束手就婚 11-20


    11 特殊身份

    更新时间:2013-3-19 21:30:53 本章字数:1299

    陆政廷开着车薄唇紧抿着一句话不说,只是那修长的手指握着方向盘,骨节微微的泛白,可以看出他的心情已经被干扰到了。言残颚?@

    蔡俊豪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他内心纠结好久才说出一句话,“任务中的女孩和昨天晚上的那个……”

    陆政廷本不给蔡俊豪把话说完整的机会,“蔡俊豪,我们是受过特训的。”简单的一句话,蔡俊豪后面想说的话全部卡在了喉咙。

    他看着陆政廷,他居然如此的冷静,那他和昨天那个女孩,难道是他猜错了,只是陆政廷这个人他了解,就算是救了那个女孩,他应该也不会闹出那么大的动静,不会,他们才见过面,绝对不会有什么关系,蔡俊豪心里想着。

    他可以不希望任务还没有开始,陆政廷已经卷入了这场战火当中。

    陆政廷开着车子,他没有想到,这次任务的核心人物是夏怡宁,不过他很庆幸这次任务交给了他和蔡俊豪。

    陆政廷此时已经慢慢的将自己的心情调整好,如果这个时候他也乱了阵脚,那她的人生和将来会陷入混乱,会陷入危险,从他认定她将是他女人的那一刻,他就告诉自己,他会保护她,不会让她受到一点伤害,这是一个男人的承诺,他会信守这个承诺,他夺走了她的美好,就算是救她也好,他一定会负责,他冷清,他无情,但是他认定的事情,没有什么事情可以改变,除非是不可抗力的事情,那也就说他那时候已经不在这个世上。

    车子开进了国际宾馆后院。

    车子一停下来马上有人给他们开车门,蔡俊豪看着开车门的人,语气很平淡的说:“蔡叔叔,以后我和陆少出现在这里,不用出来迎接。”

    “是,少爷。”说话的是一个五十左右岁的男人,是国际宾馆的经理,“少爷,您回来的事情我已经通知大小姐,大小姐说她会从巴黎尽快的赶回来。”

    “谢谢,我们有些累了,就在一楼休息下。”蔡俊豪没有征求陆政廷的意见,迈步朝里面走着,陆政廷跟在后面一句话没说进了一楼的贵宾房。

    “我有些累了,去洗个澡。”陆政廷说着已经朝浴室走去。

    蔡俊豪坐在一侧的沙发上,此刻他真的糊涂了,陆政廷,你这是在故作镇定,还是真的镇定啊!

    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评论、求红包、求礼物,各种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

    12 出大事了

    更新时间:2013-3-19 21:30:56 本章字数:1692

    陆政廷和蔡俊豪这一觉睡得也算是踏实,一直到了中午都没有起床,不过睡得是不是真的踏实,还要问当事人。言残颚?@

    咚!咚!

    外面突然传来了敲门声,蔡俊豪猛地坐了起来,他目光落在了陆政廷的身上,嘴角勾起了一抹肆虐的笑容,“你还真冷静啊,你不怕她出事?”这几个小时他几乎都没有睡。

    陆政廷起身看着蔡俊豪,“有些事情既然来了,就必须面对,如果她没办法面对,倒下,那就是她的宿命。”陆政廷虽然这么说,只是他内心深处在狠狠地纠结着,他知道这是她最痛苦的时候,他应该去陪她,只是这个任务让他必须旁观,他可以为了她放弃任务,只是还会有别人再次介入这个任务,换成别人,他更不放心。

    他相信她,她可以站起来,他陆政廷看上的女人,必须勇敢,坚强,与众不同。

    蔡俊豪耸了耸肩起身去开门。

    “少爷……”门才开映入眼帘的是昨天的那个蔡经理,蔡经理的脸色焦急都变成了猪肝色。

    “有话慢慢说!”

    “是……是……少爷,你看看这个。”蔡经理说着将一份杂志交给了蔡俊豪,蔡俊豪的脸色也顿时变得难看,他马上回身将杂志扔给了陆政廷。

    陆政廷接住杂志,当看到上面的内容,眸子一寸一寸的收紧。

    “她人那?”

