束手就婚 84-92


    84 作茧自缚

    更新时间:2013-3-19 21:48:58 本章字数:3003

    “什么?你姐姐不在学院吗?”陆政媛不禁的皱眉头。言残颚?@

    “是啊,我和妈妈在这里等了好久,都没有看到她,你也知道我爸爸出差了,这几天要是出点什么事情,妈妈可真么办啊,我姐姐还真是不让人省心,政媛你能不能告诉我你哥哥的电话号码啊!”

    听着夏怡欣那边焦急的声音,陆政媛也跟着着急,“我没有我哥哥的手机号,怡欣啊!你告诉阿姨不用担心,如果夏怡宁和我哥哥在一起,我一定会帮你找到她!”

    “额,那政媛我就先谢谢你了,我现在还要看看她其他的朋友有没有见过她,我就先谢过你了。”

    “没事,怡欣姐,那种女人不用为她担心,我先挂了!”陆政媛就是不明白,呢个女人都那样了,为什么还有人关心她。不过既然是怡欣姐的事情她一定要帮,毕竟那可是她将来的打扫。

    挂了电话,老爷子看着她,“刚才是谁打的电话啊!”他不知道这个小丫头最近又遇到了什么朋友,陆政媛心眼太直怕有时候被人骗了都不知道。

    “爷爷,别说了,以后在跟你讲,反正很麻烦,爷爷,我在敲敲门,哥哥家里有人,还说不定是个女人。”

    陆郑媛的话吓了老爷子一跳,同时屋子里面的夏怡宁也是吓了一跳,这下子估计跑也跑不掉了,该死的夏怡欣,她此刻再一次的见识了那对母女的厉害。

    她此刻在想自己到底是开门还是不开门啊,如果这祖孙两个人就在这里赖着不走,陆政廷回来也是要开门,夏怡宁正想着那,不禁的拍了拍头,自己怎么忘了,现在马上给陆政廷打电话问问要怎么办。

    想到这里她快速的回到了卧室还好这里有座机,她快速的拨通了陆政廷的电话,此时陆政廷已经将所有的任务给宁佳她们三个人安排完了,宁佳很是抱怨,要是早知道夏怡宁请假,她也请假不来了。

    昨天那绝对是受罪,害得她都没起来,要不是那个该死的苏赫跑到她的卧室,威胁她,她才不起那。

    对于苏赫和宁佳,两家的父母都看出来苏赫的意思,两家人也不反对,这样真知底岂不是更好,虽然说苏赫有点花心,但是那不过是表面,对于宁佳是真的好。自己的女儿能找到苏赫那样的对象,绝对满意了。

    虽然说宁佳有点神经大条,但是真的很孝敬老人,而且,宁佳也很漂亮,苏赫的妈妈只要是儿子好,一切都好,苏赫的爸爸倒是觉得是苏赫高攀宁佳了,自己的儿子什么德行自己知道。

    所以两家都已经默认了这门婚事,只有那个神经大条的宁佳还没反应过来,一直神游在自己那250的世界里。

    所以苏赫出入宁佳的卧室很平常,就是有几次正好看到宁佳在浴室里洗澡,宁佳都没在意,毕竟王飞,苏赫,宁佳他们三个人从小一起长大的,苏赫办这种事情已经不足为奇了。

    还记得宁佳十岁的时候,苏赫送给他的礼物是小内裤。宁佳那时候还绝的很神奇苏赫居然知道她穿的尺码?

    十一岁的时候,苏赫送给宁佳的礼物是卫生巾,那个时候,宁佳不懂那个是干什么用的,邪恶的苏赫居然告诉她是保护嘴的,省得嘴流血。

    还好,宁妈妈将那个礼物收了起来,宁佳没有按照苏赫的指示去做。

    后来宁佳知道原来卫生巾是用来那么用的,她真的、差点将苏家的房子拆了。

    就是这样的感情成长起来的,要是苏赫说自己喜欢宁佳,那宁佳u、绝对觉得喜欢的背后是个天大的陷阱。

    苏赫要是早知道以前的恶趣味会给自己的爱情道路惹来那么大的麻烦,他一定还会那样做。

    因为这样才有挑战,他就喜欢这种带有挑战有刺激的游戏,要是勾勾脚趾头就能上床的女人,对于他苏荷来说有的事情,不过人家小爷不稀罕。

    宁佳就是想着自己不锻炼,只是苏赫和王飞的算是各有心思,苏赫是为了自己的兄弟着急啊,看来这个陆政廷但绝对是王飞的进敌。

    只是王飞这个人就是一条道跑到黑,他决定的事情很难更改,如果他对她的告白对她只是伤害,他情愿这样默默的爱着。

    陆政廷离开了开着车子往回走,突然看到自己的手机响了,上面的号码是自己家的,他眉头不禁的皱了皱,这丫头这个时候给他打电话是为了什么?

    不应该是想他吧,很显然这个答案连自己都不相信。

    想到这里陆政廷接通了电话,电话刚一接通就传来夏怡宁焦急的声音。

    “喂!陆政廷你现在那里,你妹妹带着你爷爷来到这里,我到底要不要开门啊!”

    听到夏怡宁的话,陆政廷的眉头瞬间的纠结了起来,陆政媛和爷爷,他们并不知道自己住在这里啊!

    抛开爷爷不说,就是陆政媛那个没有大脑的孩子,一定不会有好话的,陆政廷对着电话,“先别开,我马上到!”

    “好我等你!”

    陆政廷快速的踩下油门,他必须马上回去,就在到自己家门口路口拐弯的地方,两车交错,陆政廷眼睛很尖的看到了夏怡欣,ji便是夏怡欣尽量的掩饰着自己,还是没有摆脱陆政廷的眼睛,陆政廷的脸色很是霾,果然是那个女人,她还真是无孔不入啊!

    夏怡欣陆政廷不喜欢对付女人,不过你要玩,我陪你,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做作茧自缚。

    陆政廷到了小区,将车子停下快速上了电梯,刚一出电梯就看到陆政媛正在疯狂的拍打着门,“夏怡宁你给我出来,我知道你就在里面?”

    85 打人的代价

    更新时间:2013-3-19 21:48:58 本章字数:3125

    “政媛你在干什么?”陆政廷突然的大吼,吓了陆政媛一跳,老爷子也回头看着从一侧匆忙走来的自己的孙子。言残颚?@

    陆政廷虽然着急但礼貌还是有的,他看着自己的爷爷,“爷爷!”

    “嗯!”老爷子应了一声,只是脸色有些难看,他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只是此刻他知道陆政廷应该是有女人了,老爷子并不是死脑筋,但陆政廷才二十岁,要是这个时候就想着儿女私情,那么将来的事业,堪忧啊!

