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高干文 > 天作凉缘 > 第一百三十五章

天作凉缘 第一百三十五章


    天作凉缘,第一百三十五章,

    女人的脸近在眼前,眼角细细的皱纹,水汪汪的杏核眼,期待而热切,希冀的小火花在眼角闪闪烁烁,唇角一缕笑模样,稍大一点儿,是和蔼的微笑;稍微一缩,那笑就彻底消失了。

    总之,怯生生的,生怕惊了陈安似的。肋

    陈安看着她,无动于衷,只觉冷到极致,在她最不需要母爱的时候,这个女人偏偏像极了一位伟大的慈母。

    当初,哪怕一丝笑容,一句温暖的话,年幼的她都会义无反顾扑进这个女人怀里。

    现在,又是多么的可笑和多余!

    董鹤芬张了张唇,手不安地拽了拽腰间的围裙:“安安,我是妈妈啊!”

    她浑身起了一层栗,心肠**的,仿佛五脏六腑都化成了石头。

    董鹤年推了推她:“安安,别没礼貌,快叫妈妈!”

    她忽然就被逼急了,逼进了死角里。

    为什么要这样,这么多年,她们相安无事,何苦要面对面相互折磨?

    那四只眼睛,象四道铁勾子,搅得浑身的血急速向头顶涌去。

    她深深鞠了一躬:“对不起,董女士,来府上做客,打扰了!”

    董鹤芬一下涨红了脸,好似被人抽了一嘴巴。

    那一个动作,那几句开场白,就象凌厉的刀子割过,那仅有的一点血缘也被砍断了。

    董鹤年立时沉了脸,厉声喝道:“安安,不许无礼,这是你妈妈,亲生的妈妈,不是旁的人!”镬

    陈安紧紧闭起了嘴巴,生怕自己一张嘴,那些反击的话就会喷涌而出,关也关不住。

    董鹤芬僵了一下,脸上很快又漾起笑容。

    “哥,你不是要赶去大会堂开会吗?快走吧,我们母女俩的事,我们自己解决!”

    董鹤年哼了一声,白了妹妹一眼,自己能解决?能解决用得着把安安押来吗?能解决用得着他这个舅舅手吗?有一个算一个,大的小的,没一个懂事的!

    他挥了挥手:“不管了,你们好自为之!”他拍拍陈安的肩膀,大步走了。

    院落里静悄悄的,只剩了母女俩。

    陈安低了头,不看母亲。

    “安安啊,进屋里来坐吧!”董鹤芬微笑着,哥哥气走了,她反倒从容了一些,刚才的尴尬她不想让哥哥夹在中间为难。

    进了正房,看女儿坐下,董鹤芬看着她,昨晚没看清楚,现在看上去,女儿更美了,她惊叹于她那份沉默而冷静的美丽,只是神色,真的很不好,那妆容下苍白的脸,那隐隐的伤痕,遮也遮不住。

    她用力攥了攥手心,温柔的眼神里划过一道戾色,她真的后悔了,后悔把女儿扔在那边。

    “想喝点什么,只管说,这是舅舅家,就象自己家一样!”她尽量放缓语气,完全卸下谈判桌上应有的强势态度。

    陈安想了想:“一杯清水,谢谢!”

    董鹤芬牵了牵嘴角,清水,还道谢?太生分了。

    她有心想说什么,终是没说,心里涌起一股酸涩,沉默的女儿,抗拒的女儿,让她心如刀绞,又怜爱万分。

    这样做,或许是错了。

    可她就是忍不住,忍不住越来越想念女儿,忍不住想亲近女儿,忍不住想听女儿叫一声妈妈,忍不住想保护女儿……

    这些象是一道又一道的折磨,让她不得安宁,让她片刻也不能再等。

    她深吸了一口气,她不能冲动了,已经惹安安反感了。

    她招了招手,有保姆递过一壶茶。

    “安安啊,妈妈泡了柚子茶,要不要尝尝,很香很好喝的!”

    陈安看了看,致的茶壶,白的壶身,古香古色的,壶身上雕绘了几个翩翩起舞的古代侍女。

    她依稀记得这壶,在表哥的婚礼上。

    她很快移开眼神,没答应也没反对。

    天作凉缘,第一百三十五章,

    >董鹤芬美眸光四,心明眼亮似的,生怕女儿反悔,趁机倒了一杯茶,赶紧递到安安手上。

    “尝尝看,喜欢的话带走一些,妈妈这里还不少呢。”

    陈安礼貌地接过去,转手,放在身前的茶几上。

    董鹤芬给自己倒了一杯,也坐下来,在陈安对面的沙发上,习惯地将修长的腿优雅的斜千在沙发边。

    两杯热茶,袅袅的白雾慢慢升腾。

    面对面两个美女,一个丰华正茂,一个丰韵犹存,一个芳香馥郁,一个风采卓然,她们依稀有相似的容颜,如果时间可以重叠,她们很容易被认成是一对姐妹花。

    董鹤芬忍不住感慨起来,怎么就抛下不要了呢,怎么舍得了呢。

    这孩子,连子也改了吗?

    小时候的安安多调皮啊,这会子,沉默得厉害。

    她看不够似的,真想将女儿的每一丝、每一毫都刻进脑子里。

    不过不说话也不行。

    “安安,妈妈今天请你来,不为别的,妈妈不是好妈妈,没有尽到一个母亲的责任,妈妈向你说声对不起!”

    陈安嘴角抽了抽,手还按在沙发上,磨砂皮的面料,年深日久,已经没有最初表层的绒感,不过上去依然柔软如初,弹十足。

    “不必道歉,我已经二十六了,不是八岁的小孩儿了!”她看着对面,“我独立了,不再需要母亲!”

    她轻飘飘几句话,就象一发弹过去,准而狠戾,董鹤芬当时就僵住了。

    安安说,她不再需要母亲!?

    天啊,有这样说话的吗?这孩子……

    董鹤芬隐忍着,又十分艰难地说:“安安,我是妈妈,是我阵痛了二十多个小时,生下了你,我是你妈妈,你明白吗,这个事实永远不会变!”

    陈安的语气平静极了:“是,您曾经是我妈妈,可是又是您主动放弃了当母亲的权利!”

    董鹤芬被噎得说不出话来,一时语塞。

    陈安竟笑了一下:“我不会叫您妈妈,在八岁那年,我就没有妈妈了!”

    董鹤芬通红涨脸站起来,仓促地扔下一句:“我去厨房看下,你慢慢喝茶!”

    她仓慌地走了。

    陈安静坐了片刻,站起来,对这里,她并不算太陌生。

    靠墙安放着一张写字台,上面摆着一台黑色小巧的手提电脑,没有合上,浅绿的工作灯一闪一闪的。

    她走过去,指尖一触滑动板,屏幕立时亮了。

    </P>

第一百三十五章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77/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