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高干文 > 天作凉缘 > 第一百五十章

天作凉缘 第一百五十章


    天作凉缘,第一百五十章,

    心里一翻个儿,好哇,刚才她只是转了个念头,原来她还是高估了这对母女,不要脸的!.

    怎么个茬儿的,欺负到家里来了览!

    脑子里象发弹似的迸出一个又一个恶毒的词汇,甚至各国语言都用上了……她一阵风似的跨过门槛,冲了出去。

    “夫人要冷静啊!”

    女佣低呼,一看这架式,要坏,她急忙追出去。

    夫人那脸色,沉得象要打雷下雨,那眸子里闪烁的凶光,象被偷了狼崽子的母狼一样凶狠。

    院里,一个高个子女郎在东张西望,她身材修长,一米七二的个头,金色的大波浪发卷随意披在后背上,上身白色短袖蝙蝠衫,下摆收紧了,卡在纤细的腰身上,下面白色七分凉裤,衬得双腿修长美好,脚下踩看四五公分高的凉鞋,露出十个紫红鲜艳的豆蔲。

    董鹤芬只觉眼前明晃晃的,她不着痕迹按了按额角,微笑着痉。

    很好,比安安会打扮,也会妆点自己!

    跟随来的警卫室的小伙子见到董鹤芬,赶紧打了个立正,右手一抬:“报告,这位小姐说……”

    董鹤芬笑了笑,微一颌首:“嗯,看到了,你去忙吧。”

    小伙子几步穿过垂花门走了。

    董鹤芬仍然笑微微的,站在年轻女子五六步外的距离,静静的,犹如一副优美的山水画,那由内而外散发的风韵和气质挡也挡不住地流淌出来。

    这就是传说中的董鹤芬吗?陆然愕然了,比电视上要优雅、漂亮多了。

    何止优雅、漂亮,还有一股子说不出的味道。

    她一时怔住了,这个女人曾在脑海里千回百转地出现,她想象着她真实的样子,到底是什么样儿,这会子,她终于见到了,却给她无比的震憾。

    看着,打量着,望着……陆然忽然间毛骨悚然,身上寒毛孔竖了起来。

    董鹤芬虽然在笑,可是笑意本不达眼底,可能是她眸子过于清亮了,清亮得象两潭池水,深深的,冰冰的,越往池底越接近冰寒,嗖嗖散着寒气。

    她忽然就后悔了,她来干什么了,示威来了,还是捋虎须来了?

    这个女人,果然不寻常。她不说话,只用那双冷得象冰核儿一样的杏眼看着陆然。

    陆然不由自主了双臂,讪笑道:“您好,您是董阿姨吧?”

    董鹤芬看着她的眼睛,那双年轻的、妩媚的、勾人魂魄的眼睛,厌恶之情顿生。

    她的手指动了一下,但她强迫自己保持冷静:“不敢当,我是董鹤芬,安安的妈妈!”

    陆然惊喜的,却也礼貌地说道:“阿姨好,好久不见!听爸爸说,安安姐病了,我今天没去练琴,特地过来看看她。请问,我姐姐好了吗,我能进去看看她吗?”

    听听,多温婉,多知书达礼的孩子!

    董鹤芬听着,那娇美婉转的女声,一字一句象一发发弹朝她过去,轰鸣地响在耳边,她的指尖深深陷进里。

    “不好意思,我的女儿还睡着,不便打搅!”

    “哦。”陆然马上一副失望的神态,她无辜地咬了咬唇,“那,那我改天再来看她好了。”她看着这个年过半百的女人,虽不柔弱却也坚强,不似松塔却也象棵木棉树挺立着,浑身散发着一股危险的气息,最好,还是不要惹到她。

    陆然有点害怕,姜是老的辣,她高估了自己,也错误地低估了她。

    她乖巧地笑了笑:“阿姨,本来呢,我的钢琴演奏会明晚在大剧院举行,我想请姐姐为我捧场,可谁知姐姐却病倒了……”她笑着,“明天能好起来吗?我还是希望她去,毕竟亲姐妹一场,我特地为她留了票呢……”

    董鹤芬的瞳仁剧烈地蹦了两下,几乎听到来自身体内血管爆裂的声音。

    “哦……你的演奏会是吗?”她朝前迈了一步。

    “是呀!”陆然兴奋地眨眨眼,仿佛想起来什么似的,一边翻着Hermes包一边说:“对了,门票我也带来了,麻烦董阿姨交给安

    天作凉缘,第一百五十章,

    安姐吧……阿姨若有空,也一起来吧,我举双手双脚欢迎!”

    她把两张票托在手心里,笑眯眯地走过来,董鹤芬缓缓抬起右手……

    “啪”清脆的一声响,一个耳光扇了过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董鹤芬只觉掌心立时麻酥酥的。

    旁边的佣人也傻眼了,这……太突然。

    象一道霹雳闪过,“阿姨……”陆然颤声喊道,眼框里一下涌出了泪。

    董鹤芬象一只喷火龙一样,眼睛里熊熊蹿出火焰。

    之前她是冰山,现在,她是火焰山。

    陆然一时被打懵了,手中的门票早已飘落,她讶然捂着左脸,望着眼前愤怒的董鹤芬,抖着嘴唇问:“为什么……为什么打我?”

    董鹤芬厉声道:“你为什么来,我就为什么打你!”

    陆然还未反应过来,她啪啪两声,又是左右开弓两下。

    “你疯啦!”陆然捂着滚烫的脸颊,没想到啊,万没想到,董鹤芬会这样对她。

    董鹤芬冷冷的,看着面前这个比自己还高出半头的女孩子,活生生的,这就是当年的陆丽萍。

    “第一掌,是打你不知廉耻,第二掌,是我给你的教训,第三掌,是我代安安打你的!”她咬牙切齿。

    什么品行的女人,只配生什么品行的女儿。

    打她?她还嫌脏了自己的手!那年,她去西北探亲的那年,在营地只待了一夜,她第二天一早就带着年仅五岁的安安匆匆走了……回了京,她马上向部里打了申请长驻海外的报告,然后丢下年幼的女儿,一走就是这么多年!

    那个女人让她分外恶心,她都懒得和她纠缠。

    以为,这辈子都不会再有交集了,可是她们这样欺负自己的女儿,她决容不下!

    陆然嘤嘤地哭起来,梨花带雨一般……过了片刻,扭身跑出了院子。

    董鹤芬白晰的脸颊象燃了两朵火烧云,那股子凶狠劲儿还在。

    她站了一会儿,仍难消心头之恨,这到底算什么事儿!

    ~晚安,明儿见。

    </P>

第一百五十章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77/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