    而且老爷子还在想一个问题就是能和陆政廷在一起的究竟是什么样的女人。

    到底是一个什么年龄段的女人,老爷子似乎不管想,如果太小了这样未婚同居的女孩子,一定很没家教。

    就算开放,老爷子也是个很传统的家庭所有,脸色有些难看,这也是这么多年第一次对陆政廷掉脸色。

    “开门吧!”

    “嗯!”陆政廷倒是很淡定,他从口袋里拿出钥匙将门打开,夏怡宁在里面也听到了外面的声音她此刻很是规矩的站在门口,只要一开门就能看到她。

    陆政廷将门开开,看到夏怡宁站在门口,他语气很是冰冷,“生病了就在床上躺着,谁让你下床的!”

    “……”夏怡宁没说什么,只是低着头。

    “没听见是吗? 你要是觉得你自己可以,那一会和我去军校受训。”

    “我知道了!”夏怡宁知道陆政廷是在给她开脱,所以她只能有礼貌的朝陆老爷子点了点头,转身朝里面的卧室走了进去。

    老爷子看到一个女孩很漂亮,看起来年纪不大,五官吗?老爷子还是没有看清楚,不过从陆政廷的话语拉看,好像是学生关系,只是就算是学生关系带回家养病,也有些说不过去。

    老爷子是没说什么,只是陆政媛是一点都不客气。

    “夏怡宁,真的你,你还真的在我哥哥家,你怎么这么不要脸, 小小的年纪,居然在男人的家里过夜,这世界上就没见过你这样的贱货!”

    啪!

    陆政媛怎么也没有想到,为了一个女人陆政廷打自己,就是连老爷子都不敢相信,陆政廷虽然不经常回家,但是他最疼爱的就是陆政媛。没想到居然今天动手打了陆政媛。

    “呜呜……哥哥你打我,爷爷,哥哥她打我……”委屈的泪水从眼中夺眶而出,十六岁正是青春叛逆的季节,自己一直崇拜的哥哥居然打了自己,让她情何以堪。

    “呜呜……我讨厌你,你居然为了一个女人不顾忌兄妹情分。”说话间陆政媛朝外面冲了出去。

    陆政廷站在那里,眉头紧紧的皱着,夏怡宁也没想到会是这样。

    老爷子看着陆政廷,“陆政廷,这次你是太过分了,还不快给我追回来,陆政媛那孩子,从小就太娇气,别出什么事情。”听到爷爷这样说陆政廷眉头皱了皱,不过她还是追了出去,毕竟那是她的妹妹,亲妹妹,自从妈妈死了,陆政媛其实给他很大的动力,当年妈妈的死对他来说是个打击。

    也是因为自己的妹妹慢慢地从打击中走了出来,慢慢长大以后,他觉得他妈妈死的很意外,特别是那个带给他的电话,那里面是一个男人的声音,居然告诉说她,他妈妈在海上别墅等他,他一直都记得那个号码是妈妈的。

    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还有就是十四岁那年回家探亲,他刚回到A市就被人追杀,那绝对不是意外,不过还好遇到了夏怡宁,将他救了。

    他的生命存在着太多要解开了的秘密,对于陆政媛,他真心的只希望她会开心,并不希望她受到任何的伤害。

    所以他这一刻追了出去。

    夏怡宁看着前面的老爷子,老爷子身上穿着一身华服衣衫,脸色有些沉,特别是那双眼睛,带着一抹寒光,让人看了不寒而栗。

    “你叫夏怡宁!”老爷子思索着,夏怡宁这个名字,他好像很耳熟,而且看这个女孩的样子似乎也在哪里见过。

    看着老爷子的表情,夏怡宁知道老爷子应该在想着什么?

    应该很快就会将自己和那个酒吧的不良少女对号入座吧!

    果然就像夏怡宁想的一样,很快老爷子想起来了,因为那件事情毕竟闹得动静不小,虽然有人可以的压了下来,但还是满城风雨。

    老爷子没想自己的孙子居然和那些女孩子混在一起。

    没等老爷子说什么,夏怡宁先开口说话,“爷爷,您去屋中坐吧,我去看看陆政廷。”她没等老爷子说什么,也没等老爷子给她什么答复,她已经转身离开了,因为她不会等着挨骂。

    老爷子看着夏怡宁离开的背影紧紧的抿着唇没有说话,而是转身进了房间,房间很是整洁,简单,是自己孙子的风格,老爷子并不是多事之人,只是他还是想要看看夏怡宁和陆政廷到底发展到哪一步,他抬手推门进去,阳台上的白色床单和女人的衣裤,晃得他眼疼,他的手不禁的攥紧。

    陆政廷,你太让我失望了,老爷子戎马半生,就凭借那套衣裤和床单就给陆政廷定下了罪行。

    老爷子只觉得头有些晕,自己居然被这两个的孩子,气的血压上来了,碰!老爷子将门狠狠甩上,他什么都不想说,此刻他还能说什么?

    老爷子转身下楼。

    搂在陆政廷追着陆政媛,陆政媛真的很伤心,她回头看着陆政廷追了出来,她抬头又看着前面的路口。

    前面正好过来一辆车子,她的眸子不禁的泛红,“哥,这就是你打我的代价……”说着她眼睛朝前面的车子撞去……

    86 车祸,绝望

    更新时间:2013-3-19 21:48:59 本章字数:3316

    陆政媛不知道自己此刻的大脑处于什么状态,她只是很生气自己的哥哥打了自己,她只是觉得哥哥不在乎她了。言残颚?@

    她看着前面过来一辆蓝色的厢式货车,想都没有多想,朝着前面就冲了过去。

    陆政廷是亲眼看着陆政媛朝前面冲了过去。

    “不要!”焦急的声音响起,与此同是陆政廷也朝前面奔了过去。

    只是那一切来的都太突然了,陆政廷奔了出去,去抓陆政媛,只是一切都晚了陆政媛的身子被货车已经撞飞了出去。

    那纤瘦的身体被撞飞出十几米远的距离,继而碰的一声闷响之后重重的落在地上,尖锐的刹车声刺耳的响起,前后不过几秒钟的时间,前一刻还是活泼可爱和自己的妹妹,此时,她已经躺在了血泊之中。

    “政媛!”

    陆政廷喊着冲了过去,他从来不觉得,十几米的距离是如此遥远。

    与此同时,夏怡宁也从后面飞奔过来,几乎是跟陆政廷同一时间到了陆政媛的跟前。

    “政媛,政媛,不会有事的,你一定要撑住啊!”

    陆政廷一边颤抖的拍着陆政媛的手背,一边拨打110,那惹事的货车也一个接刹车快速的停了下俩。

    司机下车后一张脸惨白,双腿一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这里是郊区,这个时间段,没有什么车,而且行人也很少,再说了哪有人看着车子过来还往上撞得,没想到今天自己就遇到了,要说自己还是真实倒霉,厢式货车的车本才拿下来一个月,车子也是新买的,谁知道竟然撞人了!

