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道军官,强娶少妻 完结


    正文  大结局

    几个月后,离菁菁分娩还有4。5天!

    一个陌生的电话响起,菁菁迟疑了一下,然后接起电话:“喂?”

    “是我!”

    “彩英?”

    “嗯,见个面吧!”

    “在哪?”

    “我派车来接你。”顾彩英说。

    “……”菁菁犹豫着,毕竟离自己预产期很近了,去有些地方她不得不考虑一下。

    “怎么?你不是一直想要见我吗?”

    “你在哪里?我自己过来吧!”菁菁是很想见她,就因为她替端木楠挡的那一枪,还有想知道那份资料有没有泄漏。

    虽然如此,菁菁还是不敢贸然前往,因为她无法完全相信她,遭遇过那么多的事情还是谨慎些好。

    “呵呵,也好!”顾彩英笑着。

    然后告诉了她一个地址。

    “菁菁记着,有些话我只能告诉你一个人哦!”她像是警告只能她一个人去,又像是在随意的调侃。

    虽然菁菁不是很想见她,但冲着那两件事,菁菁不得不去。

    她告诉小忠让他安排车子,自己要出去一趟。

    “菁菁去哪啊,要不要我陪你去啊!”小忠看着她的大肚子担心的说。

    “不用!”她想这光天化日的,顾彩英总不至于加害她吧。

    不过她还是将地址写下来,交给小忠,告诉他如果自己很晚不会的话,再把这个交给端木楠。

    做完这件事,菁菁叹了口气,希望自己是杞人忧天了天。

    她坐上了小忠为她安排的车子,照着顾彩英给的地址一路驶去。

    顾彩英虽然说不远,可是车子一直驶出了京都城的郊外,还是找不到她所说的地方。

    直到顾彩英让她停在某个地方稍等。

    没过几分钟,就有一辆车子来给菁菁带路。

    这种感觉让菁菁有些不安,她拍下车子的照片传给小忠,包括一路的风景。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做,难道是担心顾彩英会对她做什么吗?

    也许她可以不去,只是害怕,万一不去,顾彩英与顾元尚又会暗中对端木楠做什么。

    “呵,宝宝是妈妈多想了是吗?”她抚着凸起的肚子淡笑着问。

    再过四五天,她就可以见到肚子里的宝宝了,那种幸福与满足就像阳光一般温暖。

    因为有车子带路,很快,菁菁到了彩英所说的地方。

    这里简直是世外桃源,满是花草树木,菁菁一下车便有一个干净清新的女佣上前,微笑着指引菁菁走入屋内。

    菁菁在女佣的指引下,经过一座小木桥,桥的两边都是美丽的花草,芳香沁人心脾。

    这样美丽舒适的环境让菁菁有些不安的心,马上平静了不小。

    菁菁跟着女佣穿过花园,来到一座砖石堆砌的现代建筑面前。

    穿过一楼明亮的大厅,来到二楼的一个奢华小厅。

    女佣细心的微笑着让菁菁小心楼梯。

    二楼的厅子比一楼要小一些,但是里面设计的却是巧富有艺术气息。

    女佣弓身道:“顾小姐还在卧室,请您稍等。”

    “好,谢谢!”菁菁浅笑着回答。

    女佣给菁菁上了茶,然后有礼的退出。

    菁菁坐在大厅的沙发上等了一会,突然听到轻微的说话声。

    菁菁向着声音看去,大厅的一侧有一道门微微开着,菁菁蹙了蹙眉头。

    循着声音走过去。

    看到顾彩英半躺在黄色瑰丽的大床上,她的床上还坐着一个男人,这男人的背景有些熟悉。

    菁菁本想离开坐回到沙发上,可是顾彩英的一句话却让她的脚步停了下来。

    “你想吻我吗?”顾彩英仍躺在大床上,伸出白皙的手臂,抚着那男子的脸问。

    “何德何能啊……”男子有些不敢相信,又有些玩世不恭的笑问着,声音清朗浑厚。这声音对菁菁来说是那样的熟悉,可是这两句对话却让她有错乱。

    —那男人没有说完,顾彩英倾起上身,仰着颀长的脖颈,吻住了那个男人,穿着火红的华丽的睡袍,如一朵娇艳的玫瑰,绽放着她身上的妖冶。

    这个吻只是轻轻的一触,顾彩英便离开了男人的唇,可是那股意犹未尽的感觉,让她紧闭着双眸没有睁开,卷长的睫毛在雪色的肌肤上轻轻颤动。

    慢慢睁开双眼,黑眸间是满满的迷离与娇美。

    “你今天看起来特别的美——”那个清朗的男人又发出了一丝感的声音。

    这句话,狠狠的戳中的了菁菁的心,让她平静的心湖荡起几圈涟漪,她在心里否定这个声音不是那个人,可是又不得不相信!

