束手就婚 111-120


    111 知人知面不知心

    更新时间:2013-3-19 21:49:28 本章字数:3439

    “别这么看着我,我做这些只是也不光光算是为了你,我是不想你们这些小菜鸟输了,然后连带我的名声都受影响。言残颚?@你也听到刚才的电话了,我应该要去趟美国,大约三天,我就会赶回来!好好训练,不要给我丢脸!”

    陆政廷说着看了下表!

    “我要走了!”其实本来想再陪陪她,只是真的没有时间。

    “你今天就要去吗?”

    “是啊!”

    “……”夏怡宁要说什么,只是话没有说出口,陆政廷抬手揉了揉她的头,“好好照顾自己,我没事,不用担心!”他转身没有在看她一眼,已经朝门口走去。

    直到陆政廷已经出了房间,夏怡宁的心莫名的有些酸,她没有追出去而是快速的走到了落地窗前,很快楼下出现了陆政廷的身影。

    她心里竟然莫名的有些期待他回头,只是他并没有回头,他看着他的背影,他上了车,真的车子已经消失在她的视线,她依旧在站在那里。

    不知道过了多久,夏怡宁大脑中突然出现了一句话‘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情深。’

    她看着黎明破晓的天空,不禁的常常出了一口气,她转身回到了自己的卧室,床上还有那件刚脱下的小礼服,还有他的一件外套,她走过去将它们叠好,然后放到了柜子里。

    转身爬到床上,拉上被子,她真的困了,她慢慢地闭上眼睛。

    夏怡宁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她醒来而是被一阵电话铃吵醒的,她起身感觉身上的血有些胀,熬夜睡醒起来都是这个样子。

    她快速的去接电话,她心中想是不是他。

    可是到了电话旁,她看到号码,微微的愣了愣,居然是慕远的手机。

    夏怡宁心里说不出的一种滋味,她快速的接听了电话。

    “慕远哥!”

    “怡宁,你不是说今天来看吗?你怎么没过来啊!”

    “呃!对不起慕远哥,我应该是太累了,睡得太久没有醒。”

    “猜就是这样,现在睡够了吧,可以出来了吧!我在你家楼下等你!”

    听着慕远的话夏怡宁不禁的一愣,她拿着电话快速的走到了落地窗前,果然慕远出现在自己的视线里,虽然很小,但是依然可以看清。

    “慕远哥,你怎么过来了!”

    “做你的护花使者啊!”慕远在电话里笑了笑,是他惯有的笑声。

    “好吧!那……慕远哥,你还是进来吧!我在12楼,1201。”

    “呵呵,好啊!”

    “那慕远哥我挂了啊!”夏怡宁觉得慕远也不是外人,她亲自接自己,自己理应让他上来坐坐,她挂了电话去梳洗。

    慕远到了门口,按动门铃!

    夏怡宁很快的给他开门!“好快啊!”还没等夏怡宁说话,慕远扫视了一周,目光落在了地上的拖鞋上,他的眸子不禁的闪了闪,他已经证实昨天那个男人绝对是来找夏怡宁的。

    慕远笑着看着夏怡宁,“想的还挺周到,连拖鞋都给我准备好了!”

    昨天陆政廷走的急,没有来得及收,她本来想说不是,不过想想她怕解释起来麻烦,所以她就笑着应了一声。

    “嗯!苏赫,王飞,宁佳他们经常过来,所有拖鞋什么的都准备了。”夏怡宁,莫名的又加了这一句,她看着慕远,“我马上就好,你等我!”

    慕远的目光又落在了那双白色的高跟鞋上,他的眸子一寸一寸的收紧。

    “夏怡宁,你还真是不一般啊!”慕远朝屋里走去,目光在房间里扫视一周,“这里还不错啊!租金不便宜吧!”

    “嗯!”

    慕远从客厅转了一圈,然后站在一侧等着夏怡宁从洗手间出来,夏怡宁一出来就看见慕远很严肃的看着她,“怡宁!”

    “呃,慕远哥,怎么了?”

    慕远看着怡宁,“怡宁,你告诉我,学校里那些传闻,你被别人保养是不是真的。”

    夏怡宁的脸色微微的变了变,“慕远哥,你的意思是不相信我?”

    “我相信你,但是我更关心你,你的情况我知道,这个房子租金不便宜,还有你的学费,我其实一直想问你,怡宁……不管怎么样,我都不希望你做出那种事情,你明白吗?你要是真的没有办法生活,就搬去我和那里,我会照顾你的!”

    夏怡宁叹了口气,“慕远哥,我明白你的心,我真的没有做那种事情,我这个钱是……”夏怡宁将她把跑车的事情告诉了慕远!

    夏怡宁也没有生气,她知道慕远是关心她。

    想到这里夏怡宁突然进了自己的卧室,她从柜子里拿出一张卡。

    是她应急的三十万,她拿着卡走了出来,“慕远哥,这就是那卖车的钱,我把它分成了三分,这里有三十万,我知道你个外婆很辛苦,外婆的公司越来越不景气,这个应该能够你们维持一段时间的!”

    “这个我不能要!”慕远忙阻止夏怡宁。

    “慕远哥,这个钱不是给你的,是给外婆的,外婆身体不太好,跟我有很大的原因,我拿这份钱外婆一定不会要,所以,你就帮她收下吧,算我尽一片孝心,以后我会努力的上学,工作!我们一起照顾外婆!”

    “怡宁,我说了照顾你和外婆是我应该做的,你不用给我钱,我们的生活还可以!”慕远表现的很真诚。

    “慕远哥,你要是这样,就是把我当成外人了!”

    “我……”

    “什么都别说了,收下吧!”我们现在就去看外婆!

    当后来夏怡宁知道慕远的真面目之时,她觉得她绝对是买悲剧的!

    112 赌注升级

    更新时间:2013-3-19 21:53:29 本章字数:3383

    夏怡宁和慕远来到老太太这里,老太太还是不理夏怡宁,不过也不敢她走,夏怡宁和慕远做好的饭,老太太和他们一桌吃完去了别的屋子。言残颚?@

    “怡宁,你别介意,其实已经原谅你了,老人吗?都这样,要面子!”

    夏怡宁点了点头,“我明白,这些都是我应该得的。”夏怡宁起身收拾桌子,今天夏怡宁就留在了这里。

    一个周末夏怡宁就是在外婆这里过的,和慕远收拾下院子里的菜,又看了会书,现在的夏怡宁不光光学习文化课,还将陆政廷给她的股市方面的书,慢慢学习。

    慕远拿着她的书,不禁的翻了几眼,“你对这些感兴趣?”

    夏怡宁笑了笑,“是啊,闲的没事的时候看看!”

    慕远看了眼,看到底下的注解,眸子不禁的暗了暗,不过马上又恢复了,“你要是有不懂得地方可以问我!”