    “政媛,你醒醒,是哥哥不好,哥哥不应该打你……政媛哥哥错了,哥哥错了!”陆政廷看着陆政媛身下湮开一大滩的鲜血,新鲜的血还在汩汩的往外冒着。他觉得自己此刻,犹如万箭穿心一般。

    他不知道她哪里受伤了,只看到她浑身上下都是血,额头下面也渗出殷红的血迹,整个人就好像一瞬间泡在了血泊里面。

    “政媛!政媛!你醒醒!”陆政廷趴在他身边,一遍又一遍的喊着他的名字,他的大手颤抖的握紧了她沾满鲜血的手小手,她、她此刻真的很怕,怕他跟妈妈一样,就那样悄无声息的离开了自己。

    他害怕,短短几秒钟的时间,他会失去很多很多。

    夏怡宁此刻不知道说什么,这一幕着实也将她下怀来,她看着陆政廷本就没有打出去的电话,快速的拿了起来,播着急救的电话。

    她强波自己一定要冷静!一定要冷静!她不能乱!她若是也乱了,那陆政廷怎么办。

    此刻的陆政廷她觉得就像是个无助的孩子,而且眼泪居然从他的眼中流了出来。

    当老爷子下来的时候看到眼前的这一幕,陆老爷浑身蓦然一抖,眸子惊惧的看着血泊中昏迷不醒的陆政媛,眼底沉着是那种失去至亲的剧痛!

    突然,他疯了一样的拉起一侧正在说话的夏怡宁,抬手就是一巴掌!

    “是你,都是你!是你害的政媛,如果不是你,政廷不会动手打政媛,这一切也不会发生。”老爷子凄厉的喊着,打在夏怡宁脸上的一巴掌又响亮又狠。仿佛跟夏怡宁有不共戴天之仇。

    此时此刻的老爷子一点风范和气度都没有了,老爷子的身体只剩下抖了,这个世界上最痛苦的是什么,就是白发人送黑发人。

    还有他是心疼自己的孙子,如果政媛出事,他真的不知道要怎么去承受那属于他的痛苦。

    此刻的夏怡宁本就不顾的这一把正有多痛,她此刻其实也很恨自己,都是自己,她觉得自己到哪里就又不好的事情跟着自己,难道十八岁以后的夏怡宁就是个扫把星吗?

    就是来拖累人的吗?

    她手不禁的抓紧,看着痛心疾首的陆政廷,她真的不知道自己能做些什么?

    “政媛,哥哥在这里你醒醒不管你说什么,哥哥都答应你!”

    陆政廷紧紧的握着陆政媛的手,此刻什么都没有他妹妹的生命更可贵了。

    陆政媛缓缓睁开眸子,她看着陆政廷,眸子带着让陆政廷痛心的空洞。

    哥……哥……我讨厌你,你居然……为了你个女人打我……我讨厌你……”她眼泪顺着眼角流了下来。

    那种悲凉的感觉,那种决绝,夏怡宁只觉得心里揪扯的痛,就连自己都这样,更何况是陆政廷。

    哇!下一刻一大口鲜血登时喷了出来。

    陆政廷颤抖着手帮她擦去脸上的鲜血,在他身后,老爷子也上前想要说什么,只是老爷子发现自己的喉咙处像是被什么卡住了,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政媛,你不能有事,哥哥才回来,还没有好好地陪你,你不能有事,政媛……”他抓着陆郑媛的手,有种感觉确像是怎么样抓不牢一样,冰冷的手掌似乎都不不听使唤了,他不怕打仗,不怕任务的枪林弹雨,甚至他不怕死亡,只是此刻他怕怀中的人儿就这样的闭上了眼睛。

    “哥……对不起……”陆政媛也感觉到陆政廷的伤心,她吃力开口,眼神迷离的看着陆政廷。

    眼底有泪,有伤,更有着自责,她只是想让他担心自己,在乎自己,她却从来没有想到去伤害自己。

    “是哥哥,对不起你,政媛,是哥哥对不起你,没事的,一定会没事的!”陆政廷紧紧地抓着陆政媛的手。

    陆政媛只感觉心好痛,好痛,眼泪再一次的流了下来,她眸光斜视正好看到夏怡宁。

    “哥,你没有对不起我,是我对不起你,哥,我求你,不要跟那个贱女人在一起,她只会祸害你!”

    陆政廷没有答应!为什么这世界上会有这样难的选择,这两个女人都是他最重要的人。

    “哥你答应我!”始终没有得到陆政廷的应允,此刻陆政媛的脸上带着灰白的绝望……

    87 离 开

    更新时间:2013-3-19 21:49:00 本章字数:3322

    中心医院

    陆政媛推入手术室之前她嘴中还呢喃着那句话“哥哥,答应我!”

    陆政廷死死的抓着她的手,他紧抿着唇一个字都不说出口,只是手刷的很紧,陆政媛嘶哑的声音从喉咙里传出“为什么,他比我还重要……我才是你的亲妹妹。言残颚?@”

    “哥……“陆政媛此时用尽了全身力气在喊着,可她已经没有力气睁开眼睛看着陆政廷一眼了。

    她脸上全是血,陆政廷不停地给她擦着,可无论如何都擦不干净。

    “政媛,我没有办法答应你,总有一天你会明白的!”

    “政媛,你要是死了我永远都不会原谅我自己,如果你不想看到一个不人不鬼的哥哥,你就给我好好地活着,好好地活着!”

    “先生对不起请您离开这里,不要耽误我们的工作。”就这样陆政廷被护士从手术室里面硬拖了出来,陆政廷愣愣的看着手术室的门被关上。

    眼底,目赤欲裂,陆政媛的那个眼神,她说的每一句话,都像是钝刀子在心头的感觉,一下下的,越刺越深。

    此刻的陆政廷,安静的让身后的夏怡宁,一阵阵心惊。

    她此刻希望他能够发泄出来,甚至像刚才那样的掉眼泪,或者是闹出来,只是他现在这样静静地站在那里,高大的身躯竟然一时间变得有些单薄,夏怡宁鼓足了勇气上前拉了拉她。

    他本没有任何反应。

    老爷子没有跟着进入手术的楼层,因为此刻的老爷子已经有些支撑不住了,他忍着心中的剧痛给自己的儿子和儿媳妇打着电话。

    他并没有说是因为什么出的车祸,只是因为已经够乱的了,他刚才没有忍住打了夏怡宁一个耳光,但是他亲眼目睹着,陆政媛在那种情况下说让陆政廷离开那个女人,他都没有吐口。

    别人不了解他的孙子,他了解,看来那个夏怡宁对于陆政廷来说真的不一般,陆政廷那个人是只要答应的事情就一定会做到。

    政媛在那种情况下求他,他依然那样的决绝,老爷子心中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只是老爷子心疼孙子,出了这种事情,最苦的就是陆政廷,所以他选择了没有说原因,现在只能祈求着陆政媛能够好起来。

    “陆政廷,你比这样好不好,你妹妹她一定不会有事的!”