    男人说完这句话,大掌一抚,托住了那一截修长的脖子,狠狠的吻了上去,这个吻绵长而霸道。像是忍奈了很多年的感情瞬间爆发。

    男人吻着顾彩英,修长干净的手指伸向彩英黑色稠密的卷发内,从她的唇上掠夺之后,一路往下滑去,狠咬着她的滑腻的脖子。

    顾彩英将头靠在他的肩上,任由身上的男人啃噬她身上的肌肤。

    一室的旖旎全被菁菁看在眼里,因为听到那个人的声音而全身无法动弹。

    顾彩英享受着男人的亲昵,睁开双眼看到一脸呆愣的菁菁,没有一点惊讶,仿佛这所有的一切就是为她所做。

    菁菁看到彩英盯着她看,她也没有躲闪,或者说,她是因为羞愧,疑惑,不知所措等因素而忘记了躲避。

    顾彩英盯着菁菁看了一会儿,懒懒的推了一下,正在索取中的男人。

    “怎么,不想要了?”

    “你心爱的女人来了——”顾彩英勾起一抹奇异的笑容。

    “什么?”男子瞬间怔愣。

    伟岸的背影慢慢转过身来。

    菁菁的心脏跟着那男人的转身的弧度,不停的狂跳着,最后当她看到那男人的面容后,惊的简直不敢相信。

    顾元尚?

    怎么可能,就算她能听出他的声音,可是她还是不太敢相信,怎么会是他,他们不是兄妹吗?可是刚刚他们之间为什么会有那样的画面,这决不是兄妹之间的亲吻礼吧。

    “菁菁?”顾元尚诧异的脱口而出,显然她来这里他并不知道。

    “你们,你们不是兄妹吗?”菁菁吃惊的不知道要说什么。

    顾彩英笑着从床上下来,抚过顾元尚的肩膀,走到菁菁身边。

    淡定的说:“如果你还有事,我就先不留你了,今天我跟言小姐还有话。”

    她虽然看着菁菁,可是很明显她这句话是跟顾元尚说的。

    “你想跟她说什么?”顾元尚愣了几秒,从暧昧的情调里突然转成了严肃的面容。

    “告诉她一切……所有!”顾彩英淡笑着回答。

    “她知不知道,跟我们有什么关系?”

    “有!我还得向她借样东西呢!”

    “借什么?”顾元尚向前一步问。

    “你忘了过几天是什么日子了吗?”顾彩英看着他问。然后又转身抚向菁菁的肚子问:“孩子快生了吧!”

    顾彩英冰凉的手指触碰到菁菁肚子上,隔着衣服菁菁都感觉有些冷,她本能后退一步,双手捧住了肚子。

    “彩英,你疯了吗?”顾元尚急忙抓起顾彩英碰过菁菁肚子的手。

    难道她想拿她的孩子祭祀吗?

    “我怎么疯了?你还是不舍得她是吗?”彩英质问他。

    “彩英,是你让我放了他们……是你不顾一切的替端木楠挡了一枪,让我们过各自的生活……”

    彩英静静的听着,缓缓的转头看着顾元尚,那双眼里有着看透一切的柔软光亮。

    “尚,是你太天真了,还是不敢面对?他们不解决,我们怎么可以安宁?”

    顾元尚缓缓看着菁菁,那眼里有愧疚,有不舍,也有留恋,错综复杂的神色像一张网一样扑向菁菁。

    菁菁虽然听不懂他们到底是什么意思,可是那话语之间对她来说绝没有什么好事。

    她抱着肚子,踉跄的往后退去。

    “你们,你们到底想干什么?”她努力让自己的平静下来,可是心跳却无法抑制击打着耳膜。

    “菁菁,我们只是想借你这个人一用!”彩英穿着红色的睡袍,带着一抹微笑说。

    “别想了,我来之前早就告诉其他人,如果我晚点回去,阿楠一定来这里要人的。”

    “好啊,我等他已经等了很久了!”顾彩英凝住了笑容说。

    菁菁心里咯噔一下,看来他们早就计划着这一天了!

    她的额上立刻浮起一层薄汗,刚刚因为太紧张,连肚子痛都不知道,直到此刻疼痛加剧才感觉不对,低头一看,自己的羊水已破!

    “孩子,我的孩子……”菁菁站立不稳。

    孩子要提早出生了,为什么是这个时候?为什么?

    一阵阵的疼痛袭来,让菁菁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

    顾元尚急忙过来扶住了她,菁菁痛的天昏地暗,感觉周围一切都在旋转。

    在最后的意识里,菁菁看到顾彩英面无表情的走了过来,然后不知道拿来了什么,盖在她面上,菁菁只觉得周围越来越黑越来越黑。

    她拼死的睁开双眼,可是还抵不过模糊的不清的视线逐渐变黑。

    “孩子,孩子……孩子怎么办?”她的泪水在眼角蔓延,听到顾元尚模糊不听的呼喊。

    “你干什么,她要生孩子了……”

    可是顾彩英回答什么,她再也听不见了。

    只觉得自己整个人都瘫软了下去。

    直到有个人突然喊醒了她。

    “菁菁,菁菁,你能听到我说话吗?能吗?”

