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腹黑小说 > 君看蝶儿飞 > 第三十七章 祸起萧墙

君看蝶儿飞 第三十七章 祸起萧墙


    “什么?”宋慕杰心里一惊,“你看清楚没有?”

    蕙儿眼泪汪汪,吞吞吐吐道:“没,没有,就是看见一个影子,嗖的一下子就没了。奴婢真的是被吓着了,才叫的。请庄主恕罪。”

    “一下子没了?”宋慕杰喃喃重复,听这口气倒像是惯使轻功之人,想一想今天留宿府中的客人里,会功夫的大有人在,难保鱼龙混杂,有存浑水鱼之心的鼠辈。他眉头一皱,对旁边的护院小头目王猛道:“去看看客房那边有没有情况?”

    王猛会意,施了一礼,带几个护院去了。

    柳妈道:“庄主,这边可有什么动静没有?”

    宋慕杰还没回答,蓝飞飞先变了脸色,不安道:“冬梅呢?怎么还没看见她回来?”

    春夏秋三个丫头也慌了,七嘴八舌道:“就是,怎么还不见她?”“该回来了。”

    宋慕杰大声道:“别慌,大家分头找找。”

    众人应了一声,点起灯笼火把在院里寻找。不一会儿就听有人叫:“在这里了!”

    宋慕杰带着几个丫头一起过去,在院子西南角,看见倒在墙边的冬梅。在灯笼火把的映照下,蓝飞飞定睛一看,倒抽了一口冷气。冬梅衣衫破碎,酥半露,裙子上卷,显然已遭人非礼。脖子上还有明显的掐痕,不知道是死是活。兔死狐悲,物伤其类,刚才还在一起的同伴,现在变成这副样子,蓝飞飞的眼泪立刻像决堤一样涌了出来,哭喊一声扑了过去。

    春夏秋三个丫头也围了上来,几个人七手八脚把冬梅扶起来,蓝飞飞颤着手放在她鼻下一探,惊喜道:“还有气!”连忙屈指掐人中,一会儿,听冬梅喉中一阵痰响,然后嘤咛一声醒了过来。

    春桃跟冬梅关系最厚,见她醒来,哭着把冬梅揽进怀里,秋菊赶快去取了一件衣服给冬梅披上。宋慕杰心里也有点发堵,连忙对几个丫鬟道:“先把她扶回房去。”

    几个丫鬟一起动手把冬梅搀起来,正要扶着往房里去,王猛急匆匆地奔进来,跪下回禀:“蓬莱阁那边住的谢奎谢大爷不见了!”

    宋慕杰眉头一皱,这个谢奎他并不熟稔,这次是跟别人一起前来,今晚留宿在宋府。曾风闻此人有采花的恶习,只是他竟胆大到动自己身边的人,实在太放肆了!

    宋慕杰刚要吩咐王猛带人去追谢奎,忽听旁边一阵尖叫,原来意识清醒过来的冬梅,竟然挣脱搀扶自己的春桃,一头撞向了旁边的摆设的山石。众人阻拦不及,只听“咚”的一声闷响,血花飞溅,一缕香魂已赴丰都而去。

    眼见冬梅惨死,春桃受不了刺激,抽了一口气,身子一软也昏了过去。夏葵连忙扶住春桃,秋菊则扑到冬梅尸身上放声痛哭。

    众人都惊呆了,蓝飞飞两眼发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冬梅死了!这个胆子最小、最爱哭的冬梅,居然骨子里如此刚烈,竟以这种悲壮的方式来控诉恶贼对自己的侮辱!蓝飞飞觉得头脑发胀,脚底发虚,眼睛却无法从山石上那朵四溅开放的血花上移开。冬梅的血还在沿着山石一点一点往下滑,往下滴,就像山石也在为冬梅的死落泪。

    “是我的错!”蓝飞飞梦呓般的追悔,“是我害了她。”蓝飞飞不能原谅自己,冬梅是替自己去取东西才遭了劫难,一切都是自己的错!

    宋慕杰的心也揪在一起,毕竟是侍奉自己多年的贴身丫鬟,如今落得这般田地,做主子的也于心不忍。但听见蓝飞飞在深深自责,他更是心疼,当下也不顾不得人前人后,一把把蓝飞飞摇摇欲坠的身子揽进怀里,宽慰道:“不要胡说,这不是你的错!”

    “不!是我的错!”蓝飞飞固执地重复,“取东西是我的责任,她是替我去的。该死的是我!”

    宋慕杰的心里一抽,不敢想象今天受辱的是蓝飞飞会怎样。他有些后怕地紧紧抱着蓝飞飞的娇躯,呵斥道:“不要胡说了!如果这样算,是我派她出去的,一切罪责都该算在我的身上!”

    蓝飞飞张了张嘴,却说不出话,终于哇的一声哭倒在宋慕杰怀里。宋慕杰贴心地拍着佳人的玉背,让她哭个痛快,一边回头示意别人去善后。

    冬梅的尸身被抬走了,现场也清理干净了,只有山石上的血花,无论怎么冲洗,还是有浅浅的痕迹在,像在昭示这里曾有一个花季少女玉殒香消。

    闹哄哄的宋府终于安静了下来,天也昏昏苍苍的亮了。宋慕杰出去了,上房剩余的四个丫鬟呆坐在房中,各自垂泪。一个朝夕相处的好姊妹,就这么走了,想一想真是寒心。

    蓝飞飞沉浸在自责中难以自拔,虽然没有一个人指责她,可她自己却无法释怀。冬梅的音容笑貌一直萦绕在她脑海,尤其是最后送冬梅出门的情景,让她觉得自己像个帮凶,亲手把冬梅推入死境。是自己太大意,没有注意到冬梅太久没回来,如果自己早点警觉,也许冬梅就可以逃过劫难,也就不会大好韶华尽赴黄泉。蓝飞飞以手掩面,无声地痛哭。这真是想不到的劫难,原以为宋府深宅大院,应该固若金汤,谁承想竟祸起萧墙!

    议事厅里,宋慕杰双眉紧缩,正听谭柏汇报。宿醉让他的头隐隐作痛,可是这次的变故更让他气愤难平。居然有人敢欺负到他的头上,简直是不知死活!谢奎虽逃了,可是横竖不出五天,就能抓回来,冬梅的仇肯定要报,不过光惩治一个谢奎就够了吗?

    宋慕杰可没那么蠢。这谢奎纵然色胆包天,可是想在宋府到自己的内院行凶却也没那么容易,如果没人指点,他怎么能躲过护院的巡视,从客房蓬莱阁到他的上房来?有道是:日防夜防,家贼难防。这外来的贼人虽可恶,但这内贼若不除,宋慕杰以后岂能安枕?

    听谭柏汇报官府那边已经出了通缉公文,宋慕杰知道有官府出面,谢奎落网肯定不成问题。但是家贼这方面,官府是帮不上忙的。他扫了一眼管家柳进问:“蓬莱阁那边的下人都怎么说?”

    柳进低头回道:“大多数家丁婢女都没什么问题,只有几个跟谢奎有接触,但他们都不承认曾跟谢奎说什么不该说的。所以还在盘问中。”

    宋慕杰冷酷道:“还问什么?一概打发出去,宁枉勿纵。我宋府,绝对不容许有吃里扒外的东西!不光是蓬莱阁,宋府上下也该借机清理一下,有不检点的统统赶出去,一个也不留!”

第三十七章 祸起萧墙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70/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