    陆政廷回头看着夏怡宁,只看到她嘴巴一张一合的额,他耳朵却什么都听不到,耳朵里响起尖锐的耳鸣声,下一刻他抬手狠狠地将她抱入了怀中。

    夏怡宁不敢动,就任由他这样的抱着,可以感觉到他的用力,她有些喘不过气来,但是她仍然隐忍着。

    不知道陆政廷这样包了有多久,夏怡宁只觉得她的腿已经僵直了,他才放开了自己。

    陆政廷看着脸色有些苍白的夏怡宁,她的身上不知道怎么着也染上了血迹。

    好半天他才说了一句话,“你回去吧!没事,政媛一定不会有事的!”他像是对夏怡宁说,也像是对自己说。

    “对……”

    夏怡宁的对不起本没有说出来,陆政廷抬手捂住了她的嘴巴,“不是你的错!不要说对不起,回去吧!”他将兜里的钥匙拿了出来,放到了她的手里。

    “回去收拾一下在回家,钥匙放到门卫的手里就好,记住……什么事情都没有,不管你的事!走吧!”

    夏怡宁真的不知道说什么?陆政廷已经离开她,站在了手术室的门口。

    刚才那一刻看到满身是血的陆政媛,让他想起了自己的妈妈,在那一刻他的大脑已经混沌了,但是当陆政媛让他离开夏怡宁的时候,当陆政媛被推进手术室的时候,他已经清醒了。

    这件事情本跟夏怡宁没有关系,如果要是有着接的关系都是夏怡欣,他还是理智的,他不会去伤害她,就是间接地也不可以。

    他知道她会自责,但过了这段时间,他们的事情在处理吧!

    他真的不希望有一天陆政媛会是他们之间不可逾越的一道鸿沟,所以他也坚信陆政媛一定会没事的。

    夏怡宁没有动,她就站在那里直直的看着他。

    “他们一会就回来,不想给我惹麻烦就离开!”

    这句话果然很起作用,夏怡宁当然知道陆政廷口中的他们是谁,是啊!她此刻应该离开,她在这里帮不上忙只会给她找麻烦,就这样她转身离开了。

    在离开的同时她回头看了眼陆政廷,陆政廷也看着她,只是她的眼睛有些模糊,有些看不清楚眼前那个男人。

    夏怡宁最终还是离开了,再出医院大门的时候,就看到有辆车子风驰电掣般的从门口驶了进来,她只是扫了一眼,她看见了陆政廷的妈妈,那位美丽的贵妇。

    哦不对,应该是陆政廷的后妈,她记得他说过他的妈妈已经死了。

    今年的七月是个多事的季节,明明很暖的天气,但是对于夏怡宁来说却是如此的冰冷。

    她走在大街上,让手打了辆车子,她回到了陆政廷的住处,她换了身衣服,而且她快速的将自己的所有东西打包。

    或许这些东西都是陆政廷给她买的,但是她确定要将她全部的带走。

    甚至连那条染了血的单子她都带走了,她此刻才发现,自己的出现给他带了多大的麻烦。

    她拎着所有她的东西,将门锁好,按照他的吩咐将钥匙放到了保安处。

    虽然只有短短的八天,但是这里给过她家一般的温暖,离开这里她将不会再回来,今天的事情再次的告诉了她,她不要连累别人!

    她知道陆政廷说事情不怪她,她也知道陆政廷一定知道夏怡欣的存在,但是事情却完全全的因她而起。

    88 缺德缺的生不出儿子

    更新时间:2013-3-19 21:49:01 本章字数:3385

    背着背包走在大街上,回想着这些天的事情,其实这么多天她自己选择的最多的还是逃避,而到最后她没有办法还是要回那个家。言残颚?@

    此刻的心情夏怡宁也说不上来,她就这样徒步走回了夏宅,回来的时候应该都在午睡,所以大厅很是安静,就连杨阿姨都没有看见。

    她朝楼上走着,夏怡欣听到了脚步声,马上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她目光很毒,一眼就看出夏怡宁应该是挨打了,左脸颊肿的老高。

    这些天她今天的心情算是最好的一天,“呵呵!怎么被人打回来了,贱人就是贱人,别以为靠上了男人就了不起,你也要看清楚自己的人份,人家的身份,就你这种残花败柳你也配!”夏怡欣,就是要揭开夏怡宁的伤疤,她此时的位置,身子站在门里面,头冲着外面?

    她可是怕夏怡宁发疯对她不利,这样她可以随时保护自己。

    夏怡宁看着她,大脑中又出现陆政媛倒在血泊中的样子,一切都是由这个女人引起的。

    啪!

    夏怡宁下一刻手中的书包狠狠地扔了出去,朝夏怡欣就砸了过去,就如同刚才说的一样,夏怡欣果断的将门关上。

    没有砸到呢过女人,夏怡宁真心的不干,抬脚朝门上狠狠地踢了两脚。

    “夏怡欣,你***别太过分,惹急了姑,我弄死你!”这次是真的将夏怡宁惹急了,她竟然一点都不顾形象的大骂着。

    就在她话才落,就听到后面传来一个沉的声音,“你要弄死谁,跟谁学的越来越混蛋,居然学坏骂人。”

    听到这个声音夏怡宁慢慢地转过身,夏振威沉的脸从外面进来,已经朝楼上走了上来,蓝玉华在后面马上跟上,眸子中带着一抹嘲讽。

    夏怡宁本就没看她,目光一直落在夏振威的身上。

    说她越来越混蛋,问她这一切跟谁学的,夏振威,我夏怡宁在混蛋没把自己的孩子,送到别人的床上去,想到这一点夏怡宁只觉得自己的心还痛。

    想到林枫对自己的侮辱,自己的恨意开始蔓延。

    她狠狠地瞪着夏振威,以前她是个乖宝宝,她一直在他面前表现,甚至在发生了那种事情以后,她还想自己一定要隐忍,今天她彻底的明白了,她的隐忍就是让这些人变本加利。

    她看着马上就走到她面前的夏振威,“爸爸,你是在问我跟谁学的吗?问我为什么这么混蛋吗?你不觉得我很好的遗传了你的基因吗?”

