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高干文 > 天作凉缘 > 第一百五十四章

天作凉缘 第一百五十四章


    天作凉缘,第一百五十四章,

    钟立维沉了沉嘴角,手里的万宝龙钢笔,用力在纸上一划,笔尖力透纸背,用足了十分的力气.

    一股子难言的苦闷,越发象一重浪似的扑过来,湮没了他。

    高樵略微重的喘息,比往日都异常清晰,仿佛隔了时空传过来。

    他发脾气的模样,钟立维不是没见过——不过不是冲自己发火,一回都没有。

    难得这么多年,哥俩儿好得跟一个人似的,没有隔心隔肺,虽然他动手打过他。

    不过这会子,他一时猜不出高樵为何生气,他也没心思猜度他。

    “刘子叶又给你穿小鞋了?”他态度稍好了一些。

    高樵咬牙切齿的:“没有!”

    钟立维意外了,不是因为这个,那能是因为什么?

    “还是你那些个情儿们,红杏出墙了?”

    “滚犊子,成心逗闷子不是,看我有难了,拿我消遣,你大爷!”高樵破口骂上了诂。

    钟立维闭了嘴。

    “你一早就知道了,是吧?”高樵大发雷霆。

    “哎?什么?”他一时没反应过来。

    “丫就装吧,丫惯会装蒜了!”

    “……”

    “Alberta,你早就知道她是谁了,是吧?为什么不告诉我!”高樵呼呼喘着气,“***,象个猴子似的被人耍着玩,你擎等着看我笑话呢吧!”

    钟立维眉尖微蹙:“看你笑话,我能得什么好儿?我提醒过你的。”

    高樵愣了几秒,然后啪得挂了电话,嘟嘟声传来……

    钟立维有些无奈,这人,不高兴了,赖得着他吗?

    他都懒得问高樵,是怎么和那个女人勾搭上的。

    Alberta,怕是早就有了野心吧。

    陆然打小,是喜欢高樵的。

    那时,他,高樵,还有安安,他们三个儿时的伙伴,少年的同学,经常玩在一起,闹在一起……又是从什么时候起呢,身边突然多出一个人来,那就是陆然。

    多大呢?安安还是个小女娃时,在一大堆人的羽翼下幸福的成长,他拉着她的小手无忧无虑地玩耍时,陆然出现了,样子黑瘦,小个子,两腮一边一酡高原红,和漂亮似公主的安安相比,他觉得丑极了。

    然后,她出现在他们的大院里,她和安安抢钢琴,抢安安的玩具;后来又出现在他们学校里,象个影子似的,整日跟在他们身后,巴巴的,狗皮膏药似的甩也甩不掉……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安安讨厌她,他也跟着讨厌她。

    然而,没有人知道陆然的真实身份。

    昔日的孩子们渐渐长大,他和高樵读高中了,安安和陆然读初中,少男少女怀春的心思,象春日下盛开的太阳花,虽极力掩饰,但也难免露出马脚。

    陆然喜欢高樵,她痴痴的目光,黏在高樵身上。而高樵的眼里,没有她,他火热而执着的眸子,在另一个女孩子身上停留。

    那时候,高樵多单纯啊,象一个长相致的邻家男孩一样,没有现在的花花肠子,一笑起来,唇红齿白的,眉间那颗漂亮的痣,也跟着一颤一颤的,在太阳光底下耀人眼球,夺人呼吸,真真儿妖孽初露尖尖角……而钟立维呢,象久旱逢甘霖的禾苗,长势噌噌的,瘦长的两腿麻杆一样,安安总是取笑他:大长腿,秃尾巴鹤……

    钟立维抚了抚额角,太阳一蹦一蹦的,象两只小青蛙在跳动。

    电话就在手边,他有心想拨回去,却沉了沉嘴角。

    又有谁能宽慰他呢?

    高樵还在气头上,想必气的人不是他。

    本来就是,关他何事呢?

    自己惹的风流债,自己擦屁股吧。

    可心里,还是烦得要命。

    他抬手把面前的一张雪白的演算纸,狠狠揉巴了揉巴,扔进废纸篓里。

    天作凉缘,第一百五十四章,

    >喉咙很疼,昨晚就开始疼了,现在象堵着一块烧红的木炭,灼热,疼痛。

    他终于上火了,而且这火气似乎一发不可收拾,他却逮不着罪魁祸首。

    傍晚的时候,他终于结束了工作。

    去泰和茶楼吧,品着香茗,听一段曲子,也是好的,眼下,他就仅有这点爱好了。

    走到半路,遇上塞车,塞得满满的,车队排起长龙,车尾忽闪忽闪的红灯,一眼望不到头,晃得他眼晕。

    老高打开电台,听着路况实时播报。

    “去医院吧。”他吩咐道。

    老高还在愣愣的,阿莱赶紧报了一串地址。

    果然,下一个路口右转,道路畅通多了。

    到了医院,他没让阿莱跟进去。

    在一楼等着电梯,看着电梯上方的红灯,一个数字一个数字降下来。

    电梯咚一声停下,门开了,钟立维往旁边闪了闪身,让出空地儿。

    里面走出一个女人,看到钟立维不免多看了两眼,然后停下。

    钟立维也有些意外,刘子叶!

    似乎脸色不太好。

    他点了点头,直接说明来意:“我来看看高樵。”

    刘子叶似乎有些犹豫,然后勉强笑了笑:“他心情不好,你多陪陪他。”然后走了。

    钟立维撇了撇嘴,这算当的哪门子的老婆,明知老公心情不好,当老婆的不在跟前儿巴巴伺候着?

    真是!

    进了病房,高樵躺那儿有气没力的,俊颜上青一阵红一阵的。看到钟立维,装没看见似的。

    钟立维打趣道:“我在楼下碰到你老婆了……”

    高樵立时火冒三丈:“少提她,我这里躺两天了,她愣装不知道,还一来就送腻歪,我TM倒霉娶这么个狠心的女人!”

    钟立维哧地笑了,黑眸中有几分嘲讽:“你快活似神仙、欲醉欲仙的时候,让她独守空房,你怎么没想过她的感受!”难怪刘子叶要离婚,活该。

    只不过,他不能再火上浇油了。

    高樵顿时红爆了脸面:“还好意思说我,你呢?TM我初恋的时候,是谁抹了一脑袋的头油,光溜得苍蝇能在上面劈叉,小头发往后梳着,你以为你是旧上海滩的流氓大亨啊!那副死德,成日介在学校里招摇撞骗,恶心巴拉的,给谁看呢,咱都心里有数!”

    ~晚上还有一更,等不及的明儿看吧。

    华语第一言情小说站红()为您提供最优质的言情小说在线阅读。

    </P>

第一百五十四章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77/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