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高干文 > 天作凉缘 > 第一百五十五章

天作凉缘 第一百五十五章


    天作凉缘,第一百五十五章,

    他数落得越急,钟立维笑容越灿烂,只是两手的指关节,在咔吧咔吧的响,仿佛随时往高樵脸上招呼似的.

    同样是这张妖孽般、颠倒众生的脸,倒回十多年前,那时青涩、干净、纯澈,完全的原生态,在对着心爱的女孩儿笑时,还带了一点儿青柠檬的味道——钟立维看他,总是不屑一顾,那张脸不知蛊惑了多少少女的芳心。

    高樵一向傲慢,目中无人,那次不知为什么,两人在言语上起了争执,高樵就象现在这般冷嘲热讽,赤.裸.裸的挑衅,年少气盛、血气方刚的钟立维早看他不顺眼了,一拳招呼下去,结果把高樵的鼻梁骨揍折了,半月不敢见人……

    此情此景,与往昔似是而非。

    人还是当初的人,心情却截然换了。

    高樵气呼呼地瞪着他,下意识地看了看他一伸一屈的铁掌——然后闭了嘴。

    钟立维乐了:“说完了?”

    “嗯,说完了。”他当然知道适可而止,见好就收。

    “那成,你歇着吧,改日再来看你!”

    “喂……”高樵看他想要走,不由急了,“不会这么小心眼吧!”

    “你说呢!”钟立维冷冷地瞄了瞄他。

    高樵了鼻梁,一时嘴巴痛快了,好不好的,提她干什么呢,那档子事过去多少年了,他差不多忘光了。

    每个男人,或多或少的,心理都有一个底限。

    作为多年的好哥们儿,钟立维心里的硬伤,他知道。不过,圈儿里又有哪个不知道呢。

    公开的秘密!

    “我心里不好受!诂”

    钟立维白他一眼:“是刘子一下子,暗想,得,这下,我可是栽了,打了一辈子雁,却给雁啄了眼,跟她玩,我玩得起吗?别说我还没离婚,就是真离了,我也不可能娶她啊。老陈家的事,躲都躲不及,要沾上,抖落不清了。”

    钟立维陷入了沉思,高樵一边看着他,一边狠狠吸着烟。

    “老兄啊,其实这些年,我挺佩服你的,我自认为我不是个长情的人,但你不一样,你守着她,一守就是这么多年,我看得出,你跟我不一样,这点儿,我服你。可是奇了怪了,那丫头凭什么看不上你,论家世,论长相,咱哪点儿差,哪点儿配不上她!我就纳了闷了,不能够呀,说什么也不能够!”

    “胡得得什么,你知道什么?”钟立维觉得逆耳。

    高樵笑了:“得,还没怎么着呢,就护上短儿了。算了

    天作凉缘,第一百五十五章,

    ,我也不多说了,省得日后你们成了两口子记恨我!”

    钟立维站起来:“行了,我该走了,想想你自己的事吧。”

    “哎,再坐会儿呗,夜长愁煞人,你回去不也孤冷清灯一个人儿嘛!”

    钟立维看他挺尸的样子,哼了一声:“你如果孤枕难眠,可以放胆叫你那些莺莺燕燕来,铁定这婚离得了!”

    “少拿这话吓唬我,即便不玩,这罪名也是坐实了的……”

    钟立维没有乘电梯,信步走的楼梯。脚步很沉,楼道里有嗡嗡的回音,感应灯,一盏接一盏地亮了。

    心里,反而更不轻松,似乎,平息了几年的风浪,又开始涌过来。

    白白的墙壁上,用红笔写了一个大大的“5”,他继续下行的步子收住了,转了一个方向,走到门口,只要推开这扇门,外面连接着走廊。

    他踌躇了一下,心里有一股气流在翻滚。

    他得做点什么,才能将这股暗流压下去。

    他点燃了一支烟,感应灯灭了,他指尖的一点儿红宝石,明明灭灭。

    烟蒂扔在地上,他踩了一脚,然后推开那扇门,走廊的光一下子涌过来,扎眼得很,他觉得眼前景物在微微晃荡,心口也跳得有些剧烈。

    他朝518病房那头走过去,一步一步的,似乎前方有答案在等着他,而每走一步,答案就会呼之欲出,这过程,是忐忑不安的。

    但对他来说,更是一种态度,他必须亲手揭开来。

    走廊很静,探视的时间早过了。

    他转了个弯,不算太远的距离,长椅上坐了一个年轻女子,普通的淡蓝色长裙,齐肩的短发,她静静地坐在那里,低垂着头颅,双手交迭着放在腿上,在寂静的走廊里,一动不动,孤寂而清冷。

    有那么一秒钟,钟立维觉得体内有一股叫嚣的力量在横冲直撞。

    ~明儿见。

    华语第一言情小说站红为您提供最优质的言情小说在线阅读。

    </P>


第一百五十五章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77/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