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腹黑小说 > 皇家医学院 > 第二章 穿越而来

皇家医学院 第二章 穿越而来


    第一章穿越而来

    “啊——欠!”

    伴随着轻微的喷嚏声慕容悠然在昏迷中醒转,只感到自己的脸被某种长毛动物的口水洗礼着,痒痒的感觉,让她忍不住打了个喷嚏,随即四肢百骸传来的是彻骨的寒意。

    怎么回事?她有些纳闷,难不成是到了间,可是此刻的浑身无力和沉重感分明是受了严重风寒,头上传来的涨痛竟像是她一直以来的固疾,这年头人死了还会痛?

    努力了许久,慕容悠然终于睁开了眼睛,映入眼帘的是一只通体雪白的幼貂,模样煞是可爱,乌溜溜地小眼睛眨着,粉嫩地小舌头卖力地舔着自己的唇瓣,一下子让她彻底清醒。

    “雪儿?”

    脑海里跳出的两个字溢出,脸上的小雪貂立刻停止了口水攻势,蹦跶到她的颈项间蹭着,显得十分亲昵。

    慕容悠然支撑着坐起来,顺势将小雪貂抱在怀中取暖,开始打量起四周,发觉竟是数量壮观的书架和书籍,都被整齐摆放着,四周的陈设肃穆且古朴,墙上还镶嵌着一种数量可观的宝石,散发出的光芒可以媲美现代的节能灯,让她似乎猜出了些端倪。

    “呃……不会吧。”慕容悠然开始搜寻脑海里的记忆,努力回想着发生过的一切,良久才反应过来,她穿越了,还穿越到一个未知时空——风辰大陆来,匪夷所思的变换让她呆了许久,平日总是嘲笑小护士们痴迷穿越小说,典型的无神论者,结果应了那三个字——现世报。

    看来做人还是低调些好,轻叹了口气,慕容悠然开始回忆自己这一世的过往,忍不住嘴角开始抽搐,她竟然是翔宇国最不招人待见的庶出小公主,母后自父皇驾崩后被打入冷多年不曾出来,弟弟凌风被当年的皇后也是如今的太后夺去了抚养权用来牵制现在的皇帝慕容凌云,她从七岁起便被打发到藏书阁内看守书库,已经是第八年,如今这样半死不活的情况便是因为最近伙食越来越差,差到一天只有一顿馊饭,所以才体力不支晕死过去,让她有机会占据这个身子。

    所幸的是这位与她同名同姓的小公主,全部记忆她都继承了过来,让一向适应能力极强的慕容悠然不至于太茫然,可是以她现在这具躯体的状况不吃药不调理也是活不长久地,正思忖着,颈项间传来一阵暖意,顿时整个人神起来,仿佛有了新的力量支撑着她竟可以站立。

    “雪魄石?!”慕容悠然心底的疑虑总算被解开了些,前世的母亲将雪魄石交给自己的时候,说过它是一块被尘封力量的神奇石头,当时她只当是玩笑,不过现在看来母亲说的是真的,不过她宁愿这个力量是用来救弟弟和母亲的生命,而不是穿越到这种奇怪的地方来。

    仔细端详了着手中的石块如同冰晶般剔透,却渗着丝丝暖意,看似平凡无奇,没想到竟然可以让她穿越时空,不过接下来脑海跳出的认知,彻底让她目瞪口呆,这石头除了有着换颜等特殊能力,还能够储藏药草丹药和一些治疗的功效,随着心念驱动,慕容悠然从雪魄石中看到的被之前的自己炼制出来的丹药,数量之可观,内容之丰富足以让她这个来自现代的医者如获至宝,抱着试试看的心情她取出了一些适合自己病症的丹药,果然身体轻松了一些,不过其他的作用她却不知道怎么开启,折腾了半天除了让雪魄石空间内的草药和丹药更为整齐划一,就什么也不能做了。

    慕容悠然索暂时放弃,等气力有了七八分,便抱着已经睡着的小雪貂,循着记忆中的路线来藏书阁的门口,抬眼望出去竟是一大片极其珍贵的草药,闹海中跳出的名字和功效,让她差点从藏书阁的台阶上摔下来。

    这是什么世界?原来世界的疑难杂症,这些个草药都能治疗,更让她郁闷的是这个身体原本的主人竟是个天才药师,用八年的时间将藏书阁所有的书籍都熟读,就是为了能够找出方法治疗自己弟弟的先天心脉不足,天,连遭遇都和自己差不多。