    “你……你说什么?”夏振威突然瞪着眼珠子,“你再给我说一遍。”

    夏怡宁的心被揪扯这,“我说什么?你听不明白吗?我遗传了您的所有,能将自己女儿送上别人的床,我相信这世界上没有几个父母能做的到吧,我真的有些怀疑,您这个市长是怎么当的。”

    “混蛋,反了……”夏振威脸色都被气成了茄子紫,抬手就朝夏怡宁的脸上打了去。

    夏怡宁这次没有让夏振威打住,抬手一把将夏振威的手腕抓住。

    “爸爸!这些天我挨打巴掌已经够多了的了,从今往后,我绝对不会让人在打我,就是您也不行……”夏怡宁突然笑了,笑的眼泪都快流了出来不。

    “爸爸,我终于知道您为什么没有儿子了,因为,您缺德缺的,这就是报应……”夏怡宁说这话的时候,面目已经狰狞,她回头看着蓝玉华。

    蓝玉华脸色也是难看,这么多年她一直想要生个儿子,但是就是怀不上,夏怡宁说这话当然踩到了她的尾巴。

    “你……你……”夏振威气的说不出话了。

    “爸爸,别生气,也不用你赶我走,我自己会走。住在这里我真的觉得压抑,突然有些理解我妈妈了,或许当初她也是这么被你们逼走的……”

    夏怡宁的话让整个空气就像是凝结了一样,这么多年夏怡宁第一次说起那个女人。

    她笑了,眼睛弯弯的就如同月牙一般,她甩开了夏振威的手,她越过夏振威的身体朝外面走去。

    在走到蓝玉华的身边时候,她看着蓝玉华笑了,“你终于如愿了,用了那么多的手段,终于把我赶出了这个家,哈哈……蓝玉华,你真龌龊,你加注在我身上的所有,我会连本带利的还给夏怡欣。”

    “怡宁……怡宁你说什么,我不懂……”蓝玉华佯装着不知道说什么?

    “你不懂,我想有人应该会懂得!”夏怡宁说着朝外面走去,“爸爸……你养了我十八年,我感谢你!您也放心,等你死了我会做一个女儿该做的。这么多年你唯一送我的礼物就是那辆车,我想我带走你应该不会反对吧!”

    夏怡宁本就没给夏振威说话的机会,她已经朝外面走去了,此刻的夏振威本就没有听夏怡宁后面说的什么?他所有的神都落在刚才夏怡宁对蓝玉华的话上。

    夏怡宁走了,夏振威回头看着蓝玉华,蓝玉华的脸色已经苍白。

    “你对她做了什么?”

    “我没有……我没有……我也不明白她说的什么?”

    夏怡宁出门的时候,回头看着楼梯上的一幕,她的眼睛有些涩。

    她快步的走到了车棚,她看着一侧家里的管家。

    “夏叔,帮我个忙!”

    “大小姐,您说。”夏叔并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而起夏怡宁以前很有礼貌,对待他们这些下人都很好,所以大家都很喜欢夏怡宁,出了那种事情,大家对夏怡宁更多的是同情,因为他们总感觉大小姐本不是那种人,而且这么多年在这个家,蓝玉华再明也露出了一点蛛丝马迹。

    “您开车带我到一个地方。”

    “好!”夏怡宁将自己那辆跑车的车钥匙递给了夏叔,开着辆。

    夏叔眉头皱了皱,不过还是接了过来,“大小姐要去那里!”

    “二手车市场……”

    89 新生活从现在开始

    更新时间:2013-3-19 21:49:02 本章字数:3082

    或许从一开始夏怡宁就想到有这么一天,一百二十万的跑车在二手车市场里卖了一百万,有了这一百万夏怡宁她就真的可以在外面自己生活了。言残颚?@

    “大小姐?”夏叔似乎已经猜到夏怡宁要做什么了。

    “夏叔叔,您能跟我说说当年我妈妈的事情吗?”夏叔一直在夏家,要比夏振威的年龄还大,也是当年发生事情以后,唯一一个没有被辞掉的人,因为当时夏老爷子还在,夏叔是夏老爷子收养的。

    “孩子,事情都过去了,就让她过去吧,蓝玉华不是你能惹得起的,你做什么事情不要太冲动啊!”夏叔叔很想跟夏怡宁说当年的事情,但夏叔叔在老爷子面前发过事,当年的时期不在提。

    夏叔也答应过夏老爷子就是要帮着照顾下夏怡宁,夏叔从贴身的衬衣里掏出了一封信,“夏小姐,这封信是老爷子临死的时候交给我的,她说等你嫁人或者离开夏家的时候在给你,我知道你现在的想法,所以现在这封书信交给你,只是没想到……”

    夏叔后面的话没有说下去,将书信递给了夏怡宁,夏怡宁接了过来,普通牛皮纸的信封,上面并没有写任何的字迹,只是夏怡宁着信封的时候,感觉信封有些沉。

    她没有避讳将信封打开,里面有一封信,还有一块玉佩,只是那块玉佩是半快的,通透的翡翠绿,上面雕刻着凤凰栩栩如生。

    “这……”

    “老爷子应该在信上写的清清楚楚。大小姐以后要多多保重。”

    “谢谢夏叔,您也要多保重身体。”

    夕阳照在夏怡宁的脸上,夏叔此刻不知道是什么滋味,仿佛当年的夫人就站在面前一样,同样的善良,同样的单纯,或许老爷子已经想到了大小姐会有这么一天,只是自己没有能力去管那些事情。

    想想老爷子,那绝对是被少爷气死的,大小姐长大了,经历了那件事情,更成熟了,他的使命也完成了,看来他是时候回乡下了。

    夏叔转身离开,只是眸子微微的有些红,五十几岁的老人,脸上带着一抹哀愁。

    夏怡宁站着那里,她将玉佩再次的放回了信封,此刻她没有看信上是什么内容,时间已经不早了,她现在必须去买个手机,然后找家宾馆住下。

    明天去租个房子,从此开始她的新生活。

    一切都处理完已经到了晚上,夏怡宁在楼下吃了些东西,就回了宾馆,宾馆离学院不是很远,她已经做好了打算,就在学校的附近租间房子。

    买手机的时候,同时也买了台电脑,在58同城上找了几处合适的房子,明天去看,虽然说高等公寓价格高了一点,那些都无所谓,她现在要确保自己的安全。

    一百万应该够她这几年学业和生活的了,这一切都是刚刚开始,她绝对不会安于现状,还有那些欠她的人,她也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一切都处理完了,她拿出手机,给陆政廷发了个信息,她真的担心他,只是信息发过去了,陆政廷并没回,她的心情七上八下的,想要给他打电话,但是手机拿起来,放下,几次还是没有打出去。

    躺在床上,抬头看着天花板,她想起了夏叔给她的那封信。

    她那里出来,里面的信纸是医院里的信纸,她才看了三行,眼泪就流了下来,对于她是从来就没有见过,爷爷去世的时候她只有3,4岁,对于爷爷她的记忆就是一直在医院没有其他。

    看着信上的内容,夏怡宁难以想象爷爷在写这封信的时候是什么样的心情,信很短,但是字里行间带着很多的无奈。

    夏怡宁的目光落在了信的最后一句话上。

    “怡宁,不要怪你妈妈,等你有一天见到你妈妈,一切就都明白了。这块玉佩叫龙凤配,你的是凤配,龙佩在另一个人的手里,怡宁答应爷爷,看到拥有龙佩的人,你必须竭尽全力的去保护他!”

