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高干文 > 天作凉缘 > 第一百三十一章

天作凉缘 第一百三十一章


    天作凉缘,第一百三十一章,

    整个晚上,他话痨一样,不给乔羽话的机会,也不给她说话的机会,甚至他们眼神交汇的霎那,他仿佛多生出了一只眼睛,不是给她夹菜,就是故意地碰她一下,提醒她,有他在场,什么都是枉然,什么都是徒劳。

    他,天生就是个破坏者。肋

    钟立维沉着嘴角,没错,他就是个破坏者,他坏了她多少好事,小时候她喜欢二哥,他愣是给她搅和黄了,后来还有……

    手机就在这时响了,装在裤袋里,发出嗡嗡的声音,好象来自体内,更象他蹦蹦跳动的心脏。

    他远远朝电梯方向看了看,陈安还站在那里,藕荷色的身影,被头顶昏黄的光投着,显得颜色有些暗沉,她的表情也看不真切……

    声控灯忽然间灭了,楼道里陷入一片黑暗的寂寞里,只有他口袋里单调的嗡嗡声。

    1……2……3……他数着心跳,数着这寂寞,就象在国外的夜晚,他独自一人坐在高高的天台上,对着寂廖的霓虹,或是对着当空皓月,他一天天数着日子,数着需要多少天,他才能忘记她,或者是,需要多少天,他心里才不再难过。

    九百八十七个日夜,他熬了987天,一天天的,终于,他煞不住了,他跑了回来。

    ……28……29……30……楼道里还是漆黑一团,手机铃声断了,又重新响起来。镬

    象是较着劲,他不动,她也不动,但他清楚知道,她是在气他。

    忽然间,一股怒气直冲脑门,压抑了一晚上的情绪几乎立即爆发出来。

    他再也没有耐从第30下,一下一下数到987!

    他掏出手机,指尖一滑,屏幕亮了。

    是高樵!

    带着一股子蛮力,他狠狠按了接听键。

    “喂!”瓮声瓮气的,声控灯一下子点亮了。

    “你大爷,磨蹭这么半天,打扰你好事了?”高樵不紧不慢,轻松戏谑的口气。

    他抿着唇没出声,只有短促有力的呼吸,一起一伏,让高樵觉察出异样。

    高樵乐了,继续调侃他:“丫的,真让我猜着了,哈哈……半路里突然来个急刹车,小心阳萎,以后生不出高质量的儿子,你这枝儿断了,问题可大发了!”

    “滚丫的,就你那张破b嘴,得得不出好屁来!”他没好气道。

    高樵笑得幸灾乐祸,心里舒坦极了,老兄心情不好,他一耳朵就能听得八.九不离十,他越不高兴,偏偏他心情越好。

    “哟嗬,谁啊,敢惹我们钟少,活腻歪了!而且,谁有这么大面儿,让我们钟少烦恼,横竖都是些不相干的人!”只除了那么一位,他故意吊一吊他,没有说出口。

    果然,钟立维沉默了。

    过了一会儿,他语气平静地问:“哪天回来,我派人接机。”

    这下子,高樵倒愣了,太阳打西边出来了,他接机?没有过的事儿!

    “kao,这两天燕白虎吃多了,还是股市大反弹,你大少爷忒闲了!?”

    钟立维眉尖一挑,提醒道:“前几天不是说过,老弟出差辛苦,回来我给你接风洗尘!”

    高樵挖了挖耳朵,确实没听错,而且前几日通电话,他好象是这么提过一嘴。

    不过,怎么总感觉这么别扭。

    高樵笑骂道:“不会是酒无好酒,宴无好宴吧?”

    钟立维不不阳地一乐:“你得罪过我?多咱我给你摆过鸿门宴?”

    “好象没有!”

    “那不结了!”

    越是这样,高樵反倒越不放心。

    “你tm就装吧,我听着吧,怎么这么暧昧呢!不过我先声明,我高樵取向正常,也不是什么双恋,您千万别打我主意,高家我是独子,就指望我传宗接代了!”

    钟立维恨不能一脚踹过去,可惜够不着,他讥讽道:“有本事,你让刘子叶给你生上一男半女的,这婚铁定

    天作凉缘,第一百三十一章,

    离不了;你口口声声爱刘子叶,也断不能让别人有机会了足!”

    一句话戳在高樵痛处,这家伙立即老实了,闭口不言。

    一眼瞧见安安从电梯那边走过来,钟立维用手捋了捋脖颈,真干,本来就干,又说了这一晚上的话,这会儿嗓子眼干得生烟。

    “丫甭废话了,什么时候回,哪个班次,我派阿莱接机。”

    只听高樵在那头嘀咕了一句。

    “那成,就这么着吧,手痒技痒了,密云的训练场,咱不见不散!”钟立维说完,利索地收线,时间刚刚好,陈安也到了跟前,他右手一翻,一下子就抓住了她的腕子。

    她一甩手,想抖掉,可他抓得紧,象一道铁箍子,他的声音懒懒地在头顶上方响起:

    “哟,怎么,没追下去啊,还是觉得没勇气?”

    她大眼睛瞪得溜圆,仿佛两颗漂亮的水晶球:“钟立维,闹够了没?”

    他眉峰一挑:“你认为我在闹,陈安,我有那么无聊吗,我闹你什么了?”

    她小脸一下涨红了,嘴唇颤了几下,一时无法说清楚。

    她有意见,她就是有意见,却满心满腹的,倒不出来,瞪眼吃哑巴亏。

    他平静地看着她,最后笑微微的,有几分赖皮:“不就是请个客嘛,我帮你支应了一下,至于嘛,这么小气!”

    她也看着他,情绪渐平,她说:“钟立维,别再这样了,我还是我,你还是你,不会因为你说过什么做过什么而改变……”

    他一下松开对她的钳制,身子往身后的墙上一靠,吊儿郎吊的,依旧是笑呵呵的模样,但看在她眼里,却是讽刺,是不屑一顾。

    他斜着眼睛看她:“对着那张脸,看了一晚上了,这人都走了,还没看够吗?怎么不继续站那缅怀了,漫漫长夜,有的是时间悼念逝去的,显得你多长情啊!或者你心里已有了计较,打算破镜重圆是不是!”

    她刚平复的心境一下又乱了,破镜重圆,又是破镜重圆!

    这是今天第几次听到的,刺耳极了。

    她即使想破镜重圆怎么了,就有罪了?

    又有哪个人规定她不许破镜重圆?

    </P>

第一百三十一章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77/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