    “少爷……我……我正要跟你回报这件事情,她在楼梯间的晶电视上看到了这份报道,她……她把电视砸了,我,我已经叫人把她带到了一处休息室。”国际宾馆的是蔡家的,现在的经营权在蔡俊豪的姐姐蔡敏手中,蔡俊豪的父亲是名军人,确切的说是名特战队员,但是再一次任务中牺牲了,蔡俊豪的妈妈在蔡俊豪八岁的时候,因为癌症去世。

    蔡敏,蔡俊豪的姐姐,比蔡俊豪大十岁,也就是说他妈妈死的那时候,蔡敏十八岁,国际饭店是蔡君豪的妈妈一手创立的,也就是在他妈妈去世的那一年,蔡敏正是接手国际宾馆。

    而站在蔡俊豪面前的蔡经理,他其实不姓蔡,他姓岳叫岳恒,蔡俊豪父亲牺牲就是因为救他,他是曾经也是一名军人,但是在那次行动后,他退役了,原因就是他要照顾十八岁的蔡敏和八岁的蔡俊豪,同时他也接手打理国际宾馆,这一做就是十二年。

    蔡俊豪十二岁那年,不顾任何人的阻止,决然的报名参军,他的斗志,他的才华,他的体能,十二岁的他可以说遗传了他父亲的良好基因,破格入选一个特殊的少年组织,那里比军队更严,比军队更苦,比军队更有挑战。

    也就是从十二岁开始,蔡俊豪踏入了他人生不同的旅途,也是从那时候开始,他决定将父亲没有走完的路走完。

    所以蔡恒也就是此刻站在面前的蔡经理,他们之间有着特殊的关系,但蔡经理在别人的面前一直称呼蔡俊豪为少爷,蔡敏为大小姐。

    后来慢慢地习惯了,也就没再更改。

    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评论、求红包、求礼物,各种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

    13 兄弟情

    更新时间:2013-3-19 21:30:58 本章字数:1330

    蔡俊豪回头看着陆政廷等待着他的答案,陆政廷此时已经起身,手中的那份杂志在他手中早就没有了原来的模样。言残颚?@

    “少爷,你们是不是要过去……”蔡恒后面的话还没有说完,陆政廷冰冷的声音将他打断。

    “蔡经理,给她准备套衣服,何去何从由她选择,如果……”陆政廷后面的字几乎是咬着牙说出来的,“如果她是个阿斗,那就找几个人,把她扔出去。”

    “政廷……”

    陆政廷狠狠地拍了下蔡俊豪的肩膀,他回头看着蔡恒,“蔡叔,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还有她出现在这里的事情跟我和俊豪没有一点关系。”

    蔡恒曾也是特战部队的队员,蔡恒眉头微微的皱了皱,“陆少,我明白了。”蔡恒不知道他们和这个女孩是什么关系,只要这件事情不要牵扯到蔡俊豪就好,蔡恒转身离开按照陆政廷吩咐的去处理。

    蔡俊豪将门带上,“那上面是真的……”蔡俊豪的眸子微微的猩红,手不禁的攥紧,骨骼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

    “这是一场局,我终究没有办法制止悲剧。”陆政廷在说这话的时候,身体在微微的颤抖。

    “政廷……”蔡俊豪快步的走了过去,扶住了他的身体,这样的陆政廷,从十二岁开始认识,他是第二次看到,第一次是在进入部队的第三个月。

    陆政廷的父母去看他,再到宿舍的时候陆政廷就是这样的颤抖,最后晕厥了过去,再次醒来原本就很冷情不喜欢说话的陆政廷,就变得更冷,不管是训练,还是功课,他都像是在用自己的生命再拼,也是在那次起,陆政廷的父母再也没有去看过他,每当探亲他也只是回家看下他的,然后便流连在酒吧。

    至于陆政廷和她父母之间那一次到底发生了什么?没人知道,至于陆政廷的家庭,也只有和他在一起八年的战友蔡俊豪知道,他的父亲是国家gf部的领导,至于是什么职位,他依然不清楚。

    陆政廷此刻的情绪让蔡俊豪不安,他支撑着他,再给他力量,他更了解他,他并没有开口问陆政廷到底发生了什么?

