束手就婚 181-186


    181 刺激

    更新时间:2013-3-19 21:54:41 本章字数:3265

    “政廷!”夏怡宁听到陆政廷这么说,所有的委屈更是涌了上来,她紧紧的抱着他不松开,“政廷,我想你了,好想好想你!”

    “嗯!我也想你。言残颚?@”陆政廷抬手捧住了她的小脸,每天都是从屏幕里看到她,而今天是真真实实的来到了他的身边,那种感觉本就没有办法用言语形容。

    “怡宁!”

    “嗯!”两个人四目相视,下一刻陆政廷低下头,他没有直接亲吻她的唇,而是将吻落在了她的额头,眉心,眼睑,他感觉到一股涩涩的味道。

    他知道她哭了是那种无声的哭泣,最后他将唇落在她的唇上,那熟悉温柔的的感觉,在两个人的心里同时蔓延。

    “怡宁,吻我!”他喜欢她的主动,只有那样他才能说服自己,她是爱他的,他转身将她压在门上。

    夏怡宁“嗯……咛……”一声,抬手环住了她的脖子,深深地吻着,她吻的忘情,这一刻她让自己忘记了所有,大脑中群不是他,她把着四个月的四年全部的倾注到这个吻上。

    陆政廷感觉到她的热情,这些天压抑的心也在这一刻放松,他爱她,他更知道她也爱他,不管将来会发生什么,只要他们在一起,他就会珍惜她们的所。

    他的回应更是狂野,他长臂收紧,最后整个抱起来,抵在墙壁上。他放肆地贴近她的每一寸,喘息着凝注她的眼睛,“老婆,我我想你,好想!……”

    “嗯……咛……”夏怡宁整个将自己陷入了迷离之中,她大脑中全是她,她也想他,好想好想。

    她被他抱了起来,深深陷进他的怀抱里,此刻她突然才明白自己的身材跟他比起来,有多娇小。她整个人悬空,只有后背抵着墙壁,为了不掉下来,双腿只能本。能地缠住他的腰……

    他就在她眼前,灼灼凝望着她,不容她闪躲。

    灼热的空气在他们之间流转,他的面颊绯红,额头上起了汗,迷蒙望去,隐隐有雾气笼罩。

    他的黑瞳湿润且专注,他的嘴唇薄而红润,勾起满足的弧度弧度。

    看着她,她大脑中不禁的想起,她第一次就自己的场面,她每次给自己做饭的样子,她想起点点滴滴,那些点点滴滴在这四个月里,不时地会出现在梦中,而今天不是梦,是他真的站在了自己的面前。

    抱着她,宠着她,吻着她,本来以为,自己永远不可能爱上谁,只是女人的身体是不会说谎的,她感觉到自己的渴望,渴望她的一切。

    陆政廷感受着自己怀抱里的人儿越发绵软,心中惊起了波澜。

    其实不无担心,以夏怡宁的个,他若过于放肆,夏怡宁极有可能会发脾气。此时她在他怀中自动的绵软,他知道此刻她的心已经完全的打开,完全全的接受了他。

    不管是身体,还是心,都接受了,他的梦,终于成真了。

    “吻我,乖……”

    他嗓音低沉又沙哑,在她耳畔缓缓呢喃。夏怡宁只觉身子奇异战栗,他的大掌霸道地伸进了她的衣襟……

    两个人身上都穿着运动衣,前面的拉链,已经被两个人拉扯开,两个人此时早已肌肤厮磨……

    接触到他灼热的肌肤,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但是她还是有些不好意思,特别是在这种情况下,他们绝对是在T情,想到T情,心里又多了一份紧张刺激。

    夏怡宁紧紧的将头低下,不愿意让他看到自己此时后的窘态,陆政廷的手指,已经附上了她的前,身子狠狠地低着的身体,用力揉捏着她前的那一颗玲珑。

    “嗯……咛……”她的娇声,她的颤抖,陆政廷几乎疯掉!

    他此刻发现竟然这样迷人。她柔嫩小巧的身子,竟然这样敏。感,比起上一次,她更加的迷人。

    陆政廷知道自己一项很正直,不过,对于夏怡宁,他情愿化身禽兽。

    他不过只是捻住了她的玲珑,她便已经这样……

    陆政廷唇角微微勾起个邪恶的笑容,低头含住夏怡宁的耳珠,“老婆,这样,可不行啊……刚刚开始,你怎么可以就叫得这么大声……”

    夏怡宁方才那一声大叫,自己本就无法预料,更无法控。那声音仿佛是自动自发从身子身处喷涌而出她红了脸,紧紧咬住嘴唇望着陆政廷。想反驳,却没了立场。

    陆政廷笑起来,他俊朗的面庞愈发绯红,狭长的眸子里漾满了深浓的雾霭,像是在拼命克制着渴望,却又不肯后退一步。

    “我,不是我自己要叫的。”夏怡宁只能讷讷地说。

    “呵……”陆政廷笑起来,手指再度微微用力,满意地感受到夏怡宁主动仰起身子的迎合,“说的太对了,老婆…不是你自己要叫的,是我,让你叫的……你的叫声,都只是为了我……”

    “你……你……”

    夏怡宁想要反驳,岂料他指尖又是一用力,夏怡宁所有的理智全都烟消云散,只能紧紧攀住他的身子,身子后仰,又痛又欢地承受着他手指带来的魔力……

    “嗯……”又是一声娇。吟冲口而出!

