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高干文 > 天作凉缘 > 第一百四十六章

天作凉缘 第一百四十六章


    天作凉缘,第一百四十六章,

    高樵不痛快了:“你大爷,谁跟你开玩笑了,我说的是真的,那个女人越来越不可理喻了,哎,你说,当初,啊……我怎么就鬼迷心窍娶了她!”.最新正确更新就在爱读屋

    钟立维白他一眼:“既然你都承认自己鬼迷心窍了,那我还能说什么……”他看了看腕表,站起来:“那成,你歇着吧,我该走了!”

    “喂喂……”高樵费力地抬起头,两只水汪汪的桃花眼瞪着他,一副不可思议的神态:“这就是哥俩儿好,就这么个好法儿?我叫你来,不是给哥们儿添堵的,TM用不着,真用不着!”

    钟立维瞅着他,脑门子抬着,脚丫子吊着,只有中间蹶着,那姿势,不好拿捏着呢。

    他笑了,用手点指高樵:“得,都这样了,躺好吧,你若彻底报废了,日后美女在怀,想动弹都难了!”

    高樵啐了他一口,脑袋沉重地磕在枕头上,口里嘀咕道:“有一个算一个,成心的,肚里没存什么好货!”

    “切,就你丫的全是好下水……”钟立维嘲讽着,眼角余光瞥见阿莱的身影在门口一晃,又马上消失了魁。

    他刚强按下去的浮燥又一点儿一点儿从心底漂上来,他顿了顿,还是重新坐在床前,从兜儿里拽出支烟,放在鼻子下慢条斯理嗅着。

    高樵看着他,这家伙有心事?这点若看不出来,也枉为认识二十多年了,他一伸手:“匀我一支,快闷死人了!”

    钟立维没理他,收了烟,放进口袋里,着下巴问:“说吧,怎么进来的,你和刘子叶又唱的哪一出?”

    “小气鬼!”高樵翻了翻眼睛,直愣愣地瞪着天花板,半晌才说:“再怎么说,她也是我老婆吧,我一走这么多天,小别胜新婚不是,至少我是这样认为的……”

    钟立维斜他一眼,话问:“强.奸未遂?”

    高樵觉得刺耳,瞪他:“能好好说话不?瀑”

    钟立维嘴角弯了弯,没说话。

    高樵又说:“好歹也是两年的夫妻吧,这个女人,连让我碰一下手背都不肯……我喝了两杯,再回房,可倒好,她竟然把房门给反锁了,我一赌气就开车跑出来,真TM邪兴了,一出门就撞了电线杆子!”

    钟立维没笑,黑黑的眼睛望着他:“你确定你是在赌气,而不是生气?”

    “你想说什么?”高樵也望过来,很专注的。

    “因为她拒绝你,所以你生气,因为你在乎她心里没有你,所以你伤心!”

    高樵突然怪笑:“我生气,我伤心……为她?我疯了不成?”

    “你没疯,但你拒绝承认自己对她余情未了,所以老弟,还是认了吧!”

    “我认什么?”见钟立维站起来,高樵急了:“喂,把话说清楚!”

    钟立维笑了:“你得承认你舍不得放她走,你对她还有感情,从我一踏进这间病房,你就只告诉我一件事:你不想离婚!”他朝前一探身,“好好想想吧,遵照你心底的意愿,这婚,是不是真的想离?”

    他一边朝门口走,一边向后挥了挥手:“安生养着吧,明天再来瞧你!”

    在走廊里,他略略站了一站,心里,缓缓舒了一大口气,仿佛一块石头彻底扔了。

    这么多年,他和高樵无话不谈,无话不说,唯有一个人,他绝口不提,他也不提。

    那个人,是他们之间的禁忌。

    他微笑了一下,示意阿莱。

    阿莱低低的声音:“问过护士站了,楼下518的病人,是昨天下午急诊住进来的,急阑尾炎,名叫乔羽,大概一周后就能出院了。”

    钟立维放松的眉峰,又微微蹙了起来。

    乔羽,又是乔羽,他是真不想和他再有交集的。

    他了眼睛,眼珠子生涩酸胀,昨夜熬的没睡好。

    阿莱忐忑地陪老板进了电梯,只见老板手里握着iPod机,在掌心掂了几下,然后熟练地拨了一组数字出去,iPod放在耳旁,只听了几秒钟,就果断地丢进衣袋里。

    &nbs

    天作凉缘,第一百四十六章,

    p;阿莱只觉背后立时起了一层栗,老板的周身,全是森森的寒气,不用看那张脸,也一定难看得的要命。

    心惊之际,只见老板一指头按过去,电梯咚一声停在五层。

    阿莱还没反应过来:老板那一指禅的功力,仿佛发着狠,挟着浪,集全身力气于那指尖上。

    如果戳人身上,指不定能戳出一个大洞来。

    阿莱暗暗咋着舌,只见老板已经走出去了,他急忙跟上来,没走几步,又停下了。

    这个时候,还是装傻一点儿吧。

    钟立维不知不觉停在518门口,他才警醒,他这是要干什么?

    刚才规劝好友,以一个旁观者的身份,他分析得头头是道。

    这会儿,轮到自己了,全乱了。

    探望乔羽,他才没那么好心!

    只是口有一股酸意和恨意,在腔和喉咙处肆虐。

    他抬手捏了捏脖颈,只见房门没有完全掩好,他从门缝里偷偷看了看,象做贼一样,明知举止不妥,可他就是管不住自己。

    床前坐了一个女人,背向门口,他认得,是刚才见到的赵嫣,她还没走。

    而床上,半躺半靠的人赫然就是乔羽,只是这会儿,这个男子泪流满面,涕泪长流。

    钟立维有些厌烦,一个大男人,在一个小女人面前,哭哭啼啼的象什么样子,不就一个小手术嘛!

    而一向竹筒倒豆子的赵嫣,这刻,在沉默。

    仿佛多看一眼,会平空多添一重堵,一重烦乱,他转身就走。

    只是晚上,陈安依旧没回雅园,手机也照样关机。

    钟立维手机不曾离手,一直枯坐到后半夜,外面月光清凉,有些冷意,屋里的摆件物什象抹了一层淡淡的霜。

    除了等待,还是等待,好象这些年,他一直在等待。

    一颗心熬磨的,象煎药锅底浓绸的黑汁,苦极了。

    陈安,你到底去了哪里?即使躲着不想见他,也用不着这么绝吧。

    ~即日起,《凉缘》开始正常更新,谢谢断更的这几日,亲们依然如斯的关注,欢在此鞠躬了。

    下午还一更,还有月票的投过来吧。

    华语第一言情小说站红()为您提供最优质的小说在线阅读。

    </P>

第一百四十六章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77/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