    夏怡宁抬头看着慕远,“你懂这些。”

    “是啊!没事的时候做了几手,赚点买菜钱!”说着他拉着夏怡宁朝自己的书房走去,“走,带你看看实际的股市,其实书分析的再透彻,也要有实际的作。”

    夏怡宁听着慕远说的话,眸子不禁的闪了闪,这可是她一直想要知道的,所以很是高兴。

    夏怡宁对股市有着别样的情节,也正是因为股市,她和慕远的关系更近了一层。

    假期很快过去,马上到了周一,陆政廷周一没有过来,而是蔡俊豪代课,这周开始有增加的文化课,都是政法的一些知识,大家都觉得很是枯燥。

    “怡宁,都说大学是天堂,我怎么觉得我们这里就是地狱啊!”宁佳有些烦躁的说着。

    “谁叫我们报考的是军校啊!”两个人聊着去吃饭,夏怡宁似乎已经习惯了别人的指指点点。

    今天男生加了训练,只夏怡宁和宁佳两个来吃饭,刚一进门就遇到那天食堂闹事的两个女生,其中一个正是苏赫打得那个女人,那女生叫凌雪娇。

    江成宇的疯狂追求者,被江成宇多次拒绝,依然穷追不舍,女人的家庭背景也是相当的雄厚,她这几天正憋着气那,她总觉得江成宇对那个夏怡宁不一般。

    几次想要出手,教训夏怡宁,都被自己的好朋友给拦住了,说实话毕竟江成宇放过话,不让任何人动夏怡宁。

    今天在食堂遇到,那绝对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凌雪娇,老远就看到了夏怡宁和宁佳。

    她快步朝夏怡宁走来,“雪娇!”她身边的女生忙拉住她。

    “没事,我心里有数!”凌雪娇说着已经走到了夏怡宁和宁佳的身边,挡在了她们两个人的面前。

    宁佳的眼眉瞬间的立了起来,夏怡宁抬手拉住了宁佳,她们现在不能闹事。

    “哼,原来你就是夏怡宁,果然有些手段!不过我警告你,江成宇不是你高攀的起的。”

    夏怡宁看着凌雪娇,她不禁的笑了笑,“我从来就没有想高攀谁,凌雪娇,你有这时间打发江成宇身边的女人,为什么不去深入的了解一下江成宇,凌雪娇,你得不到江成宇的心,不是他身边的追求者太多,而是你从来就不是他想要什么?”

    夏怡宁的话让凌雪娇一愣,这么多年她为了追求江成宇,她做的最多的就是打发江成宇身边的那些蜜蜂,是啊!她从来就没有真正的了解过江成宇。

    夏怡宁看她有些发愣,她伸手拉着宁佳,“我们走!”

    两个人离开了,凌雪娇还站在那里,食堂的一处休息室中江成宇,捏着手中的咖啡杯,眉头不禁的紧紧锁起,本来看到凌雪娇走了过去,以为要有好戏看,只是不知道夏怡宁那个女人和凌雪娇说了什么?凌雪娇居然没有动手。

    让江成宇很好奇,不禁的又将目光落在了夏怡宁的身上,有意思的女人,不光光有意思,还挺有头脑的。

    他回身去食堂打了份饭,看着夏怡宁和宁佳已经做好了位置,他端着饭走了过去。

    “美女,好巧啊!”

    夏怡宁抬头看到是江成宇,眉头微微的纠结了下,“这应该不算巧吧!这个点大家应该都来这里吃饭吧!”

    夏怡宁说完继续吃着,江成宇也不介意,他就喜欢她这样的冷言冷语,宠着他,哄着他的女人太多了,没意思,终于找到一个有意思的了。

    他坐到了夏怡宁的对面,他也不吃,闲闲的靠在椅子上,敲着二郎腿,一副小痞子的样子,宁佳很看不惯这样的江成宇。

    不过夏怡宁刚才告诉过她不要理他,吃饭,所以,宁佳只能忍。

    看着面前的两个人女人,定力不错啊!

    “夏怡宁,想好和我PK什么了吗?”江成宇玩味的问着。

    夏怡宁抬头看着江成宇自信的笑着,“当然,学长还是想想自己吧!学长要是输了,不会说话不算话吧!”

    “哈哈……”江成宇笑的很张狂,“口气不小,本少爷长这么大,还不知道什么叫输。”

    “呵呵!”夏怡宁露出一个淡淡的笑,“是吗?那看来我要给学长开这个先例的!”

    “好!夏怡宁,你要是能赢了本少爷,本少爷……”江成宇想了下,眸子不禁的眯了眯,“本少爷给你当小弟。”

    夏怡宁静静的看着江成宇,“当真!”

    “本少爷说话,绝对算是,不过……”

    “不过什么?”

    “那如果你要是输了那?”江成宇看着她。

    “条件人你开!”

    “好……爽快,夏怡宁你就等着你输了,当本少爷的女人吧!”

    夏怡宁的脸色微微的变得有些冷,“学长,还是等着叫我一声姐吧!”夏怡宁说着起身拉着,宁佳离开。

    113 灭绝师爹

    更新时间:2013-3-19 21:53:32 本章字数:3288

    周三的时候陆政廷回来了,明显带着疲惫,两个人并没有说话,而陆政廷回来她们的训练强度更是加大了,陆政廷几乎都不给他们喘息的时间。言残颚?@

    班里的女生很多都哭的稀里哗啦,而此次又有人申请调走,这次调走了四个人,其中有两个男生,班里不算走的韩云天有四十人,现在一共走了八个,还剩下三十二个人。

    陆政廷的魔鬼训练仍然没有结束,大家还要参加文化课,背地里大家给陆政廷起了个外号,灭绝师爹。

    转眼一周就在摧残和哀嚎中度过了,大家都盼望着假期,于此同时一场火热的PK也朝着大家招手。

    因为那场pK学校闹得火火热,就连老师们都有些期待,而在周五那天江成宇已经放下话,所有的凭借着学生证和教师卡,工作证,只要是军校的学生都可以进入凯撒龙天。

    这件事绝对是让大家兴奋的,于此同时也是夏怡宁比较郁闷的,江成宇居然搞了那么大的声势,输了她不怕,大不了道个歉,反正她是新生。

    只是后来那天在食堂,她居然和江成宇把赌注给升级了,那天的她确实有些不理智,不过事情已经到这个地步,世界上也没有卖后悔药的。

    夏怡宁着急,宁佳,苏赫,王飞,更着急,宁佳已经将那日在食堂中和江成宇打赌的事情说了,苏赫和王飞没想到夏怡宁居然这么冲动。

    “怡宁,你到底想好比什么了吗?”王飞也有不淡定的时候。

    “是啊,怡宁你说说我们看看有几成的把握。”宁佳着急的看着夏怡宁。

    夏怡宁看着三个人,“我还是那句话,到比赛那天你们就知道了。”她记住了陆政廷告诉她的,所有的事情都不能说,有些事情说了就会泄露,他们的胜算就会降低,他不是不信任宁佳他们,只是她怕有万一。

    “行了,怡宁不说自然有她的道理,夏怡宁不用有那么大的压力,输了让我对那个女人道歉我没关系,只是你最后和江成宇的赌注,你自己拿捏好!”

    “嗯,我知道!”苏赫他们中间是最看得清事物的,也是最爷们的,夏怡宁知道,苏赫绝对是说到做到的人。

    “周五了,你们都回去吧!”夏怡宁知道大家都等着回家,这里也只有她没有什么牵挂。

    “那你那?”宁佳对于夏怡宁总是不放心。

    “我你就不用心了,这周太累了,我想好好休息,明天晚上奋力的去迎接江成宇的挑战。”

    宁佳伸手圈住了怡宁的胳膊,“要不然我去你那里陪你!”

    “不用了,我们一星期在一起五天,剩下的两天还是给你父母吧!要不然你母亲跟对我有意见了!”

    “行了,别在这婆婆妈妈的了,走吧!”苏赫不耐烦的揪着宁佳,王飞看着夏怡宁,“有什么事情打我电话!”

    “嗯!”三个人走了,夏怡宁自己朝宿舍走去。

    宿舍里只有古丝蕾一个人,这个女人很不合群,总是独来独往,有些冷傲,不过她也绝对有那种资格,因为她的各项成绩都很优异特别是训练。

    “回来了!”听到古丝蕾跟她说话,夏怡宁一愣,她很少主动打招呼。

    “嗯,你没出去啊!”记得上周她出去了。

    “没有,懒得和人打交道,对了,明天PK赛,需要帮忙说一声。”

    “嗯,我会的!”夏怡宁没有说谢谢,古丝蕾也没有在理夏怡宁,躺在床上继续看着她的书,厚黑学。

    下午慕远请假了,也没说干什么去,宿舍对她来说有些压抑,还是回家吧!虽然那个家只有自己,但是也算是家,“古丝蕾,我先走了!”

    “嗯!”古丝蕾应了一声。

    夏怡宁转身离开,刚出宿舍就看到江成宇的身影,“美女,好巧啊!”

    夏怡宁的眉头皱了皱,她看着江成宇,“这世界上,在学长的眼里,都是巧合!”