    无能为力的爷爷。

    夏怡宁拿着玉佩不禁的看了好久,爷爷信里并没有说的很清楚,到底是什么人拥有龙佩,只是爷爷告诉自己,要保护拥有龙佩的人。

    龙佩她记住了,至于能不能去保护,她也说不清楚,因为谁有没有办法判断以后,她现在要闯过眼前的所有难关。

    夏怡宁,将所有的东西收好,这个东西很重要,她决定明天将这些东西存到银行,夏怡宁虽然年纪小,但生长在豪门有些事情耳语目染的也学到了不少的东西,记得蓝玉华将她那些贵重的首饰都买了保险,或者是从到了银行,所以也学会了一些。

    一切都想好了,她打开了微信,在群里和宁佳聊了一会。

    她没有将今天发生的事情告诉宁佳,只是说自己来了月经,所以没有去训练。

    她每次来月经大约五天的时间,夏怡宁算是保养得比较好,所以没有痛经,这五天没有去训练场,自己在外面找房子,不过唯一庆幸的是,夏振威并没有找她。

    是啊,她已经没有什么利用的价值了,或许夏振威觉得那辆车子给自己也算是仁至义尽了,其实也差不多,一百万那,一个普通的老板姓恐怕一辈子都没有见过吧!

    她将一百万分成了三分,五十万存起来,为了以后打算,三十万应急,二十万上学生活,她租的是白领公寓,两室租金是6000,她并不是为了享受,只是为了安全,这里离着陆政廷的地方隔了3站地,离学院也进。

    又去超市买了些东西,她现在一切都要靠自己,就连做饭,这是她最头痛的,但她还是坚持要学。

    五天转眼就过去了,陆政廷没有联系她,而从宁佳那里得到的消息,陆政廷也没有去学院,她的心一直都没有放下。

    90 开 学

    更新时间:2013-3-19 21:49:05 本章字数:3340

    今天夏怡宁到了训练场,陆政廷没有来换蔡俊豪带她们,夏怡宁一大早就到了学院的门口,苏赫,王飞,宁佳,她们也已经开始适应了。言残颚?@

    “怡宁,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你怎么会从夏家搬了出来。”宁佳看到夏怡宁马上抓着她问,

    “住的有点压抑就搬了出来。”夏怡宁不自然的笑了笑。

    “你现在住在哪里,安全吗?”说话的是王飞,他担心的看着夏怡宁,其实这两天他好几次想要去找她,但是都没有迈出哪一步,今天看到了夏怡宁他的心才算放下。

    不知道她为什么选择离开那个家,但只要她开心就好。

    “那里很安全,等训练完了,带你们去我哪里。”夏怡宁之所以邀请他们过去,就是因为知道她们担心自己。

    “好啊!晚上买点酒,以后我们就有栖息地了。”说话的是苏赫。

    “好,随时欢迎。”三个人正说着就在这个时候,蔡俊豪从一侧走了过来,他扫过夏怡宁,随后看着其他人,“按照昨天安排的训练。夏怡宁你跟我来一趟。”话落蔡俊转身离开,夏怡宁马上跟上,她相信蔡俊豪一定知道陆政廷现在怎么样了。

    宁佳眉头不禁的皱了皱,总觉得这里有什么事情,她想上前,一把被苏赫扯住,“马上训练,要不然中午没饭吃。”

    夏怡宁和蔡俊豪走到一侧的双杠前,这里很是安静,蔡俊豪停下脚步。

    “他怎么样。”

    蔡俊豪回头看着夏怡宁,“他很好,你放心陆政媛已经脱离了危险,夏怡宁我作为政廷的朋友,我想跟你谈谈。”

    怡宁点点头,“你说吧!”

    “夏怡宁,我不知道你和政廷之间有什么样的瓜葛,但是我想你应该能感觉到他喜欢你,但我想提醒你,你们不合适,因为你对于他来说就是麻烦。”蔡俊豪停顿了下,“也许我说话有些难听,但你必须记得,你们两个不会有结果。不想两败俱伤就不要碰感情。”

    听着蔡俊豪的话夏怡宁呆愣了些许,不过最后她还是答应了。

    “我明白,谢谢你!”

    只要陆政媛没有事情,他没有事情,这些就够了,就如蔡俊豪说的一样,她就是一个麻烦,“你要是没有事情我去训练了。”

    夏怡宁走了,蔡俊豪看着夏怡宁的背影,他此刻的心情也很是纠结,他刚才说的话真的有些刻薄,但他不想看到两个人受伤。

    陆政廷他是没有办法劝动,他只能在她身上下手,免得到最后真相大白的时候,两个都受伤。

    有时候他觉得组织这样的决定是不是有些残忍了,国家利益面前,她注定成了牺牲品。

    蔡俊豪今天有些不明白,陆政廷明明很是理智,为什么在这件事情上,他却一意孤行那。

    二十天转瞬即逝,夏怡宁把所有的心思都放到了训练上,、明明蔡俊豪要求跑五公里,她自己跑十公里,负重二十公斤,她自己加到三十公斤。

    她用训练来麻痹自己,这二十天夏怡欣没有再找事,同样他还是没有看到陆政廷,二十天里,有两次休息,她去看了外婆,只是老太太还是不见她。

    都是慕远陪她,叫她怎么打理院子里蔬菜,教她做饭,夏怡宁知道慕远也报考了军校,或许是因为他是外婆带大了,两个似乎很容易交谈,就这样夏怡宁又多了个朋友。

    慕远告诉她,不管遇到什么事情,都要告诉他,开心的,不开心。

    夏怡宁觉得慕远就像是小说中说的那种林家的大哥哥很是容易亲近。

    明天就要开学了,不知道能不嫩见到他。

    其实人往往就是很奇怪越是刻意不愿意想起的事情,就越是想起来。

    夏怡宁将明天要带的东西准备好,又将带的学费准备好,从今天开始她就要住校了,不过这里她依然没有退租,至少这里也算是她的家。

    而且上次苏赫和王飞他们过来,表示很喜欢这里,苏赫和王飞付了一年的房租,夏怡宁本来拒绝,只是苏赫和王飞坚持,夏怡宁知道他们是担心自己。

    对于他们,夏怡宁真的不想太矫情,对她好的人她都会一一记下。

    开学了,一大早苏赫那三人组就过来接她了,夏怡宁才洗漱完,这一个月的训练,让几个人的神面貌改了很多,就连宁佳都神了很多,或者说是黑了很多。

    宁佳那块货今天可是最开心的,因为从今天开始她就住校了,她就可以不被老妈唠叨了,看到夏怡宁搬出来住,她也琢磨了很久想要逃出来,只是被自己的妈妈给掐得死死的,这次终于如愿以偿了。

