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高干文 > 天作凉缘 > 第一百四十九章

天作凉缘 第一百四十九章


    天作凉缘,第一百四十九章,

    董鹤芬站起来,一副会议临了总结的架式:“你能爬到现在这个位子,跟我没关系,谁帮了你,你爱怎么谢怎么谢,但是别拿我的安安说事,你的女儿,不是只有安安一个!”收索爱读屋看正确章节

    陈德明也有些激动:“鹤芬,你又不冷静了,说的这叫什么话,好象我在卖女儿似的!”

    “难道不是,你早已暗中给安安指了人家了!”

    陈德明认真地说:“我完全是为安安好,虽然我不是个好父亲,但是安安的个人问题,我一直放在心上,唯有那个孩子,是真心对安安的,能照顾她一辈子,这是我观察了多年的总结,我的眼睛不会看错,只有他最长情,能给安安最踏实最长久的爱情!”

    董鹤芬嗤之以鼻:“长情,他长情?三天换一个中国女朋友,五天换一个外国女朋友,经常上绯闻的头条,八卦圈儿里哪回少得了他!你看人的眼光,男人的眼光吧,只怕和他是一丘之貉!”

    陈德明忽然感到有些无力,他不由抚了抚额:“鹤芬,不能光看表面,要透过现象看本质。你别再执拗了好不好,那孩子虽然不是天底下最好的,但放眼四周,再没一个比他更适合安安的。”

    董鹤芬攥了攥手心,微笑了一下:“安安会恨你的,以她的个,一定会更加恨你的,你控她的姻婚!再说,安安喜欢他吗?我瞧不出半点儿来!”

    陈德明瞬间被打倒了似的,苦笑:安安恨他,那是肯定的。正因为顾虑这一点儿,他才没有向钟家正式提出婚约,他在找机会,合适的机会,却又不知道那契机是什么时候。

    关于钟家那孩子,虽有孟浪的时候,他不敢断言百分百欣赏,但毫无疑问,那是个出类拔萃的年轻人,那是他千挑万选,为安安选出的唯一准佳婿,安安若跟了他,将来日子一准儿错不了。

    可是安安对那小子呢?前妻说得不无道理,他一直担忧着览。

    “鹤芬啊,与其找个自己爱的人,不如找个爱自己的人!”他不相信安安对那小子毫无感觉。

    董鹤芬不想再讨论下去了,她看了陈德明最后一眼,一字一顿的,坚定的:“安安是我生的女儿,打今儿起,我会看着她,睁大眼睛,看哪个敢再欺负她!”

    谈话不欢而散。

    她走了,留下怔怔的陈德明……这话儿怎么说的?

    安安还在睡着,呼吸沉重,整张脸还是红通通的,只是不再象先前那样恶梦连连了,她很安静,只是睡着。

    董鹤芬将手指举到她鼻尖,探了探,马上离开,那喷出的气流灼烫,也——吓人痉。

    她心里一缩,又忍不住酸涩,这孩子,可怎么好哟!?

    佣人低低的声音:“夫人,夜深了,准备夜宵吗?您需要休息一下,眼圈都熬红了……”

    董鹤芬摆摆手,她怎么吃得下,肚子里,全是火,一团烈火。

    可是能怎样,只有等待,她看着那张秀美的小脸儿,往昔的岁月又渐渐浮现,回忆起来,心窝子那块儿,全是堵,一阵阵犯堵,似乎连呼吸也不顺畅了。

    她信步走到窗口,掀起窗帘一角,阔朗的天井当中,秘书将一支电话交给陈德明,陈德明走到一边接听……她觉得扎眼,漂亮的杏核眼危险地眯了眯。

    过了片刻,通话结束,院里的两个男子又交谈了几句,然后一人走了,另一人朝西厢走来。

    窗帘落下,董鹤芬重新走回床前。

    后半夜,陈安持续的高温终于降下去了,黑甜得睡着,紧蹙的眉头也松开了。

    董鹤芬悬着的心,也一点点儿放回肚里。

    第二天早晨,秘书又来了,手里提着一个大纸袋子。

    陈德明洗漱完毕,在正房换了衣服,来到西厢。他站在床前打量,安安的脸色已恢复正常,,两颊一边一团好看的粉红,修长的远山眉,长而密的睫毛轻微的颤动,小巧挺秀的琼鼻,鼻翼一张一翕,呼吸匀净,嘴唇不点而红……

    他一时怔住了,这张脸,这张脸……多象年轻时的前妻!

    离婚时,董鹤芬比现在的安安大不了多少吧。

    他又有多久没仔细

    天作凉缘,第一百四十九章,

    端详过女儿了,仿佛从呀呀学语一下子就长这么大了。

    董鹤芬有点恼,看了他一眼,干什么象电线杆子似的戳着?

    心说还不快走。

    她站起来,来到外间。

    过了一会儿,陈德明出来了。

    “你……”

    董鹤芬立即会意,小声说:“你去吧,我几个外事活动往后拖一拖没关系。”她知道的,他连着三天要开例行的经济工作会议。

    陈德明有点儿踌躇,前妻也是个大忙人,每天象个陀螺似的停不下来。

    可眼下,能照顾安安的,适合照顾安安的,也只有她了。

    而他这个做父亲的……心里不是没有歉意的。

    “安安就拜托你了。”

    董鹤芬呱嗒摞了脸子,冷冷的:“有必要吗,我的女儿!”转身进了里间。

    陈德明心情复杂的,又在外屋站了一会儿,直到秘书进来催他,他才和秘书走了。

    董鹤芬一下彻底放松下来,安安马上就好了,她心里这块石头总算落了地了。

    还有就是——那个女人还算识相。

    不然见了面,她难保自己不一巴掌拍过去!

    佣人见到她轻松的、疲惫的脸,小声说:“夫人,您去洗把脸吧,我照看小姐。”

    董鹤芬笑着摆了摆手,她哪舍得离开,女儿眼瞅着就醒了,这第一眼,她可不希望看到的是别人。

    九点了,安安还在睡的时候,院里却有了响动。

    董鹤芬一皱眉,这谁啊,吵吵嚷嚷的,也不让人安生。

    刚走到外间,佣人恰好也进来,眼神躲躲闪闪:“夫人,来了一位小姐……”

    “小姐,什么小姐?”

    “是一位……姓……姓陆的小姐。”佣人说到后面,音量低了一半,脑袋也垂下了。

    董鹤芬只觉头部,一下子就爆开了,浑身的血急速向上涌。

    陆……陆……还有谁姓陆!

    ~~晚上还一更。

    华语第一言情小说站——红为您提供最优质的言情小说在线阅读。

    </P>

第一百四十九章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77/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