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腹黑小说 > 首席护卫的烦恼 > 第八章 魔高一丈

首席护卫的烦恼 第八章 魔高一丈


    蓝希环大吃一惊,本能地拉开小静。待利刃完之后,她瞧着小静面无人色,气愤地一脚踹开大门,让小静在门外等候,自己走了进去,才刚踏进大门,脚下的石板竟突然反转,她急忙提气一跃,斜斜进花厅。

    她不以为意地耸耸肩,正要前进,突然整个花厅黑了下来,四边都多了一道厚厚的墙壁,把她围困在其中。她狠狠地将脚一跺,斜睨了花厅一眼,似是要抱怨却又忍住,干脆在湘妃竹椅上坐了下来。花厅极为宽敞,处处都是刚毅的线条,颜色大都是黑白两色,只是件件都极其名贵,华丽中带着低调。

    枯坐了一会儿,她做好心理准备之后,抽出随身携带的匕首,往门上一划,红木的门板应声而裂,整齐地分成两半。蓝希环一脚踹开破板,一路前行一路破坏,直到走到尚瑜的卧室门前。

    “呵,墨玉楼也不过如此!”她刚要伸手敲门,却突然萌生出一个邪恶的念头,这正是她报仇的绝佳时机!

    悄悄推开门,蓝希环突然呆住了。尚瑜斜倚在床上,长发未束,睡袍半裸,深邃的冰眸子幽暗迷离地凝视着她,邪魅感,就如是夜世界的魔王,像罂粟拥有致命的吸引力勾惑人心无法自拔。

    蓝希环宛如被当场砸了一盆冰雹,不但全身冷透,而且金星乱冒——她在自投罗网!她仓皇回神,地上却有铁环冒出,竟要扣住她的双足,她一气闷,一跳,狠狠地把铁环踩在脚下,只听得“嘎嘎”的声音,铁环顿时粉身碎骨。

    尚瑜冷冷一笑,随手拔出床边的宝剑,朝她头上掷过去,势如雷霆万钧,她临危不乱,玉足轻轻勾住茶几,往后一弯腰,长剑从她的鼻尖上险险掠过,“嗤”地在横梁上,宝石流苏微微颤动。

    她艰难地闪过暗算,手中的杯子却朝窗边飞了出去。她又慌忙侧身,伸出纤巧的左脚轻轻点过窗台,右脚顺势伸出,在杯底轻轻一勾,杯子又稳稳当当地飞回来。

    尚瑜神色闲适,勾着嘴角,邪魅地凝视着她,直到她把杯子取回来,毕恭毕敬地走到他面前,“瑜王爷,请喝茶。”

    茶其实只是一杯清水,清得完全完全可以透过水杯看得到她的手指,在光彩流动的琉璃杯的映照下,闪耀着五彩的光泽。

    “喂本公子。”尚瑜初醒的嗓音略微沙哑,感得全天下的男人要是听了都会自卑得想一头撞死。

    蓝希环强忍住把水从他头上倒下去的冲动,气冲冲地把水杯往他手里一塞,“喝不喝由你!”尚瑜淡淡地瞧了她一眼,接住水杯,轻轻啜了一小口,才缓缓启口,“你在杯里放了什么?”

    她低眉顺眼道:“解酒药。”尚瑜瞧了瞧她心不甘情不愿地神色,有种想玩玩她的冲动,微微一笑,轻轻吐出几个字,“以后每天早晨五时整过来侍候本公子起床。”

    “什么?”蓝希环似乎听到了世纪最难以置信的话语,一切温顺的伪装在刹那间全都褪去,原形毕露地大吼,“我是首席护卫,不是侍卫!”

    “你有意见?”尚瑜微微眯了眯眼睛,不容质疑的独断当场把蓝希环压了下去,她微微抬起眼,透过长长的睫毛偷偷瞅了瞅他,口不对心地回答,“属下不敢。”

    “顺便每天摘一束花过来。”

    “为什么?”蓝希环终于又忍不住出声顶撞他的无礼要求,“园丁规定不能摘花!”尚瑜感又深邃的眼眸紧紧凝视着她像只张牙舞爪的小猫,微微一笑,“你房间里每天新鲜的花朵又是怎么回事?”