    菁菁睁开模糊的双眼,看到那个人戴着面罩和帽子,看起来是个医生。

    他的旁边还站着一个女护士。

    “菁菁,你醒了吗?”那个人不停的叫醒她。

    一阵刺痛传来,菁菁的意识逐渐清醒,看到周围的样子,应该是在手术室。

    她安全了吗?孩子全安了吗?

    菁菁点了点头,表示她已经听见了。

    “好,如果你听见的话,请用力呼吸,你的孩子马上要出世了,你要当妈妈了……”那位医生不停的鼓励她说。

    她照着医生的做法使劲的呼吸,然后用力的收紧腹部。

    她照着医生说的做,她的手一边狠狠抓住手术床的扶杆,一边抓住了旁边的小护士问。

    “这是……哪里?哪里?”

    “医,医……院呐!”小护士有些紧张的回答。

    菁菁满头大汗,痛的死去活来,但还是放心不下的问:“是,是谁送我来的?”

    “是,是你家人!”医生回答。

    “啊……”菁菁痛的忍不住大声呼叫,感觉自己的身体要被撕裂了一般。

    “好……请,请……让我的丈夫进来!”她要确定自己是否真的已经安全。

    “好,请稍等,我们去叫他……”医生安慰她说,然后让小护士出去。

    看到医生的态度,菁菁似乎有些安心下来,然后按着医生所说,拼命呼吸……

    狭小的暗的手术室里,菁菁一阵接着一阵的嘶叫,痛的她几经晕厥,又经努力保持清醒,整个人仿佛全都被浸在水里一样,那个小护士跑出去已经有好几分钟了,却不见回来。

    菁菁摚起身体恳求医生:“医生……我,我的家人……啊……啊……不在外面是吗?”

    “菁菁孩子的头快要出来了,你再加把劲,马上孩子就可以叫你妈妈……”医生不理会菁菁,只让她用力生孩子。

    菁菁知道自己此刻已经是砧板上的鱼,只能任由他人宰割了,只是心里期待,小忠是不是已经将事情告诉了端木楠,而他是否也在寻着自己了。

    菁菁闭上双眼痛苦的一遍又遍的祈求着上苍,让她的孩子没事。

    不管他们想做什么,至少还安排了医生给她,那么她就还有机会逃出去。

    随着最后一声嘶喊响起。一道响亮的啼哭响彻手术室。

    孩子,孩子出生了。

    那医生抱着带血的孩子送到菁菁的身边,告诉她是个男孩。

    菁菁的脸上粘着湿发,欣慰的看着自己身边的孩子,小小的,紧闭着双眼,一双小手握着拳头,小脑袋不停的晃动着。

    一道激动的泪水滚落。

    心里默念,楠,我们有孩子,孩子长的多像你啊!

    菁菁怀里抱着孩子,医生帮她处理伤口。

    抱着抱着,体力不支她迷迷糊糊中就睡着了。

    只听见医生说:“我抱他去洗洗!”

    菁菁也不知道自己回答了没有,沉沉的就是睁不开双眼。

    直到再次醒来,天似乎已经黑了!

    她立马惊醒,伸手了一把孩子,可是床旁边是空的。

    她不敢相信的立马坐起,在黑暗里寻找着孩子。

    拖着疲惫疼痛的身体,索着房间的门。

    在一阵索之后,终于碰到了门把手,可是怎么也打不开,是有人锁了?

    天呐,是谁抢走了她孩子,又将自己锁在这里?

    她发疯一般的拍打着房门,一边疯狂的叫喊着。

    可是喊破了嗓子也没有人理她。

    菁菁吃力的瘫软在地,痛哭流涕,难道是顾彩英所为吗?

    她为什么要将自己关在这里,又将孩子抱走?

    她疯了吗?

    菁菁一直拍打着门,手红了,肿了,流血了,可就是没有人理会她,她本以为顾彩英是想将她关死在这儿了,可就当她绝望时,一个诡异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了。

    菁菁神经立刻紧张起来,这人是谁,是来杀她的还是来救她的。

    叭哒一声,墙的底面突然露出一个比人头大一点的方孔。

    这样大小的孔人是无论如都爬不出去的。

    菁菁害怕的躲在一旁,借着微弱的光线看到从方洞里递进来一个木盒,又递进来一个木盒!

    大大小小的盒子一共有四个!

    最后菁菁大着胆子一把抓住了那个人的手。那个人的手冰冷的,让人心寒。

    但菁菁顾不了那么多,只死死的抓着,不松开。

    “放我出去,放我去出……”菁菁带着沙哑的声音喊。

    “言小姐,如果你还想见到孩子请好好保重自己的身体!”那人的声音如鬼魅一般,幽远低沉。

    听到孩子,菁菁心里一颤,就这么一瞬间的松懈,那人便甩开了她的手离开了。

    菁菁哭喊着让他回来,可是脚步声却越来越远。

    菁菁愣了很久,然后想到了那几个木盒里会是什么东西。她急忙打开一看,甜糯米粥、乌鱼、米饭跟**汤,而且还有红糖姜汤炖蛋。

    这本是给月子的人吃的东西。菁菁看着眼前的东西,真不明白他们到底想干嘛,最后的一个盒子里还有一个吸器,菁菁的心里一颤,自己的孩子应该还是安全的。

    她开始吃那些东西,然后试用那个吸器,装了一些,没过多久便有人来取。

    可是不管菁菁问什么,那人就是不说话。

    只说孩子很好,让她为了孩子,好好保重。

    就这样不知道过了几天,每天都有人来送东西,拿母。

    菁菁每天都忐忑不安,生怕孩子出事情。

    心里无比思念孩子,无比思念端木楠,他是找不到自己,还是在寻找中被顾元尚等人算计了?