    不过,让慕容悠然不明白的是,她所处的风辰大陆,是医者为尊,药者为师,护者为长,以这女子的资质足以考入赫赫有名的月泽皇家医学院,混出一片自己世界来。

    为何要在这个鬼地方受气吃苦,难不成就是为了救弟弟,可是八年了都找不出方法,不是应该找其他出路吗?再者先天心脉不足岂是单靠药物能治疗的,应该有着更好的治疗途径,看来之前的这个慕容悠然真是够蠢的,连自己都无法保护好,真是蠢到死了都不知道怎么回事,有这么多数量可观的良药都不愿意用,似乎是为了全都留给弟弟,却没想到自己死了谁来护佑自己的至亲,原来天才和白痴真的只有一线之差。

    记忆中弟弟的面容和这个世界的那位亲人面容有些重叠,名字也如出一辙,仿佛就是一个人般,使得慕容悠然竟有着一丝喜悦,仿佛弟弟凌风重生,她可以有机会弥补所亏欠的,一直把家人看得至关重要的她似乎找到了在这个世界上生活下去的动力,竟忽略身上传来的隐隐不适,情不自禁地抱着小雪貂在草药间翩然起舞,感受着阵阵草药的香气。

    “朕的皇妹,似乎非常自在呢!”

    慕容凌云一直以来都不喜欢这个懦弱且毫无血缘关系的皇妹,一直不明白当年父皇为什么会宠爱她,他更痛恨着她们母女俩进让他的母后失宠郁郁寡欢而终,所以自父皇死后他便一直刻意虐待这个皇妹,故意更改父皇的圣旨让那个害死他母亲的女人只能一辈子待在冷度日,也尝尝被忽略冷落的滋味,若不是看在凌风有着占卜未来的能力,那个女人能够炼制风铃草,他早就让这对母女殉葬皇陵了。

    “皇上看不出来吗?悠然脸色很差,而且病了许久。”慕容悠然被突如其来的打扰弄得有些不悦,虽然打扰她的人是帅哥一枚,不过这个帅哥似乎很讨厌她,那么她也没必要给他好脸色了。

    “那皇妹是在怪责朕了,不曾好好照顾于你了!”慕容凌云没想到许久不见,这位看到他会吓晕过去的皇妹竟然可以不搭理他,甚至冷淡地和他说着话,实在有些匪夷所思,难不成真病糊涂了?否则不会如同换了一个人一样。

    “悠然岂敢,不过,皇上,你今日来有什么目的直说,就不用那么客套了,我们之间似乎没这么亲!”慕容悠然脑海里全是这个死皇帝不善待她们母女的画面,故而越发没好气来。

    “既然如此,朕就好好提点一下皇妹了,一个月后便是你的及笄之日,按照当年的约定也是你嫁入祈家成为少夫人的日子。”满意地看着慕容悠然愕然和震惊的表情,慕容凌云感觉挽回了些面子,他知道这位皇妹最在乎的便是她的弟弟凌风和冷中那位被幽禁的母亲,曾经为了他们而一次次跪地恳求让她留在中,照顾着自己的至亲,无论做什么她都肯,现在他提出这样的事实,估计这女子又该求他了。

    “就这件事?!”慕容悠然没料到自己一穿越过来就要准备嫁人,故意忽略着脑海中以前的她恳求皇帝只要能一辈子待在里照顾弟弟和母亲,不惜一切的情景,再者她原本就不想在皇中被这样困一辈子,嫁人一定很混乱,所以似乎是个不错的逃跑时机,不过那个死皇帝应该不会那么轻易放过她。

    “皇妹变聪明了呢,的确,还有一件事!”慕容凌云挑着眉看着眼前的慕容悠然,似乎想从她的脸上读出些玄机,良久才继续说道,“朕要你取得祈晏殊的信任,获得天远玉兰的种植方法和种子!”

    “天远玉兰?!”慕容悠然努力搜寻自己的记忆,很快得到了答案,看来这位皇兄心眼不小啊,祈家的镇宅之花,也是许多珍贵丹药不可获缺的药引,特别是用于治疗小儿的先天不足有奇效,在风辰大陆有着一朵天远玉兰一两黄金之说,足可见这种药的稀有程度了,慕容凌云这样做不就等于让祈家没了引以为傲的资本吗?事情果然没有那么简单!

    “是啊,你的宝贝弟弟凌风也是因为缺少这味药而久久不能治愈先天疾患。”慕容凌云故意提醒着悠然,因为他知道只有这样悠然才会心甘情愿地倾力达成他的命令。

    “皇上真是高看了悠然,别忘了悠然不过是一个不招人待见的庶出小公主,多年营养不良且身体虚弱,您认为祈家少主会对我有兴趣吗?!”

