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腹黑小说 > 君看蝶儿飞 > 第三十九章 鬼影重重

君看蝶儿飞 第三十九章 鬼影重重


    夜幕降临,天无月,四周漆黑,冷风飕飗。各房都已经安静下来,关门落锁,整个宋府寂然无声。

    丝织房两个巡夜的小丫头打着灯笼,按惯例在三更天巡视一下院落。一盏昏黄的灯照着脚下黑黢黢的路,五步开外已经看不分明,两个丫鬟缩着脖子,还是难以抵挡贼风往衣领里钻。左边的小丫鬟叫银梭,十二岁,穿着一件葱绿色对襟小袄,圆圆的小脸蛋冻得通红,一直用手搓着冷得快没知觉的耳朵。右边的叫玉杼,比银梭大一岁,也穿了一件对襟小袄,外面还罩了件碎花小背心,一手打着灯笼,一手拉着银梭慢慢往前走。

    “真冷啊!”银梭低声抱怨道,“快把人耳朵冻掉了。”

    “行了,快巡完一圈,到伙房里烤一下。”玉杼吐了口冷气回道,举着灯笼四下看看,继续拖着银梭往前走。

    银梭突然拉了一下玉杼的袖子道:“玉杼姊姊,你这几天夜里有没有听见过人哭啊?”

    玉杼哆嗦一下,呵斥道:“大半夜的,别胡说八道,怪吓人的!”

    银梭煞有介事地道:“不是吓唬你。前天晚上我起来解手,真的听见有人哭,影影绰绰的,我想仔细听听,又听不见了。吓得我赶紧跑回房里去,半夜都没睡着。”

    “死丫头!好的不说,这会儿子说这个,吓得我腿都软了!”玉杼啐她一口,赌气丢开她骂道,“还不快走,乱嚼什么舌头!”

    “哦!”银梭缩头吐了下小舌,紧赶两步追上玉杼。

    刚没走几步,银梭又拉了一下玉杼的袖子道:“玉杼姊姊,你听见什么声音没有?”

    玉杼甩开她的手,怒道:“你还敢胡说,小心我撕烂你的嘴!”

    “没有胡说。”银梭小脸满是惧色,朝虚空里指指道,“你听啊!”

    玉杼凝神听了一下,除了风摇树柯的呼呼声,什么也没听见,刚想骂银梭两句,忽然一丝隐隐约约的“嗯嗯”声传来,像人声,又不像,断断续续地随着夜风飘过来。

    玉杼觉得全身的寒毛一炸,都竖了起来,站住立起耳朵再听,又没有了声音。银梭过来一把抓着玉杼的左臂使劲摇了摇道:“你也听见了是不是?我说有人哭吧!”

    玉杼到银梭的手上拍了一巴掌,喝道:“别自己吓自己。这院子都落了锁,外面人进不来。院里的人都睡去了,谁会黑更半夜在这里哭啊。”

    银梭苦着小脸道:“人是进不来,不会是别的东西吧!”

    玉杼打个寒战道:“你这死丫头又胡说什么?”

    银梭道:“上房的冬梅姊姊不是才死吗?人家都说她死得冤枉,会魂不散的,今天好像是她的头七,你说会不会……”

    “要死了!”玉杼到银梭脸上拧了一把,打断她后面的话,怒骂道,“再说那些不着边的话,我告诉崔妈妈打你板子!快跟我去瞧瞧,万一是来了贼,偷了东西,咱俩都别想好过。”

    银梭揉了揉被玉杼拧疼的脸,委屈地扁扁小嘴,想要再说什么,看见玉杼已经打着灯笼循声找去,只好壮着胆子跟了过去。

    丝织房是宋府里专管织造之处,可以自织自染绫罗布匹,供府中自用。丝织房的院子极大,染缸、晒布架等物都在院子中摆放。东北角有一处专门堆放报废的织机等杂物,府中每个月都会派人来清理。

    玉杼觉得声音似乎是从杂物堆放处传来的,就打着灯笼慢慢过去。声音渐渐清晰了,虽然仍是断断续续,但可以听出来,确实是哭声。声音极低,像是压抑在喉咙里,因为抑制不住,才时不时漏出一两声。玉杼使劲吸了口气,把灯笼举高,想要照过去看个究竟,冷不丁一双凉冰冰的手从后面抓住了她的胳膊!

    “啊!”玉杼惊叫一声,转头用灯笼一照,看见银梭小脸吓得煞白,紧贴在她的身后,两手死死拽着她的胳膊,可怜巴巴地往前面探头探脑。

    “吓死我了,死丫头!”玉杼长出口气,拍了拍口,骂了银梭一声,转过头往刚才发声的地方照了过去。

    昏黄的灯光在夜风下微微摇曳,照得四周昏昏惨惨。刚才还断断续续的抽泣声一下子销声匿迹,只有呼呼的风声在两人耳中回荡。

    银梭使劲抓住玉杼的胳膊,整个人都贴到玉杼身上,瞪着圆溜溜的眼睛四处乱看,颤声道:“怎么又没有声音了?”

    玉杼咽了口唾沫,把灯笼举高,四下里照照,大着胆子向刚才发声的地方喝问一声:“谁在那里?”

    没有回答,没有动静,只有一阵冷风忽然兜地刮了过来,带起一片诡异的亮光向两人扑面而来!玉杼觉得好像有落叶般的东西忽的一下蒙着了她的双眼,她急忙用手抓下来一看,立刻倒抽了口冷气——一片纸钱!风中泛着一股焦煳的味道,点点火光像鬼火般在空中飘荡,忽左忽右地明灭,很快随风席卷而去。

    银梭尖叫一声,颤着手指向前面指点:“那……那里,好像有个人!”

    玉杼的心提到了嗓子眼,拼命睁大眼睛顺着银梭的手指观瞧,前面黑洞洞的,看不清楚有什么。

    玉杼一边给自己打气,一边呵斥银梭道:“死丫头,你看清楚没有,哪里有人?”

    银梭隐在玉杼背后,探出个小脑袋,往前面乱指:“就是那个破织机边上,刚才我看见有东西动了一下。”

    玉杼大着胆子,按银梭的指示试探着往那个破织机边上靠,快到跟前时把灯笼一举,又是一阵冷风兜地而起,好像有个人从地下突然冒了出来,昏黄的灯光晃了一下,照出隐在黑暗中的一张人脸,惨白得几乎没有血色,两眼直勾勾地看着她俩,面无表情,在明灭不定的灯光下泛着一片死光。那张脸赫然是冬梅!

    “啪!”灯笼摔在地上,蜡烛向上一跳,燃着了灯罩,火忽的一下子燎了上来,已经被吓呆的玉杼和银梭借着跳动的火光,看见冬梅冷着脸猛然向她们扑了过来,几乎同时放声尖叫:“鬼啊——”

    撕心裂肺的呼叫声划破了冬夜的宁静,冷冽的空气霎时之间被搅荡了起来,粉碎了所有人的美梦,只留下魅影重重,鬼气森森!

第三十九章 鬼影重重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70/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