    不知道端木楠现在身在何处,肯定也是心急如焚吧。

    这天,那脚步声又响了起来,与几天前不同的是,这次的脚步声就不止一个人了。

    而且不再打开小洞,直接打开了房门。

    一个男人,两个女人!

    “言小姐,请换上这套衣服,跟我们出去?”一个三十来岁的女人对她说。

    “你们要带我去哪里?”

    “去见顾小姐!”

    终于要见她了,菁菁心里想这几天应该就是她,将自己关在这里的吧。

    今天见她又是为了什么呢?

    菁菁清洗过后,换上了一套舒适的便装,跟着三人走出门外。

    这一出来,菁菁简直惊呆,原来这是一个巨大的天然岩洞,恢弘无比,高耸巍峨,无数个岩洞环环相扣,火把照的如同白昼。菁菁踩在脚下的地面,被打磨的光滑如镜。

    这也许是建筑史上的奇迹吧,可这里到底是哪呢?

    穿过错综复杂的岩洞,菁菁被带到一个洞门口,洞门上雕刻着繁复的神密花纹。

    菁菁站在门口几秒,这要是让她逃出去,本就不可能,这里就像是一个迷,这一趟走下来,她早已分不清哪跟哪了。

    打开门后,密室里面是一片明亮。

    虽然是在密室内,却没有感觉到一点憋闷,这样的设计若不是天才,谁又能做到?

    菁菁的好奇走进室内,带着紧张、忐忑、不安。

    室内通红一片,印入眼帘的是一座巨大镜子,足有一人多高,镜子上镶满耀眼的钻石与珠宝。

    镜子前站着一个穿着红色礼服的女子,她的头发被高高挽起,干净华丽,有十余件套衫,层层相叠穿在她的身上,繁复奢华,有如古代的女王加冕,威风凛凛,最外面的华丽的红衣上刺绣致华美,折色着耀眼的光芒。

    菁菁被这样美丽的服装惊呆了,此人不是顾彩英还能有谁,只是不知道她为什么会打扮的这么华丽古怪,就算参加舞会也太过隆重了吧。

    她看到菁菁进来,苍白的脸,婉尔一笑,笑的让菁菁感觉到是这么的亲切,好像她对自己本就没有做可怕的事情。

    “菁菁,今天我美吗?”她就像一位出嫁的姐姐在询问着自己妹妹的意见。

    “……”菁菁惊愕的不知道要怎么回答。

    “我的孩子呢?”她最担心就是孩子!

    “孩子很好!”

    顾彩英今天真的很美,美的那么的不现实,就像童话世界里的灵。

    “别怕,过了今天,一切都会好了!”她微笑着伸出了如碧玉般的手掌,轻轻一挥。

    伺候在她周围的侍女们纷纷退下。

    华丽摇曳的烛光,在静静的燃烧着。

    顾彩英拖着迤逦的礼服慢慢的走到菁菁的身边。

    伸出白皙的手背,拉起了菁菁的手臂,那样轻柔的举动,让菁菁似乎忘记了她本人的危险。

    她拉着菁菁坐在雕花梨木塌上。

    “菁菁,我知道你很讨厌我,其实我又何曾不是呢?可是命运却要将这样两个人联系在一起。”她说着,垂了垂眉头,长长的睫毛轻轻颤动,衬的她的脸庞美艳动人。

    “彩英,不管你想对我做什么,都可以,但是请你不要伤害我的孩子好吗?”菁菁着急,只担心着孩子。

    “孩子?今天我就跟你讲个孩子的故事吧”她抬头看着菁菁,目光柔柔的,菁菁不知道为什么,她今天真的好奇怪,虽然平常也未曾了解过她。

    可今天的她却跟往常有些不同,没有了那股子狠戾,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柔弱的像个婴儿。

    “故事就从一个男人说起吧。”

    “……”

    “二十多年前有个女人碰到了一男人,只一眼便深深的喜欢上了他。两个月后女人嫁给了男人,女人以为幸福就这样开始,可是让她没想到的是,这个男人并没有像她自己想像的那么爱她,男人是一个军人,他的眼里只有国家,只有军令,本就没有爱情!

    女人在一天天的等待里枯萎憔悴!