    “怡宁,快上车!大写的生活我早就羡慕死了。还有这一个月的训练,也是我该大显身手的时候了。”宁佳的神经很大条,她喜欢那种人前被人夸得感觉。

    “闭嘴,宁佳到了军校你必须给我夹着尾巴做人,要是惹事被开了学籍,没人旧的了你。”

    “哼,咱们两个半斤八两谁也别说谁。”宁佳很是不服气,就不明白了为什么妈妈出来的时候,要求苏赫看着她,明明那个该死的男人比她还不靠谱。

    看着两个人吵嘴的样子,夏怡宁只是笑了笑,上车挨着宁佳坐下。

    “行了,这次苏赫说的对,军校不比其他的大学,我们进去那里就没了自由,还有就是同学来自全国的各个城市,每个人的个都不一样,所以要小心。”

    “知道了,怎么跟我妈妈一样唠叨。我妈妈的那些话我都能背下来了,什么我们这届会有很多有权有势的公子,千金,让我不要轻易的得罪人。我宁佳的原则就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双倍奉还。”

    听着宁佳的话,王飞不禁的看了眼夏怡宁,是啊!他们这届很多都是上有权有势的公子,千金,他们无所谓,只是夏怡宁恐怕会成为她们排挤的对象。

    因为这些天外面有人传言,因为上次的事情夏振威将夏怡宁赶出了夏家。

    91 冤家路窄

    更新时间:2013-3-19 21:49:07 本章字数:3502

    虽说是八月二十四号开学,但是陆陆续续已经有人来到了学校,这里的要求很高,学习,特长,家庭背景,实力,这里也算是贵族学院中的一种。言残颚?@

    但是这与贵族学院还有所不同,不同的就是这里不只是看钱,还要有真本事。

    夏怡宁是以全校第一的文化成绩进入的,第二的是古丝蕾,第三的是慕远,这个女孩并不是G省她的分数之比夏怡宁少了0。5分,她来自另一个大的省事,妈妈和爸爸都是外交官,爷爷是某军区的首长。

    除了有势力的,还有就是从部队上拍下来学习的,而那些人大多都是士官级别的。

    对于夏怡宁这个第一,最多的就是议论,当然你站在一个特殊的位置,肯定会有人对你多做研究。

    苏赫将车子停在大门外,车子是不让入内的,他们进去报名。

    刚一进校门就已经有人对夏怡宁指指点点。

    “那个就是夏怡宁,她考了我们全校第一。”

    “你听说了吗?她在高考前发生的事情了吗?集体去玩冰,真不知这样的人怎么还能进我们学校。”

    “谁知的,听说她被她爸爸赶出了家门。”

    其实这些都是夏怡欣传出去的,夏怡宁离开了家,蓝玉华的日子也不好过,夏振威是咬住了夏怡宁的话,不过蓝玉华咬着牙就是不说,夏振威也不能把她怎么样。

    或许说夏振威这些天太忙了,他前些天出差认识了一个女人,26岁,模样,长相,勾人的功夫,简直就是一流,夏振威正在兴头上,这样一来他更有不回家的理由了。

    也正是因为如此夏振威也没有找夏怡宁的麻烦,或者夏振威还有另一个算盘,他知道夏怡宁将车子卖了,一百万足可以让她自己生活的了。

    他没有行动,只是他为自己留了条后路,万一那天夏怡宁真的嫁给了那个有钱有势的公子,自己也好利用一下。

    夏振威很是狡猾,要不然也不能从一个政府的小小职员爬到了市长。

    夏怡宁本就装作听不见,她其实也已经猜到了,一定是夏怡欣搞的鬼,只是宁佳有些听不下去了。

    “这些三八,怎么这么愿意嚼舌子,谁她妈说我们家夏怡宁是被赶出家门的明明……”她说着就让要上前。

    一把让苏赫给扯住了,“宁佳,你***有病啊!你能堵住一个人的嘴,你能堵住大家的嘴吗?”

    “我,我气不过!”

    夏怡宁拉住了宁佳的手,“干嘛这么生气啊!言论自由,真么想到我这么出名。”

    “怡宁……”

    “我没事,这点事都忍不了,将来怎么能出人头地啊!你看现在的明星,还有一些大人物,那个没有一些绯闻啊!她们对我的编排,是非,就是在鞭策我的成长,所以我应该感谢他们。人要学会低头,这样才有机会踩在人的头上。”这句话也是陆政廷告诉她的。

    “走吧,我们先去交学费。”

    王飞看着她,她笑的很自然,那些话就像不是说她一样,她猜不透她此刻在想什么?

    她的成熟他不知道是不是该为她开心。

    学费交完了,她们领了生活用品,然后拿着自己的号牌,去找宿舍。

    宁佳很高兴她的宿舍和夏怡宁是一个。

    她们来到宿舍,她们算是很高档,四个人一间,一进门两侧是柜子,带电脑的书桌,电脑都是配摆好的一边两台。里面两侧是上下床。

    宁佳走到自己的一边,上床贴着古丝蕾的名字,下面的床是自己,宁佳皱皱眉头,没想自己居然跟这全校第二的在一起住。

    宁佳回头看着夏怡宁。

    “怡宁我的上铺是古丝蕾,你那边是谁。”宁佳说着,目光已经落在了那个名字上。

    “沈青青,靠,还真是冤家路窄。”

    宁佳的话才落,就听到外面传来一个声音。

    “开学第一天,就被你这个二货叫本小姐的名字,还真是晦气。”说话间沈青青已经从外面走了进来。

    她狠狠地瞪着宁佳,最后将目光落在了夏怡宁的身上,“果然啊,二货和贱货,还真是不分家啊!”沈青青嘴也是欠抽的货。

    夏怡宁的眉头微微的皱了皱,宁佳可没那么好子。

    “ 你***才是贱货,二货,你全家的都贱货,二货,你全家的全家都贱货,二货。”

    “你……你居然骂我全家。”

    “靠,骂你全家怎么了,姑我还动手打你那,你全家要是在,姑连你全家一起扁。”本来刚才一进门的时候宁佳听到那些人说,心里就一肚子气那,现在她可算找到撒气的了。

    上前朝着沈青青就抓了去,沈青青也不示弱,“你扁我,我还想抽你那!”下一刻两人已经打了起来。

    因为进入军校所有人都剪了短头发,宁佳剪的比较短,但是沈青青爱美留的比较长,宁佳要把抓住了沈青青的头发,沈青青也不示弱,一把扯住了宁佳的衣服。

    看着前面的情形,眸子不禁的一闪,宁佳一直为她,她怎么能看这宁佳车吃亏。

    反正,她已经料定沈青青不能将事情闹大,要是闹大了大家都开除,想到这里她快速的抱住了沈青青。

    “别打了,宁佳别打了,我们刚进学校,这要是被人发现举报了会被开除的!”她说着抱着宁佳。

    宁佳开始很生气,只是下一刻就听着夏怡宁在宁佳的耳边说,“我抱着你,狠劲的踹她,别往肚子上踹就行。”