    “呵呵!”江成宇笑了笑,“没有约会,愿不愿意陪我出去喝杯。”

    夏怡宁笑了笑,“学长,你看见那个对手,在PK之前促膝长谈的,我可不想被别人说我们放水,要知道学校里面给我们两个人下赌注的很多啊!”

    这场PK学校的学生,也开始下了赌注,虽然是不被认可的,但是背地里也没有人管,学校更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呵呵,美女不给面子啊!”在整个学校包括老师,校长,没有人不给他江成宇面子,这个女人绝对是第一个。

    “PK完了,再喝吧!”

    “PK完了,你说我们在那喝!”

    江成宇戏虐的笑着,夏怡宁眉头不禁的皱了皱,还没有回答,就在这个时候,有个冰冷的声音从背后传来,“夏怡宁,到我的办公室来一趟!”

    这个声音夏怡宁在熟悉不过是陆政廷。

    “对不起,学长,我的教员叫我。”

    江成宇回头看了眼,陆政廷,陆政廷的名号也在学校传开了,灭绝的师爹。

    江成宇耸了耸肩,“那我们改天喝,美女别忘了我们的赌注!”

    夏怡宁没有在理江成宇,转身朝陆政廷的方向走去。

    陆政廷的脸色霾,看出来很不高兴,看着夏怡宁走了过来,陆政廷转身朝办公室走着,夏怡宁很乖巧的跟在后面。

    江成宇看着一前一后离开的两个人,眸子不禁的眯了眯,没在说什么,转身朝校门外走去。

    此时女生宿舍的窗子前,古丝蕾半引这身子,看着以前以后的两个人,手不禁的攥紧,修剪的整齐的指甲深深的刺入中,竟然不知道到痛。

    114 心里暖暖的

    更新时间:2013-3-19 21:53:33 本章字数:3519

    “找我有事情!”每次陆政廷这样的严肃,夏怡宁的心就莫名的紧张。言残颚?@

    “没事!你可以走了,晚上我去找你!”他的话异常的冰冷,“哦!”夏怡宁应了一声,她停住了脚步,他没有回头,直接进了办公室,夏怡宁想,看来他是刚才给自己解围了。

    既然他叫自己回家,那就回家好了,夏怡宁都有些不明白自己,为什么那么听他的话。

    看着脚下的石子无聊的踢了几下。

    出了校门大脑里又回想起陆政廷的样子,想他说晚上去找她,大脑中不禁的闪过一个念头,就这么决定了,她去买菜晚上让他尝尝自己的手艺,反正前几次跟慕远学的差不多,也是时候练习一下了。

    夏怡宁想到这里,快速的去做地铁,先是去了超市,慕远确实交她不少东西,选菜其实也是一本不小的学问,她想着吃什么?

    最简单的就是火锅,反正一切都是从简单的开始,她想着火锅需要的东西,她买了很多,想着一会自己下厨,心情好像真的很不错。

    超市离这她家不远,很快的到了家,进门就开始忙和,总而言之,火锅虽然简单,但择菜洗菜,夏怡宁忙得也是不亦乐乎,忙了一个多小时终于弄完了。

    又将买好的樱桃和草莓择好,洗好,放到盘里,端到茶几上,将火锅放到桌子上,夏怡宁已经忙出了一身汗,就在这个时候,门铃响了,夏怡宁马上去开。

    果然猫眼里看是陆政廷。

    她快速的开门,陆政廷手里拎着两个大大的袋子,抬头看着夏怡宁,夏怡宁穿着一件白色的T恤,因为刚才忙得,前面被汗水都涔湿了,额头有几缕发丝贴在额头处。

    陆政廷不禁的皱了皱眉头,“干什么那?怎么搞成这个样子!”

    “呃!”听到陆政廷这样问自己,夏怡宁才发现,自己的狼狈,她看着他笑了笑,“进来,不就知道了吗?”

    陆政廷往里面看了一眼,正好看到一侧偏厅桌子上的火锅,还有一侧放的菜和还有海鲜。

    陆政廷顿时明白了,回手将门关上,嘴角不禁的勾了勾,“你是要请我吃火锅!”

    “嗯!”夏怡宁点点头。

    陆政廷将手中的东西交给了夏怡宁,低身打开鞋柜,他拿出拖鞋换上,夏怡宁看着陆政廷带的来的菜和水果,原来他又要给自己做饭。

    陆政廷换好鞋“看来今天这些东西是排不上用场了,我要尝尝,夏到小姐的手艺!”他说着已经朝里面走去,越过夏怡宁的时候,他又开口了,“将那些菜放到冰箱里,明天再吃!”

    “哦!”夏怡宁应了以后,回头看着,站在桌子旁边,脸上带着笑容的陆政廷,不禁的有些皱眉,此时的他和学校的灭绝师爹,绝对没有办法联系起来。

    她快速的将蔬菜水果,排骨和鱼,分别放好,然后又去洗手间,洗了下手,弄了下自己的头发,才出来。

    陆政廷此时正端着草莓吃着,看着夏怡宁走过来,他捏了一刻,递给了夏怡宁。

    夏怡宁眉头皱了皱,不过接了过来,没等她尴尬,陆政廷先开口了。

    “夏天,天气太热,以后不要弄火锅,容易上火!”

    “嗯,这个简单!”夏怡宁回答着。

    “呵呵,不过我喜欢!”陆政廷笑了,俊朗的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夏怡宁不禁的有些发愣。

    看着他的样子,“怎么?我就那么帅,看愣神了!”

    “呃!”夏怡宁满脸黑线,收回了实现,“那么大的草莓,堵不住你的嘴!”

    陆政廷也不在意,继续吃着盘中的草莓,还不忘了给夏怡宁,夏怡宁瞪着他,抬手将一侧的樱桃拿了过来,“我喜欢在、吃这个!”

    陆政廷也不反驳,随她喜欢,陆政廷放下草莓,开始调着火锅的料,又看了看菜和夏怡宁买的东西“不错吗?选的不错!”

    “那是当然!”

    陆政廷抬头看着她,“有酒吗?”

    “呃!没有!”夏怡宁摇摇头,从上次的事情结束,夏怡宁就不敢再碰那些东西。

    陆政廷知道她的想法,“吃火锅一定要有酒,况且有些事情,必须慢慢地适应练习,记住……在我面前,你想干什么都可以,我出去买酒。”

    陆政廷说着已经走到门口,换鞋,开门出去。夏怡宁站在那里,想着他说的话,在他面前什么都可以。

    那句话带着淡淡的宠溺。

    二十分钟的时间,陆政廷从外面回来了,手里搬着一个大箱子回来了,额头上布满了汗水,夏怡宁给他开门。

    看着他手中的大箱子,不禁的眉头不禁的皱了皱,“这是什么?”

    “酒!”说着陆政廷已经进来了,将箱子放到一侧,快速的换着鞋。

    夏怡宁低头不禁好奇的打开箱子,箱子里面零七八碎的放了很多瓶酒,不过这些酒都是小瓶的样板酒。

    “这些……”

    没等夏怡宁说完,陆政廷解释着,“这也是军事训练的一种,作为军人不但要有一个好酒量,还要学会品酒,赏酒,最重要的要清楚酒里面有没有加料……”

    说着陆政廷低下身子,从箱子里将一个袋子,拿了出来,递给了夏怡宁。

    “这是什么?”

    “这就是现在我刚才说的料,也就是市面上一些,迷。药,春。药,还有一些是冰。”

    听着陆政廷的话,夏怡宁不禁的愣住了,“这些……”

    “这些都是你要鉴别的东西,将这些东西都认清楚,对你以后会有好处!”陆政廷说着已经搬着箱子朝里面走去。

    夏怡宁看着陆政廷,“这些你什么时候准备的!”

    “本来想等这次PK完了,再教你,不过今天本老师高兴,所以提前给你上课!”

