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腹黑小说 > 皇家医学院 > 第三章 准备逃婚

皇家医学院 第三章 准备逃婚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慕容凌云的吩咐,在慕容悠然再一次病得意识有些模糊的时候,来了几位身穿绿袍的长者为她诊治,并给她服用了一些疗效颇佳的丹药,齿颊间留下的味道让她轻易猜到了药物的种类,竟是些比较珍贵的草药所炼制,连带膳食和衣着也连带好了许多,勉强算是够得上公主的标准。

    就这样将养了近一个月,慕容悠然的脸色逐渐红润,神也好了许多,步履显得轻快起来,看来那些丹药该较为贵重了,慕容凌云还真为她这个皇妹能够嫁入祈家获得关注下了血本。

    不过,很可惜,结果可能不如他的愿了。

    闲来无事,慕容悠然曾找机会想去看这个世界的母亲和弟弟,可是藏书阁外有着重兵把守,她本踏不出分毫,慕容凌云也摆明了要将她在出嫁前和两位至亲隔绝,免得她有机会开溜。

    于是,她干脆省下力气,每日里侍弄那些让她心动不已的草药,偷偷地移入雪魄石中,或者翻越着藏书阁里书籍,挑那些比较有用的顺走,一点余地也不留,哼,谁让死皇帝那么不待见她。

    不过,有赖于前世学医的锻炼,再加上今世的慕容悠然本身也有过目不忘的惊人记忆,所以看得书都能记得大概,所以带走的书只是那些较为重要的。

    书看多的结果,也让慕容悠然明白了,为何自己已经有着高级药师的能力却依旧被这样忽略,原来在风辰大陆虽然药者为师,但都不及医者之尊,更何况要取得药师的资格还必须具有相当的灵幻力,因为不少药物的炼制都需要灵幻力的相辅相成,灵幻力越高所能炼制的丹药也越珍贵,怪不到慕容凌云不把慕容悠然这个药学天才放在眼里,因为这具身体灵幻力已经被之前的自己全部耗去炼药,不留分毫,也不去继续修炼恢复,还真有人对自己那么狠啊。

    若是论医术,慕容悠然可以当仁不让,以她在前世的执刀水平在这个世界应该能有自己的一片天地,在医道中术是最为艰难和高深的,就像外科手术一般,而掌握了术是成为圣医的关键。

    在医道中最巅峰的医者是天医,接近于神的存在,整个大陆也只有月泽皇家医学院的院长月杞然咂舌不已,为什么这个地方医生可以做到接近神,而她前世则悲催地被逼跳楼自尽,那些个同僚不是被医闹打就是被患者家属打,真有些令人无语。

    不过也难怪,在风辰大陆几乎每隔个十多年就会有一场毁灭的瘟疫,必须依靠医道的力量来镇压瘟疫的袭来,而且常人若不修习任何灵幻力,或者服用一些强身健体的丹药,就会比较容易得稀奇古怪的病,这一切的一切都造就了风辰大陆医者神圣不可侵犯的地位。

    可是让慕容悠然感到棘手的是灵幻力的问题,在原来的世界这玩艺本就是迷信和莫须有的事物,也没听说过学医还要修练什么灵幻力,这让她有些无从下手,情急之下她开始在藏书阁里乱转,连雪儿都不太搭理,似乎这样就能找出研习玄幻力的方法。

    就这样过了几日,里开始栽制婚礼的喜服,繁杂的程度让慕容悠然头晕不已,平日里百姓大都穿得是轻便的长袍,或者是接近于她原来世界的衣着,只是据财力决定衣服的材质和佩饰,只有皇族才会穿着类似古人的服饰,以彰显尊贵的身份,自那日皇帝离开后,慕容悠然所有的布长袍全被没收,摆明了不给她任何出逃机会,每天里三层外三层穿得让喜欢简洁的她浑身不自在。

    时间已经越来越临近婚礼,其间慕容凌云似乎还有些不放心,三五不时来“关照”她一下,每次都被她装傻认命的样子给糊弄走,几次之后便没了兴趣,而慕容悠然也乐得清静,只是每日习惯去草药园里待到深夜方能入睡,侍女们知道她喜欢独处也就不再跟随,反而贴心地给她安放了一张睡塌和一床丝被,倒给了她一段得以喘息的空间。

    夜凉如水,伴着阵阵清雅的草药香气缓缓流淌在祥宇国的藏书阁的院落内,虽然清冷,却令人心旷神怡。

    “好美的夜色!”慕容悠然很喜欢这不受污染的纯净星空,每次的凝神注视都会让她有空灵清明的感觉,仿佛已经融为一体,四肢百骸传来的异样,似乎在配合着颈项间的雪魄石在为她改造着原本柔弱的身体,这也是她近几日才发觉的秘密,猜测着是否就是在修炼灵幻力,只是不知道该如何运用,不过周围监视她的那些暗卫都已经能清楚地被她感知,看来记忆中应该有些什么神秘的东西被尘封住了。

