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高干文 > 天作凉缘 > 第一百三十六章

天作凉缘 第一百三十六章


    天作凉缘,第一百三十六章,

    写字台前有张方凳,等待的时间,她坐下了.

    再一抬头,屏幕上出现一则新闻,黑色的大字标题,她来不及看清楚,就被文字下方配的图片夺走了眼球。

    刹那间,她浑身的肌都绷紧了,简直彻骨生寒,连呼吸都凝了览。

    那分明是她,在机场的那幕。

    她的指尖在颤,滚动条向下滑动,她一幅幅浏览……

    图片抓拍得很清晰,每一幅她眼睛都睁得大大的,眸子里蹿着火,象一只愤怒的喷火龙,尤其那狰狞的面孔,目龇尽裂般,象索命的女无常,张牙舞爪……每一个动作都是强悍野蛮的,带着摧毁一切的力量,奋力地撕扯着,连抓带挠。

    这是自己吗?单薄的身体里骤然爆发出超强的能量!

    任谁也想不到吧,连她自己也意外。

    尽管事实摆在眼前,她还是无法相信,这竟然,竟然真的是她痉!

    她艰难地吞了一口唾,翻回去浏览那些文字……

    “音乐界一颗新星、一枝奇葩、钢琴演奏家Alberta今日回国,不想在机场和粉丝见面时遭遇了意外,一个疯疯癫癫的女子突然当众向Alberta丢矿泉水瓶子,随后与粉丝发生了冲突,在大厅里扭作一团。据有关目击者称,该女子衣着不整,举止怪戾,怀疑是某疯人院走失的患者,同时还有另一名患者也潜逃出来,发稿时记者已联系了几家神病院……”

    她突然看不下去了,啪得将电脑合上。

    她闭了闭眼,图片花花绿绿散出的七彩光芒,灼人眼,有微微的痛楚。

    她是疯了,不疯也能给逼疯了。

    身后轻微的一声叹息,拂来一股淡淡的香,然后一双柔软的手搭在她肩上。

    陈安整个后背一僵,象被寒冬腊月的霜冻住似的,直挺挺的,坐得更直了。

    半晌,她才说:“谢谢您,可我不需要!”

    董鹤芬的手,就那么无力地滑下去了。

    这样的难堪,这样的关注,安安不需要。

    换成是她,她也不愿这样子被关注。

    而且还是,太迟了?

    这几天,她搜索“陈安”这个关键词,不下几百次,她就是忍不住想知道女儿的一切,还有连带的……

    她心里忽然生出一股子恨意,陈德明这个骗子!

    他们极少联系的,偶尔通话,只有唯一的话题,他会说:安安很好,是个懂事的孩子,也是个优秀的律师。

    离婚后头一次联系,她在战火纷飞的非洲,在漫天黄沙的机场,周围是惶惶等待回国的中国民工……她意外,却也冷静,他告诉她:安安失恋了!

    她只觉得一朵火苗瞬间擦亮了,在心底里燃烧,灼灼越烧越旺。

    “失恋了你才告诉我,她闹恋爱时你怎么不跟我讲,你还是她的父亲吗,由着她子胡闹?对方什么人品,你没帮着把把关吗,现在出了事你才通知我,完全是你不负责任的表现!眼下告诉我什么意思,还是你收拾不了残局了……”她几乎是恶狠狠的,喋喋不休。

    她不是不理智的人,那人,那事,触痛了心底最疼的那弦,她有些抓狂。

    听筒里半天没有回应,她才发现信号断了。

    她立即往回拨,一直没有信号。

    在心焦忙碌中,在没有生命保障的几天里,她终于辗转联系上他,陈德明不敢隐瞒,一五一实说了实情。

    那刻,她真的发飙了,什么风度,什么优雅,去它的。

    她对着电话就骂:陈德明,你TM混蛋!我也是瞎眼了,把女儿留给你,由着那对狐狸欺负!

    董鹤芬抚了抚口,那火气仿佛还在那儿燃烧,突突乱蹿,灼灼的,痛痛的。

    面前这个女孩子,是她的女儿,亲生的女儿,这些年,藏了多少心事,看上去乐观直率的丫头,心里窝了多少不能发泄的委屈和火气。

    &nbsp

    天作凉缘,第一百三十六章,

    ;“安安啊,过去好久了,忘了吧,忘了好,忘了才能重新开始,人生的路还很长……”说着说着,她又后悔了,这算什么宽慰的话,自己都觉着无力。

    有些事,岂是说忘就忘了的,就拿她自己来说吧,那段不幸的婚姻,还不是耿耿于怀了一辈子!

    陈安站起来,看着她的眼睛,几乎一模一样的身高,但这个人,是她的母亲,她至少得尊重她。

    “我会忘的,忘了所有,我会过得很好的!”这几年,她的确过得很好,如果不是他们……

    董鹤芬怔忡了,那张秀美的小脸,有着拒人千里之外的冰封和冷漠。

    忘了所有?莫不是暗示,连她这个母亲,她也会一并忘记?

    狠心的丫头!

    这刻,她真真切切感到了疼痛。

    餐桌上,致的四样,百合龙豆炒牛肝菌,红参炖白鸽,黑菌银条,灯影鸭舌卷。

    南北搭配,荤素皆有,既营养又美观。

    为选这四样菜,董鹤芬着实煞费了一番功夫。

    陈安一粒一粒嚼着米,那白得晶莹剔透的米,怎么咬都嚼不烂似的,咽下去,堵在喉头,扎在食道,噎在胃窦里。而面前的小碟里,堆得满满的菜。

    董鹤芬有些伤心,安安只吃米,不吃菜。

    这样公然和她抗拒,摆明了她的立场。

    十几年一点儿一点儿堆积的隔阂和疏离,在这刻终于砌成了牢固的城墙,她想要越过去,安安偏不让。

    她拆一点儿,她就往上垒一点儿,筑得更牢靠。

    终于捱到吃完了半碗米,陈安立即起身告辞,董鹤芬追到院子里。

    “安安,我送你回去!”

    “我出了巷子打车就好!”她头也不回。

    董鹤芬生气了,伤心得生气了,一忍再忍。

    “安安,你给我站住,我是你妈妈,你不能对妈妈这样无礼!”声音都变了调。

    陈安果然站住,回头,冷冷的,只是大眼睛,灼灼闪亮,咄咄逼人。

    “我能问您一个问题吗?”

    董鹤芬不由点了点头,努力让自己冷静。

    “问吧!”

    “当初,您和爸爸离婚时,有没有争取过我?”

    董鹤芬一下子瞠目结舌,这……太突然。

    “安安啊……”

    “我问您,有没有争取过我的抚养权?”

    ~晚点还一更

    华语第一言情小说站:红()为您提供最优质的言情小说在线阅读。

    </P>

第一百三十六章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77/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