    “谢谢你,俊豪。”

    “……”蔡俊豪想说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我都会支持你,但他还是没有说出口,有些事情就让行动去证明吧!

    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评论、求红包、求礼物,各种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

    14 必须活着

    更新时间:2013-3-19 21:30:59 本章字数:1272

    国际宾馆的一间休息室,蔡恒推门进入手中拎着一个袋子,当蔡恒的目光落在一侧沙发生的女人时眉头不禁的挑了挑。言残颚?@

    夏怡宁跌坐在屋中白色的毛毯上,太阳的光芒透过落地窗打在她的身上,明明是暖暖的,只是却透着一股冰冷。

    蔡恒拎着手中的袋子已经走到了她的跟前,夏怡宁感觉到有人进来,慢慢地抬起了那张没有憔悴的小脸,那眼神中带着迷茫,带着绝望。

    蔡恒对上她的目光心中竟然不禁的收紧,杂志他当然看了,这种事情发生在谁的身上,估计都没有办法接受,这个女孩没有过激的表现,看来她的心里素质还算强大。

    蔡恒在特种部队也是学过心理学的,他知道眼前的这个女孩要想闯过这一关只能靠她自己。

    他将口袋放到了她的面前,“这里是可以换洗的衣服,既然心中有很多放不下的事情,何不自己去寻找答案。”

    轰然,这句话像是戳痛了夏怡宁的痛楚,她猛地抬头看着前面这个五十岁左右的男人,“……”她张了张嘴,最终还是没有说出一句话,她伸手抓起那个塑料袋,看着里面衣服,想都没想的快速的抓着它冲入了一侧的洗漱间。

    蔡恒站在那里,直到听到里面传来了哗哗的流水声,他才转身出去。

    冰冷的淋浴顺着夏怡宁的身体整个浇了下来,“为什么要让我遇到这种事情……啊……”爆发的吼声从她的喉咙中吼了出来,她揪扯着这自己的头发,双腿跪在冰冷的大理石上,一阵阵冰冷直直的钻进了她的心。

    她用头狠狠地撞着一侧浴池,疼痛似乎让她清醒了,她不能死,她夏怡宁本就没有资格死,她死了夏怡欣怎么办,她恐怕永远都没有办法走出这件事情的影吧,夏怡欣从小心脏就不好,她不能有事,她自己成了这个样子,她不能在害怡欣,她不能让妈妈担心。

    要知道妈妈从小对她的苦心,她还没有孝敬她,她怎么可以死去。

    还有爸爸堂堂A市市长,女儿莫名的自杀,让爸爸情何以堪。

    想到这些,她咬着牙支撑着站了起来,夏怡宁你必须好好地活下去,为了那些爱你的人和你爱的人,你必须坚强。

    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评论、求红包、求礼物,各种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

    15 丑陋的嘴脸

    更新时间:2013-3-19 21:31:03 本章字数:1144

    一套黑色的运动衣,倒很适合她此刻的心情,她穿戴好,没有看镜子一眼,她出了浴室,头上的水渍顺着眼角留在,她狠狠地抹了一把,只觉得眼睛模糊了。言残颚?@

    她告诉自己不要看任何人的目光,你要知道你活着是为了什么?

    此刻她将自己的所有的尊严都踩在了脚下,只为那些她心中牵挂的人。

    出了房间进了电梯,出了国际宾馆的正门,她这一路上目光都不曾斜视,其实她也怕,她那些有色的目光。

    七月的天气本来就是骄阳似火,更何况是午后,阳光火。辣辣的照在她的身上。她似乎一点感觉都没有,她脚下的步伐很快,快速的朝回家的方向走着。

    这个时段的车子不多,但几次在她穿越路口时差点被车子撞到,换来的不过是司机的谩骂,她却像是什么都听不见一样,继续的向前奔着。

    只是在她身后不远处,有个男人,他的心几次紧张的快要跳了出去,直到看着她到了一处别墅的门口,他远远的站在那里,直到他关心的那个人走了进去,他依然没有离开。

    他知道此刻不能帮到她什么,只是他可以站在这里陪着她,“夏怡宁,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你永远不是一个人。”

