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腹黑小说 > 首席护卫的烦恼 > 第六章 心随竹叶飘

首席护卫的烦恼 第六章 心随竹叶飘


    蓝希环亦嗔亦怒掐着他的脸颊,把暗黄的残留药水全抹到他的脸上。浓浓的药味传来,尚瑜下意识又扣住了她的手腕,但没用力,只是微微冷笑地把她拖到自己面前,用她的袖子来抹自己的脸。

    她也不恼,只是恨铁不成钢地摇摇头,利落地往他身边一靠,用陈年桂花酒沾湿了罗帕,一边手捧住他他的脸,另一边手温柔细致地清洗他脸上的药物残渍。

    罗帕很香,酒很香,她的体香更香,软玉般的小手轻轻抚着他的脸,目光盈盈如水。他从来没有这样纹丝不动地坐着,心里像是几只蚂蚁在那里爬着,一种异样的酥痒感顿时传遍了全身。

    从如铜镜般光滑照人的茶几上看着自己的脸颊一点一点地软软的小手清理干净时,他突然萌生出一种莫名其妙的醋意。他嫉妒那个叫苏枫棋的男人。

    擦净他的脸,她又用酒洗干净自己的双手,又抓起茶几上一只黄色的药瓶,拨开盖子,把药粉全倒进酒里。

    “你干什么?”尚瑜急忙劈手夺过她手里的药瓶。闻了闻,他才发现自己反应过度,干脆把药帮她全倒进酒里,递回给她。她用迷离的眼神瞧了瞧他,乖巧地接过花雕,把头伸到坛口上,像小狗般伸出粉嫩的小舌头舔了舔,“不好喝……”

    尚瑜啼笑皆非地倒了一杯酒,轻轻啜了一小口,勾起嘴角,露出一丝若有若无的笑容。

    “你为什么不喝?”蓝希环从酒坛里抬起头,望着他意态悠然的样子,又把一坛酒推到他面前。尚瑜难得心情很好,端起酒坛,一饮而尽,直到他把酒坛放下来之后,蓝希环却呆呆地发愣,眼神的焦距不知道在哪里。他忍不住敲了敲桌子,“醒醒。”

    短短的两个字,蓝希环眼里的清泉突然夺眶而出,没有委屈,没有撒娇,这次,她是真真切切的悲伤的哭泣。

    “原来你不是小枫,你不是!”原本两滴清泪的蓝希环,早已泪流满面,白嫩小手狠狠地推着他的膛,几乎是歇斯底里地哭喊道,“你为什么不是小枫,你为什么不是?”

    “你怎么知道我不是?”尚瑜终于深切地感受到了蓝希环恶劣的酒品问题,但莫名其妙的,他居然不忍心看到她如此伤心的模样,是酒作怪?

    “你当然不是!”蓝希环绝望地垂下手,整个人趴在桌子上,泪流成河,“小枫,为什么你不来找我,你为什么不回来?”她垂着头,又开始拼命喝酒,泪水从脸颊滑过,混在酒中,生生的苦涩。

    尚瑜有一丝不忍,但又不知道怎么安慰人,只是轻轻唤着她的名字,“蓝希环?”

    蓝希环泪眼朦胧地抬起头,怔怔地望着茶几上的酒坛,突然再也不想忍受这种要命的苦涩,于是伸出纤细的玉足,狠狠的一脚,把酒坛踹下茶几,在地毯砸了个稀巴烂,酒洒在地毯上,很快四溢开来,满室飘香。

    “小枫,小枫……”蓝希环跌跌撞撞地朝后门走去,半梦半醒之间,踩到了自己长长的衣服下摆,整个人倒在台阶上。尚瑜在身后凝视着她一身狼狈,狠狠地拧起了眉头。

    她丝毫没有察觉身后的目光,只是像小狗般在地上爬出几步,抬起手,耀眼的阳光从指间中的缝隙流泻下来,很纯很安详。

    “呵,小枫,好多阳光啊!”