    陆政廷沙哑地笑起来,“老婆……这样大声,别人都会听见的啊……难道你想让他们都知道,我在对你做什么?”

    身体的狂喜,心上却有奇异的小小耻辱感,夏怡宁咬紧了嘴唇,不敢再发出叫声,只能含羞带怨地凝着那控了她身子的邪恶男人。

    该死的,只是四个月不见,他怎么似乎越来越变坏了。

    “老婆,想尽情地叫,又不被人听见么?”陆政廷坏坏地诱。导“吻住我的唇,乖……我会藏住你所有的叫声……”他的嗓音沙哑,又如丝柔滑,听进耳鼓里,仿佛夜色里呢喃而来的咒语。

    夏怡宁只觉身心酥软,几乎无力抵抗。

    182 好吧,她喜欢。

    更新时间:2013-3-19 21:54:41 本章字数:3664

    “啧,傻瓜……看你把自己的唇咬的,都出血了……何必那样控制自己,何必这样让自己痛苦,吻住我的唇,乖,我来帮你……”

    陆政廷这样一说,夏怡宁才惊觉唇上果然有了疼痛。言残颚?@为了不让自己在他邪恶的手指下再叫出来,为了不让别人听见她控制不住的叫声,她竟然用尽了全力去咬自己的唇,甚至咬出了血。

    夏怡宁嘟起嘴唇,下意识自己的唇,却没想到陆政廷的舌尖恰好借势而来,之间没有碰到自己的唇,他的舌尖已经碰到了她的伤处。

    “额”被生生咬破的唇,自然会有些火辣辣的疼,他的舌尖柔软地滑动,在那疼痛之中又增添了尖锐的酥麻感……

    夏怡宁再度颤。栗起来,身子深处有陌生的波动涌起,一波一波冲击着她的心防,理智几乎溃不成军。

    陆政廷轻笑,决定再添一把火。

    修长的手指带了丝颤抖,终于坚定向下,伸手扯下了她运动裤,探索进她的小内,寻着深谷之间幽藏的花瓣……

    “政廷!”夏怡宁惊得一把抠紧陆政廷的肩膊,“不,不行……”

    陆政廷的喘息也浊重了起来,那里的柔软,那里早已有温泉流溢……他怎么可能停手!

    “不行么?”陆政廷喘息着说,“不行这样,是么?好,那我那样……”指尖轻挑,换却了一处花瓣,点点刺进……

    “陆政廷,啊……我怕被他们发现!”夏怡宁知道自己很渴望,只是他们现在这种情况,要是被那四个人发现就完蛋了。

    陆政廷知道她担心的是什么,只是这个时候,你怎么能让他停手,他的指尖继续努力的探索着,在他的指尖的战抖下,夏怡宁本已经无力抵抗,理智只能无力地做最后的尖叫,竟然是那样的舒服啊……

    “老婆,还叫……再叫,整个温泉的人都会听见了……”

    他终于发现,她的小东西,居然表面清冷,只是此刻去热情如火,一切都刚刚开始,她就已经反应成这个样子……

    无尽的满足感从心底蒸腾而起,虽然有过两次,一次在药物的催动下,第二次又怕他痛。

    没想到,今天这种地方去让他们找到另一种感觉,她的一切的一切他都喜欢,更是爱不释手,陆政廷此刻无法形容自己的快乐。

    他的老婆果然是为他而生的女人,他们的一切,都配合得妙到毫巅。

    他每一个细微的穿刺,她都以加倍的柔软和水润来迎战,他们是完美的对手,注定共同奠定一场完美的战役。

    是“战役”,而不是“战斗”-战斗只是一次,战役却是多场战斗的合称……

    今晚他绝不会停止这场战役。

    他的眼神、他的手指、他的身体、他的嗓音……

    夏怡宁,迷离,兴奋,她的双腿紧紧的收紧。

    好吧,她喜欢。

    她喜欢这个这个男人,她更喜欢他如此的对她!

    他让她狂喜,哪怕没有身体的实际接触,只要想到他,想到她的一切,想到他以前的陪伴,她的心底也会涌起陌生的快乐

    她喜欢他这样碰她,她不能再对自己的心撒谎!

    喜欢,真的好喜欢!

    夏怡宁的笑,像是花苞乍然绽放,迷离了陆政廷的眼睛,蛊惑了陆政廷的心……

    陆政廷只觉呼吸一窒,都忘了要继续做什么……

    夏怡宁双臂双。腿用力,将身子直立起来,依旧盘着陆政廷的腰,却双手主动捧住了他的头,四个月的不见他的发丝已经长长,有些凌乱,下一刻她的手毫不犹豫的穿梭其中  好吧,她喜欢。

    夏怡宁深深吸了口气,然后低头吻上了陆政廷的唇……。

    疯了,他真的要疯了!

    她柔嫩的唇软软地吸。吮着他的唇,她水滑的小舌淘气地溜进他的唇内,却不肯与他的唇交。缠而舞,只是软软地轻触,羞羞地躲闪……

    他急切地想去捕捉那淘气的小舌,他要她缠住他,他要与她深深舌吻!

    更要命的是随着夏怡宁身子的用力,她的那处神秘花瓣也柔软地收紧,将他的手指紧紧含住!