    女人是一个爱情至上的人,她不允许年轻的生命在无爱中渡过,所以两年后她离开了那个男人,再次寻找让她能付出一切的人……

    女人很美而且还年轻,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就有了众多的追求者,在众多男人里她选择了一个,选择他的原因是因为他神密莫测的身份,那种感觉深深的吸引了她。

    为了尽快忘记伤痛,女人不到三天就答应了神密男子的求婚。嫁给神密男人不久,那个女子才发现自己最爱的还是最初的那个男人。

    她之所以没有跟神密男人离婚,是因为她发现自己竟然怀了前夫的孩子,孩子需要父亲,所以忍受了无爱的婚姻。

    后来女人慢慢的发现自己的丈夫竟然是一个古老神密社员的首领。更让她想不到的是,她的丈夫竟然是她前夫人处心积虑要除掉的人。

    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男人,却是水火不容。”

    菁菁听的稀里糊涂,她是在讲她自己吗?

    “后来女人因为思念前夫,抑郁而死,留下了一个7。8岁的女儿。女人走了不久,她的丈夫也死了,只留下了那个7。8岁的女孩,女孩慢慢长大了,她很优秀,没有人怀疑她并不是首领的亲生女儿!所以她顺利的继承了首领的位置——三后社的右尊者!”

    “那,那你,你是三后社的首领?”

    菁菁诧异的问。

    顾彩英点了点头。

    “那顾元尚?”

    “右尊是最高首领,左尊是第二把交椅,这把交椅必须是首领的丈夫!所以我们婚姻从未出生就已被人指定!我们是没有爱情的人……更没有感情可言,所有做的事情都建立在社团的利益上!”

    菁菁睁着不敢相信的双眼盯着顾彩英,她神色平淡,仿佛在说别人的事情。

    难怪她总感觉顾彩英跟顾元尚有时候总是那样奇怪,举动,言语,跟其他兄妹是那么的不同。

    原来他们是——

    “我们回到京都城,接近端木楠,只因为我们收到情报,穆铁军要对三后社举行一次最大的剿灭……”

    “那你对所有的人感情都是假的?”

    “是,但是除了端木楠。我第一次约你出来的时候,我就跟你说了实话,我喜欢他,但不会跟他在一起,因为我的身份注定我将无法与心爱的人在一起,所以当我看到你的时候,我特别的羡慕,甚至是恨,因为你那样自由,你不需要背负那么多的东西……还有我更恨你是他的女儿!”

    “谁?”菁菁脱口而出,难道她知道自己是谁的女儿?

    “我母亲前夫,那个她最爱的男人,他后来又碰到了一个女人,虽未娶她,但她却为他生了一个女儿!”

    “……”

    顾彩英看着菁菁伸出白皙的手掌,抚了她脖子上的玉蝶吊坠。

    然后从自己的脖子上扯下了一只项链,那是一个金灿灿的项链,项链的中间有一个金色的镂空雕花,顾彩英轻轻打开那个雕花,里面有一块通透洁白的美玉,当菁菁看到那块玉的时候,感觉一阵的眩晕。

    这不是跟自己那块一样吗?

    “这对玉蝶是我父亲跟母亲结婚时,他送给我母亲的,他们每人一块,后来母亲去世了,她把这块东西给我了,并告诉我谁是我真正的父亲!”

    菁菁扯下自己脖子上的那只玉蝶,不敢相信的拿着它,手心颤抖不已。

    “怎么……怎么可能……”

    “你知道我有多少次想杀你吗?我灭人无数,为何唯独对你却处处留情?只因你是我同父异母的妹妹,是我在这世界上唯一有关联的人……

    你记得订婚宴那天,你在套房内被人勒昏?呵呵,那人是我……若不是你打翻了手饰盒,让我看到了这只玉蝶,我又怎么会放手?

    想想当时,我是多么恨你啊,父亲心里念念不忘是你母亲,而你又拥有端木楠那样无尽的爱,可是我与母亲呢?还有人可记得我们吗?

    我空有一身荣华与权利,却得不到一点点爱……”

    菁菁很难相信她竟然有个处处想至她于死地的姐姐。

    虽然她没想过顾彩英是她姐姐,可曾经她看着她时,也有过奇怪的幻觉,感觉她就像是,多年后的自己,包括彩英第一次约她,给她讲礼仪课的时候,她就曾感觉自己仿佛跟她有些相似……

    她轻轻闭上了自己的眸子,长长的睫毛被泪水濡湿。

    “那你今天关我,就是为了给自己解恨吗?”菁菁痛苦无奈的问。

    “是在解恨,也是在救你!”

    “……”

    “如果我想杀你,还要费如此的心机吗?自从在古堡那时开始,我就在处处帮助你们了,只是你们不知道罢了!”

    当时布勒霸王逼迫端木楠,若不是她出信威逼霸王,他哪能轻易离去?端木楠哪里还能活下来?

