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高干文 > 天作凉缘 > 第一百五十二章(3000字)

天作凉缘 第一百五十二章(3000字)


    天作凉缘,第一百五十二章(3000字),

    对方愣怔着,没有说话,董鹤芬也不说话。裉の考领德

    她就是要抻着她,抻得这个女人喘息不定,不堪重负,她已经快活了二十年了,她岂容她再逍遥下去!

    半晌,陆丽萍平静地问:“什么事?”

    董鹤芬挟着疾风骤雨而来。

    “我,刚才,教训了陆然!”她一字一顿览。

    心疼吗?心疼就对了,她护犊子不是嘛,她比她更护犊子!

    她的安安,比陆然那小贱.人金贵多了。

    安安是公主,而陆然,是乞丐,比乞丐还不如痉!

    陆丽萍倒也沉得住气,问:“然然怎么了?”

    董鹤芬几乎要鼓掌叫好了,好,很好,不愧是只修练千年、道行高深的狐狸!

    “我教训她不知廉耻,不懂礼义,她就应该待在她该待的地方,夹着尾巴做人,不要出来祸害这个祸害那个的!”

    “鹤芬啊,请把话说清楚!”

    董鹤芬觉得寒毛都竖起来了,她们不熟好不好!

    跟这种人打交道,她觉得是种耻辱。

    抑止不住的怒火,再也捂不住彻底爆发了:“陆丽萍,你这个贼婆娘,你自己偷人也就算了,还教唆你的女儿也跟着学坏,不愧是什么野花,就结什么烂果子!如果你管教不了她,我不怕麻烦,我替你管教,这样的女儿,换成是我,早在一出生就掐死了!”

    陆丽萍的神经,就象被人拿针挑了一样,这么多年,她尽量身居简出,而每次随老公出访或列席宴会,都是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她努力粉饰成一个高贵、优雅的女人,她偷偷在家练习,她学董鹤芬的样子……表面好象做到了,她笑脸迎人,无懈可击,胜券在握,可是骨子里,她还是觉得虚软,怎么努力也不象,怎么装也装不象。

    董鹤芬,那是从骨子里和血里,不经意间一举手一投足就能流露出的高贵和优雅,她学几辈子也修练不来!

    但她还要维护作为一个女人的尊严,因为她是陈德明的老婆,她必须让自己配得上那个男人。

    她也有点儿气:“董鹤芬,不要血口喷人,然然刚回国,一直乖乖的,她怎么可能招惹你们。”

    董鹤芬怒极反笑,真想拿把刀子,撵过去,一刀捅了她!

    可是杀了她有什么用,她注定是输了,可是输掉的,何止是一场婚姻。

    她认栽,可她不能让安安跟着遭殃!

    “陆丽萍,我劝你,夹起尾巴和你的宝贝女儿安生做人!我董鹤芬不是不能疯,我要疯起来,比你还不要脸!顺便警告你,别再招惹我,也别招惹我的安安,否则,我一不小心说出去,让整个南池子都知道,陈德明的老婆,究竟是个什么货色……哦对了,大概没人知道吧,陈夫人的出身,只不过是边陲一个卑微的小小文艺兵!”

    说完,她不待对方讲话,咔嚓切断了。

    ~~~~~~~~~~~~~~~~~~~~~~~~~~~~~~~~~

    上午,钟立维名正言顺发了一通脾气。起因是:

    早上一上班,就接到了一通客户投诉电话,本来电话没转到他那里,刚巧他经过Bonnie座位时听到了,示意秘书,转到总裁办公室,然后详细询问了过程……他把客服经理叫进来,狠狠训斥了一顿。

    这事算过去了,可是没一会儿,他在浏览上月业绩报表时,看到报告的结尾,财务部竟然少打了一个零,明显的错误,他当时就一股子气,说不出来的一股邪火。

    整顿,马上开会整顿。

    会议室里,一派低气压笼罩着。钟立维的脸,黑得象木炭,得象打雷。

    在座的高层,每一个都波及到了,有的没的,远的近的,连三年前的旧账,都被老板翻出来说事,挨个训了一通。

    众人大气不敢出,按往日,老板不这样的,出了差池,挨批自然少不了,老板顶多说几句就算过去了。

    哪成想这会儿,老板没完没了似的,抓住小辫子不放,训了不算完,还让众

    天作凉缘,第一百五十二章(3000字),

    人象小学生似的表态度表决心,瞧那雷霆万钧、一板一眼的架式,可笑又吓人。

    显然,老板今天的心情,糟糕透顶。

    散了会议,快接近中午了。

    Bonnie悄声问阿莱:“钟先生出去吃饭,还是帮他订餐?”

    阿莱白她一眼:“问我干嘛,你打电话直接问问呗!”