    夏怡宁的心很暖,他居然为自己想的如此周到。

    115 我不是柳下惠

    更新时间:2013-3-19 21:53:34 本章字数:5100

    他耐心的给他讲着,他教她怎样的识别他很细心,淡淡的灯光下,她看着满桌子上的酒,和那些害人的药物,她的眼睛不禁的有些红。言残颚?@

    “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她最终还是问了出来。

    陆政廷听到她的问话不禁的愣了一下,随后看这她的眸子,“因为喜欢。”

    “喜欢!”夏怡宁轻轻的念着这两个字,拿起一个杯子,因为桌子上很多杯子,都被陆政廷倒上了酒,她从听,到闻,到品,最后她拿起了一个杯子喝了下去。

    人生中就是有好多的无奈,他说喜欢她,只是为什么不能让他们早一点相遇,她和了一口,龙舌兰,这是他刚交给她的,有些苦涩,她又喝了一口,路易十三,还是有些苦涩,她继续喝着。

    她绝不到他口中说的香醇,所有的酒对于夏怡宁来说都是苦涩的。

    陆政廷靠在椅子上,看着她,任由她在哪里一杯一杯的喝着,每种酒他只到了一点,但是她知道已经足够让她醉倒的了。

    本来就是夏天,虽然看着空调,但是吃着火锅,依然火热,陆政廷看着她的样子眉头越来越皱,她的小脸已经通红,应该是第一次这样的喝酒,她有些不适应,眉头不禁的团了起来。

    陆政廷涮了一些青菜,帮她弄了下调料,放到她的面前。

    夏怡宁看着他优雅的动作,她嘴角微微的勾起“喂我!”

    陆政廷手上的动作微微的停了一下,不过他很是自然夹起刚刚放在碟子里的菜,放到了夏怡宁的嘴边。

    夏怡宁眯着眼睛,将菜吞在口里,她的鼻子有些酸,她起身端着一杯琥珀色的体走到了陆政廷身边。

    “喝了!”

    陆政廷看着他抬手接过她手中的酒一饮而尽,下一刻,趁着陆政廷放杯子的时候,夏怡宁很自然的坐在陆政廷的腿上,她伸手环住陆政廷的脖子。

    陆政廷没有说话,只是脸色有些难看,眉头微微的纠结。

    夏怡宁眯着眼睛,或许是因为酒的作用,她的胆子有些大,她环这陆政廷脖子的一只手,慢慢去抚他的头发,然后他的眉毛,然后柔弱无骨的小手慢慢地抚平陆政廷那纠结的眉头。

    陆政廷此刻没有任何的表情,他也没理他,就这样任由她做所有的动作。

    她坐在他的腿上,有些不安稳的动了动,她手从他的眉头,鼻梁,滑到他的薄唇,然后是他的脖颈,喉结。

    左后她有些微凉的指尖停留在上面,他喉结滚烫温热,她的手指甫一接触到温暖的源泉,陆政廷的喉结微微的滚动一下,他最终还是还是没有忍住的开口。

    “夏怡宁,你知道你在干什么?”

    陆政廷的声音有些凉,冰冷的让刚才的炎热一扫而尽。

    “知道,我当然知道,你对我的我,不就是想要我对你这样吗?”他可以感觉到她声音的沙哑,更可以看到她眼睛里还有淡淡的水痕,只是她隐忍着不让它楼下来。

    他没有出生,只是睁着瞪着大大的眼睛,看着她,下一刻就连他都没有想到,夏怡宁将手伸到了他的衣服里。

    她的手指停留他口那里的位置,正好是他心脏的地方,温暖舒服的感觉传遍全身。

    他那颗寒凉冰封的心,再次的被她小手包裹的暖哄哄的。

    而此刻陆政廷发现自己很不争气的流汗了!

    “陆政廷,你对我好,处处的帮助我,你是不是就为了这些。你是不是觉得我这种女人,很容易感动,很容易骗到手!”此时她双眼微眯,面颊绯红,只是那双眸子眼底透着异样的流光。

    陆政廷抬手将她的手从他衣服里抽了出来,他深深地吸了口气,他的心好疼,他身上的每一个细胞都带着怒气,他生气,她到这个时候还在乎怀疑自己,他心疼他没有办法将所有讲给她听。

    “怎么?堂堂的陆大教官,你是在玩欲擒故纵吗?”她说着身体再次的靠近他,本不给他说话和反抗的机会,她的唇已经附上了他的唇。

    夏怡宁的身子牢牢地贴在他身上,她只觉得越来越热,越来越热,臆中似乎燃烧着熊熊烈火,或者说是烦躁的热火,她看不清眼前的这个男人。

    她也是看不清就越想看清,所以她在他拿酒的时候,做对他最后的试探,如果他要的也是自己的身体,她给他,至少他帮过她那么多,就当感谢他。

    从今天以后她管住自己的心,不让自己对人和人动心。

    确切的说,她怕了,因为被亲人背叛够,她怕自己在动心,怕自己在遭背叛,所以她喝出去了,或许借着酒,让她大胆的试探他一次。

    她不知道后果,其实她心里还是隐约的是自己多想了。

    他的唇很软,让她觉得非常的舒服,身上的肌结实而富有弹力,让她靠的也非常舒服。

    她第一次主动和男生接触,其实在她心里对男人有抵触情绪,不过,她怕自己受伤,她强忍着所有的不适,去试验他的心。

    她吻着他的唇,她不去看他,眼睛闭得紧紧地。

    她不厌其烦地吸允,舔舐,用舌尖一遍又一遍的描绘,慢慢地探进他的双唇间。

    她努力的想着那些言情小说中的桥段,那个少男不钟情,那个少女不怀春,她也是抱着言情小说,长大的,她的吻慢慢地深入,吸允他唇舌间的清甜,一点一点,一遍又一遍,恋恋不舍,像是永远不会满足。

    就在她有些意乱情迷之时,突然感觉她的身体突然被抱起,就在她一愣的时候,陆政廷已经将她的身体翻身抵制在墙上。

    “额!”没等她反应过来,那鲁的吻侵袭着她的唇齿,她有些招架不住,这一刻,只能听到两个人急促的呼吸声。

    夏怡宁不知道是因为和了酒的原因,还是因为陆政廷让她很失望,她的心好疼,好疼,疼的她想流泪。

    只是她绝对不能流,她告诉自己,所有的一切就让她从今天开始过去,男人果然都一样。

    下一刻,她手紧紧的环住了陆政廷的头,是发泄,更是其他,她更为主动的去咬他,她可以感觉到两个人唇齿间的血腥味道。

    而此刻的陆政廷,手已经抚上她的背,然后用力的拥紧她,再是一通的吻,带着血腥,带着惩罚,好半天他慢慢的抬起头。

    “夏怡宁!”

    陆政廷冰冷的声音,让夏怡宁似乎清醒了不少,她抬头看他,他看到夏怡宁眼底的水汽,不禁的冷冷一笑。

    “夏怡宁,我知道你受过伤,你对所有人都怀疑,但你没有必要傻得用自己来做实验!”他抬手挑起夏怡宁的下巴,“我不是柳下惠,面对你这样的挑拨,我忍受不了。”

    “我问你,你确定要这么做吗?”他的手毫不留情的探进了她的裤子。

    冰冷的手掌在落在她的腰间,她身体不禁的一哆嗦。

    此刻的夏怡宁有些无力,他看到她眼底带着怒意,她大脑似乎有些清醒了,只是此刻让她如何收场。

    陆政廷用身体抵住她的身体,将所有的重心都落在墙上,她借着灯光,看着她,柔弱的小脸,眼底虽然冷清但是带着一丝的慌张,她再大胆,但她年龄毕竟在哪里。

    陆政廷此刻的的心,对夏怡宁是又疼又恨。

    良久,他叹了口气,“夏怡宁,我警告你,从今以后不要再怀疑我,如果再有下次……”

    他最终还是放开了她,夏怡宁像是被抽了骨头一样,身体慢慢的顺着墙滑落,她想要支撑直起来,只是她试了几次都没又起来,最后她放弃了。

    “对不起!”