    “我虽然是三后社的第一把交椅,位高权重,可也有身不由已的时候。身边有十位神密长者,他们在暗处监视我与顾元尚,他们与我们共同铸就三后社的辉煌,又互相牵制,不让彼此有任何伤害社团的机会。包括你怀孕那件事,他们为了我与顾元尚后代没有纷争,所以才让你失去了孩子……”

    “原来是这样,可那个孩子本就不是他啊……”菁菁想到孩子便心痛万分。

    “他们会扫除一切可能,哪怕是错杀一万也不愿放弃一丝危险!”

    “他们,他们怎么可是以那么残忍……”菁菁哽咽。

    “残忍、无情、狠辣、不计代价是这个社团得以长久存在,当然因为这个,也成为了正派力量的众矢之的。今天就让我跟它一起消失在这个世界上吧……”顾彩英坦然的说。

    菁菁眸光一亮,满眼惊异之声。

    “你……”

    “其实我知道端木楠是卧底时,要比顾元尚知道的早,而且我在心里一直都不怎么相信他会是那样的人。我之所以向你要证据,并不是为了保护顾元尚,而是因为我知道这个证据不无将这个社团一网打尽……

    你知道的,这个社团由来已经,系发达,我们的成员无处不在,名门贵胄,巨贾政要,哪里没有我们的人呢?只怕这证据只是治标不治本,最终的效果也可能是在不久的将来,三后社又会死灰复燃了。”

    “你想到了办法?”菁菁问。

    “要除掉三后社不仅仅是要除掉我与顾元尚,更重要的是那十位神密的长老,只是要一起除掉他们实在是太难了,作为首领的我们都没见过他们真面目,他们以世袭继承,所有事务都在网络上处理,他们其中的任何一个都可能是你身边最亲的那个人,他们从不集体出现,就算你千难万难处理掉一个,很快其他们就可以推荐另一人当选长老,所以这个社团的核心力量很难被破坏……

    在他们的监视下,就算我想要帮你,帮端木楠都不得小心翼翼,更何况是要除掉他们呢?我骗你到我家里,将你关在岩洞里,就是为了掩人耳目,让他们以为我是拿你要挟端木楠替我做事……”

    “他们不同时出现,那你能怎么办?”

    “呵呵,再密的组织也会有他们疏漏的一面,有一件事情,他们必须亲自参加以表示对社团的神圣与尊重。”

    “什么事?”

    “那就是首领的婚礼!”

    菁菁再次将目光投向顾彩英的身上,今天她身着华服竟然是与顾元尚成婚。

    “那你会不会有危险?”菁菁忍不住问。

    “你是在担心我?呵呵,你都从来没恨过我吗?”

    “怨过……但是我不想犯第二次错误,曾经我不相信端木楠,今天我听了你的解释,怎么还能恨你?”

    “但我是真的恨过你……本想让你恨我一下,这样才公平!”

    “呵呵……”两人相视一笑,然后又沉默了。

    “铲除他们,我,我能帮上什么忙吗?”菁菁问。

    顾彩英浅笑着说:“你这几天就是在帮我……”

    “你准备怎么对付他们呢?”

    “我在这里早就弄好了炸药,到时只要嘉宾一到,我就引爆炸药,让他们灰飞烟灭……”

    “那你呢?”

    “我?我自有办法……”她坦然的笑着。

    “有什么办法?”突然室内响起了另一个声音,顾元尚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了进来。

    他穿着一身黑色的礼服,复古,又不失时尚,让他看起来清朗迷人。

    彩英没想到他能进来,紧张的站起来盯着他,不知道他已经听到了些什么?

    菁菁也不安的看着他,他有可能让一切都变成地狱,时间像是凝固了一般。

    “你听到了什么?”彩英问他。

    “该听的不该听的都听到了!”

    “呵,那你想怎么样?”彩英冷笑着问她,菁菁隐隐能感觉到她身上散发的寒气。

    顾元尚慢慢的走到她身前,不理菁菁,直接捏起了彩英的下巴。

    “夫人,你竟然有这么多的想法,怎么不先告诉夫君呢?”那语气像是调侃,又像是在质置问。

    “一个没有感情的夫君,有什么值得我信任的吗?”

    顾彩英盯着他不甘示弱,她那与生俱来女王气质,在不断历练中越发的凌厉。

    顾元尚作为从小就指定为她丈夫的人,他接受的命令就是协助她,成为最好的领导者。他可以无条件的听命于她,但是今天,他决定不再由这个女人来唆使他。

    他盯着她的眼神更加霸气逼人,最后彩英的眼睛不再那么的凌厉,而是逐渐的湿润,他们两个从小就在一起,可是因为两人都不愿过着被人纵的人生,可又摆脱不了。

    于是他们只能不停的折磨着对方,他们压抑着自己的感情,以免自己受到伤害。

    宁愿让对方喜欢他人,也不愿自己对对方产生好感。

    她感觉好累,永远无法做真实的自己,要抵抗一个与自己天天相处在一起人,不发生感情,这是一件多少困难的事情!

    顾元尚审视了她很久,看到她有些委屈的眼光,突然狠狠的吻了她,也许她不是他的最爱,而她的最爱也可能不是他,可是怎么可以说没有感情呢?