    Bonnie缩了缩脖子,随后又俏皮地皱皱鼻子:“你不是号称钟先生肚里的蛔虫嘛,问问你又怎么啦……”

    话音未落,总裁室的门开了,钟立维走了出来。

    两人赶紧停止交谈。

    钟立维走过来,略略停住,看了Bonnie一眼,吩咐道:“不必订餐了。”然后抬腿迈过去,阿莱急忙跟上,拿出电话呼叫老高。

    Bonnie望着阿莱背影,有点儿兴灾乐祸:得,这挨雷的差事啊,你一人儿顶了去吧,阿弥陀佛!

    老高看老板坐好了,一上来就眯缝着眼睛闭目养神的样子,他用询问的目光看向阿莱。

    阿莱挠挠头:“建国门。”那边有一家Provence法式餐厅,钟先生经常去那里用餐。

    阿莱从后视镜里,悄悄观察老板,老板的面色,还是不好看。

    他开口说道:“高先生来过电话了,问您今天过不过去。”

    只听老板哼了一声,十分不满的样子。

    阿莱忍不住笑了笑,老板浓挺的双眉蹙了蹙,拧巴得象要打架似的。

    他又说了件轻松的:“阮小姐下了通告了,下个月要来北京演出……”他一边说一边观察老板的反应。

    钟立维睁开了眼,问道:“还是《游园惊梦》?”

    “不是,听说是一出新编剧,叫《海上望月》,阮小姐希望您有时间,去听一听,这出戏的词曲也很优美动听呢。”

    钟立维的嘴角有那么一点儿笑模样:“听起来不错,不过这名字不好,别又是水中月、镜中花空欢喜一场吧……嗯,记好日子,到时候咱们去瞧瞧。”

    阿莱微微松了口气:“咳,听戏嘛,听的是曲调,内容就次要一点儿了。”

    华语第一言情小说站——红()为您提供最优质的言情小说在线阅读。

    到了餐厅,坐在半封闭包厢里,钟立维解开西装钮子,脱下上衣搭在椅背上,然后一名法籍waiter走过来,递给他餐牌.

    他连看都没看,熟练地用法文和waiter对话:“一份腓力,五成熟,一份酪焗蜗牛,红酒?要dalmau,我存这里的……就这些吧,谢谢。”

    发了一上午的脾气,这会子,他可不想再亏待自己。

    没多会儿,西餐端上来了,他拿着叉子还没吃几口,就听到有人叫他:“嗨,立维!”

    他不甚在意,在这个时间这个地点碰到熟人,再正常不过。

    等来人在他对面坐好后,他微微有些诧异,是二哥霍河川。

    二哥一向不喜欢来CBD吃饭,他觉得周边的环境太闹腾了,不象他们,他是个贪图清静的人。

    但总有意外不是。

    钟立维放下刀叉,打招呼:“是二哥呀,这么巧。”

    霍河川点了点头,上上下下打量了他几眼,钟立维立刻感到浑身不自在,他脸皮厚着呢,不怕别人看,唯怕一人,就是二哥,二哥一双眼,透视镜似的,毒着呐!

    “你气色不好!”霍河川说道。

    “忙呗!”钟立维抬手叫来waiter。

    霍河川下巴一抬一点:“上份和他一样的。”

    Waiter走了,钟立维说:“有些日子没见了,忙?”

    “嗯,出了趟差,去香港了。”

    钟立维觉得心口犯堵,他仔细端详了一下二哥,二哥好象没什么。

    不对呀,那个地方,二

    天作凉缘,第一百五十二章(3000字),

    哥也该隔应才是!

    他撇了撇嘴。

    霍河川反倒笑了,问:“怎么了?”

    “没什么。”

    “安安最近好吗?”霍河川忽然一转。

    钟立维觉得心口那块儿,突突直跳,更堵了,他没好气道:“我忙我的,她忙她的,谁知道呢!”

    “你不是搬东边住了嘛,怎么会不知道?”

    钟立维端起杯子,将褐色的体一饮而尽。

    二哥这会儿,有点……讨厌!

    霍河川仿佛成心的,还问上瘾了:“怎么,和安安吵架了?”

    他瞳仁一翻,白的多,黑的少,暗想:吵架?他倒想和她吵,不过他得抓到她人才成啊。手机不开,公司不去,人也……不见!

    他抓过瓶子给自己倒上酒,又一憋气喝完。

    霍河川笑了:“哟,怎么个意思,喝上闷酒了!”

    钟立维挠挠头,有些郁闷地说:“二哥,你就别取笑我了。”

    “英雄气短,儿女情长!”

    霍河川咕哢了一句,waiter送来了餐点,他不紧不慢地用着,吃得优雅而随。

    钟立维想了想,问道:“上海那块地皮,你得手啦?”

    “没批下来呢,高樵也了一脚,是我最大的竞争对手。”

    “江北的房子全卖出去了?”

    霍河川一抬头:“你想说什么?”

    “二哥今天情绪很好啊!”

    霍河川笑了笑:“你小子大概要倒霉了!”

    华语第一言情小说站红()为您提供最优质的小说在线阅读。

    </P>

第一百五十二章(3000字)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77/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