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腹黑小说 > 首席护卫的烦恼 > 第三章 冰火交加

首席护卫的烦恼 第三章 冰火交加


    隆隆的雷声,如空中击鼓;道道闪电,像挥舞的利剑;雨柱犹如一排排利箭向地面。

    黑夜,天地间充满杀气。

    一曲慷慨悲壮的音乐从墨玉楼里传出,如战鼓般激越、血脉贲张,仿佛不见血的厮杀,在雨声中,有一种撕裂的感觉。乐声越升越高,越来越急,如金戈撞击的刺耳声音,升到最高点时突然“啪”的一声轻响,一切都戛然而止。

    弦断了。

    烛火在夜风下忽明忽暗映照着尚瑜泛着冷光的眼眸,怔怔地望着断弦,整个人仿佛与身后的黑暗融为了一体。他把琴往旁边一推,如梦初醒般站起来去关窗。

    一抬头,尚瑾静静地站在窗外,怀抱一把古筝,宛若迷路的小孩,无辜地看着他。他心头一热,张开嘴想唤声“大哥”,但话噎在那里,什么也说不出来,尚瑾见他张嘴发愣的样子,忍不住粲然一笑。尚瑜这才回过神,转身快步走出门外,握着他的手把他拉进屋里。

    尚瑾小心翼翼地把怀里的古筝递给他,尚瑜站起双手接过,放在桌上,轻轻抚着琴弦,心中思潮起伏,那双清澈得倒映出了他曾经坐在父亲身边听筝的一切。只是此时,父亲换成了兄长。

    “小瑜瑜,人家睡不着……”尚瑾像个小孩般撒娇地依靠在尚瑜身边,拉扯着他的袖子,硬生生打断他的思绪。他百味杂陈地偏过头,把他拉近一些,让他靠在自己身上,“我陪你。”

    尚瑾托腮望着窗外的梧桐,梧桐比白天少了些随,入眼迷离,两人许久无话,过了好一会儿,他才转头瞧了一眼尚瑜,尚瑜仍然呆呆地注视着桌上的古筝,不知道在想什么。他忍不住了,又扯了扯尚瑜的袖子,“今晚的杀气好重哦。”

    尚瑜瞧着兄长眼里意味深长的神色,闻着外面飘进来的血腥味,不禁站了起来,缓缓往外面走去,尚瑾见他出去了,自然也跟在他身后,两人站在屋檐下望着漆黑的夜空,雨已经停止了,到处都湿漉漉的滴着水。

    尚瑾似乎被这种气氛感染了,低声叹息道,“瑜,你放下了吗?”尚瑜浑身颤了颤,转头拉住他的手柔声道,“哥,外面风大,我们回去吧。”

    尚瑾眼里燃着执著,慢慢地把手放开,低眉,轻声道:“那一瞬,我飞升成仙,不为长生,只为佑你平安喜乐,只为……”

    “只为佑你平安喜乐……”尚瑜缓缓地重复他的话,指尖终于抑制不住剧烈地颤抖起来,他紧紧握了握拳头,手却又被尚瑾握住了,很柔和但很有力。

    ——

    楼宇亭阁静默如兽,挂檐勾心,枋璧斗角。红玉楼富丽堂皇,却又十分玲珑巧,两者完美结合,在清晨朦胧的雾水里,显得越发庄严。

    苏总管急匆匆地跑到红玉楼书房,见到书房只有尚瑜,手持卷宗,墨砚在红檀木书桌上散发着墨水的清香。他脸上更加担忧,急忙曲腿下跪。尚瑜似乎没有看到他,眼皮都没抬一下,他也不敢出声打扰尚瑜,就这样一直跪在地上。

    许久之后,尚瑾才施施然走出来,见到这情景不由得埋怨地瞅了尚瑜一眼,“老人家了,快起来吧,别折腾。”苏总管这才颤颤巍巍地从地上爬起来,但由于久跪,双腿发麻,差点站不稳,“瑾王爷,二十四骑……”

