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腹黑小说 > 首席护卫的烦恼 > 第十一章 骑士的风流

首席护卫的烦恼 第十一章 骑士的风流


    百无聊赖地把书架上的经文都翻了一遍,正低头,蓝希环意外地发现紫夜师太竟面前放着一本情诗。她好奇地拿起来,不禁大为讶异,“我问佛:如何让人们的心不再感到孤单?”

    紫夜师太竟低低地叹息了一声,接着她的话道,“佛曰:每一颗心生来就是孤单而残缺的,多数带著这种残缺度过一生,只因与能使它圆满的另一半相遇时,不是疏忽错过就是已失去拥有它的资格。”

    听着她哀伤的语调,蓝希环像被定身法定住了一样,但望着她僵直的背部,似乎每一个字都如一把刀割在心上。

    “紫夜师太,您怎么了?”紫夜师太虽然背对着她,但哽咽的声音让她再也无法念下去,但也不好贸然上前,只是跪坐在那里空担忧。

    紫夜师太不答,却继续念着经文上的情诗,泪水悄然滑下,“那一世,……;那一瞬,我飞升成仙,不为长生,只为佑你平安喜乐。”

    两人默默地坐着,都没有在出声,一种伤感的气氛弥漫着整座殿堂。许久之后,紫夜师太才轻轻唤了一声,“希儿。”蓝希环又是欣喜又意外,急忙回应道,“希儿在。”

    “你下山去吧。”紫夜师太转过身,慈祥地着她的秀发,眼里犹带着未尽的泪水,“这里是悲伤之人的眼泪汇聚而成的地方,你的归宿不在这里。”蓝希环百思不解,正想再询问,这时,外面传来一阵敲门声,一个小尼姑在外面喊道,“师父,尚瑜尚施主求见!”

    “尚瑜?”蓝希环如遭雷劈,许久才缓过神来,想从紫夜师太得到否认,但紫夜师太肯定的回答却彻底地击溃了她的希望,“是尚瑜。”

    “天啊,连这里他都知道?”蓝希环惊慌失措地从蒲团上爬起来,几乎慌不择路,“我要找个地方躲起来……”紫夜师太听到尚瑜的名字之后,瞬间恢复了正常,“从殿堂后面即可离开。”

    “谢谢师太,太谢谢您了。”蓝希环行礼,落荒而逃。

    尚瑜在小尼姑的带领下,走到紫夜师太的面前,跪,“孩儿叩见母亲大人。”紫夜师太微微一笑,缓缓启口,“你是来接她回去的吗?”

    尚瑜一愣,垂首道,“不是。”紫夜师太脸上的笑容愈发明显,不知是欣慰还是讽刺,“瑜儿,你果然长大了,学会撒谎了。”

    与此同时,蓝希环连确认的勇气都没有,就逃出了庵堂,躲进了湖边的花丛。“吓死我了!他怎么会来到这里?这也太巧合了吧?”想起他恶魔般的笑容,就气闷地直想挠墙。不料一低头,水里竟有尚瑜的倒影!

    她僵硬地转过身,吓得声音也结巴了,“瑜……王爷?”尚瑜深邃的眼眸仿佛瞬间能穿过她的灵魂,“你叫我什么?”

    蓝希环咬着樱唇,机会悔青了肠子,她忘记了尚瑜不认识她眼前的样子,于是在嘴角狠狠地扯出一丝笑容,“我说的是水里有好多鱼。”

    “是吗?”尚瑜肆无忌惮地逼近了一步。蓝希环被逼得后退了额一步,恨不得当场把他那好像知道一切的表情狠狠地撕下来,扔在地上蹂躏一番!

    “看来要让你好好认识认识我了。”尚瑜缓缓抬脚,再次往前踏近一步,强大的气场把她笼罩在其中,蓝希环身后是湖水,但她也不管,硬是一脚往湖里踩去,却被他一把搂住了纤细的腰身。

    蓝希环大惊失色,双手狠狠地往他膛上一推,借力往后倒掠出数十丈,瞬间消失在对岸的花丛中。

    尚瑜望着她远去的背影,正要转身,突然感觉有人偷袭他的束发簪子,他不慌不忙侧身、偏头,闪开头上的爪子才缓缓转过身,对着她。

    容宝宝偷袭未遂,负气地打着身旁的花树,“你敢再欺负我的小宝宝,我就打死你!”她的言下之意是不许他欺负蓝希环。

    尚瑜若有所思地注视着她,尴尬地唤道,“容宝宝……”