    耳,没有喧闹。

    眼,没有缤纷。

    嘴,沉默不语。

    ——

    夜,静极了,淡淡的月光洒向大地,方天守在蓝玉楼外目不转睛地盯着毫无动静的大门,一刻也不敢离开,虽然不安,却不敢轻易乱动。

    “蓝护卫也还没出来吗?”柳四风从柳荫后走出来,也带着浓浓的关切和担忧,“已经过了五个时辰又三刻了。”

    “难道他们同归于尽了?”方天小心翼翼地做着最坏的猜测,“或者是小瑜瑜王爷把小蓝子护卫杀了?”若说瑾瑜山庄里谁的武功最好,绝对是尚瑜,若两人动起手来,倒下的肯定不会是他。

    “瑜王爷不会趁人之危。”柳四风笃定地安慰着方天,自己心里却也忐忑不安。时间悄悄流逝,只有那块“禁止入内违者斩”的牌子在风中摇曳。

    方天焦躁地在蓝玉楼前来回踱步,却也无能为力。

    “这三日绝的期限也该到了。”尚瑾优哉游哉地摇着折扇地花园里走出来,身后跟着二十四骑十几个人。

    “三日绝?”方天大惊失色,他虽然不知道三日绝是什么东西,但一听名字就知道不是好东西,“会有什么后果?”

    “第一天,手脚发麻,四肢无力;第二天,全身发痒,痛苦难挡;第三天,周身腐烂,毒发身亡。”二十四骑同时回答,声音整齐划一,震耳欲聋,几乎把方天当场吓傻了,许久才泪水狂飙,“小蓝子护卫,你死得好惨啊!”

    “放心吧。这一切,本王会想办法解决的。好啦,不要哭了。”尚瑾温柔的语气一变,立刻换上王爷的威严,“祝十风,把宋大夫请来;余三风,开门。”

    余三风走到大门前,手刚碰到大门,“咿呀”一声,大门竟自动开了,尚瑜面无表情地站在门前。众人都好奇地打量着他,但失望的是他和进去前一样,衣服整洁、面无表情,连酒味也没沾到一点点。

    “诶?小瑜瑜王爷?”方天又惊又喜地冲上去,“小蓝子护卫呢,他去哪儿了?”

    “大哥早安。”尚瑜淡淡地看了像偷糖果被抓一样的表情的尚瑾一眼,眼光转向宋大夫,微微点头,口气虽然很客气,话里却透着不容质疑的独断,“宋大夫留下,其他人回去。”

    二十四骑迫不得已,行礼后退,尚瑾以扇遮脸,微笑不已。尚瑜瞧着他奸笑的脸,不用看都知道他的心思,“大哥,您也回去。”

    尚瑾摇了摇扇子,慢悠悠地吐出几个字,“难道小瑜瑜你不小心破坏了家规,不敢让大哥知道?”

    尚瑜默不作声,只是侧了侧身,让尚瑾进入蓝玉楼。蓝希环躺在华丽的檀木花雕大床上,半透明的纱帐里,依稀可以看见她慵懒地窝在被子里,像一只温柔的小猫。

    刘大夫在尚瑜和尚瑾“关切”的注视之下,战战兢兢取出她的一边手腕,凝神把脉。

    “大夫,大夫,他怎样了?”方天咋舌地瞧着混乱的现场,讶异不已。

    刘大夫没有立即搭腔,却诧异地瞧着满堂的酒坛,略一思索之后,才恍然大悟,“蓝护卫心智过人,毒已解。”

    “为什么?”方天呆愣地瞧着周围的一切,似乎不明白的只有他一个人。刘大夫难得遇到一个解毒高手,十分欣慰地解释道,“酒是三日绝解药的重要成分,把解药溶于酒中,只要喝得够多,即使无法拿到最确的解药,同样能解。”

    尚瑾微微挑眉,笑得云淡风轻地启口,“方天,转告二十四骑,摆庆功宴。”

    刘大夫和方天都退出去之后,尚瑾才像个偷腥的小猫瞧着尚瑜发出某种意味深长的笑声。尚瑜当做没看见。

    “小瑜瑜,不要这样嘛!”尚瑾像小孩一般在他身边蹭来蹭去,“我们家的小姑娘怎么样?大哥好好奇哦。”尚瑜无奈地瞧了他一眼,优雅地转身离去,没有带起一丝尘土。

    瑾瑜山庄办事效率极高,庆功宴很快在醉玉楼上排开,二十四骑褪去了白天的骄傲,和普通的少年一样,呼朋唤友,开怀畅饮;方天尤其高兴,总是不小心地把手里的**腿戳到二十四骑华丽的服饰上,小小地报复一下他们的绝情。尚瑾一手托腮,似笑非笑地注视着玩闹的人群,似乎谁都没留意,庆功宴的主角不在。

    似乎谁都没留意,庆功宴的主角不在。

    竹影轻轻摇曳,似风似水,竹叶上晶莹甘露悄然滑落,蓝希环冷然瞧着她面前的两条大汉,他们站在竹子上随风摇曳,说种不出的诡异。

    “天涯双刀?”蓝希环心中暗暗警惕,瑾瑜山庄极少有江湖中人来访,这两人夜闯紫竹林,恐怕来者不善。灰衣人不答,只是微微颔首。她心下笃定,遂抱拳道:“两位大侠踏月色而来,有何指教?”

