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腹黑小说 > 君看蝶儿飞 > 第四十章 捕风捉影

君看蝶儿飞 第四十章 捕风捉影


    “什么?闹鬼?”宋慕杰蹙紧眉头,俊脸上写满不悦,谁这么无事生非的?刚消停几天,又不安分了。

    管家柳进低着头,唯唯诺诺道:“说是丝织房里两个巡夜的丫头看见的。昨晚丝织房的崔嫂已经把两个丫头关起来,分开审了好多遍,说法都是一样的。”

    宋慕杰了下巴问:“她们肯定看见的是冬梅?没有认错?”

    柳进点了点头回道:“那两个丫头都见过冬梅,虽然当时看得不很清楚,但她俩都说是冬梅没错。”

    宋慕杰沉吟了一下道:“府里的下人都知道这件事吗?”

    柳进为难地搔了搔头道:“虽然小人已经吩咐丝织房的人不要乱说,可是昨晚夜深人静,听见动静的人不少,恐怕也瞒不住。”

    宋慕杰想了一下,点点头道:“算了。你去吩咐各房注意,不要借机生事,我会尽快想办法处理的。”

    柳进应了一声,然后提议道:“庄主,要不要请个法师来做场法事?”

    宋慕杰嘴角露出一抹轻蔑的笑,对这种神神鬼鬼的事他向来是不太信的,那些僧道装神弄鬼的一套他更不屑。不过,他不信不代表别人都不信,相反,疑神疑鬼的大有人在,偌大的宋府,安定比什么都来得重要,所以管家的建议未尝不是安定人心的良策。

    宋慕杰略一沉吟就有了主意,吩咐柳进道:“也好,你去花重金请人来做个道场,一来超度冬梅的亡灵,二来去去府里的晦气,明白吗?”

    柳进经验老到,立刻明白宋慕杰的用意,连忙领命去办。

    柳进出去后,宋慕杰朝一直默立一旁的谭柏招招手道:“这件事你怎么看?”

    谭柏走上前两步道:“我不太相信有鬼。恐怕……”谭柏犹豫着,不知道该不该说出自己的揣度。

    宋慕杰鼓励道:“说下去。如果不是鬼,会是什么?”

    谭柏憨笑道:“爷这不是明知故问吗?不是鬼,当然是人了。”

    宋慕杰两手环抱在前,往太师椅上一靠道:“可有什么发现吗?”

    谭柏沉吟一下道:“也算不上什么发现,只是一些疑点罢了。今天早上我去丝织房看过,她们说闹鬼的那个地方,好像有一点纸灰,还有一两片没烧过的纸钱,我怀疑有人在那里祭拜过什么人,被那两个丫头撞见了。只是她们一口咬定看见的人是冬梅,这叫我想不通。”

    宋慕杰微微一笑道:“这已经算是很大发现了。至少跟我猜想的一样,肯定不是什么鬼怪作祟。我看这样,你去暗地查一查丝织房里的丫头婆子的身家背景,有什么问题赶快回我。”

    谭柏施了一礼,就要领命而去,宋慕杰又叫住他道:“听着,你发现的事先不要对别人讲。下人们要怎样传随他们去,不必理会。”

    谭柏虽不明白宋慕杰心里在盘算什么,但也知道他这样吩咐肯定有他的道理,所以也不多问,诺了一声退了下去。

    宋慕杰站起身,伸了个懒腰,嘴角又勾起一抹笑:难道说日子过得太平静了,所以就要生点事出来?也罢,兵来将挡,水来土掩,那就斗斗法吧。他溜溜达达地回到自己的上房,正好看见上房的四个大丫鬟正聚在一处窃窃私语,莫非传闻也传到这里了吗?

    宋慕杰故意干咳一声,四个丫鬟闻声都慌忙站起,垂首施礼。宋慕杰扫了她们一眼,果然个个脸上挂着悲戚,春桃和蓝飞飞的眼角还有没擦干的泪痕。宋慕杰不想点破,迈腿进了屋子。

    四个丫鬟鱼贯而入,帮宋慕杰宽衣解带,换上家居服。蓝飞飞现在接替了冬梅的工作,帮宋慕杰取下束发冠,放开发髻,用锦带把他一头黑亮的头发松松地系成马尾,斜甩在肩头。

    宋慕杰躺在睡榻上,随手拿了本书翻看着。四个丫鬟垂手站立一旁,显然各怀心事。宋慕杰瞟了瞟她们,随口问:“你们觉得冬梅会变成鬼回来吗?”