    夏怡宁才出现在别墅的大门口,别墅门很快的打开了,就见里面的鹅卵石铺的甬道上,一位穿着白色旗袍的女人慌乱的从里面跑了出来,“怡宁……怡宁你可算回来了,担心死妈妈了……”女人说着拉过夏怡宁上上下下的打量着。

    “妈妈……”当看到女人满脸焦急,很是狼狈的样子,夏怡宁的心一酸,眼泪不争气的涌了出来,“……”此时此刻夏怡宁发现自己有好多的话要说,却全部化成了泪水,卡在了喉咙。

    “别说了,什么都别说了,回来就好,妈妈真怕……”女人后面的话也说不出来了,母女两人抱在一起痛苦失声,任谁看着这幅场景都会认为那绝对是母女情深,却不知那一切的戏码都是出于这位温柔的妈妈。

    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评论、求红包、求礼物,各种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

    16 惺惺作态

    更新时间:2013-3-19 21:31:03 本章字数:1747

    蓝玉华拉起了夏怡宁进了别墅,她看着夏怡宁,“怡宁,告诉妈妈到底发生了什么?怎么会有那样的报道啊!”蓝玉华拉着怡宁,那表情满是担心。言残颚?@

    “妈妈,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起来我什么都不记得了,妈妈怡欣她回来了吗?她没事吧?”怡宁紧张的问着。

    “回来了,只是……”

    “只是什么?”

    看着夏怡宁的样子,蓝玉华拉住了夏怡宁的手“昨天怡欣回来就哭,问她什么她都不说,哭的稀里哗啦的最后都晕了过去。抢救了三个小时才脱离危险……结果今天一大早妈妈就看到了满城的新闻,到底什么怎么回事……你告诉妈妈……个照片上的女孩不是你,只是长得和你很像……”

    “妈妈,怡欣她……”

    “怡欣她没事,你告诉妈妈,那新闻不是你,那些照片不是你……”夏怡宁看着蓝玉华有些是失控的样子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妈妈对不起!妈妈对不起!”夏怡宁此刻也不知道要说什么,她觉得她此刻对不起所有人,对不起整个夏家,特别是对不起夏怡欣和妈妈。

    蓝玉华看着夏怡宁的样子,眸子不禁的闪过一抹暗芒,本来她接到的消息是让夏怡宁这个死丫头跑了,那些模糊的照片,她不过是让那几个小流氓找了一个和夏怡宁差不多发型,身材的女人充当的。

    只是看到此刻的夏怡宁的样子,蓝玉华已经拿捏八九,这个丫头应该真的被人给强。奸了,要不然以这个丫头的个没有的事情,她是死都不会承认。

    也是,被下了两种药,在那种龙蛇混杂的地方,不发生什么还是奇怪呢,好在她灵机一动,要不然还真的错失了这个好的机会,只是心里不甘心,她花了那么大的手笔,甚至冒着危险去举报魅惑藏毒,为什么没能当面将那个死丫头给逮到,难道她是被别人带到别的地方,蓝玉华想着。

    低头看着跪在地上哭的稀里哗的夏怡宁,此刻的她真觉得有些恶心,夏怡宁你还真是和你那个老妈一样的无耻啊,都发生这样的事情,你居然还能活着回来,脸皮还真不是一般的厚,既然你这样送上门来,那可别怪我这个后妈不讲情面。

    蓝玉华那绝对是狠角色,心里面虽然那样的想,但表面上还是一副慈母的样子。

    “孩子……别哭了……不要多想。”蓝玉华说着去搀扶夏怡宁,“怡宁,答应妈妈不管遇到什么事情,你都不能想不开,这世界上的事情,你扛不住,还有妈妈,妈妈扛不住还有爸爸,事情一定会过去的。”

    “妈妈……”

    “好,孩子,快起来……快起来……妈妈先扶着你去休息。”蓝玉华拉着夏怡宁,她本拉不起来,最后没有办法将管家叫了进来,将怡宁驾到了房间。

    她将怡宁放到了床上,给她拉了床被子让她躺下,就当她还要安慰怡宁几句的时候,就在这时候听到楼下一阵嘈杂。

    “老太太您别生气,我马上叫夫人下来迎接您!”听到楼下传来的声音,蓝玉华心咯噔一声,老太太难道是她,糟了自己千算万算居然忽略了她。

    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评论、求红包、求礼物,各种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