    陆政廷站在那里良久他还是不忍心看着她这个样子。

    他低身抱起她,朝里面的卧室走去,她不敢看他,将头紧紧的埋在他的怀里,他绝到她的泪水涔透了他的背心。

    陆政廷抱着她到了房间,并没有放下她,而是坐在了床头,给她找了个舒适的位置,他轻轻的扳过她的脸,让她看着自己,夏怡宁眼泪又不自觉的流了出来。

    这一次陆政廷一点都没留情,狠狠地捏了她的脸一把,“哭,你还好意思哭的,你看,最惨的是我!”

    夏怡宁抬头目光正落在陆政廷被自己咬破的唇上,确实他真的很惨,她吸了吸鼻子,“谁叫你,让给我喝那么多酒的!都是你的错!”

    “是,都是我的错!不过……”陆政廷眸子不禁的闪了闪,“你接吻的技术确实不错!”

    夏怡宁听到他这么说,吓得马上闭上了眼睛,不再看他。

    ps:亲们,若溪出去些天,文文每天一万必更新,看在我这么努力地份上,给点推荐,给点票票吧!

    冷冷清清的留言,推荐少的可怜,难道真的是小溪的人品问题!呜呜,求推荐,求留言,求包养!

    哈哈,祝大家元宵节快乐!今年事事如意,发大财!

    116 我是你坚强的后盾

    更新时间:2013-3-19 21:53:35 本章字数:3525

    次日清晨,夏怡宁揉了揉有些发痛的头,她突然想起了什么?马上从床上坐了起来,她四处看了眼,发现自己的卧室里没有那个男人。言残颚?@

    她不禁的想了想,记得她迷迷糊糊睡在他怀里了,只是此刻怎么没有人影了,她快速的起身,踩着拖鞋从卧室跑了出来。

    她没有看到人,当时闻到了一股很诱人的味道,她马上奔厨房跑去,她看了眼偏厅,昨天的火锅,还有那些酒瓶杯子,还有那些药他都已经收拾利落了,而他正在厨房忙着,身上穿着一件运动衣。

    看到那件运动衣,夏怡宁皱了皱眉头,这件衣服是他那天回来的时候,给自己披上的,不是在柜子里吗?怎么会穿在他身上。

    陆政廷此时也已经看到了门口的夏怡宁。

    “醒了!”

    “嗯!”

    “快去洗漱,洗完过来吃东西!”他说的很是自然,看他的样子,本就像是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一样,不过他的嘴唇被自己咬的已经凝结了,很明显,不过他不提昨天的事情,夏怡宁当然也决对不会提,最好就当昨天的事情买发生才好那。

    反正她昨天喝酒了,就当昨天喝多了。

    夏怡宁想到这里,快速的跑着离开了,看着他的背影,陆政廷不禁的摇了摇头,他都不知道自己要将她放到什么位置,反正对她就是永远都是不舍。

    陆政廷将皮蛋瘦粥盛好,又将昨天买的速冻包子放到微波炉里弄熟,他将早饭放到桌子上,夏怡宁才从洗手间里出来,夏怡宁出来的时候,不禁的看了眼挂在洗手间的T恤,才明白原来是他将她洗了,才换上了那件衣服。

    夏怡宁刚刚也冲了个澡,换了件家居服,感觉清爽了不少,而大脑更是清爽了不少,她伸手扯了扯自己的头,昨天自己做的那叫什么事情啊!

    “还磨蹭什么?还不快过来吃饭!”

    “嗯!”夏怡宁快步的赶了过去。

    “吃吧!”

    夏怡宁也没客气,她真的饿了,其实昨天本来想好好吃回火锅,结果自己喝了几口酒,就闹成了那样,饭都没吃两口。

    看着夏怡宁津津有味的吃着包子,喝着皮蛋瘦粥,陆政廷不禁的笑了笑,“你还真不忌口啊!”

    “嗯,我对吃没什么要求,能吃饱就行!”夏怡宁以前看书经常忘了吃饭。

    “你也吃啊!”

    陆政廷看这夏怡宁的样子,本来还担心她会为昨天的事情纠结,看来人家自己没事人一样,陆政廷拿起一个包子咬了一口。

    “呃!”扯到了他的嘴,夏怡宁咬的确实是有点狠。

    陆政廷的眉头微微皱了皱,夏怡宁抬头看着他的表情,马上又低头了,就像个做错事的孩子。

    两个人这顿饭是的古里古怪,不过夏怡宁吃的很舒服,不知道为什么,反正就是说不上来的开心。

    “pk赛顶在下午三点以后,那我们这些时间干什么?”夏怡宁看着陆政廷。

    “当然有事情要做,把我们昨天没做完的事情做完!”

    “额什么?”夏怡宁瞪大眼睛看着陆政廷。

    陆政廷狠狠地瞪了她一眼,“脑子里都是那些乱七八糟的,昨天明明想让你看看那隐形摄像机的威力,然后我们在分析一下!结果,却被你全部搞砸了。”

    “我……干什么怪我,谁叫你没事,叫我品什么酒,认什么药,你不知道那些东西麻痹神经,所以我才神错乱的!”夏怡宁说着已经起身走到昨天那个大大的箱子跟前。

    “喂,商量点事!”

    “说!”

    “这些东西就留给我,让我慢慢地研究,怎么样?”

    陆政廷没有说不行,也没有说行,看着陆政廷这样看着她,夏怡宁有些紧张,“我没想干什么?只是想研究一下。”

    “我也没说你要干什么啊!至于那么紧张吗?”

    “哦,你的意思就是答应了!”

    陆政廷嘴角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答应是答应,如果你下次喝多了,或者不小心吃了这里的某一种药,对我在作出什么非礼的事情,你必须对我负责!”

    “呃!”听着陆政廷的话,夏怡宁的脸上的肌抽动了下。

    她也没理他,伸手将那个箱子打开,她最主要的是要哪里的那些药。

    陆政廷就知道她的小心眼,“用的时候小心点,还有用这些的时候,必须有我在。”

    夏怡宁一愣她抬头看着他,“你知道,我想干什么?”

    “知道,一直就知道,你不就是想要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吗?你真以为我闲的么事干啊!”

    夏怡宁看着陆政廷,“你不觉得我很坏吗?”

    “在我陆政廷的眼中,再坏的人对自己好都是好人,再好的人只要对自己坏,都是敌人,这就是我的人生观。”陆政廷说完,“行了,这些东西收好,不要让任何人发现,苏赫,慕远,宁佳,王飞,都不要让他们知道。”

    “嗯!”夏怡宁马上将那几个小袋的药拿进了房间,终于这些就,放在外面,她慢慢学习。

    很快夏怡宁出来了,陆政廷将一切都收拾好了。

    陆政廷在沙发上等她,夏怡宁过来的时候,就见陆政廷手中多了一个笔记本,她走到近前看了一眼,她不禁的睁大了眼睛,是凯撒龙天,正是她们那天玩十点半的那一桌,上面的牌和玩牌者的面容很得很清楚。

    “好神奇!”

    “嗯!我怕你们前两局会平手,这是为你们最后一句做的准备,夏怡宁不管你心里多害怕,必须稳住你的心态,记住一切有我。”陆政廷说着将一个珍珠似的耳环给她。

    “带着这个,到时候听我指示。”

    “你不去!”

    “对,我在这里做你坚强的后盾!”

    117 有奸情!

    更新时间:2013-3-19 21:53:35 本章字数:3672

    夏怡宁摆弄着小小的珍珠耳钉,“这个东西真的很神奇,以前都是在电视和小说里看到过!”

    “嗯!记住不要紧张,这次比赛我们必须赢!”说话间陆政廷伸手一把扯住了夏怡宁的手臂,夏怡宁没有防备正好跌进她的怀里。言残颚?@

    “你……”

    陆政廷本不被夏怡宁说话的几乎,她捏住了她的下巴,“你给我听好了,要是再敢跟那个男人赌什么做谁的女人,做谁的老婆,这种赌,你看我怎么惩罚你!”