    她的唇。她要命的唇啊!

    陆政廷只觉身子里有一头关押已久的猛兽,此时已经醒来,正震动着身子,努力想要挣脱束缚的铁链!

    陆政廷的勃。发,夏怡宁岂能不知?

    她就盘在他的腰上,他每一个细微的变化,她都知道……

    夏怡宁也只觉有一头野。兽正从他的身子里醒来,下一刻既要将她完全的吃掉。

    “嗯!……”一声低吼,陆政廷猛然出鞘剑尖直抵禁地!

    夏怡宁还吻着陆政廷的唇,那骤然袭来的强硬,惹得夏怡宁在他唇间战栗低吼,“政……廷”

    陆政廷困难地喘息,大掌用力捏紧她的臀瓣,“我忍不住了,老婆,我爱你!”

    感觉一切的真实,夏怡宁什么也不想说了,她其实很想告诉他,她喜欢这样的感觉,很喜欢,很喜欢,她喜欢和他这样的真实感。

    同样的心情,陆政廷何尝没有?

    以前的多少次,他努力压制着自己,就是他已经属于自己,心里还是有种害怕,害怕他在她心里有一丁点的不好。

    前两次,他心里埋怨自己,为什么不能多学习一点要领,或者在蔡俊豪那里取取经,他害怕给她留下影,更害怕不能让她快乐。

    幸好,此刻他们已经打破了所有,他会带着她一同体会,所有的快乐!

    “宝贝,我爱你!”

    ps:亲们,我决定温存多写一点,让你们能够感受下陆政廷和夏怡宁的爱,她们的一切。

    文文第一卷,校园篇,马上要完了,要进入婚姻篇!他们的痛,他们的苦,他们的艰辛,希望大家能够一路陪同!

    若溪谢谢大家一路的支持,后面继续温存,温存过后,是婚礼!

    大家一会见!么么,给点票票吧,表示好可怜!

    183 她也要制服他

    更新时间:2013-3-19 21:54:42 本章字数:3332

    “政廷,我,……”夏怡宁哭起来。言残颚?@

    其实说不清那究竟是哭泣,还是狂喜的呐喊与泪水一同表达,所以看起来像是在哭泣她无法控制自己,只能在他的强硬点点的推进里,摇曳着身子。说不清是抗拒,还是迎接。

    “怎么了?告诉我……是不是弄痛了。”他停住了动作,那柔嫩的花瓣一下子便将他裹紧。丝绒一般的柔滑,温泉一般的温暖,怀抱一般的安全。

    可是他忍着,她怕弄痛她,怕弄伤她,尽管不是第一次,但这样的姿势是第一次,他怕她不适应。

    “政廷,我,我爱你……”夏怡宁抽噎着抱陆政廷的身子,仿佛他的坚定会给她力量,“我也不知道怎么了,就是好像告诉你我爱你,我很喜欢这种感觉,我不疼,我一点都不疼。”

    “呵……”陆政廷抱紧了夏怡宁,努力克制自己停在现在的位置上。浅浅在内,却不再向深去,“我知道你爱我,答应我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要离开我!不管以后多么的艰辛我们一路肩并肩的走下去!”

    “嗯!”夏怡宁答应着,眼泪大颗大颗地流下来。为什么,她今天为什么好想哭,她一直不是很坚强吗?只是为什么这么多的眼泪。

    此刻越是这么想,她的眼泪越是流,身体不停颤抖着。

    她的眼泪落在了陆政廷的身上,陆政廷只感觉自己的心都碎了,“宝贝,要是……不舒服我可以停下来……”陆政廷自己知道他有对不想说这句话,可是受不了这样哭啊!

    就像是自己强要了她一样。

    夏怡宁吸了吸鼻子,“我……我没事……我是开心,高兴……”她抽泣着说着。

    陆政廷此刻是哭笑不得,他低头在她的耳边,“那你告诉我,我想要……”

    腾,夏怡宁脸上的红晕刚落下,这一刻有笼罩了上来。

    “我……我可以不说吗?”她小声的说着,眸子不禁的微微闪着,她其实怕他生气。

    “不行……必须说,你要不是,你刚才哭泣,就跟我对你用强似的!”

    “额!”

    “说不说,不说是吧,那憋死我算了……”陆政廷故意的说着。

    “阿!吗?我……我说……你别生气啊!”

    “我不生气,快说!”

    “我……我……我想要!”话落的这一刻,夏怡宁已经将脸埋在了他的肩膀上。

    陆政廷听到夏怡宁的话忍住身子的激动,抬手板着她的肩膀,迫使她看着他,“嗯,老婆,下一刻我好好的满足你。”

    说着,他低头颤抖地含住夏怡宁的玲珑、

    天,此时此刻她身上的每一点,都是如此美妙!

    玲珑一颗,宛如樱桃。在他唇里倔强地峭立而起,仿佛不屈服于他舌尖的狎戏就像她整个人,小小的、玲珑的、倔强的,纵然此时,都不只是简单地被动屈服他能感受得到她的回应。

    天啊,她天生就是来挑战他忍耐极限的!

