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高干文 > 天作凉缘 > 第一百三十四章

天作凉缘 第一百三十四章


    天作凉缘,第一百三十四章,

    小小的姑娘家,她也是极爱臭美的。

    只是这会儿,完全没心情照镜子显摆了。

    空气沉重得仿佛能压死人。

    她活泼不起来,仿佛预感到大祸来临,乖巧得,不发一声,只是不安地看看这个,看看那个。

    妈妈冷得象块冰刨,爸爸沉得象团乌云。肋

    说:“安安啊,给妈妈弹支曲子吧。”

    她坐在琴凳上,大脑里空空的,一首曲子也想不起来,反复弹奏着“哆、来、米、发、嗖、拉、西……”,大眼睛偷偷瞄着妈妈,妈妈在哪儿,她的眼睛就跟到哪儿。

    忽然,妈妈朝门口走去,她小腿一收,急忙从琴凳上蹦下来,带翻了凳子,起得急了,狠狠砸在她脚趾上,钻心地疼。

    她顾不得了,什么都顾不上了,“妈妈——妈妈——”她跛着脚追过去。

    妈妈转过身,冷静地看了她好久,那样漂亮的一对眼睛,没有一丝温度。

    “安安,妈妈马上要出差了,一走又是很久,你在家要乖乖听***话……妈妈会来看你的!”

    她睁着一对亮晶晶的眸子,她懂,她都懂。

    以前妈妈每次出差,都会离开好久好久才能回来,她也习以为常。

    然而这次,她隐隐感觉到,妈妈这是不要她了!

    她还是个孩子,清亮的眸子里一定有委屈,有不舍,然而妈妈却不想再看到似的,转身就走,只留给她一个绝决的背影。镬

    过了几秒,她才醒悟到,妈妈真的不要她了!

    她眼睛里一下迸出了泪,大颗大颗的,她追过去,哭着嚷着,妈妈,别走,妈妈别走!

    妈妈脚步未停,毅然走掉了。

    她哭得嘶心裂肺,眼前忽然聚拢了很多人,拦着她,纷乱地叫着她的名字。

    她挣不脱,身子腾空,还在手刨脚蹬,小腿拼命踢打着……朦胧的泪光中,她看到妈妈上了舅舅的车,车子开走了,一点儿一点儿淡出视线。

    手臂还被人架着,她象急疯了的小狗,吭哧一口下去,狠狠咬住那人的手背。

    她听到“哎哟”一声痛呼……

    “停车!”

    老高吓了一跳,好在心理素质强,稳稳地将车停在紧急停车带,这好眉好眼的,老板紧急叫停,啥意思嘛?

    “钟先生,您……”他忍不住回首,钟先生低着头,左手盖在右手手背上,蜷着身子,似乎很痛苦的样子。

    “您不舒服吗?”到这会儿,老高才心有余悸,难道钟先生有隐疾吗,这刻发作了?

    不能够啊,没听说过,钟先生壮实得很。

    过了几秒,钟立维身子向后一仰,头枕在靠椅的枕垫上,放松了不少,闭着眼睛,神色如常。

    老高这才放了心,不过,刚出北京城,驶上八达岭高速,离密云远着呢。

    钟先生不说话,他也只好静坐在那里,等待吩咐。

    仪表盘发出嗒嗒低微的脆响,象秒针一样敲在人的心头。

    静,太静了。

    后座上的男人似乎睡着了,车帘低垂,阻拦了外面阳光的闯入,车内有些暗沉,那个男人的身影越发显得落寞和冷清。

    表盘发出幽幽的蓝光,老高的眼睛发涩,他悄悄关了所有工作的仪表。

    “舅舅——”

    “嗯?”董鹤年貌似在闭目养神,可那耳朵灵着呢。一路行来,身边的外甥女怎么想的,什么神情,就象长在他心里似的。

    他睁开了眼,看了看她,微笑:“想打退堂鼓?”

    陈安细白的牙齿密密地咬合在一起,那牙雕一般洁白的肌肤,在幽暗的车内泛着清冷的光辉。

    她没有说话,抗拒抵触的心理毫不隐瞒写满了一脸。

    董鹤年叹了口气

    天作凉缘,第一百三十四章,

    ,安安是个聪明、爱憎分明的孩子,他没必要再哄骗她。

    “如果不想去,就不去吧!”他不是不心疼外甥女。

    这娘俩儿,拧巴到这一步,他也无能为力。

    “不过早晚还是要见面的,横竖是扯断骨头连着筋的母女!”他又补了一句。

    陈安终于没再说什么,红旗轿车驶进南池子大街。

    有多么不愿见母亲,只有她自己知道,当年,她那么小,那么哭着闹着叫着妈妈,挽留着妈妈,那个女人还是狠心地走掉了,多少年了没露面,虽然有时候从国外托人捎礼物给她,可是以她越来越懂事的年纪,那些东西,连带母亲那个人,统统没了意义。

    直到她成年,她才琢磨出味来,就在那天,爸爸和妈妈离婚了。

    那时,她才八岁。

    道路两边是长长的红墙,陈安皱起了眉,心口隔应得厉害,她不喜欢这里,一点儿也不喜欢。

    前面路口右转,拐过一条巷子,再拐一个弯,就是……爸爸的家!

    然而车子行了一段,没有拐,穿过路口直行,她提着的那口气略略放下了。

    她看了舅舅一眼,带着感激的目光,而舅舅的眼神似乎也很复杂。

    终于到家了,舅舅的家。

    她踌躇地下了车,脚步又迟顿起来。

    门里面,有个女人在等她,一个十多年没有往来的陌生女人。

    “安安,来呀!”舅舅温和地招呼她,推开雕花铁门。

    她迟疑地踏进门槛,随着舅舅穿过垂花门,一抬头,有个女人站在西厢廊子下——

    她觉得眼前一花,这场景竟和十八年前有些相似。

    “安安!”

    低低柔柔的女音,响在耳畔,却象一道厉闪炸开在头顶。

    她看着那个女人,越想看清楚,就越不真切,阳光很大,晃花了她的眼。

    母亲离开后的最初两年里,她无数次梦到她,明明知道那就是妈妈,妈妈的头发,妈妈的眼睛,妈妈的怀抱……可她偏偏抓不住、叫不应、看不清,她想妈妈想得厉害,可是妈妈在哪里……

    一霎那,她掉头想跑。

    她也这样做了。

    “安安!”

    “安安!”

    一男一女同时叫她,男的严厉,女的哀婉。

    然后,她的腕子被一双有力的手抓住了。

    “别任,安安,既然来了,哪怕就坐一会儿,好不好?”舅舅的口吻温和,却挟了几分力量。

    身后如刺在芒,四只眼睛全聚拢在她身上,她缓缓转过身子。

    ~晚些还一更

    </P>

第一百三十四章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77/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