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高干文 > 天作凉缘 > 第一百五十九章

天作凉缘 第一百五十九章


    天作凉缘,第一百五十九章,

    她穿了一条简洁大方的淡蓝色长裙,蓬蓬袖,腰间缀着一条白色的丝绦,娉娉婷婷、若无其事走进去.

    乔羽觉得有些恍惚,仿佛时光倒转,如果她头发再长些,如果笑容再飞扬些,如果裁去别离的时光,如果心口没有那道伤疤,如果他们没有走过那一遭,这还是……还是他的安安啊。

    他几乎是贪婪地望着她,贪心的,而又小心翼翼的,就象一个贪嘴的小孩子,偷吃了一块糖,怕被家长发现,一边观察家长的脸色,一边又觊觎地希望再给一块糖吃。

    “安安……”他梦呓似的叫出声。

    陈安在床前站定,静静的,一动不动打量他,眼里,有深深的关切和怜惜。

    乔羽觉得,有些东西本没有变,而有些东西,分明又变质了。

    良久,听到她问道:“怎么生病了?”短短几个字,极温柔的语气,有点象宠溺孩子的母亲。

    乔羽觉得眼睛有点儿潮,他微微转开了脸,笑了一下,很轻松地说:“就是突然觉得腹痛,送进来一检查,原来得了急阑尾炎,现在刀口不疼了,歇几天就好了,你别担心。魁”

    陈安的心立时揪了一下,腹痛?那得有多痛啊,他且得是挣扎了一阵子吧。

    亏他说得这么轻松。乔羽,敏感体质,是个很怕疼的人,她一直知道的。

    哪怕是轻微的肚子疼,他也会疼得冒满身的虚汗,恹恹地躺着一动不动,直到那疼劲儿完全过去,不然不敢移动半下。为这,她常常取笑他,说他不象个男人。他气恼得去吻她,把她压在身下,坏坏的说道,以后,你就知道我是不是男人了。她的脸爆红。

    想得远了……她自动自发赶紧回神,却看到乔羽在专注地盯着她,她面庞立即渗出一丝羞红和不自然。

    “你……没事就好。”悬着的心总算放下来了,赵嫣这死丫头,早告诉她不完了嘛,害她胡思乱想的。

    乔羽会心一笑,他蔫能不知她刚才在想什么,只是不想戳破而己瀑。

    他瞄了瞄她左手的东西,眼神一抬:“鱼片粥?”

    陈安略感惊讶,马上又释然了,她只顾担心他病情了,却忘了这个了。

    “是呀……”她将手里的保温筒放在床头旁的小几上,扭脸问道:“饿不饿?粥还是热的呢。”

    “中午吃过了,很饱……”他微笑道,“不过,不介意再来点儿!”

    陈安忍不住笑了……

    乔羽喝了一小碗粥,她问他:“再来点儿?”

    他摇头:“太好喝了,舍不得一下吃光,留着晚上吃吧!”

    “傻瓜,晚上凉了就不好吃了。明天我再买给你。”

    他看着她,忽然禁不住悲从中来,明天可以,后天可以……他相信只要他住一天院,她就会来,来看他,给他带好吃的鱼片粥,陪他说话解闷儿,可是能永远这样吗,他留得住吗?

    他许给她的永远,原来这么短暂。

    他深爱的女子,他心里深深眷恋的女子,他却狠狠将她从心里拔掉了。

    张爱玲曾说过:对于年轻人而言,三年五年就可以是一生一世。

    他的一生一世啊,就这样,没了。

    陈安看着他瞬间变得哀戚的脸,心尖微微一痛。

    “你,怎么了,刀口很疼是不是?”

    他一时说不出话来,只是看着她,然后缓缓点了点头:“有点儿!”

    安安,我很痛,心里很痛很痛,可是我却不想让你知道,不想再让你难过了。

    这些年,够了!

    陈安用指尖轻轻拍了一下他的头,嗔怪道:“没出息劲儿,忍一忍就过去了!”

    如果可以,他当然愿意忍,可是他却不能再自私。

    “安安……”他拉下她的手,握在掌心,她的手指纤细柔白,却有点儿凉意。

    这才刚入秋,她的手就这样凉了,如果是冬天,十手指凉

    天作凉缘,第一百五十九章,

    得象冰棍儿。

    可是再凉,大概也不再是他的责任了吧。

    “乔羽,你有心事吗?还是在担心公司的业务?别怕,我会帮你的,方师兄也会帮你的。”她鼓励道。

    他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

    陈安不解,这算什么回答。

    乔羽很想笑一笑,就象以前那样,给她一个安定、温暖的笑,无论在早晨,中午还是晚间见到她,时时都会露出真心、会心的微笑。

    只见陈安皱了皱眉,乔羽就知道,自己不是个好演员,那笑,牵强而苦涩。

    “是赵嫣告诉你,我生病住院了吗?”

    “是!”

    乔羽略微松了口气,感谢这场病,让他及时警醒。

    那天下午,他看到安安从钟立维车里出来,满面羞红的从他身边经过,他叫她,她都没听见,跑进大楼里。

    寒凉从头漫到脚,又从脚上涌向头部,他来回凉了个透。

    隔了一定的距离,他看到钟立维的车逗留了一会儿才开走。

    那刻,他极想冲过去和那个男子理论一番,虽然暗中,他们较量过。

    但他又有点儿怯,曾经他赢过他,可他不珍惜,又扔掉了,这能怪谁?

    无端的争论,只会自取其辱。他承认自己胆小,又心虚。

    他在车里坐了很久,看着楼上,安安就在那里,空间距离很近,但他心里感觉极远,比他人在英国时还要远。

    再然后,他腹部一阵绞痛,痛得他几乎昏倒了,他挣扎着拨了方中平的电话。

    方中平匆匆跑下来,二话不说送他去医院,在失去知觉的那刻,他下意识地嘱咐道,千万别告诉安安。

    他只是疼而己,没什么大不了的。

    没想到的是,第二天,赵嫣来换班。

    他们聊大学时代,聊同学,聊秃顶的教马原的教授,最后的话题,一直围绕着安安。

    他终于鼓足了勇气,向赵嫣询问安安这些年的近况。

    这对他而言,一直讳莫如深。理智上,他不想知道,他要聚敛足够的信心重新赢回她;潜意识里,又极渴望知道。这种矛盾日日缠绕着他,百爪挠心一般,明知那不是个轻松话题。

    但赵嫣,还是告诉他了:

    ~今儿还有更。

    华语第一言情小说站红()提供最优质的言情小说在线阅读。

    </P>

第一百五十九章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77/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