    真的喜欢这种感觉,他开始运动者,合而为欢。不是单方的强攻,而是双方势均力敌的较量。

    有来有往,互为进退……

    夏怡宁一手贪婪握住一方柔软,另一点柔软顶端的玲珑尽在他唇齿间。

    她上方的所有美好,尽为他邪佞占。有。夏怡宁几乎无法呼吸,只能盘紧了他的腰,身子后仰。享受着他给她的美好,此刻她已经在他身上迷离。

    他的舌,好热。他的唇,好紧……

    夏怡宁无法束缚自己的思想,她的身体本能的贴近,她需要更多,他也如此。

    他加快速度,这一刻他感觉到她身子自然反应。只觉一股暖泉急急而来,为他冲开前路,迎接他继续向前……

    陆政廷闷哼一声,大掌再度的拖住她的臂,用力的伸展着。

    他突然凶猛的冲击,夏怡宁越发忍耐不住,她声音从口中发出来,陆政廷快速的将她的声音全部堵回了口中。

    他们尽情的享受着彼此,享受着所有的快感,不知道多久,一股电流猛然从两人相接处奔袭到周身,夏怡宁无法控制地尖叫起来!仿佛整个人被高高地抛上峭壁之巅,那样危险的、极致的快乐爆发开来!

    “老婆,我……额……”陆政廷也忍受不住的发出声音,

    天啊,她到了,是不是?他竟然真的让她到了,对么?想想前两次,都没有这种感觉,事请过后,他有些自责,可是今天不一样,他们到了。

    他们真到了,他也冲破了心理的那条放心,他能做到,他果然有能力给她极致的狂喜,他做到了!

    此刻他深深地明白,想要达到顶点,并不是你要多卖力气,女人想要的不仅仅是床上的感觉,而是心理的感觉,有种默契的感情她们会很轻易的将她们融合在一起,给你意想不到的结果。

    夏怡宁在颤。栗的快乐里,猛地夹。紧了兰泉的腰,身子主动向前,迎向他的昂扬,将自己再一次的全部交给这个男人,这个她心爱的男人。

    好吧!她也明白,她们两个做到了,她们两个到了那狂喜的巅峰。

    感觉到她的身体变化,感觉到她身体的颤抖,一股胜利的感觉,更是捏紧了陆政廷的心,他更加的卖力,进行着最后的冲刺。

    有事一股更强烈的快乐席卷而来,夏怡宁的脚趾都绷直,无法按捺自己,只能猛地吻住他的唇,在他的唇里,疯狂地叫出来…

    该死的男人,他竟然,这么!

    夏怡宁的身体不禁的开始迎合着她,感觉到他微微的一怔,夏怡宁嘴角露出一个得意地笑,她不光光要享受,她不要他永远站在上风,她也要制服他。

    184 忍常人之不能忍

    更新时间:2013-3-19 21:54:43 本章字数:3546

    感觉到身上小女人的变化,抬头迎上她的小脸,此时的小女人,就像复仇的女神一样,露出魅惑的笑,她的腿不禁的再度收紧,终于他投降了,她最终扳回了一局。言残颚?@

    他颤抖着将她抱在怀里,然后将她快步的抱到床上,下一刻他的脸色有些不自在。

    “怎么了?”夏怡宁看着他,好像有很大的心事!

    陆政廷抬手揉揉她的头,“你,什么时候来的大姨妈?”

    夏怡宁嘴角露出了一个幸福的笑,原来她是担心这个啊!“呵呵,她看着他,眨了眨眼睛,放心吧!今天是安全期!”夏怡宁抽着一侧的纸巾,快速的清理着身体。

    “给你……快快的清理一下吧,一会还要出去。”听着夏怡宁的话,陆政廷眸子不禁的闪了闪。

    “当然了,不出去岂不是被人家发现了!”夏怡宁不禁的说着。

    陆政廷抬手指着她身上他的杰作,“我看你还是老老实实的在这里休息吧,我怕出去才会被她们发现!”

    “啊!”夏怡宁不禁的叫了一声,才发现自己前,一片一片青青紫紫的刚才太忘情了,被他弄得。

    她有些委屈的看着她,“那怎么办啊!她们会怀疑的!”

    陆政廷耸耸肩,“他们要是找你,你就告诉他们大姨妈来了,没有办法泡温泉,不就完了!”说着他走到夏怡宁的跟前,低头在她额头上吻了下。

    “先休息下,晚上等我回来继续奋战!”

    “啊!”

    “啊!什么啊!我要让你把这些天的全部补回来,而且以后我会经常过来,讨要我的福利!”

    “额!陆政廷,你……你是不是只喜欢我的身体!”夏怡宁愤恨的咬着。

    “你明明知道答案,还问,我是你的人,你的心,你的身体,哪怕是你的一头发,一汗毛,我都喜欢,而且这些都是我的!”他说着紧紧的将她揽着怀里。

    “陆政廷,你什么时候,变得这样了,油腔滑调!”

    陆政廷低头咬着她的鼻子,“我在油腔滑调,也只对你一个人,我的一切,我的身体,我的心,我的头发,汗毛,也都是你!”

    “哼!我才不要那!”

    陆政廷,看着她,“确定真不要!”

    “嗯!”夏怡宁应了一声,只见下一刻陆政廷真的放开了他,起身!

    “呃!陆政廷,你干什么去!”夏怡宁不禁的急着坐起了身!看着他。

    “你都说不要了,我去外面看看有人要没人要!”

    “呃,你敢!你要是敢去找别人,我……我……”

    “你怎样……”陆政廷眸子微微的眯着看着她。

    “我……我……我就找十个男人,气死你!”

