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腹黑小说 > 君看蝶儿飞 > 第三十八章 猜心

君看蝶儿飞 第三十八章 猜心


    去秋三五月,今秋还照梁。

    今春兰蕙草,来春复吐芳。

    悲哉人道异,一谢永销亡。

    帘屏既毁撤,帷席更施张。

    游尘掩虚座,孤帐覆空床。

    万事无不尽,徒令存者伤。

    转眼已是冬梅头七,春夏秋三个丫头和蓝飞飞征得宋慕杰同意,去城中庵堂拜祭冬梅。冬梅的祖籍不在此处,出事之后,宋慕杰命人找来她亲人,将她运回祖籍安葬,也算是落叶归。谢奎已经归案,判了绞刑。冬梅的仇终于报了。宋慕杰也给了冬梅家人许多抚恤,吩咐他们回去厚葬冬梅,算是全了主仆之义。

    一切都已尘埃落定,只有几个丫头还是伤心难过。所以才趁头七之期,替闺中姊妹尽最后绵力。春桃把几个人对钱买的香烛纸箔焚了,然后几人一起悼念,祝愿冬梅脱离苦厄,早登极乐。

    回到宋府,一切如故,宋府不可能因为一个丫头的死就乱了章法。但因为这件事,府中赶走了一大批人,留下来的也都谨言慎行,不敢在这当口无事生非。这种表面平静,实则压抑的气氛让蓝飞飞受不了。严翠萍的忠告再次在蓝飞飞的脑中回响,要离开吗?怎么离开?

    蓝飞飞坐卧不宁,一旦有了走的心,她就越发觉得这里待不下去。冬梅的死虽是意外,可是,若非宋府这个巨大的牢笼把她禁锢在这里,也许她不会落得如此下场。她才十六岁,还有一大把日子在等着她过,可现在就这么送了命,即便杀了凶手又如何,家人得了抚恤又如何,她这一辈子并没有真正为自己活过。这就是做奴才的命吗?

    回想自己,浑浑噩噩地在宋府熬了这大半年,天天仰人鼻息,活着也是在挨日子罢了。先前在闺中所思所想尽付了流水,现在赔了清白,丢了尊严不说,连自己的将来都系在别人的手上,这般活着也真够窝囊。蓝飞飞也不是没过想入非非的岁月,也不是没对自己未来生活有过憧憬,只是命运的安排让她渐渐麻木了,被动地接受了命运的揉捏。

    冬梅的死人让蓝飞飞自责,更让蓝飞飞警醒,她第一次强烈感受到身为奴仆无法为自己做主的悲哀,她不想接受这种命运的摆布,她要挣脱这个桎梏。可是,该怎么做呢?蓝飞飞蹙紧眉头,第一次开始认真地思考这个问题。

    宋慕杰从外面回来,看到蓝飞飞的时候,就敏锐地觉察出了异样。毕竟在外面爬滚打这么多年,这点警觉要没有,他早被人杀死几百次了。何况蓝飞飞又是个不太会掩饰自己情绪的人,要察觉到她有异样,并不是很困难的事。

    宋慕杰支开旁人,走到蓝飞飞面前,用手扳起她的小脸问:“你心里在想什么?”

    蓝飞飞的心突地一跳:这个人也太明了!自己心里一点小小的波动,还没掀起大浪子,他就察觉到了。可是蓝飞飞确实还没想到万全的脱身之策,真不知道现在该怎么跟他说。

    蓝飞飞在心里已经反复思量过了,想离开,逃是肯定行不通的。且不说深宅大院,门禁森严,她能不能逃出去的问题,即便逃出去,她能逃多远?宋慕杰只要钩钩手指,不出三天她肯定会被抓回来。而且,恐怕被抓回来的不止是她,还有那现在不知身在何处的爹爹也难逃劫数。

    除了逃走,还有什么办法可以脱身?别的奴仆都有卖身契在,若是能筹够钱自赎其身,要离开也可以堂堂正正的。可是她连这个契约都没有,是被当一件物品一样送进来的。所以,她即便想赎身,连自己该值什么价码都不知道。

    说到底,自己的去留还是掌握在宋慕杰手里。他若放她,来去自由;他若不放,神仙难救。所以,要离开,必须要他松口。只是,以前那种苦等宋慕杰发善心的方法是行不通的,恐怕等自己头发熬白了也未必等得到。正如严翠萍所言,自己不能再任人摆布,自己的幸福要靠自己去争取。也许需要跟宋慕杰谈谈,问一问他到底怎样才肯让她离开。

    蓝飞飞一直在思量怎么跟宋慕杰谈,怎样不触怒他地谈,怎么能让他肯认真考虑她的要求地谈。她还没想好,所以现在不敢开口,机会也许只有一次,不能不深思熟虑。

    宋慕杰看到蓝飞飞眼底的闪烁:她心里一定在盘算什么。可是,她倔强地不肯跟他说。宋慕杰发现蓝飞飞越来越让他难以掌控,这让他心里很不安。

    “陪我出去走走。”宋慕杰道。

    蓝飞飞闷声不响地跟在宋慕杰后面,一起出了正屋,来到旁边的陶然居。这是宋慕杰的一处书房,宋慕杰有时候会来此看书作画,蓝飞飞也曾奉命来此帮他摊纸研墨。

    陶然居里遍植寒菊,如今已是十月,菊花大多已经凋残,只余铁枝银干依然傲霜挺立。宋慕杰信手摘下一朵残菊道:“花开花谢是常有之事,纵然不舍,谢了终究是谢了,强求无益。”

    蓝飞飞轻叹道:“花谢固然可惜,来年还是会发。何况花谢终要归土,哪里来便哪里去,未尝不好。”

    宋慕杰挑了一下眉:这丫头不是在为冬梅的事耿耿于怀,而是别有心事。他微一思索道:“哪里来便哪里去,这是你想要的吗?”

    蓝飞飞吓了一跳:这个家伙会读心术吗?自己随口一句话他就听出了端倪。

    看见蓝飞飞慌乱的神情,宋慕杰嘴角勾起一抹笑意,他慢慢踱到她面前,挑起她的下巴,盯着她的双眸问道:“想离开了?”

    蓝飞飞用力咬紧唇,倔强地不开口。既然让他看出来了,索听听他到底想怎样。

    宋慕杰也不开口,默默跟蓝飞飞对视。她终于想要离开他了。还以为她真的已经接受了一切,原来自己的担心并不是多余,她的心还是紧紧抓在她自己手中,从来不曾给过他。宋慕杰有点气馁,一种无力感涌上心头。人始终是贪婪的,在没有拥有她时,他只想用尽办法得到她;当拥有她以后,就想连她的心一起俘获过来。可是,想俘获她的心为什么这么难?

    轻叹了口气,宋慕杰一声不响地转头走了,只留给蓝飞飞一个孤独落寞的背影。蓝飞飞愣在那里,怔怔地出神:他就这么走了?什么也不说的走了?到底是何居心?

第三十八章 猜心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70/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