    灰衣人上下打量了她一眼,不耐烦道:“小娃儿,赶紧回家去,把蓝希环给我叫出来!”蓝希环心里顿时升起一种不祥的预感,脸色也凝重起来,缓缓道:“你们找她所为何事?”他们相视了一眼,犹豫了一下方道,“你把她找出来,我们和她当面说。”

    她脸色一沉,冷冷道:“如果我就是蓝希环呢?”灰衣人斜睨了她一眼,不屑地大笑道:“如果你是蓝希环,在下就……”他望着蓝希环脚下飘飞的竹叶突然就说不下去了,笑声像抽搐一般,戛然而止,笑声像抽搐一般,戛然而止,“既然蓝护卫在此,那就好办了,请亮兵器!”

    “在下与两位大侠无冤无仇,自问没有做过天理难容之事,”蓝希环一字一顿,散发着冷森之意,“两位大侠的名声就是这么得来的?”

    “你……”左边的灰衣人须眉皆张,陡然间一片凛冽的刀光亮起。蓝希环正要抽出匕首,只听到“啪”的一声轻响,右边的灰衣人用刀拍在左边的灰衣人的刀柄上,刀光重新没回鞘中,只有脚下的竹叶一霎间飘落飞舞。他瞧向蓝希环缓缓道:“天涯双刀不会滥杀无辜,请你跟我们去一趟水墨城吧。”

    蓝希环心里的担心终于被证实,一颗心直直坠下去,一直往下落,往下落,像是无底洞般,只感到一阵彻骨的寒冷。灰衣人瞧了她一眼又道:“若是蓝护卫无辜,我等保蓝护卫毫发无损回来。”

    闻言她只是不屑的斜睨了他一眼,笑得犹如随风摆动的竹子,语气里充满了嘲讽,“你能在水墨城中保我无恙?”中间的灰衣人沉默片刻,叹了口气,道:“不能。”

    蓝希环冷笑道:“那你还有什么好说的?”那灰衣人脸色一黯,猛地抽刀,“欠人家的终究要还。天涯双刀对不住了!”话音刚落,半空中就卷起两道刀光,稀疏的竹影顿时支离破碎。

    “竟然知道他是蓝护卫,那就应该知道问主人同不同意才行。”刀光刚起,一个飘渺的声音从远处传来,他们猛地回过头,尚瑜从竹林深处缓缓走出,宛若闲庭信步,但话到时人已到,在月色下显得愈发容颜倾城、气质清冷。

    天涯双刀狠狠地皱了皱眉头:“来者可是睿王爷?”尚瑜清冷的声音再次响起,却不回答他的话,“阁下只需知道她是我睿王府的人。”

    天涯双刀沉默了下来,竹叶的沙沙越来越大了,风仿佛越来越大了,吹得他们摇摇晃晃,仿佛随时会跌到地上。但他们并未在意,只是紧握着手中的刀把,“欠人命者,不得不以命相偿,今日我兄弟若死在这里,亦不后悔!”

    五人映在斑驳的竹影上的身影也越拉越长,死寂一般的沉默在蔓延着。竹枝越来越低了,仿佛有一只看不见的手在压着它们。蓝希环心里一阵抽搐,汗水顺着脸颊不停的滴下,而她却好无所觉。天涯双刀的刀势已经笼罩了整片竹林,若是出手必是石破天惊的一击!

    一段死寂的沉默。

    尚瑜突然微微一笑,缓缓抬手,其余六只眼睛都紧紧的随着尚他的动作,不敢转动分毫,手中的刀亦如绷紧的弦。只见尚瑜随手取下头顶的发簪,朝灰衣人一扔,淡淡道:“告诉水墨城,蓝希环是睿王府的首席护卫。”

    灰衣人接过羊脂玉的发簪,急忙抱拳道:“他日我兄弟定会登门拜谢。”竹叶闪动,他们人间消失在苍茫的夜色中,竹影依旧斑驳,只是更加稀疏了。

    “谢瑜王爷救命之恩。”蓝希环局促不安的看着尚瑜的背影,他取下发簪,一头长发如瀑布般洒在身后,随风轻拂,飘逸若仙。尚瑜突然回过头,微微一笑,“你酒品如何?”

    “啊?”蓝希环没意料到尚瑜突然问出这样一个问题,怔了怔才小心翼翼地回答,“一般。”

    尚瑜冷着脸,从她身边走过,没有留下一丝痕迹。

第六章 心随竹叶飘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73/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