    “他们怎么了?”尚瑾闲适地在尚瑜身旁一坐,优哉游哉地打开折扇,“说吧。”

    “是!”苏总管面对尚瑾比面对尚瑜轻松多了,“三个重伤、七个轻伤、一个被扔进湖里、四个昏迷在紫竹林、两个倒在蓝玉楼、一个中毒,其余无恙。”

    “三、十、十五……”尚瑾云淡风轻地听着,眉毛都没动一动,不知道是对他们的死活不在意还是完全在意料之中,“不错嘛,居然还有六个好好的。”

    “这……“苏总管被他这么一说,所有的说辞全都堵在喉咙里,尚瑾见他张口结舌的窘态,也懒得给他机会开口,“传本王命令,把失败者从二十四骑中剔除,发配边疆!”

    苏总管脸色一黯,尚瑾对失败者向来寡情,但他还是硬着头皮求情,“这惩罚会不会过重了?”

    “太重吗?”尚瑾轻笑着眯起眼睛,虽然很漂亮,虽然很赏心悦目,却带着十分危险的气息。

    “奴才不敢。”苏总管再也不敢多说一个字,他看着尚瑾长大,比任何一个人都要明白那人的可怕之处。他唯一侥幸的是,尚瑜没有开口。尚瑜甚至连眉头都不动一动,仿佛没有听到他们的话。

    “且慢!”一个沙哑的声音从门外传来,尚瑾诧异地挑了挑眉头,蓝希环看似闲庭信步,但话到时,人已到,“属下叩见二位王爷。”

    “小蓝子,你没事太好啦。”尚瑾笑吟吟地打量着她,她全身黑衣,脸色苍白,眼里布满了血丝,状况似乎不怎么好。蓝希环垂首跪着,生怕尚瑾瞧出她的不妥,“瑾王爷,二十四骑很努力。”

    尚瑾伸手托腮,略略思索,很快又笑着朝苏总管招招手,“好吧,先留着他们。”

    苏总管悄悄抹了一把冷汗,行礼退下,蓝希环暗中也松了口气,她救了二十四骑无形中也是救了她,否则,她很有可能也会被发配边疆。

    尚瑾灵动的眼眸转了转,又像小孩一样撒娇起来,“打算今天给你庆功呢,怎么不穿得光彩照人一点?”

    “您不也是普通打扮吗?”蓝希环脱口而出,但立刻又觉得好笑,尚瑾连普通打扮都奢华到极致,何须特意。

    “本王不同嘛,本王是王爷。”尚瑾挥了挥手,正要说什么,尚瑜这时却心有所动,随意拾起砚中毛笔,笔中一滴墨水滴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她的手臂飞,快若流星,没等她回应,剧痛已遍布她全身。一红一黑两滴水滴在地毯上,血腥味混着墨香溢开。

    蓝希环脸色瞬间惨白,但她只是闷哼了一声,跪在地上硬是撑着一动不动。

    “别这么凶,她有伤呢。”尚瑾似乎早已意料到蓝希环会受伤,尚瑜会出手,一点也不讶异,“小蓝子,本王准你三天假,回去好好休息。”

    蓝希环终于获得离开的机会,右手紧握住流血的伤口仓皇逃离。她一直想不明白,到底哪里得罪了尚瑜,竟被如此对待。

    “你怎么看?”尚瑾碎玉茶几前坐了下来,优哉游哉地叹了口茶,望着蓝希环远去的背影,轻笑不已。尚瑜把卷宗往旁边一放,施展开手脚,往椅背上一靠,淡淡道,“身体失去协调,应该是中毒。”

    尚瑾眼前一亮,唇畔浮起一丝笑意,“三日绝?”刑军惯用的毒药一般有四种:鹤顶红、七步亡、三日绝和酥骨散,能让她安全来到红玉楼的也就只有三日绝。

第三章 冰火交加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73/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