    “你说什么?把话再说一遍!”陆政廷眸子里罩上了一抹危险,已经一步一步的逼近了她。

    看到陆政廷到他身边了,她快速的揽住了他的脖子,“说错了,我是说,找十个男人,办掉你找的那个女人!嘻嘻”她露出一耽搁献媚的笑,然后,在陆政廷的嘴上轻轻的吻了一口,“你快不去吧,人家一会真的怀疑了,刚才这一折腾,都一个多小时了!”

    陆政廷,眨了眨眼睛,“我可以认为你在夸我吗?我还能让你满意吧!”

    夏怡宁狠狠地推了他一把,“快走吧!我累了!”她知道不能再缠绵了,这样下去真的被发现,就糟了。

    陆政廷看着她的样子,知道是该出去了!

    “老婆,那你好好休息啊!我晚上过来陪你!”陆政廷说着转身拉门出去。

    只是他没有看到,黑暗里有个身影,古丝蕾从夏怡宁和陆政廷进去她就站在那里,她听见了里面所有的声音,她就一直那样的站着,眸子的光芒泯灭不定。

    她在美国的时候,导师告诉她,要想成为最后的胜利者,就要忍别人之不能忍。

    里面的声音,让她的痛狠狠地刻入她的骨髓,不过她依然忍耐着,因为她要做最后的胜利者。

    陆政廷没有去找曹伟和冷嘉瑞,直接去了男部温泉区,躺在温暖的温泉水中,闭上眼睛仍然是夏怡宁的一切。

    他深深地叹了口气!

    他希望她们可以永远这么的相爱,什么事情都没有办法将他们拆散。

    冯娟自己在女部泡着温泉,她睡着了,每次泡温泉,她都是这样,可以靠在一侧的池壁上睡着了,所以古丝蕾离开她并没有发现。

    一阵冷意袭来,冯娟不禁的惊醒,就见古丝蕾坐在她的一侧,手指轻轻地划着她的面庞。

    “额,丝蕾,你在干什么?”

    古丝蕾嘴角露出一个冷冷的笑!

    “我能干什么?我在想,你怎么可以再温泉水里睡着了!”

    冯娟撇开了古丝蕾的抚!“切,我喜欢,我用泡温泉来解压!”

    “这样啊!你还真是心大,你一直念着的好姐们这么久都没出现,你也不说去看看!怎么你就不怕她出事!”

    “额!”冯娟皱了皱眉头,真的没有看到怡宁的影子!

    她担心马上要起身去找怡宁,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女服务生走了过来,“请问您是冯娟小姐吗?”

    “是的,我是,有事!”

    “是夏怡宁小姐让我告诉您,她月经来了,没有办法泡温泉,在客舍休息,请您不要为她担心!”

    “哦这样,谢谢你!”冯娟刚才提起的心才放下。

    只是一侧古丝蕾的手不禁的狠狠攥紧。大姨妈来了,多完美的谎言啊!

    陆政廷,你就那么爱她吗?

    那我那,我又算什么?我从十岁就开始爱你,就开始爱你!

    185 好温暖,好贴心

    更新时间:2013-3-19 21:54:45 本章字数:3650

    冯娟总觉得跟古丝蕾在一起有种说不出的累,这种人她不喜欢,她起身踏出了温泉池。言残颚?@

    “你自己慢慢泡吧,我回去休息了!”她说着围着一件浴袍去了更衣室。

    大大的温泉,对面还有几个A国的同学在泡澡,古丝蕾的心突然像是要炸开了一样,有那么一瞬间,真相冲过去问问陆政廷到底记不记得她。

    只是最后她还是忍住了,心中的怒气没处发,她握紧拳头,疯狂的拍打着温泉水。

    “夏怡宁!夏怡宁,我不会放过你,陆政廷是我的!”她狠狠咬着牙说着那句话。

    冯娟换好衣服,去前台看了下夏怡宁的房间号,转身朝夏怡宁的房间走去。

    咚!咚!

    “怡宁,你睡了吗?”夏怡宁哪里睡得着,身上黏黏糊糊的,她想去冲凉,又不敢去,她怕撞见人,这个时候听到外面传来了冯娟的声音。

    夏怡宁不禁的一怔,她怎么来了,“我,我已经躺下来,有些不舒服!”

    “你,碍事不碍事啊!开门我进去看看你!”

    “冯娟,你回去吧!我懒得下床!”夏怡宁是担心房间里有什么怪异的味道,被冯娟发现,虽然她已经打开着窗子,还是小心点好!

    “这样啊!那……那怡宁你注意点,那不舒服叫我,我先回房休息了!”冯娟心不禁的有些沉,她一再的想要亲近夏怡宁,只是夏怡宁对她总是那样不温不火,她心里微微的有些难过。

    她转身朝一侧走去,心里又不禁的想起了王飞,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着,曹伟,冷嘉瑞,今天似乎运气不错,没少赢,两个去泡温泉,看到陆政廷,三个人泡完,陆政廷要了瓶红酒,他的目的是相当的明朗,将这两个家伙灌醉了,他好进行晚上的行动。

    三个人有说有笑的喝着,聊着,曹伟和冷嘉瑞,真是没想到,不在训练场上的陆政廷居然还有这样的一面,两个人喝的确实不少,最后会客舍休息了。

    陆政廷又呆了会,看看这么一折腾时间已经凌晨一点了,他已经按耐不住了,他从休息室出来,没有去自己的客舍,直接朝夏怡宁的客舍走去。

    只是他还没到门口,就看到夏怡宁快速的从客舍里钻了出来,他不禁的揉了揉鼻子。

    这丫头要干什么去,难道是找自己去!