    很可惜,明日就是那场盛大的婚礼,她至今都没有找到逃走的机会,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吱,吱……”雪儿轻微的叫声,打扰了慕容悠然的思绪,习惯地伸手抱住这只极赋灵的小雪貂,爱怜地抚着,突然间指尖似乎触到什么,看着雪儿似乎在诉说的眼睛,立刻明白了。

    悄悄地将藏在雪儿蓬松尾巴下的竹管打开,里面是一张纸条,打开一看是几行秀气的字体,像是男子的笔迹——

    吾姐悠然:

    展信莫挂,凌风甚好。明日婚礼,会有人替嫁,届时天高任飞,勿念凌风,母亲凌风自会照料,期待终有一日家人团聚。

    简单的几句话,给悠然带来莫名的感动,以凌风预言者的身份和占卜能力应该不难猜到她已经不是原来的姐姐了,却依旧这样帮她,由此可知原本姐弟俩的感情好到什么程度。

    对于慕容悠然而言,亲情是超然一切的,否则前世的自己也不会因为弟弟和母亲的去世而如此决绝了。即便这一世她也会如此,既然自己的亲人可以为了自己如此用心,而不顾安危,那么她就会当仁不让地承担起这份义务和责任,她一定会成为这片大陆最为顶尖的医者,亲手将弟弟和母亲接出这座牢笼,让慕容凌云付出应有的代价,同时她也会找出方法治疗弟弟的先天不足,她要好好护着他们,弥补前世的所有亏欠。

    慕容悠然小心翼翼地收拾起纸条,无意间发觉纸条的背后似乎也写着什么,只是她刚才未发觉而已,仔细端详了一会儿,如获至宝——

    “心随意动,雪魄重生,滴血认主,傲视天际。”

    原来雪魄石会开启神秘的力量引领她穿越到这个时空,全都是因为自己在手术中不慎扎伤了手指,坠楼的时候下意识地握住母亲给她的雪魄石,将血迹沾染了上去。

    突然,颈项中雪魄石变得不安起来,竟然泛出淡淡的红光,慕容悠然下意识地扯开之前截取草药时弄伤的手指,将血滴落在石头的中央,很快红光就平息了下来,一个奇怪的阵法在她周围出现,颜色极淡,并不引人注目,只是一瞬间就散了去。

    心底的一个声音似乎在告诉她,她已经可以随心所欲地掌控这块具有神奇力量的石头了,顿时雀跃不已。警惕地看了看四周,这才不动声色地将竹管和纸条放入雪魄石的空间内,故作困倦地样子往自己的寝室走去,待到周围的暗卫离开这才悄悄拿出石头在屋内研究起来。

    首当其冲的,便是换颜。

    慕容悠然对着镜子,幻想着一位老者的样子,很快原本绝世姿容就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位老朽的模样,不过身体和手部的皮肤没有丝毫变化,使得整个人显得十分滑稽可笑,老脸配青春年少的身躯和体态,怎么看怎么变扭。看来,她不能要求太高,换颜并不是换掉整个人,为了不让瞧出端倪,她必须容颜换成自己最容易适应的人。

    思考了片刻,慕容悠然计上心来,没有什么比扮演前世的自己更为得心应手的了,随之心念一动,那张熟悉的面容出现在镜子中,只不过配上了古装的造型少了以往的干练。

    接下来就是服饰了,现在她的衣柜里只有正统的公主服饰,又不能将身上的吊带睡衣穿出门,正烦扰着,突然间感到屋子里似乎有人在窥探着她,若有似无的香气让慕容悠然皱起了眉头,对在前世就对草药和香氛颇有研究的她,一闻便知,应该不是女子用的香料,但是男子往身上喷香水,哪怕是古龙水之类的,也是她所不能忍受的,前世的她曾经有因为实习医生乱用香水被她赶出手术的行为,故而下意识地对来人产生了不好的感觉。

    “麻烦问一下,这么晚了,姑娘你站在屏风后累不累,要不要到床上来休息一下?”慕容悠然想起在床上的小雪貂玩心大起,这个小畜牲对于除她之外的生物都会产生敌意,曾经误伤过替自己整理床褥的侍女,而且专咬那些敏感的部位。

    “那就却之不恭了呢,不过,公主殿下实在是太奔放了,第一次就邀请人家上床,人家会不好意思的……”屏风后出来一名男子,妖娆不已,搔首弄姿地摇着臀部就往慕容悠然的床走过去,还不忘对她抛着媚眼,示意着同床共寝,似乎对慕容悠然称他为姑娘毫不在意,只是一走到床前就傻了眼,因为一只呲牙咧嘴的小雪貂躲在床角里瞪着他,顿时心中一凛,知道自己被愚弄了,颇有些尴尬。

