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高干文 > 天作凉缘 > 第一百四十七章

天作凉缘 第一百四十七章


    天作凉缘,第一百四十七章,

    陈安迷迷糊糊的,时醒时睡,睡的时候居多,身上热得象个大火炉,烫得能煎**蛋似的.

    睡,也不过是昏睡。身子浮浮沉沉的,象漂在海面上,又象在火车上颠簸,心也随着起伏,做着乱七八糟、零零星星的梦魁。

    一列长长的火车,喷着烟雾,穿行在荒凉的戈壁上,光秃秃裸.露的岩石地表,偶尔看到几株胡杨树挺拔屹立。

    一个四五岁的小女孩趴在窗边,头上用红丝带绑着一对羊角辫,扑闪着大眼睛看着外面。

    小女孩一回身,旁边,坐着一个极美的年轻女人,一头俏丽干练的短发,柔美的面庞,唇角带着娴静淑雅的微笑,静静地望着窗外出神。

    “妈妈,妈妈……”小女孩摇着女人的手臂,“快见到爸爸了吗?我好想爸爸的!”

    “当然了,火车停下的时候,我们就看到爸爸了。”

    小女孩扁了扁小嘴儿:“妈妈骗人,爸爸不知道我们来啊,他不会来接我们的!瀑”

    女人温柔地着女儿的头:“安安不是说过,要给爸爸一个惊喜吗?”

    小女孩立时咯咯笑了,想象着以前,爸爸每次探亲回京,见到她第一个动作就是将她高高托起,架在肩膀上,在院子里转上一圈又一圈……那时的爸爸,肩膀真宽,后背好硬,壮实得象一座小山似的。

    火车穿过半沙漠区,又是一顿长途跋涉,终于停下了,母女俩登上一辆运送给养的军用卡车,又在路上颠簸了一个多小时,再次停下了。

    那个地方,是用绿色帐篷搭建的临时营房,是随军家属和后勤部队的驻地。

    有人告诉她们,陈师长带领部队下去演习了,大概过几天才能回来。

    小小的安安失望极了,不过为了能看到爸爸,她愿意等待。

    营房前的空地上,坐着一个比她还小的小女孩,两颊两酡紫红,嘴唇被大西北的烈风吹得皲裂开来,头发枯黄得象一捧干草,只是一双眼睛,格外清亮,透着机灵。

    安安踩着一对红色小皮鞋凑过去,低头打量比她还小的小妹妹,然后也蹲下来,细声细气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啊,我是刚来的,我叫安安,来找我的爸爸。”

    小女孩看了安安一眼,没理她,只是眼神在接触到安安漂亮的小皮鞋时,分外亮了一下。

    安安又说:“没人和我玩,你能和我玩吗?”她转着大大的眼睛,眸底闪着聪慧和狡黠,“小妹妹,我们玩捉迷藏好不好?”

    谁知,小女孩恼了,瞪着安安:“走开走开,我不要和你玩,我在想我的爸爸!”

    安安咧开小嘴笑了,仿佛找到了共同语言一般,她坐在小女孩旁边,热切地问:“你的爸爸,是不是也去前线演习了?”

    “嗯……”

    安安一下来了兴趣,眩耀道:“我的爸爸好高好帅的,他力气也好大的,一伸手就能把我举过头顶……”

    小女孩不依了,带着浓浓的西北口音:“胡说,我的爸爸才是天底下最帅的爸爸哩,他也喜欢举我哩,我坐在他肩膀上……”

    同样是年幼无知的女孩子,或多或少都有一份虚荣心,两个小女孩起了争执。

    最后,小女孩站起来,跑进帐篷里,不多会儿,又跑出来,手里多了一张照片。

    “瞧,这是我爸爸咯!”

    安安大惊,照片里一个威武的男子,站在一辆飞机旁,身穿军装,头戴军帽,高大挺拔的身姿,那分明,就是自己的爸爸!

    安安气坏了,不管三七二十一,劈手夺过来:“这是我爸爸,我的爸爸,不是你的!”说完扭身就跑。

    另一个帐篷里,妈妈在整理行李,安安不知为什么,那刻,委屈极了。

    她一头扎进妈妈怀里,大哭,哭得抽抽噎噎的,小嘴儿里还不停念叨着:“爸爸……爸爸……就是我爸爸嘛……”

    半夜醒来,她看到妈妈坐在灯下发呆,她悄悄挪过去,妈妈的脸色很不好,就在那一刹那,妈妈的眼角忽然迸出了泪……

    陈安昏昏沉沉地睡着,那张憔悴不堪

    天作凉缘,第一百四十七章,

    的容颜,那眼角迸出的大颗大颗的泪,忽然间就换成了自己……她赤脚走在大戈壁上,头顶烈日炎炎,脚下是晒得发烫的砂砾,她喉咙干得冒烟,可还在艰难跋涉着,她在找,找她的乔羽,找她的爱情,她一遍又一遍呼叫他:回来吧,回来吧……

    眼前的戈壁忽然消失了,紧接着狂风卷着黄沙袭来,她的双脚陷进柔软的沙里,拔不出来。

    一阵阵绝望涌来,恐怖极了,她呼吸难喘,大声呼喊着:乔羽,快来救我啊……

    可是四周是窒息般的空旷,只有她的身体在不断下沉,下沉,被黄沙吞没……她挥舞着手臂,绝望地拼命挣扎。

    黄沙掩了她口,埋住了她脖颈,最后夺走了她呼吸,眼前一黑,她彻底没了力气,昏了过去,双臂松塌塌垂下了。

    “安安……安安……”有个温柔的女声,一直在慌乱地叫她。

    “嘘,她这是睡着了,别吵她了。”另一个男声低低安慰道。

    床头前坐着一个中年女人,还穿着出席宴会时的礼裙,脸上也化了淡妆,只是那妆容,怎么也掩不去眸底的疲惫和关切,她已经坐在这里四个小时了。

    董鹤芬没理身后的陈德明,只是望着女儿,安安双颊红通通的,嘴唇干咧得起了皮,眉尖蹙着,就好象一直没松开过似的。

    她的女儿,心里眼里藏了多少心事,表面乐观的孩子,为什么会躲在这里,悄悄的,独自一人,生着病发着烧,没人知道。

    如果不是警卫室的人进来察看,安安就算病死在这里,恐怕也没人知道!

    浑身不寒而栗。

    而且,安安,是不喜欢回来这里的。

    心里那股怒火,再一次噌噌燃起来,冲撞着心肺,烧得她几乎失去理智。

    她给女儿掖了掖毯子,缓缓站起来,看了带过来的佣人一眼,然后对陈德明说:“我们出去谈谈吧。”

    ~明儿见,有票票的投过来吧,谢了。

    </P>

第一百四十七章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77/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