    果然夏怡宁一用力,反正宁佳也很瘦,宁佳很得劲,开始拼命的朝沈青青的腿上,屁股上踹着,踹的沈青青嗷嗷的叫。

    宁佳第一次觉得夏怡宁还真给力。

    只是宁佳踹的正起劲,沈青青突然拽个人挡在了她前面,当发现来人时候,宁佳的脚已经收不回来了,着实的踢在了来人的身上。

    92再遇陆政廷

    更新时间:2013-3-19 21:49:08 本章字数:3617

    夏怡宁马上放下了宁佳,当她看到踹到的此人时候,知道自己刚才大意了,没有发现人从门口进来了。言残颚?@

    她们面前的人一身白色的运动衣,只是运动以上一个大的脚印,是宁佳和夏怡宁的杰作。

    一头修剪的致的短发,一双凤眼不大,但是很神,琼鼻,薄唇,周身的气质带着一抹薄凉,其实你要是不仔细的看,她倒是和夏怡宁长得有三分相似,只是那气质却大相径庭。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宁佳就这样好,能屈能伸,是她的错,他绝对承认。

    夏怡宁看着前面的女人,古丝蕾低头看了眼自己身上的额脚印,又看了眼宁佳和夏怡宁,又看了眼一侧愤恨的沈青青。

    她没有说一句话,朝自己的床前走去,很快速的从背包里拿出一套衣服。

    转身朝外面走去,走到门口古丝蕾清冷的声音飘了过来,“不想被开除,就马上换件衣服。”

    看着古丝蕾的背影,夏怡宁没有想到是这样的结果。

    从这件事情看得出来,古丝蕾心思很细腻,这样的人似乎比沈青青这种人更难对付,只希望她们不会是敌人。

    夏怡宁下一刻拉着宁佳,“快换下衣服。”

    宁佳心情很好,这次很听话,宁佳又不傻她也不想被开除。

    “宁佳,夏怡宁!”沈青青咬着牙叫着,两个连头都没回。

    没办法她也知道这里不是她想闹事就闹事的,来的时候爸爸叮嘱过她。

    忍,不过她记住今天早晚讨回来。

    那个该死的宁佳真的很用力,她的腿应该都请了。

    她一瘸一拐的背着背包来到自己的床跟前,看着夏怡宁的床居然在她的上面,她心中冷哼,夏怡宁我要让你上的去床,我就不姓沈。

    夏怡宁把东西放到了宁佳的床上,宁佳和夏怡宁都想到了这一点。

    宁佳看着夏怡宁,“怡宁……”

    “没事,快换衣服吧!”夏怡宁拍了拍宁佳的肩膀,她转身出了宿舍。

    她在门口等了一会,就见古丝蕾换衣服回来了,同样的白的运动衣,同样的款式。

    她抬头看着夏怡宁,脸上仍然没有什么表情。

    “你好!我叫夏怡宁。”

    “古丝蕾!”

    古丝蕾的回答很是干脆。

    “我在这里特地等你,是想和你换下床位。”

    “嗯!”古丝蕾嗯了一声,算是答应了,然后朝里面走了进去,夏怡宁见她并没有多说什么,也跟着从外面走了进来。

    她发现古丝蕾的格有些像男孩子,特别是那个气质。

    古丝蕾将自己的背包从她的床上拿了起来放到了沈青青床上面的那一层,意思就是和夏怡宁换床了。

    沈青青的眉头瞬间的皱了起来。

    “你怎么把东西放到这里,这里不是你的床!”

    古丝蕾看了眼她,“有意见可以要求换宿舍。”

    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

    “你……”沈青青指着她。

    古丝蕾本没有给她说话的机会,抬手将床边上写着名字的卡牌扯了下来,夏怡宁也马上将写着古丝蕾的扯了下来。

    走到古丝蕾的面前,“谢谢你!”

    “没事!”一切都弄完了,她转身离开了。

    看着她出去的背影,宁佳不禁的开口,“她,好酷啊!”

    “是啊,走吧,去教室一会该点名了!”夏怡宁和宁佳走了,沈青青气的直跺脚。

    古丝蕾,古丝蕾,该死的女人,居然想着夏怡宁和宁佳,这口气她是一点都咽不下去。

    夏怡宁和宁佳出去的时候,正好看到了夏怡欣,夏怡欣自己穿着一件白色的连衣裙,夏怡欣表面给人的感觉永远都是那种想要让人保护的公主。

    因为她进的文工团,并不用参加任何的训练,夏怡宁终于明白了,为什么从小夏怡欣就那么认真地学琴,原来她从一开始就打理好了。

    夏怡欣看着夏怡宁,她嘴角微微的勾起,“姐姐,我终于看到你了,你这次真的把爸爸气坏了……”

    夏怡欣的话还没有说完,夏怡宁已经将她打断了,“夏怡欣,现在没有别人你也不用装,就是有别人你也不用装,从今以后,你最好跟我保持安全的距离,否则……”夏怡宁眸子不禁的一暗。

    “否则我不在乎和你一块离开这个学院。”

    夏怡宁料定了她比自己更在乎这里,果然夏怡欣原本有些苍白的脸更加难看。

    夏怡宁没再理她,拉着宁佳擦着她的身边朝外面走去。

    “怡宁其实我真的好奇,为什么一夜之间你们会变成这样?”宁佳一直想问,没敢问,但是今天她是真的忍受不住了。

    夏怡宁看着宁佳,“如果有人陷害你,让你成为所有人鄙视的对象,成为所有人眼中的贱人,你还会死心踏地的保护她们吗?”

    “啊???”宁佳的嘴巴不禁的张大,“你的意思……”

    “行了,事情过去了就过去了,不想因为那些事情,让自己的心情不好。”

    宁佳一直是那种大大咧咧的人,只是此刻听到夏怡宁这么说,她的心很堵,原来那件事情居然不是意外。

    下一刻宁佳感觉身上的汗毛都立了起来,这些不都是发生在小说里面的吗?

    怎么现实中也有这样的事情吗?

    她不禁的回头看着站在身后的夏怡欣,天使的面孔魔鬼的心。

    夏怡宁狠狠地拉了她一把,两个人朝外面走着,两个朝教学楼走去,快到教学楼的时候,夏怡宁抬头眼底落入一个身影,不是别人正是陆政廷,只是此刻的陆政廷,比认识的时候,消瘦了很多。

84-92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76/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