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腹黑小说 > 皇家医学院 > 第六章 第一次出手

皇家医学院 第六章 第一次出手


    清晨的空气带着青草的香气,给人以心旷神怡,温暖而和煦的阳光显示着今日一整天都会是好天气。

    习惯早起的慕容悠然醒来后发觉小雪貂已经回了雪魄石修炼,真是个善解人意的小兽,知道自己不能明目张胆地出现,很自觉地躲起来不给她惹麻烦。

    可是说到麻烦,昨日角落蜷缩的伊若风不见了踪影,而身上盖着的竟是他的外袍,直到闻到一股米粥的清香,慕容悠然这才明白,真是个细心的人,怪不到能成为神圣护师呢!贴心地让她都有些感动了,这样的护士在另一个世界绝对可以拿南丁格尔奖了。

    “早啊!”

    慕容悠然开心地和埋头看火的伊若风打着招呼,绚烂的笑容在阳光的印衬下,格外引人注目,以致于让人在一霎那间有些恍惚。

    “早……”

    伊若风一时间说话都有些断断续续,脸色微红的他都不敢抬眼看眼前如阳光般明媚的女子。

    “好香的粥呀!”慕容悠然并没有在意到伊若风的别扭,而是直接从他手中取走木碗,盛了一碗粥递过去,这才给自己盛。

    指尖的触觉,让伊若风有些贪恋,恨不得能握住这双温润的手一生一世。突来的想法,令他也吓了一跳,什么时候开始,他竟对眼前这位女子产生如此深厚的感情,不过是几日的时间而已,就已经完全俘获了他的心神。

    不得不感叹这位女子与生俱来的亲和力,和不由自主散发出的魅力,让他情不自禁地被吸引着,或许这就是缘分吧。

    确定了自己的心思,伊若风便轻松了许多,男未婚,女未嫁,当然原本是要嫁的,结果被他“抢”了出来,所以,他有的是机会,同时伊若风有些恶趣地假设着祈晏殊要是知道了事情的真相会怎么样,应该不会那么容易善罢甘休吧。

    想象着祈晏殊可能有的抓狂和懊悔,伊若风笑得极为灿烂,让慕容悠然以为他吃错了药。

    随着洛城的临近,路上的行人开始多了起来,一个个盛装而行,偶有路过的龙马车队,看样子应该是某位大家闺秀或者是世家子弟,形色匆匆,面带桃花的仿若要去参加什么相亲大会,时不时的还对伊若风和慕容悠然抛去几个媚眼,让两人恶寒无比。

    “不是说只是一场考核吗?”慕容悠然无意间听到路人在兴奋谈论着月泽皇家医学院今日的考试,即使考试再难,也不至于弄得这么大阵仗,都快赶上她原来所在世界的高考了,不免有些纳闷。

    “呃……这个考试有点不一般,呵呵!”伊若风搪塞着,为的是赶紧到洛城,倒不是担心时间来不及,而是受不了那些世家子弟看到慕容悠然倾慕的眼神,还有那些疯女人花痴似的举动。

    “哼”慕容悠然虽然好奇这考试为何弄得跟一个盛会似的,但是四周那些男子投以的关注令她浑身不自在,也就不去多言了。孰不知她今日的纯白简单的妆容在这群花枝招展的女人中显得格外突兀,犹如一朵秀丽的含笑花,清雅而宜人。

    “这位兄台,月泽皇家医学的入学考试虽然年年都有,但是像这样的考核却是五年一次噢,但凡通过这样的考核除了要显赫的家世,更要求要有足够高的天赋。要通过数万人一个月的选拔才能脱颖而出百人进行最后的应试,简直就是一场难得的盛会,怎么只是说有点不一般呢?”