    容宝宝似乎没看到他,灵活的眼睛转了几转,突然扑到水边趴了下来,指着水里的游鱼大笑,“尚家小鱼儿在水里,在水里……”

    ——

    有茶,奇香氤氲;

    有琴,如幻似梦;

    有水,清澈明艳;

    有情,温润如玉。

    这就是瑾瑜山庄。蓝希环恢复护卫的样子万分不愿地站在紫竹林里,望着掩映在花草树木中的建筑,五味杂陈。她,最终还是要回到这个地方。

    从紫竹林里翻墙进庄,蓝希环又偷偷溜回蒲玉楼,那里一切没变,还是她临走前的样子。她大大地松了口气,在软椅上瘫坐下来,心里却隐隐不安,她逃了这么久,不可能没有人发现,尚瑜突然出现在镜水庵的时间又如此诡异……

    挫败地坐了起来,蓝希环一坐回檀木书桌前,就差点从椅子上跌了下去,原本的黑檀书桌变成了绿檀,书桌被换了!

    她焦躁地找遍了蒲玉楼,都找不到那张桌子的踪影,坐立不安地回到原处,她几乎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以那个罪名,尚瑜完全可以再关她半年。

    望着书架上的笔墨纸砚,蓝希环啧啧地赞叹了几声,随手抽了一张卷轴,里面却是空白的。她无奈地叹了口气,正要把收起来,但似乎想起了什么,把卷轴在书桌上铺好,磨墨、起笔。

    卷轴上的人物慢慢形成,蓝希环越画越顺畅,烦恼顿时又被她扔到了脑后。就在她怡然自得之际,突然外面传来了敲门声,蒲玉楼的守卫在门外喊道,“瑜王爷有令,蓝护卫的软禁到现在为止。瑾王爷有请。”

    “知道了。”蓝希环没留意守卫说了什么,随口应了一声。守卫不敢轻易进去,只是打开了蒲玉楼特质的大锁。长脖子等她出来,但她却迟迟不见人影。守卫忍不住了,又喊了一声,“蓝护卫?”

    蓝希环随手抓起一个砚台就扔了出去,“你再吵试试看!”守卫没想到她这么凶,再也不敢多说一句。

    蓝希环辛苦了一个时辰,自我陶醉地欣赏了一下,用镇纸压好,才在湘妃竹软椅上坐了下来,等待墨迹干透。不到一会儿,她窝在软椅上睡着了。

    尚瑾的侍卫和蒲玉楼的守卫在门卫却因为一直等不到她出来而急得团团转,但是谁也不敢踏进蒲玉楼一步。因为尚瑜有令,擅入者,格杀勿论!

    “你们在干什么呀?”二十四骑嘻嘻哈哈笑闹着从树荫下走过,发现大堆的守卫和侍卫在蒲玉楼外来回踱步,于是好奇地往蒲玉楼里瞄了瞄,里面什么动静也没有。守卫见到二十四桥总算松了口气,“小人在等蓝护卫出来。”

    二十四骑都知道蓝希环被关了起来,却没人敢违抗尚瑜的命令前去探望,但此时人在蒲玉楼前,他们强烈的好奇心终于逃脱了掌控。

    “这个问题有点麻烦。”柳四风往蒲玉楼瞧了瞧,被李二十一风接住了话,“拿个大鼓来这里敲几下,我就不信统领大人能受得了!”

    “她出来肯定第一个杀了你。”陆七风笑着做了抹脖子的动作,但仔细想想也觉得这个方法不错,于是对旁边的侍卫道,“你们,去把校场的大鼓抬过来。”

    “太麻烦了!”谢一风对他们热烈的反应颇为无奈,但身为第一骑,他不能不说句公道话,“们集体我唱首歌,统领大人肯定就出来了。”

    大鼓抬过来,林十二风自告奋勇地担任了鼓手。一阵讨论之后,他们终于决定了要唱的曲目,因为全部人都会唱的歌只有一首,歌词如下:

    “忆当时,初相见;万般柔情,都深重;……情如火,何时灭;山盟海誓,空对月……”

    守卫和侍卫都看傻了,好一会去,才全部跟着唱起来,三十个男人一同对着蒲玉楼扯着嗓子吼,声震云霄!

第十一章 骑士的风流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73/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