    顾元尚旁若无人的吻着顾彩英,无比的认真,无比的真诚,就像一对犯了错的老夫老妻,在感情的之外跑了一圈,才发现他们才是最适合自己的人。

    火红的烛光下,倒映着两个缠绵的身影,时间像是过了很久很久,菁菁不知道为什么,眼里会有些激动的湿润,她看着镜中的自己,是那样的不真实,原来得到一份爱情,有时候真的很曲折!

    “这样可以了吗?”顾元尚放开彩英问她,昵喃的声音魅惑低沉。

    彩英颤了颤乌黑的眸子,抹起一丝欣慰的笑容:“这么说,你是要跟我同甘共苦喽?”

    “不!”他露出一丝狡黠的笑容,淡淡的说:“无聊的日子该结束了,不如来个生死与共,也许会刺激一些!”

    呵,两人相视而笑,这么多年的相处还不如这一刻的秒懂。人生有时候就是这样残酷又那么有趣!

    顾元尚拥着彩英一会儿,又转向菁菁,有些婉惜的说:“不如让我曾经的爱人,你的亲人来给我们做个证婚人吧……亲爱的,你不介意吧!”

    顾元尚玩笑着对彩英说。

    “也好,如果活着,我准你追求我一次!”

    是啊,如果他们能活着走去出,也许可以享受一次真正的恋爱。

    “嗯,不过,如果活着出去,你就不能以女王的姿态来命令我了!”他笑着说。

    如果能出去,他不再是她的左尊,“也许我会让你当我心中真正的女王!”

    彩英有些向往那样的日子了,他为什么要说些这样的话呢?难道是想让她走的更加伤心吗?更加留恋吗?

    “小姐,时间到了!”一个女人恭敬的进来说。

    时间,过的好快,刚有些留恋人间的生活,老天催着他们下地狱了。

    “菁菁跟我来!”彩英抓起菁菁的手,按了一下镜子后面的一块砖头,露出一个很小的洞。

    “你从这里一直往外爬,不要停,端木楠会在门口接你……”

    “你们怎么出来?”

    “……我们会有办法的……”他们还能出去吗?

    “快走!”彩英催促她。

    “我,我在外面等你!”菁菁看着她说。

    “嗯!”彩英将那块玉交到她手里,没等她说什么,便将石门关了上去。

    转头看到顾元尚还看着那扇石门,笑着问:“还很想她吗?”

    顾元尚慢慢收回眼神,喃喃道:“我终于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喜欢她了!”

    “为什么?”

    “因为她身上有你的影子!”说完他拉起了她的手,大步迈出了房间,向那瑰丽雄伟的大殿走去。

    菁菁一直不停的弓着身子往前爬去,内心的思绪杂乱无章,在这几分钟内,她的脑子里知道了那么多的信息量,让她有些无法消化。

    那个曾让她伤过心,受过伤的顾彩英竟然是她姐姐,顾元尚不是她哥哥而是丈夫?

    没过多久,菁菁脑海里全部被恐惧占满,因为在黑洞里爬久了,她感觉越来越闷,体力也越来越支撑不了,毕竟她刚生过孩子没几天,而且在这样伸手不见五指,极度缺养的情况下,让她感觉不到希望……

    楠,你真的在洞口等我吗?还是顾彩英怕她爬不出去,而给她编织的一个美好动力呢?

    她有些昏昏沉沉的,休息了一下,可是停下来了就不想往前再爬了!

    菁菁不知道她这样停下来有多危险,汗流浃背,头发粘在脸上,只想贪婪的多休息一下。

    然而她不知道,此时的洞口就真的有一个焦急万分的人在等她。

    此人便是端木楠,他与洺一、云雷云风等人全副武装的站在某个大山旁的一个隐秘洞口。

    “哥,菁菁怎么还不出来?顾彩英不会是耍我们吧!”洺一看了看手上的时间说。

    端木楠沉着冷俊的面容,没有说话。

    就当菁菁失踪那天,顾彩英便秘密找到端木楠,决定与他里应外合,一起摧毁三后社。

    彩英虽然在内部安装了炸药,准备与三后社的主力同归于尽,可是外面驻守着那么的守卫,如果不一并铲除,其残余势力的危害还是很大的。

    所以这一切就得依靠端木楠了。

    “哥,再不出来,我们的人就要把出口堵死了,到时候只怕很难再出去了!”云雷又说了一句。这山的外圈已围了大量的军人!

    而他们所在的位置还在被三后社的撑控范围。

    “你们先走!”端木楠抬了抬说。如果有人发现他们在这里,就会抓住他们,会以此要挟早已包围在外面的军队!

    “哥……”云雷不认同的叫了一声!

    “我们再等一下吧!”洺一说。

    风在山间吹动着,几人,扛着枪只,警惕的四处查看!

    端木楠握紧了拳头,心里莫念,菁菁,你一定要没事,我在这里等你!

    菁菁躺在洞口休息了好一会儿,突然像是听到了一声啼哭,像是孩子的声音。

    她立刻清醒起来,奋力沿着洞墙爬去!