    “呃,你也知道了!”夏怡宁的声音微微变小,是啊,这件事情全军校的人都知道了,陆政廷怎么能不知道那。

    “听到了吗?”

    “听到了!”夏怡宁很乖的点了点头,这个时候不听话那就是给自己找别扭。

    陆政廷也没再为难她,经历了昨天的时候,两个的关系更近了一步,或许两个人都明白了彼此的心意,但是谁也没有挑明。

    两个窝在沙发里,设想着今天下午会发生的事情,时间过得很快,陆政廷做了午饭,两人吃完了,“我有些困,想睡一下!”

    看着夏怡宁的样子,陆政廷眉头皱得紧紧的,“你还真是一点都不担心!”

    “你都为我打点好一切了,我有什么好担心的!”

    陆政廷将所有的东西收拾好,“想睡就睡吧,现在十二点,我两点叫你!”

    夏怡宁看着陆政廷突然开口问了一句话,“你对我这样好,会多久啊!”

    “为什么这么问!”陆政廷坐到了她身边。

    “我怕当我习惯了,然后你被别人拐跑了,那样我岂不是很惨!”

    “想什么?只要你不烦,我对你的好,没有期限!行了,别瞎想了,好好休息会!”陆政廷坐在靠在榻上拿起一本书看着,,而夏怡宁横在沙发上,头枕在陆政廷的腿上。

    两个人虽然没有说,你爱我,我爱你,但是她们此刻做的事情,就是情侣做的事情。

    夏怡宁心中想着,不管了,反正她什么都不在乎,她也不管她是不是麻烦,因为她不想做违背良心的事情,一切顺其自然!

    墙上的时钟滴滴答答的过着,夏怡宁真的睡着了,陆政廷看着书,一切都是那样的和谐,突然就在这个时候,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紧接着是门铃声,还有某人的叫喊声。

    “夏怡宁,快开门,我们来了!”

    是宁佳的声音,陆政廷的眉瞬间的皱了起来,他忙伸手,推着还在睡着的夏怡宁。

    “怡宁快醒醒,宁佳他们来了!”

    夏怡宁睡得迷迷糊糊的听到陆政廷的话,开始还没反应过来,然后马上坐了起来。

    她抬头看着陆政廷,“什么?”

    “宁佳他们来了!”

    此时夏怡宁也听到了宁佳的叫声,夏怡宁只觉得头都大了。

    “额!怎么办!”

    陆政廷揉了揉她的头,“去开门吧!一会将我们决定斗**的事情告诉他们就好,剩余的事情不要说!”

    夏怡宁点点头,紧接着应了一声,“马上就来了!”

    下一刻她踩着拖鞋,去给宁佳他们开门。

    “夏怡宁,你磨蹭什么,怎么这么慢!”宁佳说着已经走了进来,“看来下次我们应该配把钥匙了!”宁佳大大咧咧的说着。

    她很不客气的去拿拖鞋,看到一双男人的鞋子,宁佳的脸色迅速的变了,“你……你家里有客人!”

    “是啊!陆教员在里面。”夏怡宁说的倒是很自然,此刻苏赫的眉头不禁的皱了皱,“他来这里跟什么?”王飞没有说话,依然那副表情,只是他很认真的看着夏怡宁,似乎在听她解释。

    “进来再说吧!”夏怡宁将三个表情各异的人让了进来。

    陆政廷已经将书放了起来,桌上的电脑还打开着,看到夏怡宁带着他们三个人从外面走了进来。

    陆政廷已经站起身来,脸上慢慢地已经变得有些冷。

    “陆教员!”宁佳开口打了声招呼,因为在学校里被这个男人给折腾的死去活来的,宁佳对于陆政廷还是有些怕。

    苏赫到不怕,他看着陆政廷,“陆教员也是要跟我们一起过去吗?也是,学校里那些老师教员,都等着看我们热闹那。”苏赫的语气有些尖酸刻薄,因为他就是搞不懂,军校里的教员老师居然这样的八卦,所以他连同徐浩廷也没给好气。

    “苏赫,你误会了,陆教员,不是来看我们热闹的,他是来帮我们的!”

    “帮我们?”苏赫看着夏怡宁。

    “是……”夏怡宁就将江成宇对**毛过敏的事情,说了一遍,说他们可以趁这个机会赢得比赛。

    苏赫的眉头皱的更紧了,“江成宇对**毛过敏,那别人没事啊!再说对于斗**,有很多的学问,你懂吗?”

    夏怡宁笑了笑,“就因为不懂,所以陆教员才过来,刚才她正在告诉我怎么去看斗**!”

    “斗**?靠谱吗?”宁佳觉得斗**那种事物不是都在古代吗?

    不过此刻苏赫倒是没说什么?

    王飞开口,“这项,你们有几成把握!”

    “百分之八十吧!”陆政廷开口,王飞点了点头,百分之八十那就是差不多。

    “那江成宇对他自己选的事物一定很有把握,那我们顶多打个平手,那接下来的项目那,我们心里有谱吗?”王飞看着陆政廷。

    他从第一天就知道陆政廷这个人不简单,所以他想他既然出现在这里帮着夏怡宁,想必已经有了更好的方法。

    “我没有办法了,这个就看你们到时候随即应变吧!”陆政廷看了看表,“你们的时间不多了,应该收拾下离开了!”

    宁佳看着路政廷,“陆教员那你去吗?”

    “我不去!”

    “他不去!”

    夏怡宁和陆政廷同时回答了这个问题,瞬息间四周的空气变得有些紧张。

    118 pk赛正式开始

    更新时间:2013-3-19 21:53:36 本章字数:3349

    “夏怡宁,你和灭绝师爹到底什么关系!”几个从夏怡宁的家出来,宁佳好奇的问着夏怡宁,“什么关系?和你们一样啊,师生关系呗!”

    “那怎么感觉怪怪的!”

    “那里怪啊!说说怎么怪。言残颚?@”

    “不知道,反正就是不明白,为什么感觉你和灭绝师爹有奸情。”宁佳边说边想着刚才的情形。

    夏怡宁看着宁佳,“那我说你和苏赫还有奸情那?”

    “啊,怎么可能,我怎么会跟他有奸情,这个世界上所有的男人都死光了,我和他也不可能有奸情!”宁佳的话一说完,夏怡宁和王飞两个人同时以同情的目光看向苏赫。

    苏赫的脸色,第一次这么难看,他狠狠的瞪了夏怡宁一眼,夏怡宁也还了她一眼,那意思是不关她的事。

    “呵呵,我和陆教官的关系,和你和苏赫一样,不可能有奸情,不过……”

    “不过什么?”

    “你要和苏赫发展下奸情,那我就牺牲下自己,去和陆教官弄点奸情,好让我们大家以后在学校的日子好过点!”

    夏怡宁的话才说完,宁佳马上摆手,“那还是算了,我情愿被灭绝师爹整。”

    苏赫这次的火真的怒了,他上前一把揪住宁佳,“你这个该死的女人,我哪里不好,让你这么嫌弃!”

    宁佳感觉被人抓住,后面恶风不善,她回头正好对上苏赫那张霾的脸,“你那里都不好,你看你现在多凶,世界上的女人要是爱上你,一定有受虐的倾向。”

    苏赫听到她说,手不禁的松了松,宁佳抬手一把扯下了他的手,“你就不能温柔一点啊!像王飞一样,多王子啊!”宁佳不禁的将手跨在了王飞的手臂上。

    王飞忙挣脱了宁佳的手,“宁佳小姐,我一直把你当成妹妹,你真不是我的菜!”王飞马上闪人。

    宁佳的眉头皱了起来,回头委屈的看着夏怡宁,“我有那么差吗?”

    夏怡宁笑着,点点头,“有!”

    “啊!”

    “我说的是真的,你一点也不淑女,而且苏赫也很暴力,其实我觉得你们两个到是很配!”夏怡宁说着回头看着王飞,王飞这次很快的点头了“是很配,而且绝配!”