    17 狠角色

    更新时间:2013-3-19 21:31:05 本章字数:1505

    夏怡宁也听到外面的声音,这个声音她很是熟悉,是外婆的声音,外婆一项讨厌自己,长这么大外婆都没有给她一个好脸色看,今天会来这里,难道外婆也知道这件事情了。言残颚?@

    想到这里夏怡宁身体莫名的哆嗦着,夏怡宁从小是被宠着长大的,她谁也不怕可是这个外婆例外,她是从心里害怕,小的时候自己的母亲还带着夏怡欣去外婆那里几次,只是每次去外婆都会把母亲骂得狗血淋头,最后就爽的不去了。

    虽然已经有很多年不去外婆那里,但外婆的那个声音,夏怡宁是记忆犹新。

    此刻不光光是夏怡宁害怕,而更害怕的是蓝玉华。那个老不死的不是说就是死也不管夏家的事情吗?只是今天怎么突然来的这么快。

    夏怡宁感觉到蓝玉华的脸色变得难看,“妈妈是外婆。”

    蓝玉华抬手给夏怡宁掖了掖被角,“怡宁,听妈妈的话好好休息,不管有什么事情有妈妈那。”

    “……”夏怡宁还想说什么,却被蓝玉华给按住了,“听话!”

    下一刻蓝玉华已经起身出了夏怡宁的房间,“怡宁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要出去。”蓝玉华在出门的时候,还叮嘱了一句。

    就在蓝玉华出来的时候,夏怡欣从隔壁的房间探出了头,“妈妈!”她的声音很小很轻。

    蓝玉华没有说话,而是给她使了个眼色,指了指怡宁的房间,意思是看住她,夏怡欣表示很理解的点了点头。

    蓝玉华怔了怔衣襟,事情既然来了,她就定将要面对,她就不信这个老太太十五年了都没有闹出天来,她就不信她今天还能闹出个什么样。

    她从楼梯上款款的走下来,俗话说输了什么都不能输了气势,明明心里有些忐忑,但表面上却是神十足。

    她目光落在大厅中央的一个老太太身上,老太太一件白色暗花的中式短袖衬衣,底下一条黑色宽筒裤,脚上一双黑色的皮鞋,手中拄着一条棕红色的拐杖,一头白发梳理的很适整齐,脸色的皱纹没有办法掩饰那岁月的沧桑,只是那一双凤眼,确实带着百倍的神头和千分的杀气。

    说实话,蓝玉华本不敢对视老太太那双眸子,没想到十五年不见,老家伙那威严是一点没变,看来今天她要面对的是一场硬仗。

    此时蓝老太太也看到了蓝玉华,她握着拐杖的手不禁的收紧,身体也不禁的微微颤抖,特别是蓝老太太那双凤眸,如果说眼神可以杀人,恐怕蓝玉华已经死了几十次。

    蓝玉华将蓝老太太的目光完全的屏蔽掉,快到老太太跟前她不怒不喜的唤了一声妈。

    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评论、求红包、求礼物,各种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

    18 有备而来

    更新时间:2013-3-19 21:31:07 本章字数:1506

    蓝玉华的那一声妈,很显然触怒了楼下的蓝老太太,只见老太太手中拐杖,敲在地板上发出咚咚的响声,“蓝玉华,你给我闭嘴,我没有你这种狼心狗肺的女儿。言残颚?@”老太太别看年纪大了,那中气十足,楼上的夏怡宁都听得十分真切。

    蓝玉华从来没有想到自己的亲生妈妈十七年了,还一样的恨自己。她看着底下的蓝老太太,手不禁的攥紧,修的整齐的指甲狠狠刺入了自己的手心,她却感觉不到痛,因为痛对于她来说已经麻木。

    蓝玉华,在下楼梯不远处停下,她并没有接近老太太,她心中有些抗拒,“既然您都说了不是我妈,那我也没有义务留您在这里半分钟。老太太您说是我找人请您离开,还是你自己离开。”

    “蓝玉华,早知道你是这样的蛇蝎心肠,当初我生下你的时候就应该把你掐死,十七年前你作孽害苦了你姐姐,如今你……”蓝玉华怎能让来老太太讲话说完。

    “来人……来人……给我把这疯老太太给请出去。”说话算是客气,她不过是担心楼上的夏怡宁听到。

    砰!砰!