    过了很久,很久……

    黑暗,无尽的黑暗,终于有了一丝亮光……

    菁菁的带血的小手终于到了洞口。

    一只大掌抓住了她的小手,然后将她整个人拉了起来,菁菁疲惫的身板掉进了温暖的怀抱里!

    端木楠紧紧的,紧紧的抱着她,像是怕她突然会跑掉一样!

    大山外,严正以待的大军包围了整个岩洞,看到端木楠抱着菁菁出来,领队们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最让菁菁感到欣喜的是,端木雄的怀里抱着一团呼呼的东西朝她笑!

    原来端木雄并不是被关起来了,而是为了避其锋芒,而在暗中蓄势待发!

    菁菁来不及多想,她的公公端木雄怎么会在这里,马上冲过去抱过了他怀里的孩子!

    看着手里的孩子,菁菁一抬头便看到了端木楠那无限深情的双眸,还有什么比此刻更幸福的吗?

    一切的不幸都结束了,留下只有满满的幸福!

    几天后,小太子满月!

    端木大宅热非凡,端木桥坐在轮椅上热情欢迎嘉宾的到来。身旁站着端木雄与林娇娇,还有言小兰还有菁菁的舅舅、舅妈!

    这次的宾客只请端木家最亲的人!连公司里的高管与远亲都不在!

    二楼

    蓝色的婴儿房内,端木楠把一张宝贝的照片挂在了墙上。

    “老婆,怎么样,行了不?”端木楠笑着看菁菁。

    菁菁穿着一件黑色的小礼服,面色微红。这段时间有端木楠在家心呵护,本来稍瘦她,身材倒是有些丰闰起来!

    “很好了啊!”

    端木楠走到她身边,搂着她的腰,看了一眼婴儿床上的孩子,无比幸福。

    在菁菁的脸上小啄一口。

    这时房门推来,进来了一大帮子的人,小雨,美美,小秋还有子华等人,他们手里都拿着各自准备的小礼物!

    “儿子唉,干妈来看你啦!”小雨蹑手蹑脚的走到小孩身边,开心的喊。

    “儿子唉,干爹来看你啦!”小秋学着小雨的样子也走到婴儿床旁。

    哪知还没看到孩子,小秋就被了小雨制了一招。

    “你当干爹,人家宝贝会有你这样丑的干爹吗?我是干妈唉,你还想占我便宜?”

    小雨愤愤不平的说。

    “就你长的好看?谁稀罕占你便宜啊?”小秋瞪了瞪眼珠子,一脸笑容的去看小床上的太子爷,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这简直就是缩小板的端木楠啊!

    “菁菁啊,你这功力也太强了吧,像个缩小版的模具唉……”他转了转眼珠再次看向小雨低声说:“我看你就没这功能!”

    “谁说没有啊!”小雨反驳。

    “那咱试试?”小秋口不择言的说。

    “试……”小雨突然就脸红了,这是她第一次跟小秋说话,会脸红!

    周围的人都笑了起来。

    “菁菁啊,我可以抱抱太子爷吗?”美美小心的肯求道。

    “可以啊!”菁菁笑着答。

    然后帮美美小心的抱起了孩子!美美抱着孩子到外面给太爷他们看!一圈人都围了过去,争着看小孩。

    屋里又安静下来,只有菁菁与端木楠,他在背后抱着菁菁,将下巴亲靠在她的肩上,抚着她的腰。菁菁痒的噗哧一笑问:“胖了,你到都是肥了吧?”

    “不,太瘦了!”

    “还瘦?”

    “嗯,你以后要多吃点,咱们再生一个!”

    “……”

    “这次我从第一个月开始就陪你,一直到孩子出生,记住,你要好好利用这个机会使唤我……”他扳过她的身体,面对着自己,轻点着她的鼻子说。

    “那我现在不可以使唤吗?”菁菁笑颜如花的问。

    “嗯……随时可以……”

    下一秒,他吻住了她柔软的娇唇,轻轻撕磨吮吸着她的芳甜!

    几秒过,他放开了她。

    “这就是我的使唤?”菁菁笑着问。

    “喂饱了才有力气被你使唤啊!”

    菁菁忍俊不禁,这是什么歪理。

    端木楠看着她的笑容,幸福无比。

    菁菁看着他也无比满足,这时只见端木楠不知从哪里拿出一个黑色盒子,上面系着咖啡色的蝴蝶结!

    “是什么?”

    “你打开看看!”

    菁菁慢慢抽开蕾丝结,打开盒子,原来是五颜六色的马卡龙!

    让她想起他们刚刚相认的那些点点滴滴!

    端木楠拿起一个让她轻咬了一口说:“以后我们日子永远像第一次吃它时,那么甜……”

    “唔!”

    菁菁还未吞下那半块甜点,端木楠霸道的吻已附上了她的唇。

    除了甜蜜还是甜蜜!

    两人沉浸在芬芳的蜜吻里,直到一道耀眼的烟花在窗外亮起,璀璨绚烂,仍不能停止他们缠绵的拥吻……

完结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75/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