    “呸!呸!童言无忌,童言无忌,我才不要她!”看着宁佳的样子,夏怡宁知道完了,本来想撮合撮合这两人,没想到越帮越忙。

    她像苏赫耸耸肩,马上到了王飞的跟前。

    苏赫看着宁佳是咬牙切齿,“你就这么讨厌我,从见天开始我还就追你了,我苏赫发誓一定要把你捉到手,好好地折磨!”

    “苏赫,你不是认真的吧!”

    “绝对认真的!”苏赫说着一把将宁佳扯到了怀里,他本不顾的有人在,低头狠狠的问着宁佳的唇,宁佳呜咽着挣扎着。

    夏怡宁和王飞很识趣的快速的朝苏赫的跑车走去。

    宁佳看着夏怡宁和王飞本不管她,心里那个气啊,想要挣扎,也挣脱不了苏赫,指的任由他吻着,苏赫感觉到怀中的小女人快要窒息了才放开她。

    低头看着宁佳,低头警告这你宁佳,“从今天开始,你是我苏赫的女人,只有我有权利碰你!”

    砰!

    宁佳抬手就是一拳“苏赫,你混蛋!”

    只是当看到苏赫没有躲开,她的心有些慌了,“你,你为什么不躲啊!”宁佳小心的说着,苏赫看着她的样子,“走吧,别那么多废话!”

    宁佳抬手抹了抹嘴唇,“就知道你是吓唬我,下次你绝对不能这样对我了,我的一切还要留给我未来的老公那!你是我哥哥,记住了你是我哥哥!”

    车上的宁佳和王飞,真的为苏赫感到悲哀,看来苏赫这条追妻的路要很长啊!

    要不是有重要的事情,他真的想将这个该死的女人,带到那里就地正法,他伸手扯着宁佳,“快走,要是因为你迟到了,输了这场比赛,我绝对饶不了你!”

    “呃!”宁佳不再说话了,她知道这场比赛的重要,她可不想让夏怡宁成为别人的女人!

    苏赫知道宁佳心里永远都有着夏怡宁,他不禁的瞪了眼夏怡宁,夏怡宁不禁的一哆嗦,“你放心,我不跟你抢!”苏赫将宁佳弄到车上,给她系好安全带,发动引擎快速的离开。

    今天王飞和夏怡宁坐在了后面,宁佳总感觉那里不对劲,但是有说不出来。

    车子很快在凯撒帝都停下,他们算是pk的正主,但是比他们来的早的有的是,凯撒帝都门口不光光有很多的豪车,还有很多的人。

    因为外出又是在这种场所,大家都没有穿校服,都是变装,夏怡宁穿了一身白色的运动服,宁佳,王飞,苏赫同样是白色的。

    四和人一出现,绝对算是一个两点,无数双眼睛全部的朝四个人看来。

    其实对于凯撒龙天,苏赫也只来过一次还是和自己的叔叔,不过苏赫绝对是见过大世面的人,他很从容的从车上下来,他很绅士的为宁佳开门,这一刻宁佳有些恍惚,以为自己看错了,苏赫怎么会有这么绅士帅气的一面,苏赫伸手将她拉着,宁佳下车,苏赫低头在她的耳边说着,“你从现在开始必须跟在我身边!”

    “呃,为什么?”宁佳抬头看着他。

    “不想夏怡宁成为别人的女人,就听我的!”这句话果然管用,宁佳马上点头,此时夏怡宁和王飞也从车上下来。

    下一刻就听到后面一阵拉风的呼喊,紧接着前面出现几辆哈雷,哈雷瞬息间分成两列,瞬息间一辆蓝色的保时捷,在前面的空地,来了一个完美的飘逸。

    紧接着车门一开,江成宇下身白色的西裤,上身橘红色的碎花衬衣,很骚包的从车子上下来,紧接就是一阵的欢呼!

    119 斗 **

    更新时间:2013-3-19 21:53:39 本章字数:3373

    夏怡宁看到如此的江成宇,眉头不禁的微微纠结,这哪里是军校的学生,绝对就是社会上的花花公子,不过江成宇确实长得很帅,特别是那双带点的桃花眼,绝对能瞬间的电倒一片。言残颚?@

    刚才骑哈雷的那几个快速的将车子停好,然后走到江成宇面前,绝对是众星捧月,于此同时凌雪娇带着几个姐妹也从一侧开着豪华的跑车出现。

    夏怡宁深深地吸了口气,从这个正式上看,军校到底凝聚这多少有势力的名门公子千金啊!

    “成宇!”是凌雪娇的声音,凌雪娇一身黑色的紧身小礼服,包裹着她妖娆完美的身段,任谁看了都不禁的多看两眼,不过这个女人的眼里只是有江成宇。

    江成宇听到这个声音,用脚趾想都已经猜到是谁,不过就在凌雪娇快要走到他身边的时候,他没有看她一眼朝夏怡宁走来。

    凌雪娇的脸瞬间变得有些难看,她目光幽怨的看着江成宇的背影,瞬间她眸子又笼罩了一抹有怨恨看着夏怡宁。

    夏怡宁没有在意她,因为本就不给她机会去看她,因为江成宇此刻已经走到了夏怡宁的跟前。

    “学妹来的还真准时啊!”他眯着一双桃花眼看着夏怡宁,一身白色的运动衣,干净利落,不过她旁边站着的这个男生他看着很不顺眼,夏怡宁旁边站着的是王飞。

    夏怡宁看着他嘴角微微的勾起,“跟学长pk,学妹哪敢迟到!”

    “嘴巴到挺厉害,夏怡宁,你可以记得我们的赌注啊!你要是输了,我不光光要他道歉!”江成宇抬手指着苏赫,然后又回头看着夏怡宁,“我还要你答应做我的女人!”

    王飞的脸色有些沉,他侧头看着夏怡宁,夏怡宁倒是没有生气,她的脸上依然带着笑,“我当然记得,不过学长,你也应该记得,你要是输了,我要她向我的朋友道歉!”夏怡宁学着江成宇的样子,指着凌雪娇,然后又看着江成宇,“到时候学长,可就不是学长了,就是我夏怡宁的小弟!”

    “呵呵!”江成宇笑了,他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笑,应该是被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丫头气笑的。

    “好,我们都不许反悔!”

    “绝不反悔!”江成宇看着夏怡宁,他的眸子不禁的暗了暗,这个小丫头似乎有所准备。

    江成宇也并不是输不起,只是有些好奇,更何况,他从来就没觉得自己会输给一个小丫头的手里,更何况,凯撒龙天可是他家的地盘,这里的幕后老板是他的亲哥哥。

    他哥哥也正是天龙帮的老大。

    既然这个丫头愿意玩,他就陪她玩玩。

    江成宇看着来的所有人,其中也有学院的老师,不过这也没什么,毕竟周末大家休息,时间自由啊!

    江成宇看着夏怡宁,“进去吧!”

    说着他已经朝前面走着,夏怡宁从气势上绝对不能输,她跟在江成宇的身后,王飞,苏赫和宁佳也马上跟上,就在此刻慕远也赶来了。

    “怡宁!”

    “慕远哥!”夏怡宁叫了一声,昨天慕远走的匆匆,他也没来得及问,还好今天赶来了,她看着慕远,“没事吧!”

    “没事!走吧!我害怕耽误了那!”

    江成宇回头看了眼夏怡宁,“看意思你的哥哥还不少,不过做了我的女人,那些花花草草就必须给我断了!”

    “你……”

    慕远刚要上前,一把被夏怡宁拉住,夏怡宁看着江成宇,一点都没生气,“那等学长成我小弟的时候,那我的这些哥哥,不也是学长的哥哥了吗?”

    “夏怡宁……”江成宇还没说话,旁边他的几个兄弟开口了。

    只是话还没说完,就被江成宇狠狠地瞪了回去,“让你说话了吗?”

    刚才说话的男生马上闭上了嘴巴!