    老太太的拐杖再地板上敲的蹦蹦的响,“蓝玉华,老太太我早就料到你有这一手,老太太我早有准备。”老太太话落,就见两个保镖已经将大门口守住,外面的两个人管家本就进不来,都小心翼翼的低着头。

    “你……”蓝玉华此刻被气得感觉口有些喘不过来气,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的。

    “蓝玉华,原本老太太我想息事宁人,却不成想,你却变本加厉,今天我揭掉你脸上那层虚伪的人皮。”老太太绝对是怒了,如果说十七年前的事情,是自己的大女儿没有看好老公,那怡宁的事情那,别人不知道以为是意外,她老太太的眼睛可不揉沙子。

    “妈妈,我是您女儿,您对我怎么不满我改,您又何必这样的骂我啊!”蓝玉华,硬的不行来软的,就是她那张虚伪的善良的人皮,骗了很多的人的眼睛。

    老太太后悔当初就不应该心里念这那母女情,给她了一条生路,她发誓只要让她和夏振威在一起,她一定会好好地带怡宁,这么多年她确实如此。

    只是没想到,老太太的戒心才放下,就出现了今天这的事情,而且这次她办的事情更是混蛋,简直是猪狗不如,想到这里,老太太挥起拐杖狠狠地朝蓝玉华打去。

    “啪!啊!”拐棍狠狠地落在了蓝玉华的身上,带着一声惨叫。

    夏怡宁在上面听着是稀里糊涂,外婆对妈妈向来就是这个脾气,只是听到妈妈的哀嚎,夏怡宁再也忍不住了,她起身朝外面冲去。

    只是刚出门口,夏怡欣快速的上前拦住了她。

    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评论、求红包、求礼物,各种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

    19 苦计

    更新时间:2013-3-19 21:31:08 本章字数:1408

    “怡欣,你的身体?”看到门口的夏怡欣,夏怡宁马上拉住了怡欣的手,怡欣从小心脏不好,想必昨天一定吓坏了。言残颚?@她看着夏怡宁,心里一阵的厌恶,自己都成那个样子了,她还能去关心别人。

    “我没事了,姐姐楼下的事情让妈妈处理,你也知道外婆的脾气,她一定是知道我们两个的事情才来的,此刻下去我怕她会打死我们。”

    “怡欣,你别说了,事情是我惹出来的,我怎么可以让妈妈待我受过,就算是外婆今天来打死我,那就让她打死我好了。”夏怡宁说着拿开了夏怡欣的手,越过夏怡欣的身体,就朝下面走去。

    “姐姐,你不能下去,夏怡宁,你……你给我站住。”夏怡欣的身体很弱她那里拉的住夏怡宁,眼看着夏怡宁就要到楼下了,她头上的汗都下来了。

    怎么办?怎么办?绝对不能让夏怡宁见到外婆,如果要是让外婆说出当年的事情,夏怡欣就是不信她也会怀疑,然后她再告诉爸爸,爷爷,,那一切都完了。

    在爸爸和爷爷没有对夏怡宁彻底失去信心的时候,她们不能出一点差错,要不然这些年的忍辱负重这么多年就白费了。

    更惨点,她们还没有搬倒夏怡宁,自己和妈妈的地位却不保了,那可不是她想要的。

    想到这里她咬了咬牙看着前面的楼梯,快速走了几步,她伸手去抓怡宁,夏怡欣算计着距离,也不过只有三个台阶,再加上抓着夏怡宁的手,绝对不会让自己受到伤害。

    “怡宁,啊!”从夏怡欣口中的一声惨叫,怡宁感觉身体被重力一扯,当看到原来是夏怡欣从楼梯上摔下来的时候怡宁吓了一跳。

    她忙喊出声,“怡欣,你没事吧!”说着她已经到了夏怡欣的身边,就在这个时候,蓝玉华也看到了这一幕,眼看着老太太的拐杖再次落在自己的身上,她也没躲开,这一拐杖着着实实的落在了蓝玉华的后背。