    可是,那方向不对啊!像是去温泉。

    陆政廷眉头皱了皱跨步的跟了上来,温泉那边要过一个小桥,夏怡宁没有看到其她人,是啊,夏怡宁心想,凌晨一点半,应该休息了。

    她身上的难耐,她是真的忍无可忍了。

    她刚下小桥,突然感觉后面一阵风过,她眉头一皱,快速的进行回击,只是刚才消耗了太对,力度不够,陆政廷快速的躲过,夏怡宁第二招马上出来。

    “宝贝,是我!”第二招出来,听到陆政廷的声音,她眉头皱了皱,不过她也没收回,继续打了过去。

    “呃,谋杀亲夫啊!”陆政廷说着快速的接着他的招数,夏怡宁当然是虚招,她一转身,快速的来个投怀送抱,陆政廷很顺利成长的将他抱住。

    “你怎么来了!”夏怡宁低声问着。

    “那你干什么去啊!”陆政廷看着她,脸不禁的在她脸上蹭了蹭。

    “我……我去洗澡啊!”

    “洗澡啊。”他弯下腰来笑眯眯“你说,我们一起洗好不好!”

    夏怡宁翻了个白眼,“你不是洗了吗?”

    “我想跟你一起洗!”

    “无聊,你随便!”夏怡宁一推他,洗澡分男女,他就不信她敢进去。

    夏怡宁说着朝前面走去,陆政廷不禁的了鼻子,看来这个小丫头真的是第一次来,不知道这里洗浴有单间,他刚才早就憋着坏主意了。

    想到这里他也不说话,从容的跟在她的身后,就在夏怡宁要进女浴室的时候,他一把将她拉住,她想喊,已经被她捂住了住吧!

    “别出声,带你去个好地方!”

    夏怡宁眨了眨眼睛,很听话没出身,任由她这样拽着自己,很快被他拽到了一个门口,陆政廷快速的从口袋里掏出磁卡刷了下。

    然后推门进去。

    “呃!这里!”进去夏怡宁不禁的一愣,这里明显是个休息室,里面的有张大床,摆设很是暧昧。

    “怎么样,喜欢吗?”

    夏怡宁回头看着他,“我是过来洗澡,你带我到这里干什么?”

    陆政廷耸了耸肩,伸手拉着她走了进去,“想洗澡,里面就好了!”

    看着里面的浴室,不光有淋浴,还有大大的浴缸,浴缸可不是浴缸,是那种天然石头打磨的,底下有泉眼,确切的说这就是一个小型的温泉。

    “你……你早有预谋!”

    “呵呵,喜欢吗?”陆政廷从后门抱住了她。

    说不喜欢那是假的,而且夏怡宁发现浴池里面还撒着花瓣,这显然是他惊心安排的,这样的情景,是个女人应该都会喜欢吧!

    心突然暖暖的,她将身体靠在了他的身上。

    “喜欢,陆政廷,你会一辈子这样对我吗?”

    “会!”

    听着陆政廷的回答,夏怡宁忍不住微笑起来。

    想要一辈子跟一个人一起走下去的感觉,真的很好。

    回头接着暧昧的光线望着他标致俊美的侧面。他是她的男人,只是她的。

    这种感觉,好温暖,好贴心。

    看到夏怡宁在看他,他垂下头来咬住夏怡宁的耳垂,“还看我?再看我,又想要你了!”

    “啊,你……”夏怡宁低低惊呼。刚刚结束,他竟然又……

    陆政廷挑起眉笑了笑,“告诉你,休息下等我,刚刚那是昨天晚上的事情,现在是今天了,谁叫我老婆这么漂亮那,让我忍不住了。”

    186 (第一卷)校园篇 完

    更新时间:2013-3-19 21:54:46 本章字数:7043

    夏怡宁在他的怀里,将蓝凤仪的事情和蓝少男的事情都告诉了陆政廷,而且沈青青的死也说了一遍,她对他没有一点隐瞒。言残颚?@

    柔弱的灯光,清浅的打在夏怡宁的脸上,他抬手划过她清丽的小脸,她是那样的信任自己,而自己去有那么多的事情瞒着她。

    “怡宁,如果你真的不想原谅她,那就坚持自己的心情就好!”陆政廷说着将她抱得更紧。

    “陆政廷,其实……其实我已经不恨她了!从蓝少男跟我说了所有的时候,我已经不恨她了,她真的很不容易,而且带着弟弟偷渡到这里,还好遇到了可以照顾她的人,我恨,我爸爸,恨他的无情,恨蓝玉华的残忍!”夏怡宁说着手不禁的握紧了拳头。

    她侧头看着陆政廷,“政廷,其实我想见她,你知道吗?我真的想见她,那种感觉你们不知道,你们没有办法体会,在我心里有个结,我在想她会对我怎么样,我在她怀抱里会是怎么样,真的好想,她是我的妈妈?是生我养我的妈妈?但是我……”夏怡宁深深的吸了口气,“但是我心里又有一个影子,叫我不要去,不要原谅她。”

    “政廷,你说我要怎么办,我的心真的好纠结!”她将头躺在了他的肩头。

    陆政廷又何尝不纠结,从他遇到她,从他接受了任务,从他没有组织她来到A国,一切的一切都注定了纠结。

    “怡宁,你知道你母亲在这里是做什么的吗?”