    “那好,夏怡宁看我们谁笑道最后。”

    江成宇上了台阶,跟上面的保安说了几句,夏怡宁离得比较近,听得很清楚,就是让保安将这些人先带到大厅,等决定比什么再决定去哪。

    保安点头,江家二少说话,那绝对是圣旨,要知道,江成宇在家那绝对是被捧着长大的,长这么大,夏怡宁绝对是第一个跟他对着干的。

    江成宇和几个兄弟进去了,很快大家都被带到了大厅,夏怡宁来过一次,知道这里的不一般,所以她也没有别人的那种好奇,她看起来倒是很轻松。

    江成宇看着夏怡宁的表情,“不错吗?倒是见过大世面!”江成宇不禁的想起了,夏怡宁的那些新闻,他的眉头不禁的皱了皱。

    夏怡宁看着江成宇,“就是没有见过世面,也要装出来见过很大的世面啊,俗话说输什么不能输了士气。”

    “呵呵,这句话我喜欢!”江成宇很喜欢夏怡宁说的那句话输什么不能输了士气。

    此时所有人都看着夏怡宁,大家更是有些议论纷纷。

    闲言碎语中,夏怡宁就听到有人说,夏怡宁就是在装,欲擒故纵,其实她就是想当江成宇的女人。

    夏怡宁朝着说话的方向看去,她从一个很偏僻的角落看到了一抹身影,眸子不禁的一寒,不过马上掩饰过去,还真是那里都少不了夏怡欣。

    江成宇的目光也随着夏怡宁看去,也同样扫到了夏怡欣,不过他也没有露出任何的表情。

    接下来,他回头看着夏怡宁,“怎么样,十天的时间,想好和我pk什么了吗?”

    夏怡宁嘴角微微的勾起,“当然!”

    “好,那你说说想比什么?我让他们去准备!”

    夏怡宁依然是淡淡的笑,看着江成宇,“不用准备什么?是这里有的娱乐项目,斗**!”

    当夏怡宁斗**两个字说出来,江成宇的脸色瞬间变得有些难看。

    120算你狠

    更新时间:2013-3-19 21:53:41 本章字数:3550

    斗**,听到夏怡宁的话所有人也都是一愣,夏怡宁的眸子微微的眯着,“学长,你看我们是现在过去,还是……”夏怡宁后面的话没有说,看着江成宇。言残颚?@

    江成宇的脸色越来越沉,四周的空气也跟着紧张起来,他身后的几个兄弟看着他这个样子,也都不敢说话,不知道他接下来,要干什么?

    江成宇手微微握紧,显然他还是真的小看她夏怡宁,他居然是有备而来的,只是她到底是怎么知道他对**毛过敏的,别说**毛,鸭毛,就是**,鸭,他从来都不碰。

    “学长,怎么了!我可是听说凯撒龙天有这个项目的,不会学长不知道吧1”

    江成宇沉的脸,嘴角微微的勾起一个弧度,只是那孤独不怎么完美,“将大家带到七楼!”

    江成宇话落已经有服务生走了过来,“各位请!”

    “夏小姐请,江少请!”

    大家不明白江成宇为什么会是这样的表情,大家也不敢问,今天他们不过是来看热闹的。

    看到江成宇的表情,苏赫,王飞心里已经有了些许的底,几个人跟在夏怡宁的身后朝上面走,江成宇快步的走到了夏怡宁的身边,他很小的声音对着夏怡宁说着,“你是怎知道的!”

    声音很小,只有两个人听得到,夏怡宁看着他笑了笑,“只要有心,没有知道的事情。”

    “有心,看来你真想赢了我!”

    夏怡宁笑了笑,“能和学长成为兄弟,夏怡宁以后不就多了一个靠山吗?”

    “做我的女人不好吗?”江成宇眼睛微微的眯了眯。

    “不好!”夏怡宁回答的很干脆,没有理由,如果要是问理由的话,夏怡宁讨厌被男人拴住的感觉,而且在她的心里两个人在一起的前提就是爱,如果没有爱,就是卖,即便真的有好的价钱,她也不愿意。

    “呵呵,祝你好运!”

    “谢谢学长!”两个人说完继续朝前走着。

    大家不知道夏怡宁和江成宇说什么,不过在人群里,确实有人关心她有人嫉妒她。

    到了七楼的门口,江成宇的眉头不禁的皱了皱,他是真的不想来这里,大脑中又想起夏怡宁说的那句输什么不能输士气。

    “走吧,学长!”

    江成宇看这夏怡宁,眸子里很明显的写着几个字,“算你狠!”不过要是其他人这样玩他,他早就让那个人没有好下场了,不过对夏怡宁他总是觉得这个女人有意思。

    江成宇迈步走了进去,今天特殊情况,提前有人情场,这里面除了有服务生,还有要比赛的**,客人都已经不在了。

    对于斗**,大家也都没有真正的了解,更多的听说,不过也有些人是见过的,但还是很好奇。

    准备战斗的**都被关在笼子里,脖子上有号牌,前面有那种像台球案子的桌子,但是上面都有大大的围栏,那里就是比赛现场。

    江成宇对于**,鸭,禽类的动物本身就很敏感,可以说她从来就没有来过七楼,她算是什么都懂,但是对于斗**他是不懂,甚至连看都懒得看。

    刚一迈进七楼她就感觉他身上的汗毛都立了起来,本来张扬的头发更加张扬了。

    夏怡宁看着江成宇,真用了那句话,只要是人就一定有弱点。

    夏怡宁挨着江成宇很近,“学长,要我说,您这把就算我赢了吧!”

    江成宇回头狠狠地瞪了她一眼,“输什么也不能输了士气,这不是你说的吗?”

    “那好!学长请吧!要不学长你找别人,我不介意……”夏怡宁眼睛微微的眯着。

    “夏怡宁,你以为你就真的能赢吗?就算赢了一局又如何,我江成宇输得起。”江成宇是个很傲娇的人,他真的不想让人知道他害怕家禽类的动物,那将来他还怎么混。

    确切的说,江成宇一直也很小心,除了自己的家人知道自己对家禽过敏,其他人真的不知道。

    他就不知道夏怡宁怎么会知道的!

    他硬着头皮朝里面走着。

    夏怡宁当然知道他在想什么?抿着嘴不说话,跟在江成宇的后面。

    江成宇刚一看到笼子里的那些**,有些头皮发麻,不过他还坚持像前面走着。此时七楼的经理从一边走了过来,“江少!”

    “嗯!”江成宇应了一声。

    夏怡宁的眉头微微皱了皱,虽然刚才自己是那样说,但是她还是怕江成宇找帮手,毕竟这里是江成宇的地盘。

    夏怡宁快速的上前,“这位是?”

    江成宇听到夏怡宁说话,江成宇回头看了她一眼,“放心,本少爷答应你不早帮手,就绝对不会找帮手!本少爷输得起!”

    “那就好!”夏怡宁对于江成宇并不讨厌,虽然他对自己提出的事情很无理,但江成宇这个人绝对不像林枫那个人那样的险。

    江成宇回头看这楼层的经理,“行了,把你们这里的那些比赛的**都拿来,让我和夏小姐挑。”

    “是,江少!”

    “不用选了,就3号!”

    江成宇看着她,“你确定不用选。”

    “三是我的幸运数字,就三号!”夏怡宁目光再次扫了一眼三号,其实这个她那天和陆政廷早就选好了。虽然上次不是三号但是陆政廷已经帮她选好了。

    七楼的经理阚泽夏怡宁,眉头不禁的皱了皱,他目光落在那是芦花**上,那支在所有的比赛**里,是最出色的。

    “那好我选择六号,我的幸运数字!”

    七楼的经理回头看了六号的**,眉头不禁的皱了皱,“江少,您真的要选六号!”

    “就六号!”江成宇有些不耐烦,因为他身上已经开始不自在。

    夏怡宁看着六号**,想着那日陆政廷给她讲的,怎么样分辨一直厉害不厉害的**,确切的说,江成宇的点真够背的,那只**是最次的!

111-120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76/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