    “那是偷的!”

    “既然可以偷得如此大义凛然,那偷多一束又何妨?”

    “属下不能一错再错。”

    尚瑜略略偏头,嘴角微勾,看着蓝希环瞪大了眼一副大义凛然的模样,看上去是特别的有趣,就像一只生气的小猫,总想狠狠一口咬上去,可是就是没那个胆量。

    “过来替本公子更衣。”他把被子一掀,双腿着地,站起来,蓝希环顿时感到一种无形的压迫感,下意识地后退了几步,气急败坏地抗议道,“您是在开玩笑吧?”尚瑜不紧不慢地逼近了一步,“本公子从来不开这种无聊的玩笑。”

    “小静尚在门外等候,属下去把她叫进来服侍瑜王爷更衣!”蓝希环心慌意乱,转身就逃,但她逃得太快,收势不及,竟如飞蛾扑火般整个人撞进他怀里。

    她无辜地了通红的鼻子,艰难地抬起头,尚瑜完美的身材耀武扬威地展示在她面前,“本公子应该没有表达错误。”

    她暗中抹了一把冷汗,毅然往紧闭的窗户掠去,光电火石之间打开窗户,逃离虎口,谁知窗外刚好有一棵古老的梧桐树,她差点又一头撞了上去,清晨的第一屡阳光从黄灿灿的梧桐叶间透过来,叶子如蝴蝶般飘落。

    蓝希环瞧得美妙,情不自禁跃上梧桐树顶,顺势接了一片金黄的叶子,朝窗里的尚瑜去,“送给你。”

    尚瑜斜倚在门边,随意一夹,接住住蓝希环来的叶子,微微一笑,随手把它放在窗台上。

    蓝希环回眸一笑,朝他扮了个鬼脸,蹦蹦跳跳地去红玉楼复命。尚瑾终于盼到她的到来,却没看到他想见的人,不耐烦道,“小瑜瑜呢?”蓝希环急忙敛起笑容,行礼道,“回瑾王爷,瑜王爷尚在洗漱。”

    “你怎么不帮忙帮忙,让他快一些?”尚瑾不满地挥挥手,示意她退下,一个人生闷气。

    蓝希环肚子里直喊委屈,尚瑾叫她喊他起床,又没说明要服侍他,更没有说明要她通知他去红玉楼。就在她腹诽尚瑾的不仁道时,身后突然传来一个清冷的声音,“大哥,你真是越来越纵容下属了。

    她猛地回过头,尚瑜正从石板道路走过来,修长的身躯迎着拂面的清风,乌黑的发丝微微飞扬,全身却散发着冷森之意。

    “哈,对不起啊,小瑜瑜!”尚瑾好声好气地道歉说,“人家今天有点事,比较着急,所以……”蓝希环原以为尚瑾会替她解释两句,结果他不但不替她解释,反而把她直接推进了火坑。

    “你把解酒药给我吐出来!”蓝希环紧握着拳头,火大地瞪着尚瑜,想她辛辛苦苦帮他调制高效解酒药,他却反咬一口?尚瑜仿佛才看到她的存在,斜睨了她一眼,不屑道,“你是在与本公子说话吗?”

    蓝希环气极怒极,也不管他是什么王爷什么主子,一句话脱口而出:“不是你难道是路上的小狗?”尚瑜仿佛听到了笑话一般,竟露出一个完美笑容,不咸不淡道,“来人,把她关到蒲玉楼。”

    瑾瑜山庄的建筑单从名字上就可以区分,以颜色命名的居住用,非颜色命名的则公用,蒲玉楼是牢房!

    ——

    梧桐叶:至死不渝的爱情

第八章 魔高一丈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73/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