    四个丫鬟面面相觑,春桃还受惊似的抽了口气,显然没想到宋慕杰突发此问。

    宋慕杰把书合上,站起来道:“说啊?你们不是也听说了吗?怎么想的?”

    四个丫鬟你望望我,我望望你,都不说话。

    宋慕杰微蹙一下眉头道:“飞飞,你说。”

    蓝飞飞咬了咬嘴唇,犹豫道:“冬梅死得冤枉,可能她真的放不下,又回来了。”

    宋慕杰走到蓝飞飞面前,低声道:“你真的相信?”

    蓝飞飞不吭声,神情悲戚,只是不断咬着自己的唇瓣。

    宋慕杰心里一动,原来这个丫头始终在内疚,即便冬梅不是真的魂兮归来,只怕她心中还有希冀冬梅能死而复生吧。对蓝飞飞的痴念,宋慕杰无法苛责,也不忍苛责,心结难解的苦痛没有人比他更了然。这么多年来,自己始终对以前的旧怨难以释怀,又怎么能强求蓝飞飞这么快就忘记呢?

    宋慕杰也无心再逼问几个丫鬟,柔声安慰道:“我已经让管家请人来做法事超度冬梅,你们不要太难过了。”

    四个丫鬟一起行礼,代冬梅道谢。宋慕杰随意地摆摆手,只觉得气闷,于是抬脚走了出去。

    外面天云低,空气清冷,宋慕杰慢慢吸了口气,沿着花径往陶然居去。刚到陶然居墙外,忽听院里边有人窃窃私语,似乎夹杂着“冬梅”的名字断断续续飘过来。宋慕杰心念一动,停下脚步,凝神静听。

    说话的应该是陶然居里的使唤丫头,声音极细小,估计离得比较远,若非宋慕杰内力深厚,耳力过人,恐怕就听不真切了。

    其中一个声音尖细,道:“你别吓我,我不信真的有鬼。”

    另一个声音稍显老成,接口道:“谁吓唬你啊。丝织房的玉杼和银梭都看见了,听说冬梅的样子满脸是血,还想伸手抓她们呢。”

    前一个像是被吓到了,颤声道:“瞧你说的跟真的一样。害冬梅的人不都抓住了,为什么她还来府里闹啊?”

    后一个顿了顿,压低声音道:“你不知道,冬梅是替人受过,她肯定是不甘心,才回来报仇的!”

    宋慕杰心里一震,觉得这里面大有文章,更是竖起耳朵细听。

    前一个丫头也像吃了一惊,声音略高道:“报仇?冬梅替谁受过?要找谁报仇?”

    后一个“嘘”了一声嗔骂道:“要死了你,那么大声,不怕被人听到。”

    两个人默然一会儿,估计是四顾无人,又接着开始先前的话题。

    前一个尖细的声音追问:“姊姊,你快说,都听说什么了?”

    后一个道:“我听说冬梅是出去取东西时被贼人给糟蹋了,可是冬梅是贴身伺候庄主的,取东西不是有外房丫头吗?所以,冬梅是替别人做事,才送了命的。”

    “哦!”前一个恍然大悟道,“姊姊是说,冬梅是来找指派她做事的人报仇的?”

    后一个很肯定地说:“人家都说,冬梅这一回要找的人……”

    宋慕杰屏住呼吸想听她说清楚,忽听墙里边有人喝骂:“你们两个,不好好干活,在那里偷什么懒?”

    一句喝骂,两个丫鬟都住了声,接着没了动静。宋慕杰有点失望,有心进去找那两个丫鬟问个清楚,但想了一下又算了。反正,该来的始终要来,不如让这场戏唱足,也好看看都有哪些人扮演哪些角色!

第四十章 捕风捉影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70/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