    这一下夏怡宁也是看的真切,她的眼睛瞬间的通红,“……”她想喊怡欣,又想喊妈妈,突然发现自己失声了。

    “……”她再次的试着喊还是不行。

    蓝玉华绝对是个人,她早就看出夏怡欣用的是苦计,她狼狈的爬着到了夏怡宁的跟前,上前一把抱住怡宁,“怡宁,怎么了,你没事吧,别吓唬妈妈!”她被蓝玉华抱得很紧。

    此刻的夏怡宁满眼仇恨的看着老太太,只是当对上老太太眼中的那一抹悲伤时,夏怡宁的心瞬间的疼了起来。

    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评论、求红包、求礼物,各种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

    20 老太太发怒

    更新时间:2013-3-19 21:31:09 本章字数:1566

    看着前面的老太太,夏怡宁抬手一把将蓝玉华推开,她起身一步一步的朝老太太走过去,眼中的恨意一点都没有消减。言残颚?@

    “怡宁……”夏怡宁本没有给老太太说话的机会。

    她死死的盯着蓝老太太,“外婆,我尊重您教您一声外婆,只是您又做到一个外婆长辈该做的吗?十几年了从我记事开始,你就从来没给我们一个好的脸色,难道……难道就是因为那个女人,您就看不惯妈妈,看不惯爸爸,看不惯我们吗?

    外婆,您清醒一下,那个女人抛弃了我,抛弃了爸爸,是她的错,我妈妈和我爸爸结婚,照顾我,照顾爷爷,你难道这些都看不到吗?

    那个女人是你的女儿,妈妈也是,为什么,为什么你对她这么的不公平。在您打她,骂她的时候,您想没想过她的心情啊!明明是那个女人的错,为什么你要迁怒别人。”夏怡宁吼着,她从小很懂礼貌,懂得尊老爱幼,只是对这个外婆她没有一点好感。

    “外婆,您今天来这里我知道您是看到新闻了,您的外孙女给您丢脸了,只是那些错都是我一个人的,我愿意接受您的责罚,还请您不要迁怒于我的家人!”

    夏怡宁说着“扑通”跪在了老太太的面前,一副为了捍卫她的家人,就是被老太太打死也没有一句怨言。

    夏怡宁的话,一字一句的落入了老太太的心中,老太太把目光落在了前面的蓝玉华身上,她还真是厉害,居然把所有的错误都推到了她老太太的身上。

    蓝玉华的目光毫无畏惧的与老太太对视,看着老太太那气的苍白的脸孔,她眸子中罩上了一抹得意,“老太婆,如今你气死了吧!夏怡宁那个笨蛋就和当年她妈妈一样,在她心里我比她自己更重要。”

    咚!咚!

    看到眼前的一切当年的一幕幕在老太太的大脑里掠过,老太太的脸色已经发青,手中的拐杖敲打在地上发出巨大的声响,她将目光转转移到夏怡宁的身上,“起来……你给我起来。”

    夏怡宁的腰板再一次的挺直,“错误是我犯的,您要打就打我吧!”此时此刻的夏怡宁,她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

    “好……好……我成全你。”老太太是一点都没有留情,拐杖狠狠地朝怡宁的背上打去,“如果当年我能下狠心把蓝凤仪打……”

    听到老太太口中居然说出了蓝凤仪三个字,蓝玉华眼中的兴奋顿时消失,换上的是一阵恐慌,她想都没想身体朝老太太扑去,说来也巧老太太的那拐杖正好落下来。

    不偏不巧的正好落在蓝玉华的头上,“嗷”的一声蓝玉华彻底的晕了过去。

    看着蓝玉华这样的倒下,夏怡宁心都要吓出来了,“妈妈,来人,韩医生。”整个大宅瞬间陷入一片混乱。

    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评论、求红包、求礼物,各种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

11-20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76/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