    慕容悠然凉凉地说道,少在那里诓骗自己,还真当她和以前一样懦弱无能,天远玉兰的确可以延续弟弟的生命,但是却不能治,甚至还可能产生依赖,否则当年极度宠爱弟弟的父皇就该向祈家求取这味药了,只有一种可能,她的弟弟应该是传说中的预言者,透露天机的结果就是体质极差,最好的治疗方法便是不再预言占卜任何事情,静心调养,再辅以一些珍贵的丹药,以前的自己也应该知道这点,可惜的是没有能力也不敢反抗眼前这个毫无亲情的帝王。

    “悠然过谦了,你的能力应该自己清楚,要不祈家也不会在你年仅五岁的时候就将你定了下来,要知道当年你不过一个未断的小丫头就已经迷得祈家小少主不肯离开呢!”

    不得不承认,慕容悠然可以算得上真正意义上的绝色,即便陷入病弱中,依旧有着我见犹怜的气质,比自己妹妹翔宇第一美人悠沁公主更多了几分超凡脱俗的韵味,纵使布衣衫穿在她的身上都难掩其绝代芳华,若不是有着母亲的仇恨在,慕容凌云都会情不自禁沉溺其中,这也是他为什么会将一个手无缚**之力的小女娃发配到荒凉的藏书阁来的原因之一,他相信,只要她愿意绝对可以做到祸国殃民。

    不过很可惜,慕容悠然绝对不会有这个胆识和勇气,否则他会在第一时间杀了这个女子,就不是关在藏书阁那么简单了。

    “祈晏殊……”慕容悠然不再理睬皇兄的嘲讽,渐渐陷入过往的回忆中,只记得,一个唇红齿白的俊朗少年笑吟吟地看着她,答应着要护佑她一生一世,可惜的是很快就被另一幕所取代,也是令之前自己伤心欲绝的一幕,原来儿时许诺不过是一场笑话而已,当自己被送入藏书阁,母亲被打入冷的时候,那位男子转而便去向姐姐悠沁求婚,若不是悠沁芳心暗许龙御国的太子殿下,怕是如今也轮不到她嫁入祈家。

    心底似乎被触动了,有着难以言喻的忧伤倾泻而出,使得慕容悠然站立不稳,抱着小雪貂坐在草药丛中,身体瑟瑟发抖,善解人意的雪儿安静地待在她的怀中一动也不动,仿佛在给她温暖和安慰,原来亲眼见到了背叛,之前的那个她却依旧不愿违背自己的意愿去做伤害爱人的事情。

    其实原来的她很聪明,一直知道皇帝的所有谋,也知道自己的未来归属,但是被感情牵绊着,个又极为懦弱,内向的她便收敛了一切,故意将自己置于一个难堪的局面,不修边幅,潜心炼药,不敢去争取什么,也不敢逃离。甚至不惜放弃自己的生命,只为了不去做任何不利于祈晏殊的事情,也为了逃避压在身上多年的责任和负担。

    “你最好安静地嫁你的人,做你该做的事情,这样你在翔宇的母亲和弟弟才能够太平地活下去!”慕容凌云见悠然陷入痛苦中,便以为她是默许了自己的要求,或者说是本无力反抗,果然啊,她还是原来的懦弱女子,没有多大变化,努力挥去心中的疑虑和触动,慕容凌云转身离开,留下的是他的不屑一顾。

    “呵……”直至皇帝离开许久,慕容悠然这才轻笑起来,这个男人还真当她是以前那个没用的庶出小公主,见到他连气都不敢出。

    可是,那个接近于白痴的天才已经被这个无良的兄长给折腾得离了魂,现今的她是一个全新的生命,当然也会开始一段全新的人生,不会再轻易受人摆布,受人威胁。

    至于她的两位至亲,应该暂时不用去担心什么,因为留着他们,还有着许多用处,其中最重要的是弟弟预言者的身份,也是风辰大陆唯一一位可以随时窥探天机的人,更有着治世之才,以慕容凌云的子,绝对会好好保护凌风这个牵制他的弟弟,要知道预言者可以决定一个国家的命运,如今他手里掌握着预言者和预言者的母亲,又不怕被威胁到帝位,又能好好让预言者为自己筹谋,何乐而不为呢?而那个自以为是的太后,估计怎么也不会知道,自己本是被架空着权力。而且她的母亲应该是唯一掌握翔宇镇国之宝风铃草的炼制方法,也是唯一能炼制该草药的人,慕容凌云应该舍不得杀了她。

    所以,即使慕容悠然逃婚不嫁,慕容凌云也不能拿她怎么样,无非是利用了她的格弱点来掌控她罢了。

    思及此,慕容悠然轻松许多,可是放松心情的结果是一阵眩晕,不由得让她摇头,看来,当务之急是先养好她的身子,免得即使逃离都没有体力。

第二章 穿越而来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74/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