    一位长相颇为柔的男子,笑得极为露骨,摆着自以为潇洒的姿势,挡在伊若风和慕容悠然的面前,若不是被伊若风挡着,估计一只爪子就伸了过来。

    “请问,我们认识吗?”比起伊若风的死鱼脸,慕容悠然已经客气很多,但是话语中的含义却是你丫的是干什么来着,脸皮怎么这么厚。

    “是这样的,在下是伊索,有幸成为今日百位考生中的一位。既然有缘相遇,不如我们同行,也可免去姑娘进洛城时的排队之苦。”

    近似炫耀的语气,令周围的人也不住投来艳羡的眼神,甚至有些不自重的女子对伊索抛起了媚眼,能够通过考试足以说明了这个男子将来可能前途无量,想当然引来了莺莺燕燕的围观,这样更加助长了伊索的气势。

    慕容悠然忍住放雪儿咬人的冲动,伊索?还寓言呢!头一次发觉,并不是每个男子都适合发嗲的,相较而言还是伊若风比较能让她忍受,不过他此刻的神情不是一般的难堪,令慕容悠然有些奇怪,直到把两人的名字联系在一起,这才明白过来。

    “你们伊家怎么出了这种货色?是月泽皇家医学院考核标准太低?还是本就是有猫腻?!”慕容悠然小声在伊若风的耳边轻语。

    “这关我什么事?!我五年没有回家里了!”伊若风有些冤枉,恨不得将眼前的男子拍飞,实在太丢伊家的人。

    “姑娘可要想清楚了,今日若不与我们同行,不但有可能错过盛会,而且连住宿都会有问题,因为洛城酒店这几天内都不会有空房间噢。”

    伊若风和慕容悠然的耳语在伊索面前格外扎眼,要不是碍于大考在即,不能惹麻烦,以他以往的子,早就上前去抢人了。

    “哥哥,你和这种平民啰嗦什么?!小心赶不及考试噢!”

    一位勉强算的上美女的年轻姑娘缓缓走来,不认同的表情在看到伊若风德出色外表之后,两眼有些放光,竟也是一副势在必得的样子。

    真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慕容悠然有些无语地将目光投向别处,而伊若风已经忍不住要出手了,这种货色要是不幸考试通过了,被师兄们和院长看到,他绝对会被恶整。

    “来人啊!救救我的孩子!”

    就在一切蓄势待发的时候,一位妇人的惨叫一下子转移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只见一位约莫三岁左右的女童突然间倒地,脸色涨得通红,似乎是透不过气来,嘴里发出的声音极其嘶哑。

    “是喉痹之症?!”

    伊索似乎想在佳人面前露一手,很快就冲上前去,诊断出了病情,可是孩子的情况很危急,有窒息的危险,以他之力本没有能力救治,只能傻了眼。

    “不就是要用术吗?我来!”

    伊索的妹妹也急于在伊若风面前逞能,又仗着从小跟随父亲一起研习过术医道,于是自告奋勇地要实施从未进行的过的术,却没有想过这种病的凶险程度。

    “你会环甲膜穿刺术吗?”慕容悠然见情况有些不对,立刻沉声问着伊若风。

    “不会,但是我也这包东西,应该对你有用。”

    伊若风愣了一下,想起曾听术医院院长柯林斯先生提到过的类似病症,当时还送了他几包治疗的东西,便从空间戒指里取了出来,递给了慕容悠然,似乎并不奇怪她为什么会作术医道。

    打开布包,慕容悠然看到的是完整的环甲膜穿刺用具,和之前的世界所用的没有什么区别,只是材质十分特殊而已,一旁还配备了几种晶石,应该就是书上看到过的止血晶石,麻醉晶石和舒缓晶石还有呼吸晶石了,虽然是只能使用一次,但足以让慕容悠然震撼了,幻想着这东西要是在那个世界,她做手术时候就不用那么麻烦了。

    “蓉儿,你不要胡来啊!会喉痉挛的!”伊索明显比妹妹冷静多了,学识也算丰富,特别是看到妹妹拿着她修指甲的刀来作,吓得叫了起来,要是出了人命,他们两个擅自实施术,是会被逐出家族的。

    孩子的母亲也被吓傻了,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眼见着怀里的弱小身躯要支撑不住,绝望地晕了过去,这下好了,更混乱了,伊蓉儿也不敢动手了。

    “都给我散开!”

