头一歪就昏倒在他的怀里。

    蓝飞飞醒来时已是掌灯时分,看到自己安安稳稳地躺在床上,心里有点犯迷糊:后来发生了什么事,我怎么就睡着了?

    这时旁边飘来一句连嘲带讽的诘问:“女英雄,你总算醒了?”

    蓝飞飞打个哆嗦,连忙坐起来,羞惭道:“庄主,你怎么在奴婢房里?”

    宋慕杰懒懒地歪在旁边的椅子上道:“这也是我的房,我为什么不能在这里?”

    蓝飞飞被宋慕杰抢白,尴尬非常,只好转换话题道:“那位姑娘现在怎样?”

    “她好得很,不劳你心。”宋慕杰冷笑道,“难道你想让她亲自来向你道谢不成?”

    蓝飞飞听宋慕杰句句讽刺,心中半恼,强压火气道:“奴婢无心求谢,只是看她可怜,想尽点力罢了。”

    “你这叫‘尽点力’?你这是逞能!”宋慕杰怒道,“你有没有想过万一失手,后果会如何?”

    蓝飞飞略一思索就冷汗涔涔:当时自己确实太欠考虑了。于是面露惭色地认错道:“奴婢确实想得不周全,只是看那位姑娘情况不妙,想救一救她。”

    宋慕杰冷着脸道:“救人的事有我呢,用得着你吗?还是你以为我真的没办法救人啊?”

    蓝飞飞看宋慕杰动了真怒,慌忙滚下床,跪倒在地告罪:“奴婢绝没有这个意思,请庄主赎罪。”

    宋慕杰走过去,一把把蓝飞飞扯进怀里,脸对脸地呵斥:“这一会儿你倒服软了,那会儿怎么敢跟我做对,不听我的?我记得才因为你不听话罚过你,这么快你就又犯了?是不是上一回罚得太轻了?”

    蓝飞飞吓得变了脸色,上次的惩罚险些要了她的命,她岂能忘了?本来自己已经拿定主意不再忤逆宋慕杰的,只是当时听见他绝情的恐吓竟情不自禁地又和他较上了劲。现在再说后悔已经晚了,当下只好含泪乞求:“庄主饶命,奴婢再也不敢了!求庄主不要再把奴婢关起来!”

    宋慕杰见蓝飞飞一脸惧色,真是吓坏了,再看看她略显清瘦的脸,显然上回那次惩罚对她的伤害还没有平复,自己就算铁石心肠也不忍心再责罚她了。他心里一软,脸色也和缓了下来,伸手轻抚一下蓝飞飞的面颊,淡淡道:“谁告诉你我要把你关起来了?惩罚有很多种的。”

    “这……”蓝飞飞皱着眉头,眼泪汪汪地看着宋慕杰,不知道他这回准备怎么罚她。宋慕杰邪邪地一笑,低头攫取了蓝飞飞的小嘴,然后慢慢加深这个吻,两手也不规矩地开始上下游动。蓝飞飞先是惊慌,接着被动地回应着宋慕杰的热情。宋慕杰本是花间高手,又和蓝飞飞有了多次床笫之欢,很快就挑逗得她春心荡漾。

    蓝飞飞又羞又窘,浑身绵软地任由宋慕杰抱到床上,娇怯怯地闭上眼等着承接雨露,不想宋慕杰突然停下了动作,在她耳边道:“这一次念在你没弄出大错的份上,就这样算了。以后再犯,我要加倍罚你。”说罢低笑一声,在蓝飞飞脸颊上偷了个香,然后出门走了。

    蓝飞飞躺在床上愣了会儿神,不知道宋慕杰这又是什么意思,难道刚才就是他所谓的惩罚?蓝飞飞红着脸起身,理了理凌乱的衣服,心里始终搞不懂这个男人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忽听外面叽叽喳喳的人声,接着春夏秋冬四个丫鬟一起进了门。她们看见蓝飞飞,都惊喜道:“飞飞姊,你醒了?害我们担心好久。”

    蓝飞飞歉然道:“劳你们费心了。你们方才去了哪里?”

    春桃道:“刚才庄主吩咐我们去厨房帮忙炖补品了。”

    夏葵抢着说:“朱少爷的夫人受了伤,庄主说要给她好好补补身子。庄主还说,这回飞飞姊帮了大忙,所以也炖了盅鹿茸给你。”

    “给我?”蓝飞飞颇感意外。

    “是啊。”冬梅艳羡地说,“这可是天大的赏赐,飞飞姊好有福气啊!”

    看着几个丫头羡慕的眼神,蓝飞飞心里只有苦笑,这算什么恩宠啊,方才把她吓个半死,现在又让人炖补品给她吃,真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她轻声问:“庄主是怎么跟你们说的?”

    四个丫头争先恐后地向她叙述,显然昨天发生的一切,宋慕杰都告诉了她们,好像还把她夸得很英勇。

    夏葵笑着打趣道:“飞飞姊,这回你立了大功,庄主肯定要好好赏你的。若赏你好吃的果子,可别忘留一点给我们尝尝啊。”

    冬梅则叹道:“要是这次庄主是带我去就好了。”

    秋菊用指头点了一下冬梅的小脑袋道:“带你这个爱哭鬼去能帮什么忙?只怕还没见着山贼,自己就先吓死了。”

    冬梅不甘示弱地啐他一口道:“谁是爱哭鬼啊?你这丫头又编排我。”

    春桃笑道:“那上一次一只毛虫掉到肩膀头上,是谁哭了整整一个上午啊?”

    冬梅恼羞成怒,追打春桃,一边骂道:“你这丫头也来胡说,看我不撕了你的嘴。”

    四个丫头闹成一团,把蓝飞飞也搅了进去。蓝飞飞虽然也凑趣地和她们玩闹,心里却在想:听她们口气,庄主倒是在众人面前大大夸赞了她,可是方才明明在呵斥自己胆大妄为,他这么人前一套,背后一套是什么意思?还有他方才明明想与自己交欢,突然又走掉,是不是听到春桃她们回来才有意回避?以庄主为所欲为的秉,这些做法多少有点鬼鬼祟祟,难道他心里还有别的盘算不成?

    蓝飞飞觉得自从来到上房,好像很多事情她都适应不来,尤其是下人之间复杂的关系,让她头昏脑胀,不知该亲近谁,冷落谁。就连宋慕杰这个主人,行事也跟以前自己的认知不同。该怎么自处,蓝飞飞有些无所适从。

第三十一章 受宠若惊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70/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