    “蓝少男说,她嫁给了A国的一个很有钱的富商。现在过得很好。”提到蓝少男,夏怡宁突然想到了蓝少男的病,又想到蓝少男为她做的一切。

    他回头看着陆政廷,“你认识不认识,治疗肾脏的最好医生,我……我想帮帮他!”

    陆政廷的眉梢挑了挑,他的宝贝,永远都是那么善良,只是如果有一天,她要是知道了全世界的人都知道真相,只有她不知道,那会是什么样的结果。

    他将下巴垫在了夏怡宁的肩头,“好,我帮你找,帮你找最好的肾脏医生。”

    “怡宁,如果有一天我要是生病了,你会对我这样好吗?”

    夏怡宁的眉头瞬间的皱了起来,抬手在他大腿上狠狠的捏了一把,“胡说,你在干胡说,看我怎么收拾你!”

    陆政廷眉头不禁的微微皱着,伸手将她的手抓住,“我是说,如果!”

    “没有如果!”

    “就有如果!如果我要是做出对不起你的事情,你会怎么办!如果我骗了你怎么办!如果……”

    陆政廷还想说,突然夏怡宁的脸色瞬间的沉了下来,她起身回头看着陆政廷。“你到底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告诉我!”

    陆政廷知道他没有办法告诉他,伸手一把将她抱住,两个人的身体瞬间的贴近,“我说的是如果,我在乎你啊,我怕有一天我做错事你会不要我了!”

    夏怡宁抬手狠狠的捏着他的鼻子,“哼,既然怕你就最好不要做哪些如果的事情!”

    “那没有如果,就是真的做了那!”陆政廷目光直直的盯着夏怡宁。

    夏怡宁的心忽的一沉,她今天已经感觉到他的不对劲,她伸手一把将他推开,“什么事!”

    “我要是告诉你,你会离开我吗?”

    夏怡宁目光一寸一寸的收紧,“我问你什么事!”

    陆政廷抬手拉住夏怡宁的手,“怡宁,你答应过我,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你都不会离开我!”

    夏怡宁抬手将陆政廷的手甩开,“陆政廷如果你要是真的爱我,就不会用这句话作为圈住我的理由!我夏怡宁是什么样的格,你应该比我更清楚!就算不离开,我们也绝对不可能这样。”说着伸手一侧浴室上的浴袍扯过来裹在了身上。

    她不再看他,“说吧!”她的声音带着一丝的冰冷。

    陆政廷的心在滴血,他又何必试探那,结果不都已经知道了吗?看来他应该在她和任务之间做一个选择了。

    “怡宁,我……我……”陆政廷最后咬着牙说了一句话,“我离开了部队,离开了学院,我准备来A国陪你!今后你的老公,在档案中就要背着一个逃兵的骂名。以后找不到工作,没有钱,就只能靠你养着,你不会嫌弃我吧!”

    “什么?”夏怡宁突然转回身,眼睛瞪得大大的看着陆政廷。

    “就知道,你会是这样的表情,嫌弃我了!”

    “政廷!”下一刻,夏怡宁突然走了下去,抱住了他的腰,“陆政廷,你说的是真的。”

    “嗯,要不然你觉得我会在这里吗?怎么样,你会嫌弃我吗?”

    “陆政廷,你怎么这么傻,你乖乖的等我两年就好,两年我就可以回去了!”

    “我担心你,你知道在沈青青出事的时候,我有多担心你,你知道吗?我担心你会出事,但是我又没有办法来看你!而且我是这里的教员,我们在一切会违反校规,我不想你这样永远偷偷的,或者说以后工作了,还会被人猜疑,所以我放弃我的工作!”陆政廷嘴上说着,他心里默默的说着。

    夏怡宁,这是我最后一次骗你,让过去的一切都随着这个谎言结束吧!

    从今以后,陆政廷只属于你的,他会永远的保护你!

    “政廷,你这样做值得吗?”

    “傻瓜,不要问我这句话,从今天以后都不要问这句话,只要能将你留在我身边,什么都值!我们的人生其实很短暂,我们必须好好珍惜每一天。怡宁答应我,毕业回国,做我的新娘!我要让你成为世界上最漂亮,最幸福的新娘。”

    夏怡宁深深地点点头,“好,我要最漂亮的新娘!”

    *************************

    国际机场,陆政廷快速的登上了回国的飞机,“怡宁等我回来,当我回来,我将全部的属于你!”

    夏怡宁站在机场外飞机带着一阵嗡鸣,直冲天空,夏怡宁张开了手臂,此生能找到一个这么爱自己的人,一生何求。

    她转身出了机场,叫了一辆计程车,朝国际大学的方向开去。

    是啊!人生其实很短暂,她要好好珍惜每一天,更何况是蓝少男,他现在的身体状况,说不好那天就会离开,她不要那时候后悔,她决定她要和他好好相处,她以后要好好照顾这个弟弟。

    车子停在了国际大,她快速的朝图书馆走去,只是她刚到图书馆门口,就见图书馆门口围着很多人,而且外面还停着一辆救护车。

    嗡的!