    慕容悠然当机立断的大喝,终于让四周围观的人群让出了一条通道,伊若风也紧随其后,去救治昏迷的孩子母亲,完全把那个孩子交给了慕容悠然处理,不知怎么,他的直觉告诉他,这个女子一定行。

    戴上含碳石的丝质口罩,慕容悠然熟练地作起来,动作之快之准,令人目不暇接,仿佛在看一场专业的示范一般,一下子震撼了当场的民众,包括伊索兄妹俩,开始好奇起来这对面貌姣好的男女来自于哪里。

    伊若风虽然有了心里准备,也不免惊奇起来,慕容悠然手法虽然不同于柯林斯先生,但是明显迅速许多,似乎像是传说中的异时空医道。

    渐渐的孩子脸色好转,脱离了危险,等慕容悠然处理好孩子的伤口,周围的人群爆发出一阵热烈的掌声。

    “这是谁啊?!竟敢在这么多人面前实施术?”

    “是啊,太神奇了!”

    “我第一次看到,原来术是这样的呀。”

    “这女子不会是月泽皇家医学院的吧?”

    “怎么可能,这么年轻!”

    “这可是术医道啊!”

    ……

    周围热闹得如同菜市场,慕容悠然充耳不闻民众的话语,检视了下孩子的情况后摘下口罩,之后抱着孩子递到母亲的怀中,等孩子母亲平复了激动的心情,这才叮嘱着:“你们不要步行了,龙马车给你们直接去洛城里的医学院诊治吧,还有这些晶石给你们,上面我做了说明,孩子病情危急的时候可以用,等这次病好了,就服用这一瓶丹药,再辅助饮食调理和一定的活动量,可以避免喉痹的反复发作。”

    “谢谢,谢谢,姑娘,你这么好心一定会有好报的。”抱着孩子的母亲,对着慕容悠然轻躯了个躬这才坐上龙马车离开,不过临走之前说的话却是别有深意。

    “好了,我们走吧。”

    慕容悠然轻舒了一口气,将所有东西收拾入雪魄石,一直以来治病救人是她最喜欢做的事情,如此的举手之劳并不算什么,所以对那对母子临走留下的那句话并不很在意,只是拖着有些发呆的伊若风趁着民众还没有反应过来迅速离开。

    “等等我们,姑娘,等等我们,我们有车啊!”

    不死心的伊索和伊蓉儿意图追上来,现在的他们的眼神更为热烈痴迷了,一副誓不罢休的样子,令伊若风终于想起了那两个人原来是父亲侍妾的那对活宝。

    哼,有车了不起啊,我还会飞呢!

    “御风术!”

    伊若风故意在伊索快要接近他们的时候,足尖一点抱起慕容悠然跃上了空中,周身被一股蓝的近似透明的灵力所包裹,在晴朗的天空中格外的明显,用嘲弄的眼神往下看着那两个白痴的不可思议。

    “妹……妹,他,他是伊……若,若,风!”

    看到灵力的颜色,和不经意展现在他面前的身份牌,伊索开始结巴了,伊蓉儿却还是一脸地痴迷,傻乎乎的样子,让刚刚的民众嫌恶地避开。

    救不了人还逞能,若不是有刚刚那位女子在,如今很可能一条幼小的生命就毁在了她的手中,一时间成了所有的人唾弃的对象,以至于名声被传得很多年嫁不出去,实足实的老姑娘,当然,这是后话了。

    在天空笑得极其得意的伊若风,十分地解气,终于知道他是谁了吧,他们的母亲可以夺去父亲的宠爱,他们也可以在伊家无法无天,呼风唤雨,可是遇到他,就无能为力,因为在父亲眼中他是伊家的骄傲,伊家数百年来最出色的子嗣,岂是这两个鼠辈所能望其项背的,只不过他不屑于伊家的那个主位罢了。

    和风送暖,令怀抱佳人的伊若风格外沉醉其中,甚至还减慢了飞行速度,笑得十分得瑟,让慕容悠然再一次有了挥拳打在那张美丽的脸庞上的冲动。

    若不是她不会御风,凡得着被这登徒子老是吃豆腐吗?于是乎,慕容悠然暗暗发誓,一定要学会御风而行,到时候就不用有求于人了。

    各怀着心思,两人往洛城飞去,一路上,引起不少行人的驻足观望,时不时惊呼出声,毕竟风辰大陆会御风而行的不少,但是带人御风而行就屈指可数了。

第六章 第一次出手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74/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