    “不用不好意思,雪儿那么可爱,你一定会很喜欢的。”

    慕容悠然故作热情地说道,不过也意外,男子似乎很快就发现了喜欢躲在暗处伤人的小雪貂,也似乎有些忌惮这只小雪貂,难不成她的雪儿有什么未知的能力是她所不了解的,正思虑着,男子已经转过身来,笑得极为灿烂,令她浑身的**皮疙瘩都竖了起来。

    “可是,可是人家害怕毛绒绒的东西,还是陪公主殿下站着好了。”男子继续扭着身躯来到慕容悠然身边,做作地让她有想吐的冲动。

    “你到底是谁?!”慕容悠然虽然好脾气,也喜欢和朋友们之间玩笑,但是并不意味着可以任由一个陌生男子在面前胡闹,甚至要贴到自己的身上来。

    “讨厌啦,这么快就不认识人家了,人家是伊儿呀。”男子发觉了慕容悠然的不耐,赶紧表明了身份,但是嗓子里发出声音,让慕容悠然彻底崩溃。

    管他是不是来救自己的,慕容悠然招呼着雪儿跳到自己怀中,然后说道:“雪儿,若是眼前的男子再不好好说话,你就废了他,以实现他做女人的心愿!”

    “呃……”男子赶紧缩回准备搂着慕容悠然纤细的腰身的手,立刻正色说道,“在下伊若风,月泽皇家医学院神圣护师,受凌风之托带公主殿下离开。”

    “原来你会说人话呀,不过你能不能站得离我远一点!”有些受不了伊若风身上香氛,有打喷嚏的冲动,捂着嘴嫌恶地看着眼前的男子。

    “你……”伊若风有撞墙的冲动,他苦心研究的香水到这女人这里成了过敏源,引以为傲的外貌资本在这女人眼里估计也成了不像男人的代言,看来自己刚刚是玩得过分了,适才偷看到慕容悠然用雪魄石换颜,被她现在所换的容颜所展现的灵动气质所吸引,忍不住靠近而已,谁知道本不招人待见。

    “神圣护师?”慕容悠然离开伊若风一段距离才觉得空气清新许多,便好奇地询问起来。

    她的认知在这片大陆护师就是原来世界中的护士一职,不过多了灵幻力,也是女子从业居多,很少有男子会参与其中,甚至做到了巅峰的位置,令人不免有些诧异,自己的弟弟怎么会认识这样一号人物,或者说怎么请得动这一号人物,神圣护师虽比不过医师,但是也是顶尖的存在,整片大陆能到这个级别的应该是某位皇家医学院的负责人之一,要不就是某家贵族疗养院的院长,眼前的男子竟然是风辰大陆第一的月泽皇家医学院的神圣护师,看来绝对不简单。

    “不用太过在意,凌风预言者的身份,任谁也不会不给他面子,更何况你的父亲曾是我们月泽皇家医学院神圣药师,我们院长的得意门生,所以我来也是受师傅所托罢了。”伊若风看出了慕容悠然的疑虑,好心地解释着,也有些嘲弄,因为师傅竟然要不经考核,直接将这女子收位门生,靠着关系进入月泽,一直是他所不齿的,不过这是第一次发生的事情,因为师傅的固执也是出了名,作为大陆唯一的天医,也是无人敢威胁和强迫的。

    “我的父亲?”慕容悠然脑海中有一个模糊的影像,不同于前世,一身绿色长袍,丰神俊逸的男子,盈盈而立,和母亲爱怜地看着她,至此就再没有印象了,看来她的身上应该有着许多未解开的谜团,而那把解开谜团的钥匙应该握在那位天医月杞然陷入了自己的思绪里不再搭理他,让伊若风有些挫败,自己就那么容易被忽略吗?有些烦躁之余挥手唤来一只美丽地如梦似幻的独角兽,背脊安放的鞍座华丽而舒适。

    “好美!”慕容悠然看到独角兽虽然吃惊,但是却没有激动到扑上去,这个世界令她觉得不可思议的事情多了去,没必要成天里一惊一乍地,只不过独角兽的出现的确让人惊艳,终究忍不住夸赞了一句,连躲在雪魄石中的小雪貂都探出脑袋好奇地望着。

    “公主殿下最好动作快点,因为小西的催眠力只有一个时辰,时间差不多了。”说罢伸出手一把拽过还在愣神的慕容悠然,以瞬移的速度离开,悄无声息,同时轻叹着,自己还不如一只独角兽。

    不多久,就有一位和慕容悠然长相身材一模一样的女子出现在屋子里,安静地躺着,等待着明日地出嫁,脸上的表情波澜不惊,苍白如雪,仿佛即将命悬一线。


第三章 准备逃婚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74/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