    夏怡宁只觉得大脑瞬间空白,“不……不……不会的,一定不会是蓝少男!”

    “少爷,你醒醒啊!”

    “少爷,你不能出事,你绝对不能出事!”

    是阿细和瑟琳娜的声音,里面医生已经将担架抬了出来,夏怡宁觉得此刻的阳光很晃眼睛,蓝少男躺在担架上,脸色接近透明,鼻子上罩着氧气,夏怡宁想要往前迈步,却发现脚步很沉重。

    就在这个时候,阿细也发现了她,“夏小姐,祈求你,跟我们去医院,现在跟我们去医院,或许少爷还有一线生命!”

    瑟琳娜回头看到夏怡宁,眸子瞬间变得猩红,啪!

    抬手一巴掌落在了夏怡宁的脸上,“都是你!都是你!是你把少爷害成这样的,是你!”瑟琳娜哭喊着。

    “瑟琳娜,你给我住手,你这样对待小姐,少爷会伤心的!”

    夏怡宁本就没有顾忌到脸上那一巴掌的痛,她看着蓝少男被抬进了救护车,她快步的跟上,“让给我上去!”

    “对不起,请问你是哪位?”

    “我是他姐姐, 他姐姐,请你让我上去!”

    “对不起……”

    医生还要说什么?阿细已经赶了过来,他跟医生解释了下,医生点头,将夏怡宁和阿细还有瑟琳娜都让上了救护车。

    夏怡宁上去,快步的上前单膝跪倒抓着蓝少男的手,

    “蓝少男,你不能有事,你必须好起来,等你好起来,我带你回国,去看外婆!带你回中国去爬长城!少男……”

    夏怡宁的心好疼好疼,她真的害怕,害怕蓝少男就这样的消失了。

    她无数遍的责备自己,为什么?不能对他好一点!

    蓝少男晕晕沉沉的他感觉有人在呼喊他,他的眉梢微微动了动,是姐姐吗?这个声音是姐姐的吗?

    “少男,你醒来,只要你能醒来,我什么事情都答应你!”

    是,这个声音是姐姐的,他不会听错!

    他努力的让自己睁开眼睛,“姐……”他本发出不声音,只是张了张嘴吧叫出了这个字,那双紫眸已经变得暗淡无光。

    “少男……少男……我在……姐姐在!”夏怡宁紧紧的抓着他的手。

    他带着氧气,夏怡宁看不到他的嘴型,也听不到他说什么,他伸手去抓脸上的氧气罩,只是还几次都没有将他摘下来。

    “少男,不可以……等你好了再跟我说,你想说什么,姐姐都陪你!”

    商正南摇着头,那意思是说,没有用的,帮我摘下来。

    “不,少男,一定会没事的,一定会没事的!”夏怡宁的眼泪顺着眼脸流了下来。

    他的眼泪也流了下来,他回头看着一侧的阿细。

    眉头不禁的纠结,他抬手再次的试着去够,只是手依然抓不到。

    “少爷……”阿细的心都要碎了,他知道少爷让他帮他将脸上的氧气摘到,阿细咬着牙,对不起,阿细做不多没有少爷,阿细不在看他,转头看向另一侧。

    蓝少男的眼泪不禁的落在,头上的汗也慢慢地涔了出来。

    医生的脸色也越来越难看,其中一名医生不禁的开口。

    “这位小姐,病人有话要跟你说,请你给他这最后的机会吧!”

    夏怡宁听到大夫的话,突然大吼了起来,“你说什么?什么最后的机会,我弟弟没事,他不会有事,不会有事!”

    医生看到抓狂的夏怡宁,不禁的摇摇头,“小姐,请你接受现实。”

    “我弟弟不会有事!”夏怡宁再次吼了一句,她低头看着蓝少男,“蓝少男,如果你要是敢死,我永远不会原谅你,我更不会原谅她,永远不会!”

    “……”蓝少男摇着头,眼泪不停地流着,他真的好累,其实他也好想坚持只是他真的坚持不下去!

    好累!好累!

    中华军区特殊作战旅。

    “陆政廷,你……你说什么?”沈飞扬狠狠瞪着陆政廷。

    “我爱上了夏怡宁,我知道我这样做违反了行动……”

    “什么时候发生的事情!”

    陆政廷低垂着眸子,“六年前?”

    “什么?”

    “沈旅长,这份是保密协议,我已经签字了,我退出任务,对这次任务我不会泄露半字。”

    “陆政廷……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做代表这什么?你……你有可能会被特训组织永远的除名,而且你以后的自由会被限制!”

    “我知道!沈旅长,我辜负了组织……”

    “陆政廷,你还记得进入特种部队你们的誓言吗?”

    “记得……沈旅长,那你们又想过吗?她是无辜的,你们把她牵连到这场纷争对吗?而且她那日在酒吧被人暗算,我们的人明明在那里为什么没人阻止……”陆政廷突然的大吼!

    “你……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明白你们想要瓦解A国的地下组织,但请您们记得我们是军人!如果为了结果不择手段,我宁愿不要!”陆政廷说着伸手扯下自己的肩章,放到了桌子上。

    ps:亲们,校园篇,完结了,下面进入婚姻篇,谢谢大家的支持,求推荐,求收藏,求红包,求金牌,各种求!!!

181-186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76/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